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Auto Draft

看見韓宇微笑著地將頭點了下去,李克差點因為驚嚇而暈倒過去了。檯面上的靈藥每一樣都是這樣的寶貴,平常時候根本就難以一見,就算用至尊寶物來換,也絕對不會有人想要換的。

而現在,這些靈藥卻全部是給他李克吃的!你說李克能夠不震驚嗎?

當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對於韓宇來說無關重要。重要的是,韓宇在乎的人沒有死,而且還能夠好好活著。

時間便又在這種平淡的日子裡過去了一天。

本來這應該是很美好的一天的,李克終於修復了過來,而皇城之內也再沒有什麼煩心事了。韓宇應該高興才是,雖然他還有很多疑惑沒有明白過來。

比如說,那個坐在客棧門前的老頭是誰。又比如說,皇城的拍賣會如果不再進行,那麼那半顆對於雲家來說無比重要的珠子,怎樣才能得到。

更重要的是,韓宇還沒有找到那個神秘的家族,還沒有得到一點關於亡靈花的消息。有比如那個神秘的洞穴之內究竟有什麼樣的存在。

韓宇腦中真的還有很多很多的疑惑沒有明白。但此時的韓宇卻並沒有急於去知道這些,即便韓宇知道此時只要找上鍾靈秀,或許就能解掉不少疑惑。

但是韓宇卻沒有這樣做,因為此時一個很困難卻又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問題有關於小雲。

時間已經過去了不少天了,一切都已經安定了下來,但是!但是小雲的臉上卻不再有笑容了。這幾天韓宇幾乎都沒有見過小雲在笑!

韓宇和小雲說話,小雲有回答,但是都是以最簡單的話語去回答,再沒有以前那個不斷叫韓宇大叔大叔的小姑娘的活潑了。

韓宇知道這是因為小雲受到了太大的打擊,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好過來,或許那一場場觸目驚心的事情給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所以韓宇很擔心小雲。

所以此時韓宇來到了小雲的房間前,對著小雲說道:「小雲我帶你去個地方,好不好?」

小雲對著韓宇勉強一笑,說道:「大叔,你想要去什麼地方啊?我很想陪你去,但是……但是這幾天我卻不想動作啊,你就讓我在這裡休息一下,好嗎?」

小雲的語氣幾乎是哀求的。如果是平常時候,韓宇定然會答應小雲這個不算是請求的請求的。但是!但是韓宇此時卻不準備去答應小雲的這個請求。

「你陪我出去一下,就一下就可以了。難道你忍心看著大叔獨自一人出去嗎?」韓宇擺出了一個可憐的表情。

小雲眉頭微微皺了皺,想要起身,但當蓋著的被子剛打開,當她的臉剛接觸到那從窗外照射下來的陽光,小雲立即又縮回了床的角落裡,躲避開了那陽光。

「大叔,大叔你自己去,好不好?我不想出去啊,我真的很累,你就讓我休息一下好嗎?」小雲再次對著韓宇哀求道。

看到剛剛的那一幕,韓宇的眉頭不由皺得更緊,神色也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

韓宇知道,小雲這是在逃避!小雲在逃避接受現實,小雲在逃避見到陽光,小雲在逃避去見到任何人任何事物。她在害怕,害怕這世間的一切。

黃浦東的殘忍,黃浦東的血腥,鍾家差不多一個家族的人全部的死去,自己叔叔受到的嚴重傷害,讓小雲已經對這個世界絕望,讓小雲再不願意去接觸這個世界,接觸到陽光,她想要就這樣縮在被子裡面,讓被子將自己和這個世界隔絕開來。

「現在的天氣很好,季節也不錯,我發現外面的某一個地方真的很漂亮,所以我想要和你出去好好玩一下。我都這樣哀求你了,小雲你難道還不肯答應我?」韓宇也擺出了一副哀求的樣子。

小雲咬了咬牙,陷入了沉思,似是在思考要不要和韓宇一起出去。但一會之後,小雲的臉上立即就出現了痛苦。

「不要,我不要出去,不想要出去!」小雲大叫了起來,同時她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腦袋,讓自己完全縮在了床上的一角。

韓宇的一顆心突然就痛了起來,小雲痛苦,讓韓宇也感覺到了痛苦。

如此兩人沉默了好一會之後。小雲才終於平靜了下來,將抱著自己腦袋的雙手鬆了開去,可憐兮兮地看著韓宇說道,「大叔你就讓我在這裡休息一下,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面對小雲這樣的請求,韓宇能夠不答應嗎?

