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紅關切的問道。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有了這東西,我最少能有七成的把握,幾乎不存在失敗的情況了,你馬上安排人去第三關下戰書,就說三天之後,我林逸親自去第三關!」

「好!我親自前去!」

楚紅點頭說道。

「不要,姜家的人能夠抓長風作為要挾,顯然也不是什麼講道理的人,隨便抓一個白家子弟去就行了,接下來不管有天大的事情,都不要打擾我。」

林逸某種凝重的說道。

楚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出去,不過白嫩的唇角卻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林逸之所以能夠有如此多的奴僕,除了他超強的戰鬥力之外,最恐怖的便是他的心思,以及隨時存在的關心,這些東西對於他們這些下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無比奢侈的東西。

宛如公司的董事長,經常關心下屬一般,公司的下屬自然會覺得無比的激動,感恩,這都是一個道理,雖然林逸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兒放在心上,可被關心的人,往往卻會很感動甚至願意為他付出性命。

有了秦嵐帶來的這些寶貴藥材,林逸再度祭出了那件已經進化到命器級別的煉丹爐,此時的內部的格子也誇張的變成了六十四種,可以說是目前整個崑崙虛最厲害的一個,再加上上一世的煉丹經驗,各種珍貴的丹藥,不斷的被他煉製出來。

時間過的飛快一天的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

在任家密室內,第二天的凌晨,突然有一道震撼人心神的怒吼驟然響起,隨後,一道金光燦燦,光芒萬丈的金色神龍竟然猛的衝天而起,攜帶著驚天動地的可怕氣息朝著漆黑無垠的蒼穹深處衝去。

不少正在修行的強者,都被那恐怖的一幕驚呆了,神龍啊!那可是許多人一輩子甚至十輩子都不曾見到過的可怕存在。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它非常的龐大,便是在百里之外的人都能夠清楚的看到。

第三天的清晨,整個第四關徹底炸開了,每個人都無比激動的在討論那金龍到底是怎麼一一回事兒。

而密室內的林逸此時卻睜開了眸子,兩團宛如金子一般刺目的光芒,驟然在林逸的雙眸之中釋放著無比可怕的光芒,他身上的威壓,在這一刻,更是變得無比恐怖,周圍的虛空似乎都有些承受不起,出現了微微的晃動,至於這重新打造,號稱能夠扛住百萬斤恐怖偉力襲擊的密室也微微的晃動了起來,彷彿隨時都要塌陷一般。

「楚紅姐姐,這,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我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

秦嵐瞪著眼睛,無比震驚的尖叫道,她作為秦家唯一的繼承人,修行的功法自然不俗,可此時,便是如她都有種忍不住要跪下頂禮膜拜的感覺,如果此時密室大門打開的話,她怕是根本沒有勇氣站立。

已經進入化神期的楚紅,此時那英氣逼人的絕美臉頰上也是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甚至一張臉都變得無比蒼白起來,她是怨靈之體,對於這種強大的靈魂威壓,她的感受尤為明顯。

見楚紅竟然沒有回答自己,秦嵐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那漂亮的大眼睛里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急忙關切的問道:「楚紅姐姐,你,你怎麼了啊?」

「沒,沒事兒,後退,後退,這是主人在煉化神龍真血。」

楚紅哆嗦著說道,不過心裡卻充滿了濃濃的欣喜,終於成功了,光是威壓就如此恐怖,如果再加上林逸本身的恐怖戰鬥力,這次第三關之行,也未必會有什麼天大的危險。

「什麼?你說他煉化的是神龍真血?」

秦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看著密室不敢置信的尖叫道:「那神龍真血可是趙家最珍貴的寶貝,他,他怎麼會有的?」

