• 未分類
  • 0

PS:求月票!!!!下午還欠月票加更!不過今天下午就是你們欠我月票了!都準備好!!

。 葬神井。

神輝噴濺而出,宛若一道擎天支柱,直衝九霄雲巔。

金光萬丈籠罩在神山上,久久不曾離去。

殘奴昂首看着虛空的光柱,心下愈發慌亂,搞這麼大動靜,整個四維世界應該已經轟動了。

那些人用不了多久就會出現。

一念至此。

殘奴轉身目光朝着天際看去。

少頃。

葬神井內,楚帝才把天神杵降服,收入系統之中。

讓他意外的是,天神杵居然可以自行改變四種形態,分別是,闊劍,長戟,拳套和盾牌。

而它的初始形狀就是天神杵。

如此至寶,當真讓楚帝咂舌。

能夠變幻形態,神乎其技,擁有一把兵器,相當於同時擁有五把。

在戰鬥中,它可以起到不同的作用,集攻擊和防禦為一體。

「小子,對這件天神杵還滿意?」蒼帝的聲音傳來。

「滿意,非常滿意,不虛此行啊。」楚帝笑道。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既然你得到了天神杵,就要承受它帶來的因果,相信接下來你在四維世界的日子,會非常非常的精彩。」

「吾勸你一句,找時間把你麾下的強者,全部帶到四維世界來,否則,你會遭受到社會的毒打。」

蒼帝笑呵呵說道。

聞聲。

楚帝微眯眸色,沉聲道:「前輩的意思是擁有天神杵之後,朕將成為眾矢之的,整個四維世界的人都會和朕為敵?」

蒼帝搖搖頭,「沒有那麼嚴重,整個四維世界不可能和你為敵,因為有些人對這種寶物根本是不屑的,但是與你為敵之人,差不多是四維世界一半的勢力吧!」

「不是很多,你不用太擔心,本帝相信你的能力!」

楚帝苦笑道:「你相信有個屁用,他們來乾的是朕,又不是你。」

「話不能這麼說,你要是被搞死了,本帝還能活?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本帝怎麼會看着你被弄死?」

「朕能相信你?」楚帝淡聲道。

「為何不信?」

「總感覺你在算計朕,從一開始就在部署,接下來你應該還有什麼安排。」

楚帝緩緩說道。

其實,他很早就是知道,把蒼帝留在身邊會有不斷的麻煩,但他心裏也清楚,有蒼帝的存在,不管走到什麼地方,他都能獲得機緣。

這或許就是福禍相伴吧。

因果的存在,就是這麼的玄妙。

所以,他並不在意蒼帝算計他,畢竟人家也一直在幫他。

互惠互利?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接着。

楚帝沒有絲毫的停留,身影一閃,朝着葬神井外沖了出去。

與此同時。

天神宗上空,一團巨大的漩渦出現,恐怖的氣浪和威壓出現。

宛若一座遮天的巨峰,碾壓在天神宗之上。

殘奴微眯眼睛,淡聲道:「終究還是來了,這速度……..有點快!」

下一刻。

百道身影凌空飄落下來,分別是木宗,炎族,血宗,邪神殿,兵神殿以及聯合殿。

六大勢力的人前來,人數至少在百人。

眾人出現在天神宗山峰上的瞬間,滔天的威壓籠罩,好似一道屏障,把天神宗覆蓋。

為首一名青衣老者,手持一把權杖,目光落在殘奴身上,冷聲道:「真沒想到時隔近百年,這天神宗竟還有活人,看來百年前那場大戰,炎族做的並不是很徹底。」

說着,青衣老者目光向一側紅髮男子看去,烈焱冷笑道:「讓他苟延殘喘百年,也算是對他的仁慈,既然現在發現了,我炎族再送他上路。只是可惜百年時間過去了,黃泉路上怕是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聲音落下。

紅髮男子揮了揮手,三名炎族老者疾沖向前,出現在殘奴面前。

常言道,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殘奴藏身於天神宗,近百年時間,他一直過着暗無天日的生活。

這些年他獨自一人默默承受了一切。

現在炎族還想趕盡殺絕,顯然不把他放在眼裏。

雖然亦是殘破之軀,但殘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三名炎族老者上前,神情戲謔的看着殘奴,後者周身上恐怖的殺氣迸射,佈滿傷痕的雙目,看上去愈發的猙獰恐怖。

就在這時。

楚帝身影從葬神井中出現,凌空飄落下來,出現在殘奴身邊。

接着。

他目光從六大勢力之人身上劃過,面色平靜如水,沒有絲毫的波動。

天神杵搞出那麼大動靜,這些人出現楚帝一點都不意外。

他們要是不前來,那才讓人感到無法理解。

殘奴見楚帝出現,沉聲道:「這裏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趕緊下山去吧!」

楚帝道:「前輩,你莫不是在開玩笑,就算是朕想離開,這些人能答應?」

殘奴陷入沉默中。

這一刻。

木宗青天行沉聲道:「楚帝倒是有自知之明,想離開也不知不可以,把從葬神井中得到的東西交出來,老夫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說着,他頓了下,繼續道:「不對,除了葬神井中的至寶,還有你身上的大道,以及蒼帝的下落,這一切交出來,你可以平安離去。」

