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完全不知道說什麼的衆人,摸了摸依然還沒有吃飽的肚子,回到了座位上。

只是目光卻時不時的朝着金喜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雲落天幾人卻是迅速離開了自助餐廳,朝着扈平發過來的信息上的地址趕去。

在那裏,受傷的祝贛正在進行治療!

金喜來卻絲毫不在意別人打量的目光,自顧自的撈起已經陷入昏迷當中的那幾個人的胳膊,將他們的個人端和自己手上的灰色個人端輕輕接觸一下。

“老闆點好了!”接到金喜來的命令之後,相貌清俊的侍應生立刻按照自家老闆的要求,拿來紙筆開始認真的清點起來,隨後全部都記錄到了一張紙上,遞給了金喜來。

不過因爲當時的食物都已經吃完了,又不是羣架,以至於打翻摔壞的東西並不怎麼多,損失並沒有很大!

金喜來看着面前這張紙,顯得格外不滿意,這從他那已經快要皺在一起的五官就可以明顯看出來了。

“把所有的損失都給我翻倍,順便加上清洗費,人工費!”顛來倒去的將紙拿到眼前晃了晃,低頭看見躺在地上的人還在往外流血,金喜來眼珠一轉,將紙重新遞迴到了侍應生手裏。

“奶奶的,留這麼多血,要清理乾淨費時費力還費錢!這些不算在裏面做什麼!算好了做個賬單收據,我剛剛看了,這幫傢伙還是有足夠的積分讓我們扣的!”金喜來大聲抱怨着。

侍應生動作相當的麻利,很快就按照金喜來的吩咐,開好了賬單收據,再次遞給金喜來。

這次金喜來總算是滿意了,吹了吹侍應生遞過來的賬單收據,直接笑開了花。

小心的將收據塞進根據侍應生指認的帶頭的大漢懷裏,金喜來二話不說直接從他的個人端上劃掉了收據上寫的積分數額!


隨後看着自己個人端上再次增加的一串數字,美滋滋的親了親自己的個人端。

這才嫌棄的提了提已經不省人事的大漢,衝着侍應生下達命令:“找幾個人來,把他們擡去醫務室,找機器醫生幫忙處理一下,至於需要花費的積分,直接用他們的個人端刷就好了!”

“好的,老闆!”已經習慣自家老闆處事方法的侍應生,順從的答應下來,就要轉身離開找人幫忙去了。

金喜來卻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一樣,再次叫住了侍應生:“等等,你叫的這些人告訴他們都算加班,一個人十個積分,也直接找他們扣!我的人,總不能白白幫人家的忙!”

說完,金喜來再次想了想,發現確實沒有什麼需要交代的了,這才示意侍應生可以先下去了。

侍應生很快就從後廚叫來了十來個身材比較健碩的人,像搬東西一樣直接擡着昏迷的人離開了自助餐廳。

目送侍應生帶着“大部隊”離開之後,金喜來這才笑眯眯的看了看還在等着吃飯的大家夥兒。

“今天實在抱歉,沒有準備好足夠的食物,應付突發事件,以至於各位久等,是金某的錯!在這裏金某給大家夥兒說聲對不起了!還希望各位玩家們不要計較,多多支持一下金某纔是!

如果沒有什麼事兒了的話,金某這邊就先忙去了,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

道完歉,金喜來就美滋滋的離開了,至於彌補客人的受到的驚嚇?

“這老闆,還真是個神人!”等着吃飯的大家,無奈的搖搖頭,感嘆了一句,倒也安安心心坐等上菜。 等到雲落天看望完骨折的祝贛,順便重新處理好傷口,用上了一點兒加速恢復的藥劑,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快要凌晨了。

掏出被自己揣在兜裏、易鶴塞給自己的有着關於貪夜線索的紙條,雲落天輕輕嘆了口氣:看來這個只有等到明天早上起來之後再去找了。

結果剛剛打開大廳的等,就看見易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手枕着頭,陷入了沉睡之中。

雲落天立刻放輕了腳步,跟做賊一樣小心翼翼地從一旁走過,深怕驚擾到睡夢中的易鶴。

偷偷看了一眼熟睡的易鶴,那疲倦的樣子,讓雲落天很是在意。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雲落天左思右想之下,還是從衣櫥裏翻出一牀被子,悄聲來到客廳,輕輕蓋在了易鶴的身上。

“嗯?”卻不想,就是這小小的動靜,驚醒了易鶴。

“我居然在客廳睡着了!”揉揉眼睛,易鶴隨口說了一句,並沒有太過在意。

拿起雲落天蓋在身上的被子,還有些愣神。

本來想着給易鶴蓋上被子,以免易鶴受涼的雲落天,看到被驚醒的易鶴有些不知所措!

