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小……小姐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我們的工資算下來花不了幾萬塊,我們都要生活還要養家,求求小姐了!”

一衆僕人祈求着。

蘇薇兒淡漠的眼神看着,冷漠不近人情的神色,也沒有多說什麼,“今天把這裏裏裏外外全部收拾乾淨,明天再結算。”

“是是是!小姐!”

蘇薇兒正準備上樓,看着陸陸續續下樓的男子手裏提着箱子。 這一覺睡到下午四點才醒來,迷迷糊糊睜開雙眸,只感覺眼皮沉重的厲害,因爲睡得太久,腦袋都暈暈沉沉的。

吃力的坐起身體,起身,一手撐着揉着太陽穴,坐了一會兒,腦袋漸漸清醒。

看看牀頭櫃上的鬧鐘,已經四點,她竟然睡了這麼長時間,果然老鼠走了,覺都可以睡得很香。

到了浴室用冷水沖刷臉頰,整理好之後下樓找了點吃的。

上樓看了兩人的房間,東西基本上已經搬空,這兩年讓她頭疼的事情終於有了結果。

回到臥室,躺在沙發上看會兒電視,刷刷微博,看看方雪嫣最近的動向。

只是一點微博消息,熱搜竟然是方雪嫣替郭子珉發的道歉信,蘇薇兒詫異,點開內容一看,郭子珉的聲明書,竟然該給她道歉。

真摯誠誠說明書的內容她不敢興趣,但是讓她震驚是一張她放上來孕檢報告書,報告內容竟然是她生過一個孩子。

報告的時間和正是兩年前他們準備結婚之前做的孕檢報告。

因爲是用手機拍攝下來的,報告書看上去已經陳舊,看不出絲毫P圖痕跡,甚至清晰可見醫生簽名。

郭子珉在聲明書中極力表露對大衆的歉意,方雪嫣連發幾條微博道歉,可謂是真誠至極。

同時表明兩人已經分居長達兩年的時間,從法律上看,兩年的分居已經構成離婚效益,而他和方雪嫣的交往不到一年的時間,所以並不算是婚內出軌。

對於他佔據風成,更是做了長篇大論的解釋,完全塑造他因爲風成前任董事長蘇致遠對他的照顧,即使知道蘇薇兒已經和別人生過孩子,仍舊娶了她,堅持不懈的努力將風成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因爲此前財經新聞大肆報道過風成的財務巨大問題,董事長被監禁,在風成血雨腥風的關頭,郭子珉憑藉自己的手段將風成起死回生。

這樣的消息一對比,更加讓郭子珉的聲明有說服力。

聲明的內容完全在強調他的苦衷和無奈,反倒是她成了那個貪心不足的人。

微博熱度的點擊量不斷增加。

一衆網友吃着大瓜,事件一次次的翻轉,到現在證明都出來,她蘇薇兒纔是那個不潔骯髒之人,甚至一個大號直接懟道:“蘇薇兒是想紅想瘋了吧,利用方雪嫣的名氣炒作自己,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人還是懂的知足。”

網上的評論,徹底演變。

“這蘇薇兒真的夠賤的,大學就給人生了孩子。”

“我看這兩年她空虛寂寞冷也沒少找過男人!”

“之前還挺可憐的她的,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

雖然有小部分人站在中立的位置分析這件事情,但是關注的人卻並不多,加上方雪嫣真摯的道歉,她的一衆強大的粉絲直接懟的一些替她說話的路人啞口無言。

而她的小號微博,之前@郭子珉的那則消息下,完全被唾罵的口水淹沒。

蘇薇兒麻木看着消息,現在只讓她震驚的不過是這張孕檢報告。

放大照片仔細看,算算日期,的確是七月二十五號沒錯。

仔細看,的確看不出P圖的痕跡,想想當時的她的確沒有看到孕檢報告,當時是郭子珉之後去拿的報告,因爲她確信自己不會有任何問題,所以完全沒有在意,也沒有去問。

但是她什麼時候給人生過孩子?

根本沒有的事情。

如今在蘇薇兒看來,這張孕檢報告絕對是僞造的,方雪嫣和郭子珉爲了洗白,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至。

越看下去,蘇薇兒心底越是火氣,直接煩躁關掉了手機。

伸手拿起果汁,揚首一飲而盡,只是心中的火氣久久無法平息。

乾脆直接去泡澡,平復自己的心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蘇薇兒從浴室出來,只聽到手機鈴聲一陣陣的響起,走過去,看着來電顯示,嘆息的一聲,深呼吸一口氣收斂好情緒,接下電話,放在耳旁,“喂!寶寶!”

