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就是現在!

賀平嘴角勾勒出笑容,心裏面都快激動極了。

他等的就是現在!

就是等這眼前的這個人出招,只要他敢出招他就有辦法對付這個人。

一推一拉之間由着眼前的人,將拳頭放在她的面前,直接有兩手一抓,將人的手臂控制於一掌之中,直接向前面推了過去,用力氣直接往旁邊一打。

“砰!”

如同一道優美的弧度出現在了一旁!

什麼!

湯姆瞪大了眼睛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事情。

這怎麼可能?

賀平收回的招式,蹲下馬步,再次請教,禮貌卻平靜。

“不可能!”

話一落音,前面的人頗有迅猛之勢,向前奔走,那衝擊力度瞧着都不簡單。

再來!

“第二招式”

此話一出,賀平如同賽場上的那一抹精靈 ,柔弱且剛硬似在舞蹈卻不似舞蹈,似乎要在這賽場上雕出個花來,那下面的人爲之直震驚。

“這……眼前這人的能力遠遠在咱們之上,從他的手腳判斷出各個方面,這豈非是凡人。”

下面的人一片感慨。

這一幕對於他們的衝擊感是有的,對於眼前這種情況,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彷彿這種東西……

若是有年老之輩瞧見眼前這局面,定要嚇得驚狂。

賀平可沒時間看他一下那些人的表情。

直接將人困於自己的掌握之中,讓眼前的人沒法出招出殺招,便會柔弱成一抹水,讓他沒有辦法有攻擊之勢,這八極拳能的地方就在這兒!

湯姆深深的喘了幾口氣,看着自己的一雙手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的能力卻如此之足,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更是讓他沒有辦法解決。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這足以讓人害怕,甚至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驚慌,現在的人誰能有這樣的本事,足以讓人去震驚,足以讓人去害怕。

賀平的一角,眼前的人一絲一毫都沒有碰到,可現在一身狼狽的站在所有人的眼前,他是能夠忍受得了的?

“啊!”

“煞拳!”

什麼!

賀平心中感到震驚眼,前這人雖不是異國,但武術之間的交流怎麼可能會變成這幅模樣,的確讓他心驚膽戰。

除非這些招數壓根不是傳統武家出生,這纔是最爲震驚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人,兩眼通紅,如同於走火入魔的,像自個奔來他心中自然害怕但是別急慢慢來,屏住呼吸,將氣惜命,於一處努力向外推卸。

“砰!”

賀平抱拳。

他贏了,看着眼前的人躺在地下,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局面,微微一笑,這怨不得他眼前這人的招數處處都是沙雕,若是自個兒一不小心終究落得一個什麼下場?

“我怎麼可能會輸呢?怎麼可能會輸給你?”

話裏話外都是嘲諷,同樣是對眼前這個人的不甘。

賀平抱拳微笑道,“您的能力不管是從哪方面着手,對於咱們來說都是有些本事的,可是您卻忘了在咱們這可不分國界,您的這些東西雖不知從何而來卻是以殺爲主,這早就已經違背了……”

賀平說完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了。

若是眼前的人聰明就不會在詢問,就不會再出招,若是眼前的人非得有什麼,他會讓他明白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

湯姆眼神中的不甘心顯露無疑。

緊緊的揣着拳頭,似乎對眼前的事情有那麼一點點的抱怨,不管怎樣事以至此他何必再說下,去眼前的事情早已成定局。

“多謝你的提醒,這是我的事情,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你說了這番話,我自然會牢記於心。”

臺下的人卻是在這種情況下看到了那麼一點點的火!

“你看看他們的情況,八級拳倒是爐火純青,讓我有些讚歎,沒想到咱們華夏還有如此人才,的確讓我心驚膽戰心驚。”

這種純粹的八極拳,似乎已經沒有多少人能使得出來了,而眼前的人能力還真是有,這的確讓人欣慰呀。


好像看到武術之江山後繼有人,這是他們這些老東西啊,拼命要保護的,這樣看來倒是顯得有些欣慰了。

“不錯,此人的舉措讓咱們心中有一個定數,不管做出怎樣的事情來眼前這人終究會變成這樣子。”

某個人是被擡下去的,他心中頗有不甘,可此事已經變成這樣子,在不該又怎樣?

在這種情況下,只能甘心!


“又有誰來指教?敬請過來,賀平恭候!”

此話一出震驚了眼前一干人等。

眼前這人若是再繼續下去,會變成什麼樣?