「跟你一樣啊!」

楚紅後退五六米之後,才能夠勉強抵擋那恐怖的威壓,淡淡的笑道。

秦嵐眼睛瞪的更大了,整個人完全獃滯了,她也不傻,自然明白楚紅這話是什麼意思了,過了足足三個呼吸,才吞咽了一下口水,無比無奈的苦笑道:「這個瘋丫頭,這次算是要出大事兒了,我秦家因為沒有男子,我拿了黑玉赤精出來,他們頂多會生氣暴走,畢竟這東西將來還是會傳到我手裡的,可趙家卻不同了,子嗣眾多,他們可一直在等著有人能夠煉化這神龍真血,重現上古時期的威風呢,小七這可等於是斷了他們趙家的路啊!這個傻丫頭。」

「這麼嚴重嗎?」

楚紅一聽,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擔憂的問道。

「甚至比這個更嚴重,小七的確是非常受寵,可那都是在一個前提之下,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便是等同於得罪了趙家所有人,甚至包括那些存在了無數年的老祖,不管她平時多受寵,這次怕是都要出問題,不行,我要去趙家,他出關之後,如果搞定了第三關的事情,馬上讓他去第一關趙家!」

秦嵐說完,便轉身沖了出去,她實在太清楚小七在趙家的地位了,看似高不可及,萬千寵愛於一身,可實則卻如履薄冰,一個不慎,甚至能夠要了她的性命。

「好,你自己小心!」

楚紅見狀急忙說道。

密室內,林逸眸子里那可怕的金光也慢慢的散去,可在他背後的虛空,卻有如水面一般微微蕩漾了起來,他的臉上也浮現了滿意的笑容,「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的確十分驚人啊!我現在若是權利一擊,在加上命器級別的軒轅劍,殺化神期應該會更加簡單吧!便是遇上一些真正的妖孽,也絕對有一戰之力!」

修為越到後期,彼此之間的差距就越恐怖,甚至有些化神後期的強者,因為在這個境界停留太久的原因,他神識可以輕鬆的斬殺兩到三名同級別的強者,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陳風就是一個溫室里的花朵,在某種意義上,並不能真正的代表化神期的強者,而且到了這種境界之後,他們的壽命也會極大的增強,有的是時間研究招式,提升自己的攻擊力,可以說一名合格的化神期強者,他不動則已,一動必定傷人。

便是趙四跟楚紅也僅僅只是境界到了化神期而已,真正的戰鬥力,跟那些強大而恐怖的化神期強者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嘩嘩!」

籠罩在密室周圍,那無比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就像是潮水找到了退卻的地方一般,快速的消散。

站在密室門口的楚紅,一感受到那些恐怖氣息的消散,眉宇間便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她知道林逸成功了,當即便焦急的衝上前推開了房門。

「主人,可是成功了?」

「哈哈,你家主人,神威蓋世,煉化一滴真龍寶血又有什麼難度呢?長風沒事兒吧?」

林逸豁然起身,一臉得意的大笑道,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的確是一個值得讓所有人高興開心的事兒。

楚紅聞言,急忙笑道:「我已經按照你的憤怒,抓了一名白家的子弟前去送信,一翻折磨肯定是少不了了,不過長風的性命倒是保住了,只是……」

「只是什麼?」

林逸眉頭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威嚴,沉聲問道。

美人爲餌 原本僅僅只是有些擔憂的楚紅,一看到林逸皺眉頭,竟然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彷彿,此時的林逸就是那威震四海八荒,擁有無邊法力的巨龍一般,一頭猙獰恐怖的巨龍站在你面前,有幾個人能擋住它的威壓呢?

