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酒,喝的差不多了。

大元和徐霸王在酒館門口的傳送陣道別。「現在我沒有什麼職責,未來都在三元派,大約沒有多少機會跟徐頂尊見面。」

徐霸王無言輕嘆,大元沒有了職務,實力也無法參與支援戰鬥,而他仍然如過去一樣,得到神魂族力量而一躍成為頂尊修為後參與的支援戰鬥更多,回門派的時間都沒多少,即使有心也很難到三元派做客,大元自然明白這些,所以未來兩個人見面的機會必然很少,大約只有白系領導星的大會議才能碰上。

「來日方長!請元頂尊不要心焦,不管多久,總有實力恢復的那天。我相信能教出恆毅這種弟子的元頂尊性情堅韌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元當然明白徐霸王是借恆毅當初東太星系基地雪藏的事情鼓勵自己,便微笑道「徐頂尊放心,我元大有面對的心理準備。」

「如此,保重。」

「保重!」

徐霸王率先飛入傳送陣,大元更飛進去的時候,背後聽見有人叫喊說「元頂尊留步!」

大元回頭一看,見是神風派的頂尊堂正。

這是大元妻子堂恬裳的兄長,頂尊實力,是神風派威名最高的十大頂尊之一,不由微笑道「正兄。」

「一起,正好我也要去三元派。」堂正微笑搭著大元肩膀,一併飛入傳送陣。

大元知道堂正跟堂恬裳自幼便兄妹感情好,過去就常到三元派做客,也沒有多想。

出現在三元神山頂上的傳送陣時,大元看見堂恬裳帶著元十三已經等著,微微一怔,意識到是等堂正。

然而下一刻,大元卻發現堂恬裳的神情有些慌張……

這種奇怪的反應讓本就多疑,此刻又尤其敏感的大元隱隱有不妙預感。

「掌門人,正哥。」剎那的慌亂過後,堂恬裳恢復了常態。

大元懷揣不安,還沒進神殿的門,就聽說黃秋影的堂兄黃田語來了……

黃田語算是跟黃秋影關係最近的血脈之親,兩個人的關係不錯,但談不上非常好,過去就很少來三元派,跟堂正的情況並不同。

這時候突然到來,而且堂正也在,情況讓大元更意識到不對勁,他嗅出了很不尋常的氣息。

大元一如往常的吩咐門派準備宴席。

喝酒的時候,大元舉杯道「兩位兄長能來做客,是三元派的榮幸,黃堂兄,責任眾多,過去難得才來一趟。」

黃田語人長的很俊秀,面帶微笑的舉杯道「元掌門無需客氣,三元派的事情本來就是神星派的事情。如今掌門人修為一時受損,神腦對三元派實行觀察期,這件事情本來神星派就不能坐視不理,恰好秋影又收到秋影求助的信息,當然沒有推辭的道理。」


一句話,讓本來有些不安的黃秋影不由自主的低下頭臉。

大元臉上的笑意維持不變,暗暗卻氣憤的發抖……

這是幫助?

問都沒問過他元大的意向直接人就來了,相比神河派和神風派都已經在向神腦提交協助管理三元派的申請了!

這叫幫助?

這叫趁火打擊,想逐步控制三元派星系才是真的!

尤其黃田語不稱呼元頂尊而稱呼掌門人,那意思很明白,是在提醒大元如今已經不是頂尊,不配擔當頂尊的殊榮稱謂。

「原來如此,那真是要辛苦黃堂兄了!」大元不動聲色的喝乾一杯,黃田語仍然是帶著客氣的微笑,喝乾了放下酒杯,旋即望著堂正道「堂頂尊是來做客,還是為三元派的事情?」

堂正不咸不淡的道「三元派的事情是神星派的事情,當然也是神風派的事情。」

大元暗暗拳頭緊握……這兩個人,都是沖著三元派而來!

……

夜晚。

酒宴過後,大元獨自一個人在寢殿里靜靜坐著。

他沒有辦法,這種協助在現在的局面下他沒有任何辦法拒絕。

王非子還沒有從無雙神族回來,即使回來,以王非子的功績,也沒辦法作為拒絕兩派協助管理的理由。

尤其是黃秋影和堂恬裳所邀請,這更讓他只能看著事情發生。

黑夜,靜悄悄的……

大元的拳頭,一時緊握,一時鬆開。

三元派星系如此下去,內部的實際控制力必定會落入堂正和黃田語之手!

他如今只有天尊修為,連多少星主都比不上,如何能夠服眾?

