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封嬈被帶到了餐桌旁。

長發編成了兩條麻花辮垂在胸前,身材又瘦又小,皮膚也黑。

雖然穿著一身嶄新的連衣裙,也掩蓋不住身上濃濃的鄉土氣息。

戰御宸當時就想掀桌了,戰母趁著他生病了,一聲不吭給他找了個童養媳就算了。

為什麼不能找個好看點的?

這麼難看的醜媳婦,他去學校會被人笑死的啊!

戰母慈愛地笑了笑,拉著封嬈說:「封嬈,這是哥哥戰御宸,以後你們要好好相處,知道嗎?」

封嬈偷偷的拿眼角,快速地瞟了一眼戰御宸。

這個小哥哥長得可真好看。

可是下一秒,戰御宸就打破了她心中的幻想。

戰御宸看著她,面無表情地說了一句:「醜八怪!」

小小年紀的封嬈大受打擊,慌忙又狼狽地收回了視線,不敢再看他。

戰母知道自己寶貝兒子的脾氣,忙著打圓場:「好了,快吃飯吧!吃完了飯司機送你們去上學,封嬈從今天起已經轉學到你的學校了。」

「什麼?她怎麼能和我一個學校讀書?」戰御宸本就懊惱不已,一股火苗便從心底竄上頭頂。

「封嬈以後就是我們家的人了,和你一個學校不是方便照顧嗎?」

戰母其實是擔心戰御宸的病還沒有完全好,想把封嬈安排得近一點,時時刻刻都在戰御宸身邊,保住他的命。

戰御宸恨恨地盯著封嬈。

醜八怪,看我怎麼收拾你!

開始用餐了,封嬈不懂怎麼使用刀叉。

戰御宸不咸不淡地吐出三個字:「鄉巴佬!」

封嬈的眼眸垂得更低了,她吃得很快,拚命往嘴裡塞,以為吃得快就沒事了。

她看得出這個英俊的小哥哥,並不喜歡她。

在封家的經歷,讓她小小年紀就懂得了什麼叫察言觀色。 看到封嬈拚命往嘴裡塞食物。

戰御宸冰冷的唇角勾起,眼中全是明顯的厭惡之色。

他沖著封嬈陰陽怪氣地吼道:「你是豬嗎?吃東西的時候不能發出聲音,懂不懂?」

封嬈被吼了一通,不敢再嚼了。

她胡亂地將嘴裡的食物囫圇吞棗的咽下去,誰知道吞得太急了,一下子就卡在了喉嚨里。

「咔、咔!」封嬈小小的雙手,死命地卡住自己的脖子。

眼淚鼻涕一下子全流了出來,小臉被憋得通紅,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戰母嚇了一跳,趕緊叫旁邊的女傭幫忙,在封嬈的背上使勁地拍打。

「嘔!」封嬈終於將卡在嘴裡的食物吐了出來,並且準確無誤的吐到了對面的戰御宸的盤子里。

封嬈終於一口氣順過來,剛才瀕臨死亡的恐懼實在是太可怕了!

四周一陣恐怖的寂靜。

「你這個討厭鬼!我討厭死你了!!」戰御宸氣得把盤子全摔在了地上,然後怒氣沖沖地走了。

戰母也覺得很尷尬,急忙跑去安慰兒子。

雖然她也看得出來,兒子很討厭這個小女孩。

但是道長說了,封嬈的命格和戰御宸是絕配。

為了保住兒子的命,就算再不喜歡,也必須要讓封嬈留在戰家。

從這一天起,封嬈開始了長達六年的苦逼生活。



星耀學校

一所集小學、初中、高中為一體的私立貴族學校,建校至今已經有98年的歷史,一直都是T市豪門貴族弟子的讀書首選。

很多暴發戶也爭先恐後的將自己的孩子送去星耀,這意味著他們有更多的機會,結識真正的豪門。

此時,正是午休的時候,保健室的門緊閉著,幾個少年正在裡面吞雲吐霧。

身穿校服的戰御宸一手掐著煙蒂,一手扯著白色襯衫上的深色領帶,慵懶地靠坐在沙發上。

明明是普通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硬是穿出了一種頹廢的美感。

在他的旁邊,坐著的是他的好基友方江南。

方江南的身形看起來頗為消瘦,皮膚白皙,此刻正低頭玩著手機。

戰御宸吸了一口煙,學著大人的樣子,將煙霧緩緩吐出。

然後沖著對面的同樣幾個正在吞雲吐霧的少年,悶悶地說:「事情就是這樣,現在幫我想辦法。」

戰御宸的話音剛落,正低頭玩著手機的方江南就頭也不抬地說:「不就是一個老傭人的女兒嗎?你將老的一起炒魷魚不就解決了?」

戰御宸不好意思跟人家說,封嬈是他的小媳婦。

所以就假裝說是家裡老傭人的女兒,到他家裡來住了。

他很煩惱,想把那個討厭的小女孩給趕走,讓幾個好基友幫他想辦法。

「不行不行,都說了是老傭人了,不能趕。」戰御宸垂頭喪氣地說。

「那你想怎麼樣?」

「她得罪了我,我不想要她好過,就那麼簡單。」戰御宸抬起手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煙。

那個醜八怪,早上竟然敢把食物吐在他的盤子里,他非要狠狠教訓她一頓,讓她受不了,自己滾出戰家!

