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f!我是dd的人!”龍雲大喊:“你們這羣混蛋!不是老子在那邊用迫擊炮轟掉塔利班的陣地,你們早死透了!蠢驢!”

對待這些流氓一樣的僱傭兵,口氣絕對不能客氣。龍雲很清楚,除了使用英文之外,還有粗口一點,這樣才顯得“親切”。

果然,被龍雲吼了一嗓子,槍聲驟然停了下來。

不過這些黑水僱傭兵相當謹慎,就算龍雲用的是英語,而且口吻聽起來也不像塔利班的人,他們依舊保持着掩護陣形沒有半點鬆懈。

“把你的武器扔出來,扔到我能看到的地方,然後舉起你的雙手,走到我能看見你的地方跪下!”一個操着一口布魯克林口音的黑人粗聲粗氣大叫道。

龍雲一聽就有些炸毛了,感情我救了你們沒一句多謝就算了,竟然還跟我牛逼哄哄啊?說實在,龍雲現在的實力還真不把幾個美軍特種部隊士兵放在眼裏,就算前面三個傢伙都是海豹六隊出來的,龍雲自信也能借着夜幕的掩護將他們搞定。

“槍我可以給你,但是要老子跪你絕對不可能!你這個該死的黑鬼!你別以爲你長得跟黑夜一樣黑我就看不到你,再特麼跟我嘴碎我一槍崩爛你的腦門!”龍雲威脅道:“不信你試試。”

“咦?口氣倒是蠻大的!”黑大個子露出一口白牙,在黑夜中顯得尤爲耀眼,這傢伙顯然也不是什麼善茬,嘴巴比吃了大蒜還臭,嘎嘎地怪笑道,“趕緊來跪舔你黑爺爺的大/雞/巴,興許我會饒你一命!”

“你敢掏出你那玩意,我就保證將它從你的肛/門上塞進去,讓你自己艹自己痛快一把!”龍雲毫不示弱地回嗆。

大黑個有些怒了,一個人竟然敢這麼牛逼?!不管他是不是剛纔救了自己和同伴的人,就衝着這句話就該將他揍個鼻血長流滿地找牙。

這心緒一旦煩躁,就像武俠小說裏的高手對陣,立馬就露出了破綻。

黑大個朝身後倆名同伴打了幾個戰術手語,命令他們從後面包抄,自己故意拖沓着腳步聲走到悍馬車旁,引開龍雲的注意力。

捱到車旁,他悄悄戴上了降噪耳機和麪罩。

走到車尾後面的兩個黑水公司僱傭兵抽出個震撼彈就扔在車另一側,他們估計龍雲肯定就埋伏在那裏,扔個震撼彈將他震個七葷八素,然後上去一頓老拳,讓這個不死到天高地厚的dd軍官嚐嚐味道。

要知道,黑水公司的僱傭兵都是特種部隊老兵,而且高層裏甚至有退役的dd將軍,根本不會將普通的軍官放在眼裏,何況這支分隊是黑水裏頭名堂響噹噹的小分隊,出任務的要價是最高的,有足夠驕傲的資本。

嘭——

震撼彈發出一陣強光,高分貝的尖刺聲音震得車另一側的兩名僱傭兵都感到一陣暈眩。

大黑個沒等聲音落地,立馬端槍突進,拐過車頭,朝龍雲匿藏的位置前進。

不過眼前的情形卻讓他大吃一驚,車後面居然是空的!

沒人! 大黑個馬上意識到大事不好,自己肯定中伏了。

不過這人剛纔明明在這裏,現在哪去了?難道這傢伙會遁地不成?

沒有給他再次判斷的機會,脖子上忽然一涼,一柄尖利的刀鋒已經架在了脖子上,一絲輕微的疼痛傳來,大黑個知道這刀肯定不是一般的鋒利,只是輕輕捱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皮膚現在已經被劃開一道血痕了。

一隻手從木偶一樣不敢動彈半分的大黑個身後繞過來,熟練地卸掉了M4A1的彈夾,縮回去的時候順便又抽掉了他腿上槍袋裏的柯爾特M1911手槍,咔擦一聲,彈夾被卸了出來,掉在地上。

幾乎沒有任何停頓,那隻手就像一條蛇,鑽到了腰裏,抽掉了他的卡巴軍刀,扔垃圾一樣扔在地上。

“放下你的刀!FUCK!”終於發現大事不妙的另外兩名黑水公司僱傭兵出現在眼前,不過投鼠忌器,同夥大黑個已經落在人家的手裏,而且一點射擊角度都沒留下,很顯然是個戰場老手。

“放下刀!”