楚帝看了眼青天行,淡笑道:「這裏風大,你說啥,朕沒清清楚楚。」

青天行臉色一變,怒聲道:「楚帝,休要裝傻,要是不答應,今日休想走下神山。」

聞聲。

楚帝雙目冷冽,盯着青天行,「朕要是想走,就憑你們也想阻擋?」

「老頭,你是來自木宗的,對嗎?」

青天行道:「既然知道老夫的身份,還不束手就擒。」

楚帝笑道:「不好意思,朕要殺的就是木宗之人。」

聲音落下。

他身影向前疾衝過去,抬手一拳朝着青天行轟擊過去。

轟隆。

轟隆。

巨響炸開,空間破碎,浩瀚的漣漪迸射出去。

青天行沒想到楚帝會率先出手,抬手一掌迎了上去,隨着巨響傳開,他身影向後倒飛出去。

緩緩穩住身影之後,他乍然昂首看着楚帝,「你竟敢出手,看來你比傳聞的還要狂妄,別忘了這裏是四維世界,不是五靈界。」

楚帝淡聲道:「不管在哪裏,朕想殺人,誰也別想阻擋。次次前來四維世界,就是找你們木宗來的。」

青天行神情極其難看,側目向烈焱看去,沉聲道:「烈長老,結盟吧。」 林天成雷厲風行,當天就搬出了醫院,住進一家大酒店的總統套房。

裏面有一間主卧室,還有兩間次卧。

接下來的時間,林天成都在充電當中度過。

夏雪,穆紅妝,佟寶兒,周雨萌,冉冬夜,一共五人,或主動或被動,輪流讓林天成充電。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裏,林天成分別用360殺毒,幫助佟寶兒,穆紅妝,周雨萌三人徹底清理了體內垃圾,三人也一躍成為了暗勁大成高手。

至於冉冬夜,林天成只是幫她清理了一小部分的身體垃圾。

主要是林天成和冉冬夜幾乎沒有感情基礎,再加上珠縈翠繞,林天成對冉冬夜旖旎的心思都沒有,所以在冉冬夜身上充電效果極差。

哪怕冉冬夜願意讓林天成針灸,林天成也不敢輕易冒險。

針灸是最後的手段,一旦針灸,林天成必須把冉冬夜體內的垃圾清理完畢,萬一針了之後,林天成連20個電都沒有充到,將會相當被動。

林天成打算再多給自己和冉冬夜一些時間。

在夏雪的精心照料下,林天成的傷口恢復的很不錯,不過他的心情談不上特別好。

五個充電寶,林天成的計劃是,要賺到25個電,但結果卻非常的不理想。

這麼長時間下來,他的電量還停留在19,搬入酒店到現在,竟然只是賺到了6個電。

林天成已經幫助周雨萌,佟寶兒,穆紅妝三人徹底清理完體內垃圾,錯過這次,下次就未必還有充電機會了。

只是,針灸的話,且不說周雨萌三人不會同意,就算會,林天成也做不出那種事情來。

他用手捏著下巴,思慮了一會兒,腦海中突然閃出一道靈光。

充電和林天成的感覺有很大的關係,老實說,半個月下來,林天成對五個充電寶的興緻下降了不少。

如果能夠重新培養一下興緻,不知道能不能再充到一點電?

一個一個來,已經充不到電了,如果幾個人一起呢?

這很可能是林天成在周雨萌和佟寶兒這裏盈利的最後機會,林天成絕對不能錯過。

周雨萌和佟寶兒兩人,都成了暗勁大成高手,林天成在兩人身上賺取電量,無可厚非。

說干就干!

林天成打開房門,掃視了下客廳裏面的幾個女孩,「萌萌,寶兒,冉冬夜,你們三個人進來。」

三人二話不說,乖乖進入林天成的房間。

林天成掃視了下三個女孩。

三人無一例外都是絕色,而且各有千秋。

想到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林天成果然就來了感覺。

他表情有些嚴肅,沉聲道:「今天,我要對你們進行最後一次按摩,這次按摩之後,寶兒和萌萌兩人的提升就算大功告成了。」

「那我呢?」冉冬夜緊張地問。

雖然這半個月時間,她的實力也有了質的飛躍,但和佟寶兒周雨萌兩人比起來,差的太遠。

林天成道:「你和他們不一樣,沒辦法一蹴而就,可能還要一段時間。不過你放心,我有信心讓你也步入暗勁大成。」

冉冬夜聞言鬆了口氣。

「我先來嗎?」佟寶兒問。

林天成搖了搖頭,道:「你們一起來。」

「啊?」

三個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齊齊轉頭看着林天成,精緻的俏臉上寫滿了狐疑,還有幾分羞赧。

雖然大家都知道林天成是怎麼按摩的,但三個人一起,她們還是覺得有些難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