不能,韓宇不能答應,因為一旦答應了,就是答應了讓小雲從此和光明隔絕,從此和這個世界隔絕開來。

「小雲你知道嗎?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會遇到很多醜惡的東西。而面對這些醜惡的東西,我們是要選擇躲避嗎?如果我們躲避了,這些醜惡的東西不就贏了?如果我們不去將它們剷除,它們不是一直會存在?然後,然後這些醜惡的東西不是還會讓更多的人痛苦?」

韓宇慢慢地說著,看著小雲的眼神格外的堅定,想要透過自己的眼神讓小雲感覺到安定。

「所以,我們需要去面對,我們需要走出去!小雲,我們一起出去,好不好?大叔我會保護你的,一定!」韓宇堅定地說道。

小雲眼睛痴痴地看著韓宇,像是心動了。韓宇連忙伸出了一隻手,做出了邀請的姿勢,滿心的期待。

「不要!大叔我不要出去!」

誰料,卻在這時,小雲大聲叫了起來。

韓宇的神色再次凝重了起來,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小雲振作起來嗎? 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選擇或者不選擇,這是一個問題。

這句話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具體的意義,但是卻道盡了太多的道理。選擇了,會有什麼後果?不選擇又會是何種後果?選擇了後果嚴重還是不選擇的後果的嚴重?

所謂「這是個問題」道出的便是那選擇或者不選擇中間的艱難。

就像是現在的小雲,她該做出何種選擇?又或者說此時的韓宇,需要做出何種選擇?是強行讓小雲去接觸外面的世界,又或者就讓小雲就這樣躲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在最開始的時候,韓宇並沒有想到這麼深,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想象小雲竟然被傷害到了現在這種程度。

而現在……那個整天叫做韓宇為大叔整天說韓宇很弱,實則在心中卻無比喜歡韓宇的小雲,現在卻在韓宇的一番勸說之後,無動於衷!

或者說,小雲表現出了一種極度的害怕,擺出了一副就算是死也不肯離開這裡的樣子。

那麼,此時韓宇如果強行帶著小雲出去,是不是就會讓小雲無法接受那劇烈的變化,從而徹底崩潰。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在心中內心說道:或許讓小雲保持在現在這種快要崩潰的平衡當中也是好的吧……或許只要時間過去小雲就能有更多的改變吧?

如此想著,韓宇對著小雲笑了笑,說道:「既然你不喜歡出去,那麼我們今天就不出去了。」

韓宇的這句話意思是:今天不出去,但我們總是會出去的,或許是明天,或許是後天。

小雲連連將頭點了下去,緊緊抱著被子,臉上露出了一點笑容,是那種無比安心的笑容。

看見這一幕,韓宇也不由笑了起來,以為小雲接受了自己的建議,可能會在明天和自己一起出去。

但韓宇卻想錯了,小雲根本就沒有聽明白韓宇的潛台詞。此時的小雲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聰慧的小雲了,她已經處在了一種絕望的邊緣,而又因為這裡是一個封閉的空間,所以小雲能夠構建起自己內心的世界,從而不讓自己完全崩潰。

而這種狀態就如同在狂風暴雨中躲避風雨的一層薄薄的紙,根本就經不起任何的打擊,又或者說任何的一點風或者雨水都能將它撞破。

而越是因為這種世界的脆弱,小雲就越是懼怕,越是不敢和外界接觸。

一天時間過去了,韓宇再次來到了小雲的房間之內。

此時小雲甚至是看到韓宇,看到韓宇這個讓自己最安心的人,都忍不住緊緊地抱住了被子,眼中出現了恐懼,將自己縮在角落裡,如同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小雲這個樣子比昨天還要嚴重!

