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題外話------

咳咳,今天居然上封推了,表示很高興,今天晚上收藏破800吧~~~!吼吼吼~~~!求給力啊。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bxzw.com??

首發BXzw.com “呦,這不素媚蒂姐姐麼,你可算是出來了。”剛進前院便聽到這麼一聲刺耳的聲音。

稍稍的擡眼望去,看到的是一個身穿紅色暴露紗衣的妖豔女子,她的眼裏顯露着的是輕蔑。

“這是沉紅的管理者——豔嬌。”媚蒂看到了我的疑惑,上前悄悄的對我說道。

我走到一邊坐下,示意媚蒂先自行處理,對於別人來說,我只能算是個外人,不到必要的時候,我是絕對不會親自出手的。

“這不是沉紅的豔嬌妹妹麼,怎麼?今天有空來姐姐這逛逛了,不知道有何貴幹啊?”接到我的眼神的指示,媚蒂迎上前去俏聲說道。

“瞧姐姐說的,這貴幹嘛還談不上,只是啊,聽這京城的人啊都說嫵媚和暗香是最頂尖的紅,妹妹我今天還是把我們裏最紅的四位紅牌給都帶過來了,先跟姐姐的姑娘們討教討教,學學啊。”像是說慣了這之類的客套話,那豔嬌說起來可是有板有眼,而且還不容易給人留下話柄。

“討教?”媚蒂用着疑問的語氣重複了這兩個字,但是隨即便嬌笑出聲“妹妹既然有如此閒情雅緻,我這做姐姐的怎麼能拒絕呢,只是不知道,妹妹想討教些什麼?”媚蒂顯然也應對的很得當,沒有絲毫的驚慌,看起來還是一派從容。

“唉?做咱們這一行的,無非就是讓那些來的賓客們玩的開心。而這玩嘛,除了那最關鍵的,也就是聽聽小曲看個舞蹈什麼的,還能討教什麼呢?”豔嬌不答反問,把話又回給了媚蒂。

“聽妹妹這麼一說,是想比比琴棋書畫咯。”說完,媚蒂還用手捂了捂嘴角笑了起來。

“正是,不知道,姐姐想讓哪些個姑娘出來指導呢?”豔嬌出聲說道。

“看妹妹都把沉紅裏的四大紅牌都叫來了,我這個做姐姐的也不能太不給面子啊,我當然也會叫琴棋書畫四大紅牌呀。” 霸愛純情鮮妻:腹黑總裁太兇勐 媚蒂回答的也很乾脆。

“那感情好,沉魚落雁,你們可得好好看着呀。”豔嬌說道。

“是。”異口同聲,四聲宛如黃鸝般的清脆女聲迴響在大廳裏。

“琴棋書畫琴爲先,琴兒,你就先開始。”說完,媚蒂也退到一邊不再說話了。

周圍已經站滿了不少圍觀的人,大家都伸着腦袋看着,因爲嫵媚和沉紅只要是在京城裏的達官顯貴都是知道的,這樣觀看的機會可是不多。

琴兒的琴藝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要是認真說起來,琴兒的琴藝怕是有我的一半了,在一般人當中絕對是屬於佼佼者中的上等了,正是因爲這樣,琴兒才奠定了四大花魁之首的位置。

琴兒朝我微微的點了點頭,便坐上了早已經準備好的位置,手指輕輕的放在了琴絃上。

在衆人的注目下,琴兒的指尖輕動,頓時,彷彿一道清泉冒出,迴響在衆人的周圍,彈的是鳳還巢,雖然難度很高,但是琴兒卻將其演繹的淋漓盡致,在我看來,怕是那京城人人稱讚的京城第一才女上官韻涵在琴藝上也是不及琴兒。

一曲終了,臺下頓時響起了如潮水般的掌聲,特別是那些男人們的眼裏明顯着有着貪婪,僅僅淡淡的掃視了一眼,也讓我的心裏有了定論。

“嫵媚的四大花魁之首真是名不虛傳呀,剛剛我手下的沉兒都對我說,她是自認不如呢。好了,這琴藝我們還是不丟人現眼了,直接認輸好了。姐姐,我看啊,還是直接進行那棋藝。”說的是認輸的話,但是卻讓人感覺到她們並沒有弱下氣勢。

就這麼認輸了?還的確是出乎我的意料呢,在我的認知裏,這打腫臉衝胖子的可是佔了絕對多數啊。

“既然妹妹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琪兒,該你出場了,你可別讓豔嬌妹妹失望啊。”雖然說的很輕,但是卻有着一股命令的感覺在裏面。