那端傳來寶寶奶聲奶氣的激動喚道:“媽咪!媽咪!”

聽到寶寶的聲音,蘇薇兒心情好了不少,寶寶真的是她的小棉襖。 特別是剛纔屍身受損嚴重,修復耗去了他不少屍氣,現在居然又一點力竭的感覺。

還好他已經晉升屍魔上品,屍氣凝練了不少,要不然現在只怕連戰都戰不住了。

第7師團潰敗,半空中那些阿帕奇也不敢停留,瞬間跑了個沒影。

然而就在張誠鬆了口氣,準備調息一下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危機感油然而生。

他根本來不及細想,立刻雙腿一蹬,急速朝旁邊躍去。

“轟!”

無比巨大的爆炸聲從張誠原先的位置響起,一朵由火焰組成的蘑菇雲瞬間升騰而起,籠罩方圓數十米內。龐大的氣浪向四面八方急速散去。

張誠雖然及時躲避,但還是被龐大的氣浪掀飛,整個人在半空中翻滾出上百米,“嘭!”的一聲砸落在地上。

“媽的!”

張誠暗罵一句,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的骨頭都斷了不少,體表更是出現了無數恐怖的創口。

他只得分出所剩不多的屍氣,勉強修復好傷勢,踉蹌着從地上爬了起來。

三道陰影從高空中一掠而過,數秒之後,“轟隆隆!”的音爆聲才傳到耳中。

那三架f35超音速戰機,終於出手了!

作爲當今世界上最昂貴的隱形戰鬥機,f35的武器系統當然也不簡單,剛纔使用的,就是“jassm”聯合空對地遠距攻擊導彈。

這種導彈,射程高達320km,只需要擊中一枚,就能擊毀一艘驅逐艦。

剛纔張誠只要有一絲遲疑,現在肯定已經灰飛煙滅了。

在這種威力之下,哪怕是妖屍之身,也根本無法抵抗,最後連骨灰都不會剩下一點。

這種導彈,每一枚的造價就高達70萬美金,簡直是用錢堆出來的,但相應的,它的飛行速度可以達到音速的數倍,一秒就越過千米距離。

以張誠的反應能力,雖然能提前預判,但是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也根本不可能移動到殺傷範圍之外。

而且f35的速度也遠不是阿帕奇能相比的,張誠就算飛上半空,也只能乾瞪眼,根本不可能追得上。

那幾架f35顯然也認爲張誠威脅不到他們,在上空不斷盤旋,用三角定位鎖定張誠附近,隨時準備再次攻擊。

“嗖!”

隨着一條白煙從天空中劃過,一枚超音速導彈又被擊發。

不過眨眼的時間,就掠過了數公里的距離,徑直向着張誠的位置襲來。

這一次張誠早有準備,在導彈剛一發出,就迅速朝旁邊狂奔,躲在了一塊巨石後面,躲過了導彈的攻擊。

但是還沒等他鬆口氣,又是一顆導彈緊隨而止,還沒落地,彈頭突然裂開,分成了十幾個小型彈頭,如同暴雨般籠罩住張誠身周百米。

“集束炸彈!”

張誠瞳孔一縮,心都涼了半截。

集束炸彈是將數十上百枚小型炸彈集合成一個導彈,因此又被稱爲子母炸彈。

空投之後,導彈會在空中分解,分散出來的子炸彈能在成片的區域內造成毀滅性的殺傷。

這種炸彈,一般都是用來對付坦克集羣或者裝甲部隊的,沒想到今天居然用在了張誠身上。

“轟轟轟!”

隨着無數子炸彈的落地,劇烈的爆炸聲接連響起,整片山谷硝煙漫天、不斷震顫。

在張誠周圍百米之內,出現無數深達數米的彈坑,地面全部化爲一片焦土,他藏身的那塊巨石,更是被炸得粉碎。

而張誠自知抵抗不住,只得舊計重施,再一次利用哭喪棍躲進地下。

不過因爲時間太短,張誠根本沒辦法躲得太深,炸彈的威力還是將他掀了出來,險些被炸成幾截。

張誠落在地上,全身上下黑煙騰騰,心裏忍不住破口大罵。

要是再這樣下去,只怕過不了多久自己就會被炸成碎片,而且在導彈的威力之下,自己根本無法保住屍丹,一旦屍丹受損,那可就真完蛋了。

而且現在只能捱打不能還手,張誠哪裏受得了這麼憋屈的事!

怎麼才能對付這些鬼東西呢?

