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Auto Draft

“龍小小,我今日就看看你的命到底有多硬,”

天漸漸明了,龍小小依舊沒有醒過來,醫師給的期限便是今日一整天,

一大早,萌萌便闖進了龍小小的卧室,卻看見判官,止住了腳步,判官站起身,朝萌萌招了招手:”快過來,看看你的娘親,多叫一下她的名字,”說完便離開了房間,將空間留給了她們母子,不知為何,他見到萌萌,便打心眼裡喜歡,

“娘親,”萌萌有些獃獃的走進龍小小,他有些不明白昨日還生龍活虎的娘親為何今日就躺在了那裡,不言不語,”娘親,你是睡著了嗎,”

萌萌心中突然有些害怕,娘親會不會就這樣離開了他,”娘親,你快起來和萌萌說說話,”萌萌的聲音已帶了些哽咽,

判官走出房門,便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天師,他連位置都沒有挪過,想必是站了一夜,”她怎麼樣了,”天師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還未醒來,”

“你當真什麼都不記得了,””是,””呵,那樣也好,”

“娘親,,,萌萌昨日和先生學了一首詩,背給你聽可好,”

詠苧蘿山

西施越溪女,出自苧蘿山,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

浣紗弄碧水,自與清波閑,

皓齒信難開,沉吟碧雲間,

勾踐徵絕艷,揚蛾入吳關,

提攜館娃宮,杳渺詎可攀,

一破夫差國,千秋竟不還,

“這首詩的意思萌萌也知道,西施是越國溪邊的一個女子,出身自苧蘿山,

她的魅力過去今天都在流傳,荷花見了她也會害羞,

她在溪邊浣紗的時候撥動綠水,自在的像清波一樣悠閑,

確實很少能見她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一直像在碧雲間沉吟,

越王勾踐徵集全國絕色,西施揚起娥眉就到吳國去了,

她深受吳王寵愛,被安置在館娃宮裡,渺茫不可覲見,

等到吳國被打敗之後,竟然千年也沒有回來,”

“萌萌覺得娘親和西施一樣美,可萌萌覺得西施很可憐,為了自己的國家嫁給了自己不愛的人,一定很寂寞吧,娘親覺得呢,不過娘親有萌萌,還有大伯,還有判官叔叔,一定要快快好起來,”

萌萌的童聲童語使院子中的人心中皆是一軟,

“聽說小小在獄中受了刑,現在如何了,”嫦娥的聲音響起,接著便看到她與后羿一起走了進來,一臉的焦急,

見到院子中的兩個男子,她的動作一頓,”她的傷勢嚴重,內臟受損,外傷也無數,如果今天熬的過,那麼便沒事,”天師道,

嫦娥臉色一白:”怎麼會如此嚴重,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先別說這個了,去看看小小吧,”后羿在她身後說道,嫦娥點點頭,快步走進房中,后羿沒有隨她一起,

“嫦娥姨姨,”萌萌懂事的打招呼,嫦娥見萌萌眼圈紅紅的,眼淚包在眼裡沒有流下,心中一痛:”萌萌乖,娘親一定會好起來的,姨姨先看看她,”萌萌點點頭,隨即離開了房間,

嫦娥坐在床邊,眼眶不自覺的紅了,看了看龍小小身上的傷勢:”怎麼這麼嚴重,”她美眸含怒:”到底是誰傷了你,昨日你還好好的在我的廣寒宮裡與我說話做月餅,今日便躺在此處,,,”嫦娥一手拭去淚水,一手緊緊的握住龍小小的手:”怎麼這樣冰冷,” 她握著龍小小的手,心中一驚,觸手冰涼,一摸脈搏,竟有些摸不著了,莫不是,,,

思及此大聲喊到門外的人:”你們快進來,小小她,,,”話音未落,門便被撞開,判官走在前邊,身後是天師,后羿原本顧忌男女有別,如今也顧不得了,

判官衝到龍小小的床邊,執起她的手,把了一會脈,臉色瞬間褪盡,慘白一片,

嫦娥眼中又有淚珠掉落:”如何了,”判官卻說不出話來,天師又上前把了把脈,亦是同樣的表情,萌萌似乎是知道發生了什麼,眼圈越來越紅,最後,啪的一聲,一顆豆大的淚珠掉了下來,砸在了每個人的心中,嫦娥終究也止不住的撲到后羿懷中哭了起來,