“放下你們的槍!”龍雲懶得跟這幾個牛逼哄哄的傢伙囉嗦,一手抓黑大個的褲襠,用力一捏。

黑大個嗷一聲,黑色的臉差點洗白了,眼珠子都凸了出來。

“我說過,會將你丫的大/雞/巴從給你自己的肛/門裏塞進去。”說罷,用力一揪,大黑個又像一頭被棍子敲中生/殖/器的驢一樣嘶嘶慘叫了幾聲。

“奎克、艾迪,你們聽他的……”黑大個顯然在分隊裏的職務比另外倆人高,他這麼一叫喚,那兩名黑水僱傭兵槍口立馬垂了下來,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兄……兄弟……”黑大個口氣立馬變軟了,“你不是DOD的嗎?我們是黑水的人,大家自己人,不要大水衝了龍王廟。”

“我靠!剛纔幹嘛去了?我不早說我是DOD的人了嗎?朝我開槍差點要了我的命我都沒跟你們計較,還要我像俘虜一樣跪在你們面前?” 第一下堂妻 龍雲這一天來已經吃夠了苦頭,好不容易看到車隊以爲撥開烏雲見月明瞭,沒料到救了人家一個分隊,竟然差點吃了槍子,這一肚子氣都撒在大黑個身上了。

一邊說着,手裏加了把勁,大黑個頓時又成了大叫驢,哼哼唧唧差點沒跪在地上去。

“夠了!怎麼回事!?”

龍雲左側忽然響起了腳步聲,有人在黑暗中怒氣衝衝朝着這邊幾人質問道。

“卡特隊長!”兩名端着槍不知道怎麼辦纔好的僱傭兵頓時像見到了救星:“這傢伙自稱DOD的,但是卻對我們下手!”

“我艹!”龍雲怒了,“特麼還有沒有天理了!不是我在後面偷襲塔利班,不是我給他們炸了幾顆白磷彈,你以爲你們現在有機會在這裏跟我耍威風?一羣狗/屎一樣的僱傭兵,三十多個人竟然進了人家的伏擊圈都不知道?指揮官都吃/屎的!?”

卡特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好半天才道:“我是他們的指揮官。首先我很感謝你救了我們一命,既然你是DOD的人,我們算是同一陣線,現在能放了我的人嗎?”

龍雲目光在卡特身上轉了一下,發現這傢伙是典型的職業軍人氣質,很有些軍官的威嚴,說話倒也客氣,不像手下僱傭兵一樣牛氣哄哄,頓時氣消了不少。

“現在我不能放了他,鬼知道你們會不會等我放了他倒打一耙?連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能拿槍掃射的傢伙沒什麼信譽可言。”龍雲又是一頓寒磣和搶白。

卡得臉色又變了變,口氣變得硬了些:“你就算殺了傑羅姆,也逃不出這裏,我們有三十二個人。”

“是嗎?”龍雲輕蔑地冷笑了幾聲,他自己的天賦“混亂”經過這段時間的鍛鍊早已十分純熟,他相信已經可以足夠影響周圍的人,讓他們陷入精神混亂之中不能自拔,失去攻擊能力。

不過,當他調動身體裏的天賦能量,卻發現竟然沒有半點動靜,平日裏很容易控制的最基礎的“混亂”天賦在這時候竟然變得毫無蹤跡,就像從來不曾擁有過這種天賦一樣。

我艹!龍雲心裏暗暗吃驚。怎麼回事?難道是之前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一路追擊那些塔利班和魔族刺客,已經徹底令身體虛脫了,現在天賦暫時失效?

這個牛逼這回可裝大了,不過再怎麼樣,也得裝下去,不然被發現自己其實沒牌在手,這些傢伙還真敢不顧黑大個傑羅姆的性命跟自己幹一場。

“不信你試試?”龍雲故意將口氣變得輕輕淡淡,讓卡特摸不着頭腦。

“好吧。你要怎樣才放下刀?”卡特在心裏衡量了一番,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得罪眼前這個東方人爲好,畢竟在DOD裏,像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亞洲人還真不多見,弄不好還真有點來路,鬧僵了將來不好交差。

“我給你一個電臺聯絡頻道和密碼,你先和前線指揮部的人聯繫下,就說龍雲上尉在這裏,讓他們確定天幕小組的方位,讓他們來找我。”龍雲說。

將頻段和聯絡密碼告訴卡特,卡特立馬讓通訊兵去聯絡,結果一分鐘後,那個通訊兵從悍馬車裏鑽出來,搖着頭道:“聯繫不上,現在這裏干擾太大,通訊時好時壞。”