「你怎麼了?」

林逸急忙上前抓住了楚紅的蔥蔥玉手,關切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只是主人剛剛在皺眉頭的時候,楚紅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彷彿主人便是那猙獰的巨龍一般,還請主人收了威嚴!」

楚紅說著便要朝著地面跪去,神龍之威實在太過恐怖,她這樣的怨靈之體,根本無法承受。

林逸聞言,這才回過神兒,急忙收了威嚴,歉意的笑道:「這還真不是故意的,對了,你剛剛說只是什麼?」 「趙家小姐怕是有難了,秦嵐小姐說,那真龍寶血對趙家;來說極為重要,一旦失去趙家小姐怕是有性命之憂,讓你在處理了姜家的事情之後,趕緊去第一關找小七。」

楚紅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看著林逸焦急的說道。

「什麼?」

林逸一聽,短時眼睛一瞪,隨後焦急的說道:「現在馬上去第三關!」

說完之後,林逸便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主人!」

大門口,曹定功看著林逸恭敬的喊道。

「派人跟著我去第三關,及時傳遞信息,我若是出了問題,你們馬上回世俗界去!」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林逸扔下一句話,便宛如疾風一般朝著第三關衝去,此時,時間便是性命,不管是第三關的任長風,還是在第一關的趙小七,可都是他的朋友,他林逸自然不會放任對方不管,讓對方陷入困境之中。

第三關,秦家拍賣會,經過林逸跟澹臺聖在這裡火拚之後,此時已經開始重新裝修了,不過正在做工的工人們倒是時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的深坑。

此時,整個深坑已經成為了姜家的臨時駐紮地,在深坑中間,則是豎起了一根足足有二十米高的樹榦,而任長風則有如木偶一般,被無力的吊在上面,隨著微風輕輕的晃動,讓人望而生畏。

在深坑邊緣,姜家的七八名強者,則是紛紛坐在太師椅上,一臉玩味享受著眾人那驚恐的目光。

姜家,上古五大姓氏家族之一,傳聞曾經誕生過真正的神明,底蘊深厚,家族中的強者更是多如過江之鯽,不過卻不在五關之內,而是處於一片非常荒蕪的地方,沒有人知道具體在哪裡,但是,卻經常能夠遇到在外行走的姜家人。

姜家人的高傲,姜家人的強悍,那是眾所周知的,更何況,這次為了對付林逸,整個姜家可是足足出動了七八名超級強者。

在他們看來,林逸若是敢出現,那是絕對死定了。

「任長風啊!你好歹也算是一名化神期的強者,你看看你現在,簡直連地上的螻蟻都不如,要不這樣,你只需要大喊一聲,林逸是王八蛋,我就放你下來如何?」

姜成放下手中上等白玉製成的茶杯,盯著被吊在半空中的任長風玩味的獰笑道。

「哈哈,不錯,不錯,這個主意好,你罵一聲林逸是王八蛋,不但能夠放你下來,我姜玉坤還做主,讓你好吃好喝如何?」

姜玉坤聞言,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至於其他的姜家子弟,一個個也是神情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任長風在他們眼中,便是一具屍體,現在之所以還讓他活著,是因為他還有用,一旦解決了林逸,任長風也註定難逃一死。

姜家既然親自出手了,自當是斬草除根,讓整個崑崙虛再度見識到他們的恐怖跟強悍。

無比虛弱,彷彿已經油盡燈枯的任長風聞言,艱難的抬起了腦袋,他的臉頰上髒兮兮的,全部都是血污,嘴巴此時也乾的裂開了一道道縫隙,絲絲的血跡順著嘴角溢出,說不出的狼狽可憐,不過他的神情倒是沒有絲毫痛苦之色,反而還帶著濃濃的嘲諷。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姜家?呵呵,你們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我主若是在這裡,你們誰敢跟他一戰?誰敢坐在這裡?」

任長風扯著嗓子,抬起頭,憤怒的呵斥道,因為動作太大,使得他整個人在半空中,再度飄蕩了起來。

姜玉坤一聽,豁然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一臉囂張的盯著劇烈擺動的任長風獰笑道:「本少就在這裡等著,他若是敢出現,我一招殺他,他若是不敢出現,我便去第四關找他,殺的他跪在我的腳下求饒!」

任長風一聽,頓時就像是挺大聽到了什麼極為好聽的笑話一般,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的主人何等的高傲逆天,如何可能跪在姜玉坤的面前呢?