他們眼神中還有那麼一點點的高興,他們相信眼前這人是有本事的。

“這一次就看誰敢挑戰了,若是再這樣下去,咱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是若非有早死的人在這個裏面扮演着某些角色,那咱們也是願意看這個熱鬧的。” 有人聽到這話卻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這裏面的情況,剛剛那個人雖然被他打敗了,可是終究是野路子,跟咱們不一樣,若是換個人來?”

有人感慨道。

【滴滴,恭喜您獲得升級。】

賀平看着那麼一點點東西,心中自然高興,只要再繼續下去,離自個二升級已經不是問題了,看眼前這些人給不給力了。

直接向臺下的人掃了過去,那眼睛亮晶晶的呀,他是恨不得直接從臺下提起來一個人用來表示自個兒的心情呀。

直接笑眯眯的看着這羣人,不知道爲什麼,這羣人看到他這種笑容,總感覺有那麼一點不好的事情發生,過了好一會兒纔將這東西給甩出去。

眼前人聽到這句話,十分氣憤,沒想到此人將這八極拳看得清清楚楚,還能說出這番話。

“你這老頭子好不講理,那雖是野路子,但是他的一招一式咱們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東西對於咱們來說也算是比較厲害的東西,你這話可說得有些不大厚道。”

話裏話外呀,都是對眼前人的諷刺。

一旁身穿白色唐裝的老頭子,摸着自己的下巴略微思考,他覺得這話沒錯,無需他發現,無需他再多說什麼。

“老頭子,我是從咱們之間的一些事情考慮,你就瞧着眼前這事兒吧,無論變成什麼樣子,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對勁,你要是再說下去,有些東西就是蠻不講理了。”

兩個人連忙拌起嘴了。

臺下也沒人敢挑戰。

這一幕已經深深的映入了他們的心頭,又豈會自個送上去找死?

這樣一想,一干人等都慫了。

他們沒法挑戰,這種事情得由他們自個兒來解決。

賀平平靜的站在臺上看着周圍的一干人,等心中倒也不慌。

對眼前的情況他從來沒慌過,不管是從哪方哪面出發,這些人能做出怎樣的決定,在他心中也已經沒話說。

國外的那些人瞧見這樣子,心靜有那麼一點點的想法了,眼前這個人絕對是勁敵,但是無論你做做這樣的事情來,他們都對眼前這個人有一種尊敬,因爲他的能力擺在這個地方。

“老子來,我倒是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讓這些人都躺在地上,我也不是什麼吃素的。”

一陣粗獷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入眼的是一個身上有太多肌肉的男子,看着她的身形絕對不是個好惹的,人到沒想到眼前這人居然會學習國術,倒也是讓人有一點點的欣慰。

“灑家倒是看看眼前這人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在這個地方說出如此狂妄之話,我也不是什麼怕事兒的人,咱們這好好的來比試一場?”

那個人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人,頗有那種憨厚的意味,也不知道這人腦子裏面怎麼想的。

“請指教。”

賀平知道無論是誰,再在他的眼前,他都沒有辦法去多說什麼,那些人的能力擺在他的面前,若是自己想看他終究落得一個怎樣的下場?

那人看到眼前這個人如此尊敬,也學着他的模樣抱了一下拳,對眼前的事情倒也是沒什麼好說的。


裁判:彭輝

看着眼前的模樣,眼中冒着星星眼,眼前這事情十分好奇,不知道他們誰輸誰贏。

嘴角微微勾勒起的笑容,早就已經透露出了他的心情,他對此事有着一些想法,不管怎樣做眼前的事都已經成這樣子了,最終……

“開始!”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們似乎都已經屏住了呼吸,全神貫注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

“灑家這不管你是什麼人了,只要在這個地方,只要我能打敗你,我就是強者,你只能夠從這個地方下去。”

說開始的那一刻,這位粗獷的漢子,身上的氣息全部換了個人,讓眼前的人一驚!

看來這個人不好解決,從他身上的氣息判斷,此人有些本事在身上!

“請指教。”

臺下的人對此時此刻有一些想法。

“你說有個人還會不會繼續用那八極拳?畢竟他拾起這東西了,可是需要一些本事的而言,錢的大塊頭絕對是一個相應的敵人,若是一不小心會變成什麼樣子?”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便摸着鬍鬚,對此是有一點點的懷疑。

“這事情咱們怎麼好說呀?你就調整眼前的情況吧,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對,要是咱們說下去啊,此時就不好解決了。”

話裏話外都透露着那麼一點點奇怪。

“我看不一定,眼前這人的出拳各個方面絕對是對方面有些研究,從各個方面來判斷,他並不知道眼前這大塊頭會使出怎樣的招數,咱們要坐的就應該是在這地方看着。”

有個人嘲諷道。

對這些人的商討有些嫌棄。

“哈,金剛拳”

大塊頭一聲大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