見到易鶴的動作,當即解釋道:“這牀被子我沒有蓋過,還是乾淨的!”

“無妨!”易鶴隨手將被子放到一邊,並沒有太過在意。

“嘿嘿!”雲落天干笑兩聲,“那就好,那就好!”

“這麼晚纔回來?”擡眼看了一眼雲落天,易鶴突然問了一句。

“對,遇到一點兒事情!”撓着頭,雲落天並沒有說到底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易鶴靠在沙發上,並沒有起身,就這樣打量了雲落天一番,衝着雲落天揮揮手,打發道:“行吧,你快去休息吧!”

“好!”雲落天當即應聲到,朝着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

沒走兩步,又回過頭看着再次處於昏昏欲睡狀態的易鶴,試探的問了一句:“鶴,你不會房間休息嗎?”

“你先休息吧,我一會兒就去!”易鶴微微笑了一下,讓雲落天先回房間休息。

雲落天遲疑了一下,又走了回來。

“鶴,你是不是受的傷還沒有好?已經半年多了,都沒有痊癒!一直在這邊不進行治療,真的沒問題嗎?”扭捏半晌,雲落天終於還是將憋了一天多的問題問了出來。

原本他準備昨天的時候問,卻沒有想到回來之後根本就沒有見着易鶴,礙着易鶴的情況,他也只是鼓起勇氣敲了敲易鶴的房門。

沒有得到迴應之後,雲落天也就放棄了。

隨後只好先按照七夜的飲用方式繼續灌了自己一大瓶酒,直接休息了,打算以後再問。

原本以爲今天晚上同樣沒戲,結果卻發現易鶴就在客廳,只不過不是醒着而是睡在了客廳。

再次打算放棄,卻在給易鶴蓋被子的時候把他驚醒了。

雲落天最終還是決定把自己的疑問問出來。

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易鶴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畢竟易鶴的身份不簡單,現在又處在風口浪尖之中。

雖然不知道現在外界是個什麼情況,但是有一點雲落天卻可以肯定,那就是易鶴身體好了,才能夠更好的面對外界那些虎視眈眈的豺狼。

“你都知道了。”易鶴並沒有否認自己的身體狀況,語氣卻顯得格外的雲淡風輕,“其實我這個也不算是受的傷!”

“只不過,是身體不夠強健罷了,雖然遭遇到了空間風暴之後,因禍得福,但是身體太過弱小,以至於無福消受而已!”輕輕笑了一聲,易鶴搖搖頭,眼中帶着一絲苦澀!

“那……我們是不是隻需要增強體質就好了?”藉着月光,雲落天注意到易鶴蒼白的嘴脣,瞬間有些慌神。

“那個,鶴,你不用管我這邊了!你看,我身邊你已經安排了邱落,邱落的實力也不弱,我的安全還是有保障的!你先顧着你自己,把身體養好!

шωш☢Tтkǎ n☢¢ 〇

不是說身體不夠強健嗎,那咱們就好好的鍛鍊,努力提高自己,就好了……”顧不上考慮爲什麼易鶴會說擁有SSS級的體能的身體太過弱小,擔心易鶴的心情佔據了雲落天的腦海。

雖然這次,易鶴沒有像昨天一樣嘴角帶血,但是蒼白如紙的臉色和完全沒有血色的嘴脣,卻讓易鶴看起來更加的虛弱。

這個模樣的易鶴,是雲落天從來沒有見過的。

在雲落天的印象裏,易鶴這個人已經印上了無可匹敵的標籤,作爲全聯盟第一人存在的他,不應該就這樣被摧毀!

毀在那些人的陰謀詭計之中!

承載雲落天少年夢想的年輕中將,對雲落天有着救命之恩的恩人,悉心教導、萬般照顧自己的夥伴!

無論是哪一個身份,雲落天都希望易鶴能夠好好的,而不是像現在這般虛弱的模樣。

看了一眼慌亂的雲落天,易鶴眼中閃過欣慰的神彩:“你不必太過擔心我,一時半會兒我不會有事的,何況……我這個情況已經是藥石無靈了!”