不可能……

大元更悲憤的是,他做夢都沒想到才這麼短的時間,黃秋影和堂恬裳竟然就能做出這種事情,就能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夜色,黑沉。

黃秋影和堂恬裳雙雙來到大元的寢殿,兩個人見面,都沒有什麼話說,都知道對方的盤算跟自己一樣,都明白將來就是雙方比較高低的局面。

兩個女人看見在寢殿的黑暗裡靜坐的大元,暗暗覺得於心不忍,雙雙開啟了寢殿照亮的法符。


「掌門人怎麼不開燈呢?」黃秋影說著,和堂恬裳一起跪坐在大元腿旁。

「心中無光,何以照亮?」大元冷大的聲音,讓兩個女人都知道是為什麼。

黃秋影勉強掛笑,撫摸著大元的大腿根處,軟聲道「掌門人生氣了嗎?」

「難道我該感謝你們的用心良苦?」大元冷淡反問。

黃秋影暗暗深吸了口氣,對大元這種尤其冷待的態度有些委屈,也有些憤怒。

堂恬裳道「掌門人誤會我們了,掌門人心繫三元派,我們心繫掌門人,只想為掌門人分憂,這麼以來神腦就不會把三元派列入觀察期了呀。」(未完待續。。) 大元嘲弄的冷笑道「心繫我?你們是心繫后掌門人的位置——恆毅沒有威脅了,這些年小一越來越長進,還進了天上天,你們就擔心他會成為第二后掌門人繼任人,十三資質頂尖,小六資質也頂尖,你們兩個暗地裡明爭暗鬥,都想自己生的兒子當上第二后掌門人繼承人,現在我元大修為喪失,你們索性從娘家搬來救兵以增己勢,盤算著壓倒對方是不是?」

黃秋影長呼了口氣,站了起來,淡淡然道「掌門人這麼想我不敢否認,可是我們也是為三元派好,如果不這麼做,怎麼辦呢?難道眼看著三元派被調到不值一提的小星系,看著掌門人苦苦經營的三元派星系變成其它神門的領地?除此之外掌門人難道還有更好的辦法?」

見黃秋影把話說開,堂恬裳也不敢無謂的繼續否認自己那點小心思,忙聞聲道「是啊掌門人,這不是奪掌門人的三元派星系,正哥只是幫忙,將來掌門人修為恢復馬上就走。」

大元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

他明白,他明白這兩個女人以及神星派,神風派的心思!

他們,根本就不認為他大元的修為還能夠恢復!

他說是強者靈魂受損,因為沒辦法說真實的情況。

在過往的例子里,強者殘魂突然受損,消散的情況不是沒有,從沒有聽說過還能夠復原的。

在他們眼裡,他大元已經是個廢人。

所以黃秋影和堂恬裳敢!

神河派和神風派敢。 空姐的貼身高手

「你們,很好……很好……我元大娶了兩位這樣的妻子,真是人生幸事啊——」大元痛苦的閉上眼睛。哪怕……哪怕這樣的事情在觀察期快結束的發生,他都不會如此難過。那樣的話他還能夠體諒兩個妻子真是為三元派著想,實在急切的沒有辦法了。

可是她們的動作太快了,乾脆果斷。

夫妻之情,就是這樣體現的?

他大元剛成半廢之人,馬上對他就沒有了過去的體貼溫柔關懷,沒有了過去的溫順……

那麼。過去她們是為他大元頂尊實力而溫順?而不是因為他大元是丈夫了?

黃秋影長舒了口氣,淡淡然道「夫君遭遇變故,現在心情不好。說再多還是惹夫君生氣而已,請夫君好好休息,不要多想,三元派的事情不必擔心。神腦一定會批准協助管理的申請。內部的事情我也能夠照應過來,夫君以後就好好修養吧。」

大元勃然大怒的驟然立起,憤怒的盯著黃秋影怒吼道「你敢軟禁我?」

黃秋影沒好氣的反問道「掌門人怎麼這麼說?現在掌門人本來就需要好好修養,除此之外掌門人又能做什麼?」

「你——」大元氣的渾身哆嗦,絕沒想到黃秋影竟然會是這樣的表現——「你!」


「掌門人過去從不會這樣,現在的情況本來就沒有別的辦法,我們為三元派考慮,就算有一點私心也不是什麼過錯。偏偏卻如此相對。我們是夫妻,本來從沒想過不好好照料掌門人。但掌門人如此惡言相對,實在太讓人傷心。過去掌門人性格就霸道,總護著外人,我都沒有說過什麼,今天掌門人竟然還如此惡語,未免掌門人做什麼有**份的不理智事情,只能請掌門人盡量別往外跑。」

黃秋影說罷,拂袖而去。

大元這才知道,黃秋影一直為當初他為恆毅警告她的事情介意,只是過去從來沒有發作,現在他大元已經不是什麼人物了,修為比黃秋影都差了幾個層次,她已經不願意在忍受了。

望著黃秋影揚長而去的背影……

大元發現此刻的自己如此無力!

