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2.防禦力額外增加10%。

看到選項時,周啟不禁出現了猶豫。竟然沒有5點體質強化。而是給出了另外兩個選項。如果可以,他兩條都想選擇。經過再三考慮,由於有了堅韌的被動技能作為支持。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第2項。

「契約者編號5106裸裝適性屬性提升至50,可從以下2項選項中選擇一項額外加成」

1.增加所有負面狀態(負面狀態包括詛咒,中毒,石化,流血)抗性10點。

2.提高複雜地貌穿行能力,游泳速度,水下持續時間20%

穆斯塔索陶罐留下的陰影至今還沒有完全消失,如果當時擁有極高的抗性,他也不用在阿克圖勒的彎刀下險死生還。按照字面理解,是否意味著,自己能夠免疫10點以下的負面傷害?周啟眼睛一亮,果斷選擇了第1項。

在精神力和智力加成到50點之後,同樣出現了2個不同的選項。周啟分別選擇了在戰鬥狀態下獲得2點每秒的法力回復,以及提高所有魔法10%傷害。

戰鬥回藍和法傷,那是每個法師所夢寐以求的。不知道,在今後會不會出現增加法術暴擊幾率的選項。

再一次加粗了自己水桶般的三圍,如果按照張定軍能使用割魂斧的標準來看,如果此時進入普通難度,從屬性上來看,自己也應該屬於中上游的水平。

強化完屬性之後,周啟走入了全新的技能強化大廳。

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首先砸了兩個技能點,把水上漂輕功提升到了3級。

「契約者編號5106輕功水上漂等級提高到LV3,可選擇花費30000血腥點提升功法等級。是否提升?」

「是!」

「輕功水上漂進階!契約者編號5106學會輕功萬里雲煙步,目前等級LV1。技能等級紫色傳說。技能特效一:被動提高移動速度30%,技能特效二:翻雲,被動提升跳躍高度30%技能特效三:煙雲千幻,消耗50點能量,臨時提升200%移動速度,持續時間10秒。並複製一個本體假身,迷惑敵人。該技能最高等級L3。」

如果說之前花費了30000點,讓周啟感到一絲膽顫心驚,那麼看到升級后的萬里雲煙步,就只能用心花怒放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這技能怎一個強大了得!跑得快,跳得高,雖然不如魔獸爭霸中劍聖的疾風步那樣,分身具有攻擊性。可是也完全足夠了。至少在關鍵時刻,能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生機。

周啟毫不猶豫地繼續投入技能點,把萬里雲煙步升到了LV3滿級。移動速度和跳躍高度的加成變成了50%,而假身,不出預料地變成了3個。

接下來,有著良好的心情作為支撐,在考慮到當初既定的一手刀劍,一手火球的作戰方式,盾牌在高體質的強化下,越來越顯得多餘。周啟乾脆一口氣砸完了所有技能點,把劍術掌握提升到了LV6,變為了劍術大師。遠程武器掌握提升到了LV3,變為遠程武器專精。

劍術大師不但被動增加了刀劍類武器35%的額外傷害,在使用刀劍作為武器時,更有10%的幾率,讓該次攻擊變作兩次!

不同於雙倍傷害,如果暴擊幾率夠高,碰巧兩次傷害都暴擊的話,那就意味著可以瞬間造成4倍的傷害!

遠程武器專精則是增加了命中率,和暴擊幾率各5%。

作為經常使用的大恢復術和火球術,也升級到了LV3。火球術的初始傷害由之前的100提升到了200,爆炸範圍也變成了15平米。燃燒持續傷害25點每秒,持續5秒。在傷害上已經同離火彈有得一比,而能量消耗卻低得多。