「這樣啊?」方江南修長的手指仍舊在手機上飛快地按著,頭也不抬地說:「那就找幾個人去教訓她一頓。」

「不行!!」沒等方江南說完,戰御宸差點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戰母現在可寶貝著封嬈呢,如果把她打傷了,戰母一定會追究的。

而且,打女人這種事情,也太掉價了!

這次,方江南終於抬起頭來,若有所思地說:「你怎麼這麼激動?」

「……」戰御宸惱羞成怒地說:「誰讓你想出這樣的餿主意!」

「這主意很差么?」方江南疑惑:「以前你不是經常干這樣的事嗎?」

戰御宸差點一口血嘔了出來。

「你動動腦子好不好?如果她被揍了,到時候她找我出頭,那我怎麼辦?豈不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戰御宸一本正經地解釋。

「這樣說的話,好像也有點道理。」方江南點了點頭:「那你想玩點陰的?」

「就是這個意思。」戰御宸重重點頭。

方江南再度低下頭繼續玩手機:「這個我就不會了,你問他們吧。」

說了半天,一點用都沒有。

戰御宸把視線投向對面的幾個少年,沒好氣地說:「都傻坐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幫我想辦法!」

幾個人被他吼得身子微微抖了抖。

其中一個耳朵上帶著鑽石耳釘的少年,指著身旁另一個人說:

「我有辦法了!趙翔不是養了條蟒蛇嗎?到時候找個機會讓人往小女孩身上一丟,保准她嚇得哭爹喊娘!」

被點名的趙翔嘴角抽了抽:「你沒毛病吧?我養的蛇攻擊性很強,而且有毒的好嗎?難道你想搞出人命?」

雖然他們這個年紀都很叛逆,但是人命關天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耳釘男笑道:「怕什麼?就是要攻擊性強,到時候把毒牙拔了不就行了嘛!」

還要拔了他寵物蛇的牙?

媽蛋!

這臭小子到底是幫戰御宸報復那小女孩,還是想整他啊?

趙翔轉頭看向戰御宸,結結巴巴地說:「戰少,這個辦法雖然不錯,但是……」

「我也覺得這個辦法不錯。你明天把毒牙拔了,就把蛇送過來。」

戰御宸嘴角勾起,這還真是個好辦法呢!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封嬈那個醜八怪被嚇得哭爹喊娘了!

趙翔嘴巴張了張,想說什麼,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算了,不就是一條寵物蛇嗎?

只要戰御宸高興了,跟著戰御宸混,以後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放學的時候,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在學校門口等著。

司機帶著白手套,恭敬地站在那裡等著。

戰御宸將校服的扣子解開,將書包瀟洒地甩在背上,動作帥氣得就像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美少年。

周圍幾個偷偷跟著他的少女,發出一陣歡呼聲。

「哇!快看啊,是戰御宸!」

「他長得好帥!」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

戰御宸雖然面無表情,但還是很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覺。

「宸哥哥……」這時傳來了一個怯怯的聲音。 戰御宸扭頭,看到封嬈一臉弱弱地看著他。

「宸哥哥,阿姨說讓我們一起回家。」

旁邊幾個女生立刻炸開了鍋。

「天啊,那個女孩是誰?」

「戰少的口味竟然這麼重!喜歡小蘿莉?」

「這個小蘿莉長得也太丑了吧!」

這兩人一高一矮,一俊一丑,一白一黑,的確很不配。

戰御宸心裡快要氣瘋了,他完美的形象竟然被封嬈給毀了。

這些女人的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

哪隻眼睛看到他喜歡封嬈了?!

他惡狠狠地拿眼睛掃了過去,那幾個女生嚇了一跳,趕緊跑了。

封嬈怯怯地抓了抓書包帶子:「宸哥哥……」

「閉嘴!」戰御宸的眼底有毫不掩飾的厭惡:「以後,只能叫我戰少!」

封嬈使勁地抿了抿嘴,不敢和他對視,只能垂著腦袋,眼神胡亂地飄散著。

她比他矮了很多,他低著頭,盯著她的頭頂看了一會兒,忽然毫無徵兆地伸出手,揪住她後腦勺的頭髮,往下用力一扯,將她的小臉被迫仰了起來。

忽如其來的疼痛,讓封嬈沒忍住,脫口而出喊了一句:「宸哥哥。」

戰御宸揪住她頭髮的力氣陡然加大:「你喊我什麼?」

封嬈疼得臉色泛了白,動了動唇,艱難的改口:「戰少。」

戰御宸的眼底,劃過了一抹冷笑。

現在他還不能玩得太過分,因為他還在期待明天完美的報復計劃。

他是有仇必報的行事作風。

想到明天封嬈被嚇得哭爹喊娘的樣子,戰御宸的眼睛亮了亮。

到時候,她一定不敢在戰家繼續待下去了。

這樣的話,戰母也怪不到他的頭上。

於是,他大發慈悲地鬆開了手,從衣兜里拿出一張手帕,慢條斯理地將手擦乾淨,然後將那張限量版的愛馬仕手帕隨意丟掉。

「你不許和我一起坐車,你自己坐公交車回去。」

說完,戰御宸就上了車,吩咐司機開車。

封嬈就這麼被扔在了學校門口。



戰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