卡特攤攤手,“不是我不幫你,是天不幫你。我說朋友,放下你的刀和武器,我不會爲難你。”

“行,那我也不用放下刀,我直接架着這傢伙……這傢伙叫什麼?傑羅姆?好難聽的名字。”龍雲說:“一直到你聯繫上前線指揮部,覈實了我的身份後我再放了他。”

“這裏輪不到你談條件!”卡特猛然抽出腰裏的史密斯威森手槍,指着龍雲:“沒人能跟我們‘海盜旗’小組談條件!”

“那好吧,也沒人能讓我龍雲讓步。”龍雲手上的刀緊了緊,傑羅姆脖子上又多了條血痕,“還有,讓我身後摸上來的兩個傢伙小心點。”

他一邊說一邊扯下傑羅姆胸前的一顆手雷,咬掉拉環,舉了起來。

“想死就讓他們上來偷襲吧。我不介意拉你們墊背。”

卡特臉色一白,他對龍雲的戰術素養和警惕性感到震驚,他不知道龍雲的血統問題,聽覺會比一般人靈敏許多,剛纔卡特一邊吸引龍雲注意一邊派人摸上來想從背後對付龍雲,結果輕微的腳步聲早就讓龍雲聽的一清二楚。

倆個打算偷襲的僱傭兵見狀,只好又退了回去。

大家又陷入了僵持。

忽然,車隊中間的一輛悍馬車上開了門,一個穿着肥大的作戰服帶着一副眼鏡,梳着一副遊光滑亮小分頭的東歐人從車裏下來,小跑着走到了卡特身邊,在他耳朵旁附耳說了幾句。

卡特一愣,然後似乎猶豫了片刻,忽然大聲道:“全部放下槍。”

所有僱傭兵愣住了。放下槍?豈不是將主動權讓到龍雲手裏了?

“聽見沒有,放下槍,關保險!”卡特道:“我不會重複第三次命令!”

所有僱傭兵垂下槍口,紛紛將保險關上,一臉懵然看着卡特和龍雲。

小分頭走到龍雲面前,弓身行了個禮,就像個即有禮貌的管家一樣。

“龍上尉,我的僱主想見見你,不知道您肯不肯賞臉?” 夜晚十點,巴米揚市褲裙周圍卻一反常態,亮得如同國內大城市裏的小吃一條街。

當然了,小吃一條街裏都是擺滿了各種地道美食的小攤位,可這裏的燈光下全是各種工程機械。

幾臺大型的移動發電車馬達隆隆轟鳴着,橫七豎八的電纜從發電機裏接出,通往石窟的洞口中。穿着黑色作戰服的近衛士兵好塔利班武裝人員穿梭其中,每一個人都顯得十分忙碌,似乎在進行一項繁瑣的工程。

“快點!快點!動作都快點!跑起來,你們這幫懶鬼!”肥胖的凱比站在一輛悍馬車的引擎蓋上,扭着已經沒有輪廓和形狀的粗腰,唾沫橫飛地指揮着現場的人。

“還有兩小時,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在這之前還沒有做好準備,漢森大人發起火來,你們就遲不了兜着走!”

凱比又像回到了塞拉利昂的鑽石礦工地旁,對着那些廉價勞工們指手畫腳。

“凱比,進度怎麼樣了?”身後響起漢森的聲音。

凱比立馬換了一副嘴臉,笑容在臉上堆成了菊花,“漢森大人,這點小事哪敢勞煩您啊!我在這裏指揮就OK了,等挖掘到了大門,我會第一時間親自去通知您的。”

“時間太近,美軍現在已經佔領了巴格拉姆,很快會建立起第一個境內空運中轉站,這樣大量的戰鬥機和運輸機會涌入阿富汗,到時候我們在這裏的行動會受到空中監視,到時候會完全暴露在空中火力打擊的範圍內。”漢森梳理了一下垂在前額的白色長髮,他的歲數並不大,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不過頭髮和眉毛全是銀白色,顯得很像動漫裏的人物。

“我按照您的吩咐,在附近的山頭隱蔽處全部部署了十五架通古斯卡防空系統,加上十個‘鎧甲’S-1防空系統,地面部隊我在喀布爾和馬紮裏沙里夫方向分別部署了塔利班的兩個團,全部是我們給他們配備的清一色蘇制裝備,就算美軍的地面部隊過來,頂住十來個小時不是問題。”凱比一臉邀功的表情道:“至於我們的中心地帶防禦全部交給了近衛和魔族的刺客們負責,一共有將近100人。我想,兩個小時的時間不成問題。”

“牛都快吹上天啦!”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倆人身後傳來,“上次你在塞拉利昂連帶你的叛軍朋友一共有多少兵力來着?三千?五千?最後還不是讓龍雲一個幽靈小組幹得七零八落了?”