更何況,區區一個剛剛進入化神期的姜玉坤,又怎麼可能是林逸的對手呢,要知道,之前如果不是其他人幫助的話,姜玉坤怕是已經死在了他任長風的手中,哪裡還能夠站在他的面前大言不慚呢?

「小子,你笑什麼?」

姜玉坤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之前,他堂堂一位姜家的少爺,差點折在任長風的手中,這已經讓他無比憤怒了,現在任長風竟然哈哈大笑,這在姜玉坤看來頗有幾分嘲諷他的意思,不禁讓他惱羞成怒,當即陰測測一笑,手臂一抖,啪嗒,一條足足有筷子長,暗紅色的蜈蚣便落在了任長風的身上。

姜玉坤咧嘴,宛如吸血魔鬼一般,猙獰的冷笑道:「小子,落在你身上的這可是好東西啊!慢慢的享受,它會一點一點的蠶食掉你的骨頭,骨髓的,不過你不用擔心啊!它的個頭不大,在吃完你之前,我相信林逸應該會出現的啊!」

姜玉坤話音一落,任長風那滿是血污的臉上就瞬間變得無比猙獰起來,痛,一股非人的劇痛從他的身上傳來,痛不欲生,他任長風也算是經歷過風雨的人,可他卻承受不住那樣的劇痛,彷彿全身上下每一處關節都痛的要死一般。

「嘖嘖,這小子倒是個硬骨頭啊!」

「不錯,在赤炎蜈蚣的劇毒之下,竟然還能夠不求饒,難得,難得啊!」

「哈哈,我現在對那個林逸倒是有些興趣了,竟然能夠培養出來如此有意思的僕人,我想他本人應該也不錯吧!值得我們姜家出手!」

一名名坐在太師椅上的姜家子弟,宛如指點凡人的上仙一般,無比高傲的冷笑道。

可下一秒。

這群人卻面色驟然一變,只是他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怒火衝天的林逸便已經衝到了他們的面前。

「砰砰!!!」

一張張太師椅炸開,一名名姜家高高在上的子弟,更宛如被炸彈擊中了一般,紛紛朝著天空上飛去,七零八落,好不狼狽。 「怎麼回事兒?」

周圍的路人全部都傻眼了。

這可是姜家子弟啊!

可現在竟然被恐怖的力量炸的飛向了半空中?

哪怕親眼所見,眾人也依舊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沒事兒吧?」

林逸的聲音驟然在任長風的耳邊響起,隨後白凈的大手宛如鋒利的刀子一般,輕輕一揮,綁在任長風身上的繩索直接斷裂,他便帶著任長風緩緩落在了地上。

而被林逸狂暴沖開的那些姜家子弟,此時也一個個狼狽不堪的落在了地上,特別是那兩個直接被林逸衝擊的人,更是無比的狼狽,直接飛出去一二十米遠,骨頭當場都斷裂了好幾根,簡直狼狽到了極點。

上一秒,還高高在上,指點眾生,宛如神明一般的存在,下一秒,卻一個個無比的狼狽,這簡直讓他們恨欲狂,一個個的身上都爆發出了宛如魔神一般恐怖可怕的氣息。

「是誰?」

「到底是誰?給老子滾出來!」

姜玉坤咬著槽牙,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呵呵,主人!」

任長風看著林逸,慘淡一笑,而一身紅色長袍的楚紅,此時也悄然落在了兩人的背後,只是鳳眸同樣無比的冰冷,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姜家子弟,在林逸答應幫她報仇的時候,她跟林逸便是禍福相依了,她從來不會去管林逸的敵人有多強大,她只知道一點,林逸要殺的人,就是她楚紅要殺的人就行了。

「照顧好長風!」

林逸捏著那一條赤炎蜈蚣,緩緩上前一步,盯著眼前一個個灰頭土臉狼狽不堪的姜家子弟呵斥道:「這條赤炎蜈蚣是誰的?」

姜玉坤一聽,頓時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小子,你便是那林逸吧!果然有點眼力勁兒,竟然還能夠認出我這寶貝,赤炎蜈蚣,堅硬如鐵,體內蘊含劇毒,可是折磨人的好東西啊!」