大恢復術則一次能恢復350點的生命值(含智力加成),這還是沒把裝備的智力屬性加上。一個魔法下去,就可以把屬性強化前的自己生命值回滿!而能量值僅僅只需要消耗15點

在臨時租用的訓練場里稍作適應,周啟立刻就發現,屬性和技能大幅度強化之後,讓自身的實力完全有一個質的飛躍。對接下來的試練,他心中已然有了滿滿地自信! 工欲其事必先利器。從強化中心離開后,周啟直接走進了位於拍賣大廳旁的空間商店。

相比以前如同街邊便利店一般的小小門面,全新的空間商店,在戰場任務結束后,不但是規模擴大了不少,各類新增加的道具,更是五花八門,令他頗感到幾分眼花繚亂。

如同超市一般的全新售賣方式,也為契約者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契約者只需要通過血腥紋章和商店系統取得聯繫。就可以輕鬆地出售對自己無用的道具。當然價格要比在市場進行交易低上不少。

周啟首先按照商店給出的跳樓價,清理掉了一些德國士兵掉落的普通物品,為自己回籠了近5000血腥點。部分屬性還不錯的裝備,他打算等到下次任務開始的時候,再去市場上調換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東西。

在軍銜提高到少尉之後,紋章儲物空間體積比起原來擴大了數倍。達到了10個立方。長期放置幾十樣道具,毫無壓力。

周啟漫步其中,仔細瀏覽著貨架上的商品。碰到某樣自己感興趣的物品,他可以通過紋章查看價格,同時獲得更加詳細的功能介紹。

在藥劑專賣櫃前面,周啟驚訝地看到,貨架上竟然出現了中級法力藥劑和治療藥劑。雖然在價格上比起市場高了2成。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他還是毫不猶豫地各買了5瓶。有備才能無患嘛。

轉過了藥劑專櫃,他在作戰道具專櫃前,停下了腳步。目光鎖定了一台價格昂貴地戰術平板電腦。小巧輕薄的機身,黑色底板為主的外觀,看上去低調奢華有內涵。

「多功能戰術平板電腦II型。物品等級:金色稀有。物品特效一:可同紋章空間連接,根據使用者視野,記錄周圍地形,並自動生成三維地圖。物品特效二:可儲存隊友信息,實現戰場高精度準確定位。沒有殘缺的蘋果標誌,卻擁有更高的品質。」

在剛結束的戰場任務中,沒有坐標定位,無法準確記錄場景地形。要不是格諾莫諾夫這個偵查兵的存在,他基本上就如同抓瞎一般。只能靠運氣來行事。

僅僅憑藉第一項功能,周啟就決定拿下。忍痛支付了15000血腥點后。他如獲至寶,把電腦小心翼翼地收進了空間。

在補充了100枚高爆手雷用來應付突發情況,以及挑選了幾套日常衣物之後,他愉快地結束了血拚之旅。

當他走出商店時,發現暮色已經悄然降臨。

微微猶豫了片刻。周啟更換了一身休閑款的黑色皮裝。抬腳向著位於廣場一角的酒吧走去。

偌大的城市,臨近夜晚愈發顯得冷清。穿過了空曠的廣場。周啟推開了酒吧的大門。除了那首來自金屬樂隊的《Masterofpuppets》依舊喧囂如昨。酒吧里只有少的可憐的兩三人圍坐在吧台旁,默默地喝著酒。

看到中央空曠的舞台,不知為何,周啟心中感到一陣淡淡的失落。按照往常,應該到了丁寧表演的時段了。

他默默地尋了一個臨窗的角落,叫了一打啤酒,一分晚餐。正如同之前坐在紫靈公司大門外的咖啡廳一般。寧靜之餘,黯顯孤獨。

周啟小口地喝著酒,偏頭注視著窗外。明滅地燈光下,一雙濃眉和薄薄的雙唇,讓他臉上稜角分明的線條,多出了幾分剛毅。

腦海中,時而閃現出夏若冰精緻的俏臉,付雲生曾經的開懷爽朗,以及如今的無奈悲傷。老陳,小小,建平。一個個活著的亦或死去的人們紛紛涌至,畫面如夢若幻。

「一個人?」耳畔傳來女人略帶沙啞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周啟偏過頭,是她?