韓宇在看到小雲的動作之後,立即不由在心中生出了這樣的想法,眉頭當即緊緊皺起,知道小雲的問題已經變得越加嚴重,如果再任由小雲呆在房間之內,或許小雲最終只會墜入深淵當中,永沒有翻身之日了。

就如同那飛蛾一般,向著那毀滅的火焰撲去,最終將自己葬送在那想象的美好當中。

「小雲今天的天氣比昨天還要好,不如我出去遊玩一下吧?皇城此時也已經建設好了一些地方,一些地方也有吃有喝有玩的了。」

壓下心中的擔憂,韓宇微笑著和小雲說道,想要帶著小雲去到熱鬧的地方,讓韓宇感受到人類的頑強,如同那燒不盡的野草般不可被摧毀。

聽到「出去」兩字,小雲的身體縮得更緊了,就像是要將自己縮成一點直接消失在這個世界一般,同時她的腦袋用力地搖了起來。

「小雲!」韓宇臉色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起來,聲音也變得冷漠了許多。

小雲不由就被韓宇這突然的變化嚇了一跳,眼睛看著韓宇,死死瞪了起來,臉上出現了不相信,同時又出現了滿滿的擔憂。

「大……叔,大叔,你……你生氣了嗎?」說著,小雲緊抱著被子的手緩緩放了開來,身子想要向前身去,想要去安慰一下韓宇大叔,想要自己的大叔不再生氣。

此時的小雲真的很害怕,她的世界之所以能夠達到這種搖搖欲墜的平衡,那唯一的動力源或者說支撐點,便是韓宇了。而韓宇如果一旦生氣,韓宇如果一旦離開她,小雲將會崩潰的。

所以,此時的小雲不想讓韓宇生氣,因為韓宇生氣便是小雲整個世界的崩潰啊!

但是!但是當小雲的手向前伸出一段距離之後,當小雲的身體幾乎都要離開被子的這時,小雲卻又像是觸電一般,連忙將身子縮了回來,連忙又緊緊抱住了被子。

而此時韓宇依舊擺著那副嚴肅的臉,他就是想要通過自己對小雲的影響力,想要將小雲從被子內拉出來,可是……可是剛剛明明都已經成功了一半了,但最後……

韓宇深深地吸了口氣,將心中的痛苦和鬱悶壓了下去。

然後韓宇眼睛凝視著小雲,卻不再說話。要說的話,韓宇已經都說了,就算此時說再多,也沒有任何作用了。

所以……所以韓宇向著小雲的床邊走了過去。

「啊!」小雲大叫了起來,因為就在這時,韓宇將她給抱了起來。

然後,韓宇抱著小雲向著門外走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大叔放開我!」離開了被子的包裹,同時又受到了太陽的刺激,小雲不由猛烈地掙扎了起來。

但是韓宇卻不管不顧依舊向前走著,穩穩地踏著步子。

終於韓宇抱著小雲來到了門檻前,就要走出這封閉的世界,就要離開小雲自己給自己構造的世界,就要向著外界,向著整個大世界而去。

而此時……此時小雲的抽泣聲卻響了起來。

低沉的哭聲,就像是午後被婆婆無辜責罵了一頓的可憐媳婦躲在柴房裡的哭泣聲一般,充滿了委屈,讓人聽著心都要碎掉了。

韓宇的心也不由就是一疼,剛要向前跨出的腳停在了半空中。

而此時小雲也不再掙扎了,只是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韓宇的胸膛裡面,不斷地用那種滿是委屈充滿了絕望的聲音哭著,不斷地往韓宇的胸懷裡流著眼淚。

「大叔……大叔,我們不要出去好不好?」相對於小雲的哭聲,小雲的語氣是這樣的平靜啊,簡直就像是在問韓宇「大叔吃飯了沒有」這麼平靜,這麼平常。

而聽到這麼一個聲音,韓宇感覺到自己心臟的那道裂痕像是突然就裂了開來一般,心臟的鮮血向著心臟外炸了開來,整個人都要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而痙攣了。

如果……如果此時小雲大喊大叫,如果此時小雲聲嘶力竭,如果小雲此時大罵韓宇,如果此時小雲狀若癲狂。那麼,韓宇就絕對不會太過於擔心,因為這些反應都是韓宇想象過。

但是……但是此時小雲的平靜,如同一潭死水一般任由人如何攪動都無法攪動的平靜,卻是韓宇從沒有預料到的。

而韓宇知道這種平靜,比任何的顛狂任何的聲嘶力竭,都要恐怖。因為……這種平靜代表了某種東西,代表了小雲對死亡的接受……

換句話說就是,小雲已經絕望了,只要韓宇敢於跨出門檻一步,小雲的世界就會完全崩潰,然後她就會如同死人一般,再不會思考了。

因為小雲將韓宇當成了最重要的人,因為小雲覺得自己如果離開客棧自己就會死去,所以,那個將自己帶出客棧的人是韓宇的時候,小雲就一次性死了兩次!