“怎麼會,,,”判官艱難的說出三個字,天師臉色也很難看,竟有一顆淚珠從白玉面具下流淌出來,但再一看,卻又什麼都沒有了,彷彿剛剛看到的是幻覺,

“小小怎麼了,”青鸞也來了,看似很焦急的往裡看,實際上是想看看她到底死了沒有,萌萌看見她一臉的戒備,在他的印象中,讓他娘親受苦的,都不是什麼好人,

“你給我滾,”天師的聲音帶著些怒氣,眾人都驚呆了,他們從未見過發怒的天師,

青鸞面色一白,幾乎就要掉下淚來,但她知道這一招對天師沒有用,便看向判官,卻只見到判官一臉的不敢相信,甚至沒有注意到她來了,她的心中一緊,判官該不會是恢復記憶了吧,不應該啊,,,

“天師,我也是好心來看小小,你為何這樣凶我,”青鸞見沒人幫她,只好努力擠出淚來,

“好心,你如何好心,是下圈套將龍小小送進監獄還是收買雇傭兵對她用刑,青鸞,不要以為你做的那些都神不知鬼不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現在不要在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從未見過如此咄咄逼人的天師,也從未見過天師說過這麼多的話,但眾人此時也顧不得驚訝了,

青鸞此時張大了嘴巴,她沒有想到天師會在眾人面前斥責她,而且是毫不給她面子,她心中氣憤不已,

“天師,你這樣說可真是太冤枉我了,我做什麼了,我知道你們昨日帶走小小,我怕父王怪罪,今日便去向他求了情,待他答應了我才趕過來看小小,”青鸞的臉上帶著淚,梨花帶雨的模樣,著實讓人心疼,

“判官大哥,你看看,我一片好心,,,”青鸞轉向判官,判官抬頭看了看她,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恨意,青鸞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要你滾你就滾,不要逼我在這裡殺你,”判官的聲音帶著些沙啞,青鸞深受打擊:”判官大哥,你相信了他們的鬼話,,我們相處這麼久,你難道不知道我的為人嗎,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判官卻已經低下了頭,沒有再搭理她,青鸞的表情慢慢的變得有些冷漠,她如今可看明白了,判官這是又被龍小小給迷住了吧,她看了一眼在床上臉色蒼白的龍小小,一副弱美人的模樣,這女人最會裝模作樣的勾引人了,

她手中的銀針悄悄脫手而出,她來,就是想將龍小小給就地解決了,免得夜長夢多,

銀針準確的扎進了龍小小的死穴,她冷笑一聲后,轉身離開,因為注意力全在龍小小身上,所以誰也沒有發現那一枚銀針是如何插到龍小小的身體內的,

正在他們傷心之際,床上的龍小小居然悠悠吐出一口氣,醒了過來,如果青鸞在場,是定想不到什麼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的,

眾人都驚呆了,嫦娥的眼淚還掛在臉上,表情看起來有些滑稽,龍小小睜開眼,看見的便是眾人一臉的悲傷,她費力的開口:”你們是怎麼了,”她絲毫沒有想到是她自己在陰司門口走了一圈,

“小小,你現在可有什麼不適,”嫦娥第一個反應過來,忙問道,龍小小動了動身子,鑽心的疼痛傳來:”痛,,,”她皺著小臉說道,連天師都忍不住笑了:”你如今受了這麼重的傷,自然很痛,”

“娘親,,,”萌萌終於忍不住撲向了龍小小,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他剛剛真的以為要失去好不容易才相認的娘親了,

龍小小扯出一絲笑容,皺了皺眉,萌萌這一撲,剛剛好撞到了她的傷口,”萌萌,娘親的萌萌,你如今都這麼大了,”龍小小的話有些沒頭沒腦,

她轉頭看到了判官,判官的神情還有些獃獃的,龍小小卻沉了臉:”我不想看到你,”判官臉色一變,他以為龍小小是在惱他與青鸞,當下也就留下一句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到門口時還被門檻拌了一跤,顯得有些狼狽,