卸去了臉上往日的濃妝,線條柔和的臉上鉛華盡洗。一身素雅的藕色長裙,相比往日皮裝包裹下的性感和明艷,此時的丁寧看上去,清麗淡雅。宛若換了一個人,或許這才是她本來應有的模樣。

「嗨!」周啟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卻難以掩蓋住眼中的驚訝和讚歎,站起身打了個招呼。邀請丁寧坐下。

「我還以為你已經回歸現實了。沒想到還在。」

「我記得某人說過,任務結束后,要請我喝上一杯。」丁寧暗自吁了口氣。壓抑在心中的忐忑,隨著周啟的微笑消失殆盡。女人敏感的直覺,讓她注意到了周啟眼中的神情,這讓她在如釋重負的同時,油然多了幾分喜悅。

依舊是一杯琥珀色的威士忌,依舊是如昨的地點和音樂。喝酒的人,各自的心情卻有了很大的不同。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片刻之後,周啟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對於丁寧,處於男人的角度,他更多的是欣賞。在廣場上的一番交談之後,對於之前的一些事情,他早已採取了寬容的態度。把她當作一位朋友看待。

即使如此,他也不希望丁寧在酒吧里繼續進行表演,通過販賣情報賺取血腥點。當然,這或許也有他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小小私心在作祟。

丁寧明媚的眼波微微暗淡了片刻。

「暫時沒有太多的打算,不過,或許會到任務中去看看。」丁寧抬起頭注視著周啟,臉上保持著微笑,眼中多了幾分期盼。

「嗯,如果可以,最好加入一支隊伍,這樣安全些。空間可沒有魅力這個屬性加成。」周啟微笑著調侃了一句。

丁寧抿嘴一笑,風情無限。令酒吧里若夢幻般閃爍的燈光,黯然失色。

「周啟,回歸現實我能聯繫你嗎?」

「當然,那是我的榮幸。大美女召喚,固所願也,不敢辭耳。哦對了,你打算一會兒就回歸?」周啟欣然把電話號碼報給了丁寧,接著問道。

「嗯,喝完這杯酒。」

「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可能還要在這兒待幾天。回去記得補個美容覺,我聽說,你們女人都特別注意這個。」

「嗯,是聽你女朋友說的吧?」丁寧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卻隱藏著一絲勉強。

「額,網上不都這麼說的么?」

「噗哧」丁寧忍不住輕笑出聲,片刻的交談,自從進入空間之後,卻是她度過的最開心的時刻。

離開酒吧,目送著周啟遠去的身影。良久之後,在一聲輕輕的嘆息聲中,丁寧窈窕的身影,化作了一道流光。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旅館的房間里,蓮蓬頭灑下的熱水,連同淡淡的酒味一起,帶走了身心的疲倦。周啟暫時忘卻了之前在鼻中留下的那抹如蘭似麝的幽香。臉色凝重地注視著自己的右臂。

任務開始前顏色尚淺地六芒星印記,此刻看上去,圖紋變得更加清晰,顏色有若血染。他確定這不是自己的錯覺。

在之前和秦飛的談話中,他也正面問過這奇特印記的情況,然而就連秦飛也對此不明所以。

這裡面究竟隱藏著什麼?

洗漱完畢,帶著滿腹的疑問,在輾轉中,周啟漸漸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一早,稍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裝備,在享受了一餐美味的早餐之後,周啟大步的走向了任務傳送點的位置。