韓宇不由緊緊地皺起了眉頭,將眼睛看向了窗外。

客棧之內的兩個街道都已經因為沒名字的老頭而崩塌了,而再遠一些的地方,又因為韓宇的一場大戰而崩塌了,可以說此時的皇城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地方都是廢墟。

太陽從天上照了下來,照在了這樣的皇城之上。那太陽的光芒是這樣的熾烈,充滿了一種讓人感到絕望的炎熱,甚至乎都讓空間有點變形了。

透過這讓空間都扭曲變形的太陽光,再看向那廢墟,這裡簡直就像是世界的末日,再沒有一點生的可能。

韓宇想要從窗外的世界找到一些生機,找到一些能夠讓小雲振作的力量,但目之所及,卻又是充滿了絕望的一切。

韓宇的身子輕輕發抖了起來、周圍根本就沒有任何生機,身邊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夠讓人振作起來的東西,韓宇還能夠帶著小雲離開這裡嗎?

而也在這時,視力要比一般人不知道好上了多少倍的韓宇,看見了窗外的遠處的某個廢墟之中發生的一件事情。

有幾個少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貪玩還是因為什麼,竟然在這廢墟內亂竄了起來。而仔細觀察一陣之後,會發現這些少年的臉上滿是興奮的表情,而他們的眼睛也很亮很亮。

再看他們的動作,你就能判斷出這些少年像是正在尋找著什麼。

「狗蛋認真點找,要知道整個鐘家都倒在了這裡,而那些護駕一隊的大人物也全部死在了這裡。所以這裡肯定會留有什麼寶物的。那些大人物身上的一件衣物或者配飾,都要比我們的性命珍貴上一百倍!所以,只要我們認真尋找,我們就一定能夠飛黃騰達的!知道了沒有!」

其中一個像是頭領一般的少年,對著一旁的狗蛋狠狠踹了一腳,惡狠狠地說道。

狗蛋摔了一個狗吃屎,從地上爬起來,臉上卻沒有憤怒,有的只是畏懼。

「還瞪!信不信我將你眼睛挖出來啊!趕快找,找到寶物,以後我們就是皇城最強大的少年幫了!」領頭少年不由又對著狗蛋瞪了起來。

狗蛋撓了撓頭,然後又連忙低下頭,繼續進行尋找工作。

看到這裡,韓宇不由覺得有點無聊,這種事情太正常不過了,並不值得韓宇去關注。

而卻又在這時,那邊又有意外發生了。

而這個變化,不由讓韓宇眼睛一亮。

然後,韓宇不由看向了小雲,輕聲說道:「小雲,我帶你去看一些東西。如果看完這些東西,你還是害怕去到外面,還是會覺得你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是豺狼猛虎,那麼,以後我就再也不會強行讓你出去外面了。但是,我希望你給我這一次機會,好不好?」

說著,韓宇的眼睛緊緊地凝視起了小雲,眼睛里滿是堅定和自信。

小雲也凝視起了韓宇的眼睛,心中劇烈地鬥爭了起來。那因為血淋淋的醜陋現實帶來的恐懼絕望感,和那因為相信韓宇而帶來的安定感,正在互相撕扯著。

小雲會做出何種選擇?她能不能離開那虛構的封閉的據王世界? 無論是哪個地方,都會存在這麼一些人。他們從小就沒有父母。而沒有了父母的他們,生存則成為了他們一生的主題。

因為沒有庇護,因為生存的艱難,他們往往會走到一起。當然他們之間並沒有多少的信任,唯一讓他們團結起來的是力量以及對生存的渴望。

所以能成為這樣一些少年的頭領,那個頭領往往都是狠辣的,動不動就會對自己身邊的人打罵,甚至是直接將一些同伴給殺死,如果需要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手軟。