張誠眉頭緊鎖,心中快速盤算着。

如果是坦克和直升機,他都能想辦法對付,但是像這種超音速戰機,無論是鬼術還是金磚都追不上。

這種國之重器一出,的確是完全限制住了張誠,別說是他了,就算是把屍界的英招帶過來,面對威力巨大的導彈,也只有抱頭鼠竄的份。

但即使如此,如果不管胡玲兒和武藤嵐,張誠也有信心能逃跑。

畢竟現在距離海岸線不遠,以他的速度全力奔跑的話,應該有很大的機會逃進太平洋。

一旦潛入海下,這些f35就算再強大,也只能乾瞪眼了。

不過事情都到了這一步,現在逃跑可不是張誠的性格。

而且東瀛的態度很明確,現在是鐵了心的要做掉他,就算他能逃進海里,肯定也會被全世界通緝,總不能以後都當個兩棲生物吧?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東瀛打疼,打得對方痛徹心扉,不敢再動絲毫不該有的念頭。

這樣一來,也能給別國一個警示,要不然自己就算逃出去,以後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張誠目光閃耀,在地面上不斷快速奔跑,不時突然調轉方向,躲避導彈的攻擊,同時心中急思對策。

“跑?跑得掉嗎?”

三架f35的駕駛員滿臉的譏諷,心中滿是貓捉老鼠的神情。

雖然他們是空軍,但同屬東瀛自衛隊,之前看到第7師團被張誠打得落荒而逃,心裏自然也是驚怒交加。

但是現在,那個擊潰了陸軍的怪物卻被他們攆得四處亂竄,根本沒法反抗,這讓他們心裏的憤怒終於消減了一些,甚至隱隱還有些得意。

就算你能擊潰第7師團又怎麼樣?在我們東瀛空軍面前,還不是隻能逃跑!

而且就算你想逃,能逃得過f35?能逃得過導彈嗎?

你之前造成的破壞越大,等殺了你之後,我們的功勞也就越大。

f35的這些駕駛員,甚至已經想到殲滅對方之後,自己站在首相官邸之中,接受首相授勳,成爲民族英雄時的場景了。 狡詐皇帝:極品皇妃 這一夜註定無眠。

蘇薇兒久久睡不着,睡着卻做着噩夢,夢裏她躺在一間漆黑屋子內,窗外的月光如水流一般傾瀉而下。

只感覺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牀上,想要起身,但是卻全身無力,無法動彈。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靜沉寂的黑暗空間只聽到一聲咔嚓的開門聲,蘇薇兒心驟然緊繃,害怕,想要說話,卻說不出口。

只感覺一道身影慢慢的靠近,無聲害怕質問道:“你是誰?”

男人沒有回答她的話,蘇薇兒努力想要看清這張容顏,卻怎麼也看不清楚,只看到那映襯的光線勾勒他一張冷銳立體的五官。

“你……”

男人突然掀開被子,蘇薇兒害怕驚慌出聲,但是身體卻無法動彈,瞬時,只見男人棲身而上,一把摟着她的腰肢。

蘇薇兒想要反抗,但是根本沒有辦法抗拒。

總裁愛獄難逃 下一秒,男人直接挺身而入,毫無準備直接插入她的身體的內,甚至身體還配合蠕動着。

甚至漸漸看清楚男人的臉……陸少宸!

“啊!!”

就在這一刻,蘇薇兒猛地驚醒,面色潮紅,瞳孔完全呈現放射狀。

整整呆愣了十幾秒,蘇薇兒才漸漸緩過神來,原來只是夢境,緩緩擡手遮在自己的眼睛之上,喘息幾口氣。

平復了一會兒就要起身時,突然才發現身下一陣陣的異樣。

臉色瞬間僵住,她的底褲竟然已經溼了。

頓時一陣的羞愧感衝上心頭,她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會做這種無恥的夢,怎麼會夢到和這個男人**了,她竟然還很配合……

瘋了!瘋了!她肯定是瘋了!

用力的搖着頭,不要再去想這個混蛋了,恐怕以後也不會再見面,不要去管他了。

一大早想到這個男人,真的就沒個好心情,掀開被子起牀洗漱穿戴好。

一下樓,就看到一衆僕人站在大廳。

“那個……小姐,我們……”

蘇薇兒自然明白,冷聲道:“管是你把銀行卡發給我!”

“是!”

蘇薇兒吃着早餐,將錢轉給了管事,管事分發好了工資,一衆人早早打包好了行李,陸陸續續都離開了別墅。

走之前,管事禮貌招呼一聲蘇薇兒:“小姐,那我們走了,你多保重!”

蘇薇兒不冷不熱回答道:“走吧!”

看這些僕人的樣子都不想繼續留在這裏工作,無非是怕她以後給不起工資,畢竟現在她已經離婚,可沒什麼勢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