擡手製止了還想要再說些什麼的雲落天,易鶴再次催促雲落天去休息,“不用理我,你先去休息吧!有些事情不告訴你,只是因爲時機未到,等到你該知道的那一天,我會把一切都和你說的!”

只是……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你不要太過吃驚就好了!默默的將後面的話封在嘴裏,雖然看起來虛弱萬分,但是表情卻依然是不能讓人輕易猜透的平淡無波。

見到實在問不出什麼來,雲落天只好放棄了。

畢竟,只要他不願意,雲落天從來沒有問出什麼結果來過。

往臥室的方向走了兩步,雲落天再次停下來,回過頭,鄭重其事的看着易鶴的眼睛:“我知道我其實挺沒用的,雖然我猜測過很多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的理由,事實上我卻完全不清楚真實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自己的猜測到底對還是不對!

但是,不管怎麼樣,除了母親之外,你是第一個對我這般毫無保留的人!對我來說,你已經不僅僅是我的救命恩人這樣簡單,更是亦師亦友的存在!

我希望自己能夠對你有所幫助,而不是成爲你的拖累!你有你的事情,我也不希望耽誤你去做你的事情。

現在的我可能不能給你帶來什麼幫助,但是,至少有什麼煩心事的時候,還是可以和我說說的。

我也會努力的提升自己,哪怕是中了毒也沒關係,只要成功突破自己,這個毒也就不攻自破了,我只需要趕在毒發之前成功突破就好了!

你不需要太過擔心我!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雲落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說什麼,又或者在說些什麼,只知道突然間很想說,無論是什麼都好!

易鶴耐心的聽着雲落天說話,沒有半分不耐煩的一絲,嘴角更是微微翹起一個愉悅的弧度。

小意,你的孩子已經開始慢慢像個大人了,你開心嗎?易鶴看着雲落天喋喋不休的樣子,始終不發一語。


雲落天卻在這樣帶着鼓勵性質的沉默當中,一口氣將所有要說的話都禿嚕了出來。

有些是已經憋了很久的,有些是剛剛纔想到的。

也不管易鶴能不能聽明白,直接倒豆一般全部說了出來,片刻沒有停歇。

易鶴也不制止,就這麼靜靜的聽着,心情反而越發的好了起來。

好不容易等到雲落天煽情完畢,結果雲落天自己先不好意思起來,直接三兩步跑回臥房去了。

看得易鶴稍稍愣神之後,咧開嘴笑了起來。

只可惜,這個笑容只有清冷的月光見證。

伸手從兜裏掏出來一個小小的、看起來像是機甲模型的東西放在了茶几上,易鶴眼中帶上了絲絲淚光。

“披菁,謝謝你救了小天,保住了小意的孩子,我知道你其實看不上曾經的小天,但是如今的小天是不是讓你滿意多了?”

彷彿是在自言自語一般,易鶴輕聲細語的問着面前這個小小的物件。

話音飄散在空氣中,卻並沒有得到任何的迴應。

易鶴也不惱,重新靠在沙發上,喃喃自語:“雖然因爲藥物的緣故,實力進展緩慢,但是比其之前的他,肯吃苦、也肯努力了。

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無論是觀察力、決斷力、忍耐力都有了不小的進步!


現在手上戴着我故意給他加了量的負重手環,咬着牙也能完成我刻意給他加重的訓練任務……”

“這還不是你半夜總是過去給他‘加料’的功勞?”也許是被易鶴難得的絮絮叨叨弄煩了,茶几上的小東西,不耐煩的跺跺腳,一道清亮的女聲從它口中傳出。

就連冷硬的線條也變得柔和起來,乍一看上去,就和人類女性的縮小版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硬要區分一下的話,大概就是比人類女性還要美上幾分了吧!

完美生動的五官,就算是和斬暨放在一起比較,也毫不遜色。


“你知道,我半夜過去給他塗的藥,也就是舒緩疲勞、預防肌肉損傷留下暗疾而已!除此之外,並沒有私下開什麼小竈!”攤攤手,易鶴並沒有否認自己做過的事情,卻還是稍稍的解釋了一下。

被稱作‘披菁’,模型變成的小人兒撇撇嘴,剛想說什麼,卻臉色一變,重新變回了機甲模型的模樣。 灌了酒,睡了一晚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麼的雲落天,揉了揉疼到快要爆炸的頭。


隔了這麼多天再一次體會到了宿醉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