而此時韓宇看到的那些少年,便是這樣一些少年。他們沒有修為,他們都因為長久缺乏營養而顯得骨瘦如柴,但他們的眼神又是這樣的兇狠,像是一頭頭餓狼,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財富,他們能夠不擇手段。

狗蛋,剛剛給領頭少年二虎踹了一腳的那名少年,從小就跟在了二虎身邊。原來可以說是和二虎青梅竹馬的狗蛋,應該和二虎有很深的友誼,憑藉著這份友誼,狗蛋在這少年幫中,應該有一席之位才是的。

但是,因為狗蛋天性的怯弱又或者人太蠢了些,他不夠兇狠不夠聰明,所以他在少年幫中的地位很低,整天被所有的人欺負。

但狗蛋卻沒有為此而不開心,因為雖然每天的飯菜很少但還是足夠他生存,因為他一旦離開了二虎,他也就只有餓死的份了,更重要的是他對二虎有著一份說不清的依賴。

而少年幫中的很多人其實早就厭惡狗蛋了,因為狗蛋在少年幫中幾乎沒有任何貢獻,換句話來說就是,狗蛋在少年幫中是吃白米的!

到了最近一段時間,少年幫中甚至都有人提議讓狗蛋滾出少年幫,不要一個蛀蟲在這裡吞噬他們少年幫的勞動成果。

二虎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就將狗蛋踢出少年幫,一直拖到了現在。但也因為二虎拖了太久,所以少年幫中的某些人就對二虎都有了意見。

甚至乎,少年幫中都有人想要取領頭少年的地位而代之了。

狗蛋對這些事情不敏感,但少年幫內那越發凝重的氣氛,卻讓他不得不明白了其中的緣由。而剛剛狗蛋之所以會被少年頭領踹了一腳,就是因為在思考這些問題而發獃。

此時已經清醒過來的狗蛋,不由緊緊握住了拳頭,讓自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想要在這次的事件中做出貢獻,找到一些珍寶,這樣才能讓自己留在少年幫,才能……才能讓自己的好友(雖然不知道二虎是怎樣想的,狗蛋固執地認為他是自己的好友),不被質疑。

而當狗蛋認真起來之後,他就將自己的所有精神都放在了尋找寶物之上。逐漸的,狗蛋竟然遠離了人群。

少年幫內想要坐上領頭之位的二狗,瞧見了這一幕,不由就大聲叫喊了起來,「狗蛋,你特么的,走那麼遠幹什麼?偷懶也沒有你這麼明目張胆的!難道你是想要就此退出我們少年幫嗎?是就最好,現在就給老子我滾得遠遠的!」

少年首領二虎,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說道:「二狗你在胡吠什麼?狗蛋不是在找寶物嗎。只要認真在找了,走遠點又有什麼要緊!你再亂說話,看我不揍死你!」

「哼!」二狗冷冷地看了眼二虎,眼中充滿了敵意,冷漠地說道:「你作為我們的首領,需要做的是什麼?帶領我們吃好的穿好的,讓我們少年幫能夠吃飽喝足。但是!但是現在你有做到這一點嗎?誰不知道狗蛋從來就是好吃懶做!

不!狗蛋根本就連做都沒有做過。這些年了,你將多少人給趕了出去,就像是之前的雄二,他是這樣的勇猛,每次打架都沖在最前面,而他只不過是偷吃了一個雞翅而已,你就將他趕出去了!

那時你說雄二破壞了規矩,會讓我們的生活無法繼續,我們無話可說!而此時的狗蛋,難道不也應該被趕走?他在這裡,不是浪費糧食?難道就因為他狗蛋是你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你就能對他網開一面了!如果是這樣,你將我們這些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當成了什麼?!」

雄二是二狗的親信,所以雄二被趕走,一直都讓二狗念念不忘。也是從那時開始,二狗開始不再那麼信賴二虎,生出了謀逆的心思。而今天也終於到了二狗忍耐的極限,又或者說在今天二狗找到了一個發難的機會。

而隨著二狗對於二虎的發難,一些人緩緩靠近了二狗。而另外一些人則站在了二虎身邊。由此,兩方形成了對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