站在高聳的傳送光門面前,周啟通過紋章向空間發送了試練申請。

「契約者編號5106提交試煉任務申請。空間審核進行中,編號5106條件符合,試練任務申請通過」

「契約者編號5106是否確定進行試煉任務?選擇確定,隨機試練場景開啟,30秒后開始傳送。」

「確定!」

一陣神秘的光芒閃過,熟悉的失重感再次傳來,周啟的身影從罪惡之城的大門前漸漸消失。

第三卷終 腦海中的暈眩感消失之後,周啟的視野漸漸變得清晰。

他迅速觀察了一下周圍環境,前後左右俱是參天的千年古樹。只從葉間灑落的點點光線,顯示目前正處於白天。

看來自己是被傳送進入了一片森林中。

周啟檢查了一下自身的狀態,發現並沒有任何的異狀。立刻通過紋章連接上新購入的平板電腦。根據電腦上的方位坐標,大致辨明了方向。

按照一般西高東低的走勢,他選擇一路沿著東方前行。

這時,空間的提示終於姍姍來遲。

「當前場景聊齋志異倩女幽魂之人間道。任務模式:個人試練。第一階段任務1.七天之內找到寧采臣的行蹤。任務完成獎勵血腥點5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任務失敗,結束試練,扣除20000血腥點,個人所有屬性永久降低10%。」

「我擦!」周啟看著任務完成後的獎勵和失敗后的懲罰,忍不住有了罵娘的衝動。這前後懸殊也太大了。

而且茫茫人海,讓自己上哪裡去找寧采臣。

片刻之後,他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按照付雲生的說法,空間不會給無法完成的任務。肯定有什麼隱藏的線索,是自己沒有意識到的。

倩女幽魂,人間道?這麼說整個任務劇情不會脫離同名電影中所涵蓋的內容。想到這裡,周啟眼睛一亮。

人間道屬於倩女幽魂的續集,照這樣理解,寧采臣應該是從蘭若寺離開不久。對,蘭若寺。想要尋找他的蹤跡,首先,必須找到蘭若寺的準確位置。

看來只能先到有人煙的地方詳細打聽。

周啟一路施展萬里雲煙步。身形快若閃電。穿過一株株的巨木。看著腳下漸漸平坦的地勢,以及眼前越來越稀疏的樹木,心中略定。

按照電腦上記錄的時間,他大約花了3個小時,終於趕在天黑前走出了龐大的樹林。

放眼樹林外,是一片廣闊的荒野。就著落日的餘暉,一條崎嶇不平的土路隱約出現在前方不遠處。

既然有路,那就好辦了。周啟輕輕吁了口氣。狹窄的土路,南北走向。憑著有限的歷史和地理知識,他選擇向北。

曠野之上風聲蕭瑟,天際夕陽漫天。倒是讓沿路急行的周啟多少有幾分仗劍天涯的感覺。

倩女幽魂是根據聊齋志異中,聶小倩的故事改編而成。既然是聊齋志異,自然少不了妖鬼精怪。

眼看天色越來越暗,由於不知道按照目前的強化能力,在這個世界中處於什麼樣的水平。周啟心中暗自多了幾分戒備。

就在天色全黑之前,隱隱看見前方似乎有燈火閃現。周啟心中一喜,為了不顯得過於驚世駭俗,他稍微放慢了腳步,向著燈火閃耀的地方奔了過去。

隨著燈火在眼前越來越明顯,周啟終於看到。原來是一隊正沿著道路前行的車隊。剛才閃耀的燈火,正是掛在車旁勉強用來照明的兩盞氣死風燈(古代一種用於夜路或者懸挂在店門口的油燈)

總算是見到人影了。在這荒郊野外的,能碰到活人總比碰到死人強上百倍。

周啟停下身影,原地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後,大步走了過去。

寂靜的曠野,緩緩滾動的木質車輪讓車軸發出吱吱呀呀令人感到陣陣牙酥的聲音。拖在後面的兩輛牛車,一輛堆滿了柴草和眾多的罈罈罐罐。看來是專門運載雜物用的。另一輛則在高高隆起的車身上,覆蓋了厚厚的幾床草席。讓人看不出車上倒地裝著什麼?