「唰!」

林逸動了,沒有任何的廢話,整個人快的簡直就像是瞬移,瞬間便出現在了姜玉坤的面前。

「該死,好快的速度!」

姜成一看,頓時面色一變,他的實力在姜玉坤之上,可他都不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速度,姜玉坤自然也無法擋住這種程度的攻擊。

「唰!」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姜成瞬間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姜家子弟雖然高傲,可畢竟是一個族群中人,自然不可能看著自己的族人被林逸秒殺。

「滾開!」

貴府嫡女 林逸咬著槽牙一聲怒吼宛如驚雷一般天地間炸響。

這方圓數千米內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有種靈魂顫抖的可怕感覺,那一聲怒吼,彷彿在眾人的心頭上響起一般,便是強悍如姜成此時也是面色大變。

而後。

勁風襲來。

姜成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威脅,彷彿林逸的一拳落下,便是他要死無葬身之地一般。

「該死的,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姜成頭皮都彷彿要炸開,咬著槽牙,揮拳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哼!不堪一擊的廢物,你也敢擋本少?」

林逸不屑的冷哼一聲,一拳掄出,有如上古神明手中的鐵鎚一般,帶著一股可怕的勁風狠狠的朝著姜成砸了過去,拳頭尚未落下,可怕的勁風就已經吹的姜成無法睜開眼睛,心裡的驚恐,不安再度上升了一個檔次。

「百萬斤,他這一拳的力量絕對有百萬斤啊!五郎,救我!」

姜成瞬間就分析出了他跟林逸之間的差距,百萬斤的偉力,那絕對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姜五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忙的上前一步沖了上去,姜家子弟,個個驕傲如龍,不到生死攸關之際,絕對不會有人開口求饒的。

「砰!」

一聲悶響,林逸的拳頭狠狠的落在了姜成的拳頭上。

瞬間,強大的力量就如同電流一般瘋狂的在姜成的經脈之中遊走,他整個人就像是被導彈擊中,直接無力的倒飛了出去。

姜玉坤一看頓時面色大變,腳下一晃就想要溜走,他連姜成都不如,如何能夠擋住林逸的拳頭?

「想走?那你要經過本少的同意!」

林逸傲慢的冷哼一聲,大手一探,一把抓住了姜玉坤的衣領,猛的往前自己的懷裡一代,膝蓋宛如鐵鎚狠狠的砸了過去。

「啊!!!」

姜玉坤吃痛,發出一聲慘叫。

林逸見狀,另外一隻手臂一抖,那一隻猙獰兇殘的蜈蚣便直接進入了姜玉坤的口中,而後快速的滑落進入腹中。

一股驚恐的情緒驟然從姜玉坤的心頭浮現,這蜈蚣有多恐怖,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進入血脈之中,根本無法召喚出來,除非它把對方的鮮血吸食乾淨。

急速而來的姜五郎一看,也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之色,姜家大少,一個照面,一個被擊飛,一個被擒下,這是何等諷刺的事情啊!

「林逸,吃我一拳!」

姜五郎眸光凝重暴喝道,而後,白凈的拳頭轟然朝著林逸打了過去,這一拳竟然足足有一百多萬斤的威力。

「呵呵,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林逸不屑一笑,在間不容髮之際,同樣揮拳打了出去。

「砰!」

一聲炸響,兩個閃爍著光芒,攜帶雷霆萬鈞之勢的拳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砰!!!!」

肆虐的能量就像是幾十枚炸彈一般在兩人的周圍炸開,泥土衝天而起,四周的建築物也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紛紛塌陷開來。

驚叫,慘叫,在這混亂之中不斷響起,一名名強大的存在,更是瘋狂的朝著後方倒退,生怕被這戰鬥的餘波波及到了。

半分鐘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