凱比聽見這個聲音,立馬打了個寒顫。

出現在凱比和漢森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潛入天幕公司魔方地下中心的那名口罩女!

“喲!是小魔女妹妹啊?”凱比笑得有些不自然,他對這個女的心有顧忌,這女人一直是海恩斯博士的左膀右臂,在光復會執事部中的位置不比漢森遜色,而且除了海恩斯博士,似乎沒人知道她的來歷,甚至真面目,據說這女人懂變形術,能夠僞裝成任何一個人,設置變成男人都可以。

正因爲她變幻多端的形象,而且沒人知道她的真實名字,所以都叫她小魔女。

“你怎麼也來阿富汗了?”

此時口罩女依舊是一身例牌打扮,黑色的緊身作戰服,凹凸有致的身材絕對比堪比一顆性感炸彈,巴黎時裝週天橋上的超模們和她比起來都遜色三分,頭上依舊是一頂鴨舌帽,臉上依然是戴着一個黑色的有白色骷髏標誌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個臉只留下一雙顧盼生輝的大眼睛。

“我剛到,博士不放心這裏的情況,讓我過來幫幫你們。”口罩女大量了一下凱比無比肥壯的身材,笑嘻嘻道:“看來阿富汗的伙食不錯啊,比我上次見到你的時候可胖多了。”

“嘿嘿嘿嘿……”凱比很討厭別人提及他的身材,連他自己都討厭自己的身材,不過對方可是大名鼎鼎的小魔女,這妞據說是殺人不眨眼的那種,被她盯上要殺掉的人沒一個能逃出手心,因爲每一個你認識的人都可能會忽然在你背後開槍,因爲這女人可以變成任何一個你認識的人。

“凱比先生!”一名穿着藍色施工服的塔利班士兵氣喘吁吁跑了過來,“挖到金屬門了!我們挖到了!”

“你們確認?”凱比趕緊跳下引擎蓋。

“你可以看看實時圖像。”塔利班士兵地上一臺PAD。

凱比接過來點開畫面,在泥水四濺的坑道里,一道閃着古樸銀光的大門出現在鏡頭裏,隨着高壓水槍的噴射,大門的全貌逐漸顯露在鏡頭面前。

“漢森先生!我們成功了!”他趕緊將PAD遞給漢森,“我們你可以帶人進去開門了。”

漢森和口罩女倆人聚在一起,掃了一眼PAD屏幕上的圖像,倆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你聯繫博士,我馬上組織人戴着魔盒進去開門。”漢森說罷,扭頭奔向其中一個洞口。

凱比愣了一下,看了看口罩女。

口罩女輕蔑地掃了他一眼:“去啊,還待在這裏幹什麼?想等我給你頒獎啊?”

凱比臉色變了變,立馬一扭一扭搖着胖屁股朝漢森離開的方向追去。

等凱比離開,口罩女從腰間的挎包裏掏出一個衛星電話,撥了個號碼,電話裏沙沙響成一片,訊號似乎受到了眼中干擾。

“該死!”她拍了拍那臺衛星電話,看了看周圍,目光落在一臺通訊車上。

鑽進通訊車,裏頭三名近衛士兵正在操作這通訊儀器。

“怎麼回事?”口罩女說:“我的衛星電話收不到訊號了。”

“沒辦法,現在干擾很大。”爲首的近衛士兵說:“幾個小時前開始就一直這樣,所有通訊都癱瘓了,干擾十分厲害。”

“還有什麼別的聯繫方法沒有?”

“有。”近衛士兵點頭說道:“我們在附近的遷了一條有線電話過來,有線電話暫時沒受到影響,目前還可以通訊。但是……”

“但是什麼?”