龍小小看著天師,突然叫了一聲:”師父,”聲音帶了些撒嬌的意味,天師身子一震:”你,,,你記得了,”龍小小點了點頭:”我記得了,”天師突然之間顯得有些局促:”你,,,你可還會怪師父,”龍小小搖了搖頭:”您當年,也不是故意的,我懂,”天師聞言鬆了一口氣,像是百年來,就為了等這個答案,

“嫦娥姐姐,,,”龍小小朝著嫦娥喊了一聲,嫦娥趕緊上前將龍小小拉住:”小小,我在,”龍小小笑了笑:”對了,我倒是忘了你失憶了,”嫦娥露出疑惑的表情,龍小小搖了搖頭,

龍小小看著天師,他便知道她有話想對他說,當即將其餘的人先請了出去,待房間只有他們兩人時,龍小小卻沉默了,

“薰兒,你,,,””師父,你還是叫我小小吧,龍薰已是過去了,”天師眸子暗了暗,

“師父,我看到了,從前的那些事,”龍小小望著天花板,淡淡的說道,”我醒來后以為是做了一場夢,只不過不知道這裡是夢境,還是曾經是夢境,”

天師嘆了一口氣:”如今,你也知道孩子的父親了吧,”龍小小點點頭,但眸子里的恨意一閃而過:”但是我不會原諒他,””當年發生了何事你始終不會同我說,”龍小小想起了記憶中那狠絕的身影,眼裡一暗,”沒什麼好說的了,師父,如今我回來了,你可不能將我再趕出去,”



天師眼裡閃過一絲笑意:”那是自然,”龍小小一眨不眨的盯著天師,天師有些疑惑:”怎麼了,””師父,我多久沒看過你真實的樣子了,你取下面具讓我看看唄,”龍小小有些俏皮的說道,天師無奈,只得將面具慢慢取下,一個被精心刻出來的面容就呈現在了龍小小的面前,龍小小嘆息:”多久沒見到師父了呀,我都快記不得你的樣子了,師父,我記得我曾還問過你,為何你會與判官有些相似,你始終沒告訴過我,”天師聞言沉默了,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好了,師父,我想睡一會,我覺得好累,”龍小小輕聲道,天師將龍小小的被子蓋好,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待他走後,龍小小睜開了眼,眼淚流了出來,為何,會讓她在這時候記起來,那些痛苦的記憶,她為何不永遠忘了,

她原本有兩個孩子,如今只剩下了一個,她還與殺害她孩子的兇手在一起甜甜蜜蜜的生活了那麼久,而判官似乎根本不知道孩子的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著想著,她便睡著了,夢中那個紅衣男子一掌打向她的腹部,她驚的滿頭大汗,再次睜開眼,已是黃昏,外面靜悄悄的,似乎沒有人,

“有人嗎,”她強撐著身子喊了一聲,門立刻被推開,判官站在門口:”小小,怎麼了,是要喝水還是餓了,”龍小小看見他,眼裡湧出一股厭惡,轉過頭,

判官眼裡一暗,想離開,卻又想對龍小小說清楚:”小小,我與青鸞,,,不會有婚禮了,她騙了我,”判官有些艱難的說著,龍小小聞言冷笑一聲:”是嗎,你們有沒有婚禮與我何干,””小小,你別這樣,”判官皺了皺眉,”我別怎麼樣,我們只見過幾次,你不用為了我如何,”判官當她的氣還沒有消,也不再讓她生氣,便走了出去,叫來了侍女,

侍女替龍小小端來了水與食物,她簡單的吃了一點,便又躺回了床上,她最近似乎被床給封印了,好不了幾天又得回到床上,她腦子裡浮現出那天那大黃牙男子對她用的刑,手段殘忍,不知他們一群大男人看著她一個女子受刑是什麼感覺,不過她本就常常上戰場,負傷,如今想起卻沒有當初那麼害怕了,

曾跟隨自己的天兵不知如今在何處,她曾經的熱情與激情似乎都被時間消磨殆盡,如今記起了以前,卻拾不回那時風風火火,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了,心中也沒了那些豪情萬丈,