堂恬裳沒想到黃秋影會如此公然對抗,忙柔聲道「掌門人別跟她生氣,這個女人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過去就會討好掌門人,現在馬上就翻臉不認人,掌門人今天看清她真面目就行了。諒她不能限制掌門人自由,不過是覺得掌門人現在不適合如過去一樣接見星主和八神門門主罷了,那些人知道掌門人的情況哪裡還能服從領導?反正有我哥在,有什麼事情都會替掌門人處理妥當,掌門人靜心休養,早點恢復實力就好了。」

大元聽的怒從心頭起……

堂恬裳的話倒是好聽,說白了,還不是怕他大元跟那些星主們串通一氣,故意對抗堂正和黃田語而已……

「我知道你跟黃秋影不同,我回來后還沒有來得及見見小一的娘,我不出去可以,你替我把她接來。」大元意識到處境,知道繼續發作也無可奈何,堂恬裳現在肯定聽堂正的主意,不會讓他出去,繼續惡言相向反而讓自身處境更糟糕。

堂恬裳聽了,果然猶豫半晌沒有做聲。

來之前堂正早就交待過,斷絕大元向外面聯絡的途徑,寢殿外面現在都是神風派和神星派來的人一起看守,說是保護大元,實際上就是避免他朝外面傳送信息。

「……這個、掌門人不是說過,修為不足的人不能上三元派,現在壞了規矩多不好,還是等掌門人心情好些了的時候去三元城見長夫人吧。」

大元站了起來,自嘲的一笑。「好,好,我明白了。你走吧。」

堂恬裳心裡有些不忍,輕聲道「我服侍掌門人就寢。」

「不必了,男人和女人之間如果沒有了彼此信任,彼此依靠的溫情,你說,跟陌生人有什麼區別?床上的事情做起來又跟花錢找女人有什麼區別?你走吧——」


「掌門人何必這麼說?我仍然把掌門人當作一生的丈夫,沒有二心!」

「你沒有,你沒有……」大元忍著難過,不讓自己流淚,他覺得不值得,也不想讓堂恬裳看見自己的脆弱。「……你若沒有,明知我心,又為何如此?你既已如此,還何必言道沒有二心。此刻在你眼裡還對我有同情,假以時日也不過把我大元看作個無關緊要,毫無自尊的丈夫而已。夫妻之間何來同情,同情又豈是夫妻之情?」

堂恬裳聽的心裡難受,暗暗有些生氣,起身道「夫君現在心情不好,這些話我不跟夫君計較。我為的還是三元派,將來十三結業的時候掌門人的位置還是他的,又不會落入神風派手裡,掌門人就算心裡本來想著小一或者小六,也沒必要如此不待見十三,他也是掌門人的兒子,當上掌門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大元長吸口氣,淡淡然道「什麼都不必說了,今天你還有這番話,我也不想再對你惡言相向,事實如此,我元大原本不該有太多奢望。」

花好孕圓:國民少校攜妻跑 掌門人好好休息,有事讓人傳我來就是了。」堂恬裳也離開了寢殿,心裡原本的一絲愧疚,這時候蕩然無存。

過去大元就重用黃秋影多於她,但她自覺沒有比黃秋影差的地方,還遠沒有黃秋影那麼霸道。

今天她留下的一番心意仍然沒有換來大元的諒解,她覺得自己已經很對得起大元,是他自己不領情而已。

三元派,後殿。

黃秋影心情很不好的見到黃田語,說了見大元的情況。

「掌門人真是,讓人無話可說!」


黃田語微笑道「他一直是頂尊,在三元派一言九鼎慣了,過去功績赫赫,沒有多少頂尊見到他不低一等,現在變成廢人,一時間當然適應不過來,仍然對你呼三喝四,也確實讓人生氣。就以他現在的狀況,堂妹你離開他都是理所當然,根本陪不起堂妹你的修為和高貴出身,卻不知道珍惜。我以前還以為元頂尊有多了不起,原來如此不識時務。」

「他本來就糊塗!小一的娘算什麼東西?跟我黃秋影並列都是天大的榮幸,偏偏一直對小一的娘最好,還讓我們聽她的話!真是可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