“保密性不好。”近衛士兵說。

“現在到處打得一團糟,沒人監控阿富汗的電話通訊了,你給我馬上接到博士的手機上,我有話要跟他說。”口罩女顯然有些着急。

電話很快接通,不過顯然連有線電話的通訊質量也不怎樣,雜音很大,不過總算能用。

“博士,我是小魔女。”口罩女等電話一接通,馬上彙報現在的情況,沒人知道電話會在什麼時候斷掉,“已經挖到禁區大門了,後面估計就是通往永劫深淵的通道,漢森帶人去開門,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時間不多,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要將加姆運走,剛復甦的宗主力量還很弱,最壞的打算是遇上了長老會的獵魔騎士和天幕公司行動部人員,如果不能帶走宗主,也一定要帶走它的血液,還有,無比拿到磁歐石,不能落在莫利亞人手裏。”海恩斯說:“之後馬上趕往塔加卜,那裏有個簡易機場,上面有一架大型的C-130運輸機,是我們在美國軍方的朋友提供給我們的,飛行員是我們的人,大可以放心,你們會沿着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邊境出飛出阿拉伯海,一直往印度洋方向飛,我們在印度洋有一個大型的‘水母’基地,你們可以在那裏降落。”

“現在到處打得一團糟,C-130沒有戰鬥機伴隨會被容易被擊落……”口罩女忍不住說出自己的擔心。

“沒問題,那架是如假包換的美軍C-130,上面有目前整個阿富汗作戰行動的通訊密碼和敵我識別碼,任何遇到它的人都會以爲它是一架美軍的飛機。”海恩斯胸有成竹道。

“OK!”口罩女正要掛電話,聽到海恩斯忽然又說了一句:“等等,有些情況我想必須提醒你和漢森注意。”

“什麼事?”

“賽琳娜和龍雲倆人已經相遇了,他們正朝巴米揚方向趕去,離你們只有二十多公里,不過,他們沒有進入巴米揚大佛石窟羣的方向,而是錯過了入口的公路,朝另外一個地方去了。”

“什麼?”口罩女有點一頭霧水,“我以爲那個沒出過遠門的小姑娘是要來巴米揚看熱鬧的,沒想到不是啊?那麼,他們朝什麼方向去了?”

“班達米爾湖,他們去了那裏。”海恩斯也顯得有些奇怪,“我想,在巴米揚峽谷這頭的事情你交給漢森,你自己帶幾個刺客去那邊看看,我想知道我親愛的賽琳娜到底葫蘆裏埋了什麼藥。”

“去了聖湖?他們去聖湖不來這裏?”口罩女吃了一驚,在任何人看來,莫里亞人來阿富汗當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殺死加姆阻止它復活,這是幾萬年來重複不斷的事情,現在居然賽琳娜從哈布斯莊園逃走,大費周折來到了阿富汗居然最後竟去了不相干的聖湖?

班達米爾湖被稱之爲聖湖,湖區周圍的哈扎拉民族語言中意爲“王者之壩”,據阿富汗當地傳說是由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在異教徒巴伯國王統治時期扔擲形成,故有此名。

“好的博士,我也很好奇他們到底去那頭幹什麼。”她總算緩過神來,“說起來,我也該好好謝謝上次龍雲手下留情了。”

“哈哈哈哈,難道你看上那個小子了?不過說實話,我也很喜歡這孩子,有點兒意思的人,希望未來有機會跟他合作合作。”海恩斯博士大聲笑道。

“我看很難啊,博士,他可是將你當做了殺父仇人,老魚在龍雲的心目中就跟父親沒有分別。”口罩女波冷水道。

“是嗎?這個好解決,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真相的。”海恩斯博士似乎毫不擔心,“好吧,談話到此爲止,你該行動了。”

倆人掛了電話,口罩女跳下通訊車,朝附近的一個窯洞奔去。

剛到洞口,就看到漢森帶着艾哈邁德·本·法迪這名墮落侏儒走出洞口。

“我聯繫了博士,他讓我們馬上抓緊時間進入永劫深淵帶走加姆獸,然後你和我帶着加姆撤離到塔加卜,那裏有飛機在等我們。”口罩女說。

“好,你不跟我一起進去嗎?”漢森問道。

“不了,博士讓我去跟蹤龍雲和賽琳娜,他們去了聖湖。”口罩女說:“我們定個時間,凌晨四點在塔加卜匯合,如果我沒來,不要等我,你們自己走,我會想辦法離開阿富汗。”

“什麼?去了聖湖?”漢森眉毛一挑,在他看來,這個消息實在有些出人意表,“他們不來巴米揚峽谷了?”