不過她依舊信奉的是有仇必報,青鸞,哼,占著她的位置不會太久了, 不知為何,這次她身上的傷好起來特別快,只用了短短几天時間,不知是不是青鸞的靈芝丹藥的作用,而之後她在自己上發現了一根銀針,她似乎就有些知道自己死而復生的秘密了,

那天進了房間的人只有青鸞會對她動手,青鸞”幫”了她兩次,她是不是該好好回敬回敬她,,,

不過這之前,她得先去魔族偷到那解藥,還得用上次欲給她的那塊人皮面具,龍小小將那塊薄如蟬翼的面具取出來,這個女子她記得,當時與魔族混戰,她本欲一掌打向魔皇,可惜,這個女子突然沖了出來,掌力已經打出,沒辦法收回,那個女子便香消玉殞了,后來,她才知道那是一個人類,那時的她心高氣傲,自然覺得自己沒有錯,重活一世,如今才感到一些感慨,

收拾好行頭,她便準備離開,判官依然站在門口,她直接繞過了他,卻沒料到手被抓住,

龍小小冷眼看著判官如玉的手,便是這雙手將她打入深淵,

她眼裡頓時湧出了痛苦,一把甩開他的手:”判官大人,男女授受不親,”判官本欲再想上前的步子停住了,”小小,你這是要去何處,””魔宮,”判官聞言有些驚訝:”你如今傷才剛剛好,如何能去,不然我陪你去,”判官皺著眉,看著龍小小的背影,

“不用勞煩判官大人吧,我這點小事還應付的來,您請自便吧,如果有空,便多陪陪你那青鸞公主,後面,想陪卻是沒有機會了,”說完龍小小便離開了,沒有絲毫留戀,步伐堅定,

判官想追,卻被后來的天師攔住了:”小小一旦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有時間,你不妨去想想如何給她報仇,”


“小小她,,,”判官欲言又止,卻終究沒有說下去,轉身離開,

天師站在原地,五指張開又握攏,似乎是想抓住什麼,半晌,他輕輕開口:”如今,我可還能走進你的心嗎,”

龍小小使用飛行術,在離魔宮還有一段路時降落了下來,拿出人皮面具帶上,瞬間,整個人就變成了一名嬌弱的女子,眉目間還含著淡淡的愁,讓人見著就心生憐惜,

她故意在魔宮門口昏倒,守門的人見她生的美,又弱不禁風的模樣,便自作主張將她抬進了門衛室,龍小小故意收斂了渾身的仙氣,此時看起來就如同一個普通的小妖,

如果是還未恢復記憶的龍小小,偽裝這件事便有一定的難度,而龍薰卻是經過專門的訓練,要將扮演的那個人融入骨子裡,

不一會,她便”醒”了過來,美眸里似有一汪清水,將守門小廝看的兩眼發直,

“這位大哥,請問這是何處,”語氣與動作也輕柔無比,”這裡,,,這裡是魔宮,姑娘是何人,怎麼膽子這樣大,敢隻身闖入魔宮,”守門小廝自覺的將心中的天平往龍小小那挪了挪,說話也不敢太大聲,生怕嚇到了這個水做的美人,

守門小廝問完,就見龍小小竟哭了起來,他有些手足無措,慌亂的遞著紙巾,他至今還未與女子單獨相處過,自然緊張的不行,

“大哥,你有所不知,我本是西邊黑風林那黑山老妖的侍女,可是那老妖總見不得別人比她好看,便每日里用針扎我,還不給我吃的,昨日里還與那黑熊乖商量要將我許給他,那黑熊怪又黑又丑,還是個瞎子,聽說脾氣還無比暴躁,嫁給他的幾任妻子都死了,我當然不願意,最後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沒想到餓暈在了魔宮門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說完,又哭了起來,

她說的是黑山老妖與黑熊怪是事實,而那黑山老妖不許別人比她美也是在三界之中都傳開了,再加上龍小小的眼淚,守門小廝自然就沒有懷疑,還憤憤的說道:”那黑山老妖真不是個東西,”