居中是兩架用布幔圍成車廂的馬車。在車隊的最前方,兩名身著古裝,頭上包著浩然巾,做俠客打扮的騎士。一人手提長槍,背上背著長劍。另一人則是腰胯雙刀。

周啟剛一走近,立刻引起了兩名騎士的注意。腰胯雙刀的騎士一撥馬頭,向他迎了過來。

借著微弱的燈火,騎士眯眼上下打量了周啟一番。見周啟除了衣著古怪之外,看相貌到不像是歹人。隨即雙手在胸前一抱,大聲向周啟問道。

「朋友星夜前來,不知有何貴幹?」

「嗨,額,在下周啟,因趕路錯過了住宿。荒郊野外,見路上有燈火,就冒昧前來打擾。」周啟似模似樣地學著他一抱拳,算是打過了招呼。至於那聲嗨,純屬習慣問題。

「在下宋謙,觀朋友衣著不似中原人士。一路行來是尋親還是訪友?」

「閣下說的不錯,在下久居海外,此次到中原是尋親。還請尋個方便,明日天亮便自離開。」周啟暗地呲牙,這學古代人說話還真是彆扭。要不是電視里天天辮子戲,算是被熏陶久了。不過就算這麼幾句,憋出來也是真夠嗆的。

「如此甚好,還請稍待片刻。」宋謙一抖韁繩,馬匹慢跑到前一輛馬車近前,低聲向車中人詢問了片刻。接著反身騎馬小跑了過來。

「主人說無妨,不過要委屈朋友在後面柴車上暫且歇息。等過了前方陰風渡,才能紮營休息。」

「額,多謝!」周啟似模似樣的一抱拳。跟隨在宋謙的身旁,走向了位於後方的牛車。

「陰風渡?有意思。」周啟輕輕一躍坐上了牛車,心中卻暗自腹誹,古人取個地名也那麼生動。這不會是特意用來嚇唬人的吧。

路旁的曠野中,不時有飛過的夜梟咕咕鳴叫。從風中,遠遠地傳來一聲聲野獸的低吼。

隨著車隊緩慢前行,嗚嗚的風聲中,隱隱襲來陣陣寒意。

駕御牛車的車夫,除了在周啟上車的時候,眯眼回頭看了他一眼。整個人早已把頭縮在寬大的斗笠下方,再無反應。

聞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濃濃一股酒味,周啟微微搖了搖頭,話說這算不算是酒後駕車呢?

牛車一路搖晃,讓人昏昏欲睡。周啟仰躺在柴堆上面,在罈罈罐罐哐當的作響聲中,默默思考著這次任務的頭緒。過了陰風渡,一定要找個機會,打探一下蘭若寺的位置。

就在他坐上牛車之後,前行了大概1個小時左右,前方的馬匹突然傳來陣陣隱含不安的嘶鳴。與此同時,周啟的右臂上也傳來一陣輕微的灼痛。

「嗯?」周啟猛然睜開了眯著的雙眼。這是有情況?

之前戰場任務中,在碰到那頭吸血鬼的時候,右臂的印記就傳來了同樣的灼痛感。只不過比現在要強烈的多。

聯繫前後,莫非是,真的遇到鬼了?

他連忙坐起身,兩側的曠野,風聲越來越響,隨著氣死風燈不停的搖曳。風中透來的寒意越來越重。

周啟瞟了一眼搖曳的燈火,隱約中,他感到雙眼一陣朦朧,微弱的火光,似乎被蒙上了一層薄紗,多了幾分模糊的感覺。不知何時,在車身周圍竟然起了一層霧氣。

他悄然取出了彎刀,緊緊握在手中。眼神逐寸地掃視著周圍的黑暗。

「哞!」拉車的老牛突然發出一大叫,身下的牛車一頓,停止了前行。這時,前方拉車的馬匹發出一聲長嘶,突然高高揚起前蹄,人立而起,!

隨著一陣透骨的寒風吹過,周啟彷彿看到,在車身左側的狂野中,一道若輕煙般的影子,顫顫悠悠,似緩實急地飄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