“不來了。”看見漢森略帶失望的表情,口罩女知道這傢伙肯定想借着這次機會好好會會龍雲,畢竟最近看龍雲不光是長老會的紅人,也是光復會的紅人,巴黎一戰,在各個古老的神祕種族中都傳來了,魔族發誓要他的命,亞特蘭斯人有些想跟他過幾招,有些則對他避之則吉,侏儒和精靈的那些世外種族則當做一種茶餘飯後的談資。

“漢森,別把自己看得太強大,龍雲看起來是個廢材混血種,不過他蘊藏着可怕的力量,至今沒人知道他的力量從哪來的,或許博士知道。”口罩女說:“我見識過這傢伙的能力,你不是他的對手,當然,僅限於在他發瘋的時候。”

“好吧!就算我運氣不好吧。”漢森看了看錶,朝凱比和手下揮了揮手,一行人沿着土臺階慢慢走向巴米揚大佛的基座前。

口罩女站在窯洞外面愣了片刻,進洞找了兩名魔族刺客,三人上了一臺悍馬,消失在黑暗中。

漢森和手下來到大佛的腳下,如今的大佛已經徹底面目全非,佛身完全被毀,只留下了一個大概的輪廓,看不清從前雄偉的法相莊嚴了。

大佛基座前面,那個巨大的佛頭已經被鋸開一堆人圍着它在忙活。

“法迪,你不是說已經搞定了嗎?”漢森臉色有些難看,“現在時間很緊,莫利亞長老會的獵魔騎士和天幕的行動人員已經離這裏很近了,如果耽誤了進入永劫深淵的時間,我會要你的命!”

“老闆!說好就好了,你可別生氣!我怎麼會騙你呢?給我十頭獅子的膽子我也不敢做這種事。”法迪縮了縮腦袋,一溜煙跑到佛頭旁邊,一臉不屑看着在那裏忙活了大半天已經滿頭大汗的幾個光復會的工程師。

“你們這些廢物!弄半天都弄不開??”

“已經切割到了佛頭的核心,不過……”一名領頭的工程師擡手擦了一把汗,有些爲難道:“裏面出現了一個金屬盒,我們沒法切開,不知道爲什麼,就連激光切割都無效……不知道什麼金屬……”

“都給我滾開!”法迪志滿意得地一揚手,“滾滾滾!”

然後自己靠近佛頭,觀察了一下。佛頭外層已經完全被剝落,現在已經剩下一個50X50CM大小的石塊,裏面**出一層金屬,看起來有些發黑,上面就像一個魔方一樣被劃分爲許多小格子,每個小個子上面都有一個奇怪的盧納斯文字。

法迪正想伸手,忽然感覺背後有人,不禁大怒:“不是讓你們滾蛋啊?!怎麼還沒走!?”

這傢伙怒氣衝衝地轉身,卻看到漢森一個人站在背後。

“老闆,是你啊!?”法迪換了張笑臉,諂媚道:“你先道旁邊等等,五分鐘內我辦妥這事,一定,我保證!” 作爲一名專業的僱傭兵,龍雲對悍馬這種步兵裝甲車已經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

戴着眼鏡的小分頭手指向的那輛悍馬是目前美軍普及的型號——M1114型,這種裝甲車在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中一舉成名,有着“越野之王”的美譽。

在1993年之前,悍馬只能算是越野車或者說是運兵車,雖然裝有的M-2型重機槍,但因沒有防彈能力,而導致乘坐在車裏的部分士兵被武裝份子擊殺。美國軍方針對該戰役的傷亡原因,迅速對悍馬車進行改良,進而研發出這種輕裝甲的M-1114型,該型車安裝了輕裝甲鋼板和防彈車門、防彈玻璃、防彈輪胎,在100公尺距離上,可以防護口徑穿甲彈的直接攻擊,另外在車底安裝防爆裝甲鋼板,可以防護5公斤裝藥的地雷攻擊,防彈輪胎裝有自動充氣機,使輪胎被擊中後,還可以行駛48公里的距離。

而眼前的這輛M-1114型悍馬很顯然是最先進的型號,居然加裝了最新型的專門抵禦路邊炸彈的FRAG-KIT5型裝甲鋼板,這種新研製成功的裝甲板就連美軍軍方許多現役的悍馬車都未曾配備。

由此可見黑水公司和軍方的關係是如何密切,就連最新式的裝備也能先於現役部隊拿到手。

不過,當悍馬的車門打開,裏頭的情形卻讓龍雲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普通的悍馬不同,這臺悍馬的後座已經被全部拆掉,頂部機槍口也被封住,除了正副駕駛座位之外,後面全部改裝成了一個小女孩的閨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