而黑風林里黑山老妖正坐在寶座上啃著骨頭,突然就打了個噴嚏,這可是坐著也中槍啊,沒辦法,誰讓你有那麼奇怪的癖好呢,,,

在守門小廝的同情下,龍小小順利的打進了魔宮,在門衛室住了下來,守門小廝並沒有打算對她做什麼,還將自己的床讓給了龍小小,而他自己則在門外打地鋪,見著她便臉紅,畢竟,人家只是一個靦腆的處,,,男,,,

第二日,龍小小便借口有些悶,故意去了花園,遠遠的邊聽到了花園中男女嬉笑的聲音,她嘴角勾出一絲冷笑,來之前她可是做足了功夫,知道最近魔皇專寵一名新來的小妖,每日都會在花園中聽她彈琴,

她輕移蓮步,往花園中走去,面上帶著些憂鬱,素手輕撫園中的花朵,走到亭子外面,故意只露出一個側臉,

果然,亭子中的聲音停了,有腳步聲急急的朝著她走來,她恍若未聞,

突然,她的手被人大力拉扯,她便不得不被拉得轉了個方向,看著眼前熟悉的人,龍小小心中冷笑:魔皇,好久不見了,

但是面上卻憤怒的盯著他:”你是誰,怎麼這樣無禮,””大膽,在魔皇大人面前也你啊我的,”魔皇身後一個尖利的女聲響起,就見一名穿著抹胸綠裙,外面只套了一件輕紗的女子皺著眉走了出來,這應該就是魔皇如今很寵愛的小妖了,

龍小小聽到魔皇二字,臉上血色瞬間褪去,匍匐在地:”魔皇饒命,小人不知魔皇在此,攪了魔皇的雅興,望魔皇恕罪,”龍小小整個身子瑟瑟發抖,看起來害怕至極,

“抬起你的頭,”魔皇的聲音帶著一絲蠱惑,龍小小抬起頭,臉上帶著些怕意,柔弱的美最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更何況這個女人還是他心心念念了百年的人,

魔皇眼中出現了劇烈的波動,眼中的感情不停的變幻,他身後的女子嘟著嘴,最近被寵的有些忘形,拉了拉魔皇的袖子:”吾皇,去那邊聽綠兒彈琴好嗎,不要管這個女人了,”魔皇被吵的有些不耐煩,一揮手,女子連叫都沒時間叫一聲,便化成了灰,

“你叫什麼名字,”再次開口,聲音里含著一絲沙啞,”回魔皇,紫鴛,””紫鳶,紫鳶花嗎,”魔皇低喃,龍小小看著他笑了笑:”回魔皇,並不是紫鳶花,而是鴛鴦的鴛,”她故意起了一個相近的名字,勾起魔皇的記憶,

魔皇站在原地沉吟了半晌,隨後抬起頭,嘴角勾著一絲邪魅的笑容:”紫鴛,你接近我,到底有什麼目的,嗯,”龍小小縮了縮脖子,將她是如何逃出來,又是如何被守門的小廝就回來的事又說了一遍,但魔皇自然不像守門小廝那樣好哄,眼裡滿滿的不相信,他朝旁邊的人使了使眼色,那人立刻領命離開,想必是去查詢她話中的真假,龍小小淡定自若的站在那裡,彷彿沒有看見他們之間的小動作,

很快,那人回來了,對著魔皇點了點頭,證實了龍小小說過的都是真的,魔皇眼中依舊半信半疑,眸子卻緩和了下來,

“你跟我來,”魔皇柔聲說道,他的聲音讓龍小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樣溫柔她還真不習慣,還記得那是在現場上,她也是很欣賞這魔皇的,做事果斷,只不過太殘忍,為了打敗她的先鋒部隊,硬是拿了一萬魔族士兵作為誘餌,最終慘死在天兵手下,雖然天庭的手上不能說很乾凈,但天庭的做法往往是受到推崇的,畢竟是先以人為主,

龍小小跟著魔皇走到了她曾住過的那間屋子,不禁疑惑,他不是懷疑自己嗎,

“你先住在這裡,有什麼需要的就告訴我,我儘力給你辦,”龍小小臉上不得不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連聲謝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