“琪兒知道。”頓時,在媚蒂身後的四位女子中走出了一位。

“琪兒才疏學淺,還請魚姐姐擔待擔待了。”說完,便徑自拾起了一顆黑子擺在了棋盤上,那眼睛裏有着絕對的信心。

------題外話------

嘛,今天太痛苦了。碼完了三天的文文。 信心,絕對的信心,因爲要能在我手下辦事的,沒有足夠的信心,那邊是不配當我的手下,這琴棋書畫四人可是我當初親自挑選出來的,要是這幾人都沒有信心,反而那麼懦弱,我只能質疑我的擇人水平了。

下棋說是最快也是最慢的,快則幾分鐘,慢的幾天幾夜都是有可能,隨着時間的推移,看着棋盤上擺滿了黑白棋子,目前看來居然是雙方旗鼓相當,這倒是讓我的驚訝了許久,後來想想,也對,畢竟能敢來叫場的,沒有些能耐怎麼可能來?而且,對於棋藝,我本來也就不太擅長。

許久下來,棋盤上已經沒有格子可以落子了,結果顯而易見,平局!

“媚姐姐,我…”琪兒想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平局的結果,顯得有些尷尬,正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媚蒂擡手製止住了。

“有勝就有敗,何況還是平局呢。”媚蒂說話的語氣雖然有些冷,但是說的話卻是安慰的語言。

“看來連我們沉紅最擅長的棋藝都沒有撿到便宜呀,看來姐姐的這嫵媚還真是深不可測呀。”看來了這結過,豔嬌的眼裏也有了些波動,但是還是處於冷靜的狀態。

“妹妹嚴重了,這紅哪有用深不可測一詞的,這些東西也只能算是玩笑用的,用不着費多大的力氣。”媚蒂說道。

“好了,我想接下來的書畫還是換換,做我們這一行的,歌舞可比書畫吸引人多了。接下來就比歌舞,不知姐姐意下如何?”豔嬌這時候才真正的說出了來意,前面,只能算是熱身而已。

聽到這話,媚蒂的臉色明顯一僵,就連我也皺了皺眉。

“這樣,剛剛既然已經比了兩場了,好歹也讓姑娘們休息休息,半個時辰後,我們再開始那兩樣如何?”媚蒂此時已經反應了過來,連忙回聲道。

“也好,妹妹我就在這等姐姐了,姐姐可不要讓妹妹我久等了啊。”說完,豔嬌轉身先一旁的一間雅間走去,她身後的女子也尾隨其後。

“小姐,我們…”媚蒂看到那豔嬌走遠了,連忙出聲向我詢問道。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去後面。”我起身便向後面的庭院走去。

媚蒂趕忙跟了上來,一起跟上來的還有琴棋書畫四位女子……

庭院內……

“小姐,你說這沉紅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的,怎麼偏偏就比到這上面來了呢,這下解決不好可真是會讓我們嫵媚出醜的呀。”即使是媚蒂,此刻也沒有了剛纔的冷靜,臉上有着焦急的神色。

“看你這樣子,這就是平時我教導你的麼。”看到媚蒂焦急的臉色,我出聲訓斥道,因爲我的手下,必須時刻保持着冷靜的頭腦,怎麼能如此的慌張。

“是,屬下剛剛失禮了。”媚蒂顯然是受了我的訓斥,明白了剛纔她的錯誤,也恢復了冷靜。

看着媚蒂的臉色,我卻在暗自思索着,這沉紅絕對是準備許久的了,看來打聽的倒是都很到位呀,我嫵媚的歌舞表演雖然也算的上是上等,但是都是羣舞表演比較多,真正能叫出來獨舞的還真是沒有,何況看那豔嬌的勢頭,明顯的就是把重頭壓在了這歌舞上,豈會是隻派出普通的舞者,這還真是用心了啊。

“不知道,小姐有何決策。”看到我不說話,只是一味的沉默,媚蒂不由的開口詢問我。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也確實是個問題,不過,只要有我在,我就絕對不會允許有其他人壓在我的頭上。”說道這裏,我頓了一頓,然後才緩緩的開口道“這歌舞的比試,我親自出手。”說完便閉上了眼睛,只剩下媚蒂和那四人驚訝萬分的表情。

------題外話------

存稿有愛。 嫡女郡主撩夫記 “小姐,你剛剛是說,你,你要親自出手,天啊,我沒有聽錯。”懷疑自己聽錯了,媚蒂還回頭望了望琴棋書畫四個人,只見琴棋書畫也是一臉的震驚,但是還是整齊的搖了搖頭,表示媚蒂她剛剛確實沒有聽錯。

“怎麼,你認爲,現在除了我親自出手,其他你還有什麼辦法能解決目前的問題麼?”我輕輕的擡頭看了媚蒂一眼,媚蒂立刻低下了頭。

“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這些人也不認識我,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事情發生,而且我待會會戴上面紗,以防萬一的。你們現在就下去開始替我準備。”話落,我便走進了房間,準備爲待會的表演做準備。

“是。”五個人齊聲答道。頓時,大家都開始着手準備。

……

呆在房間裏,讓我想的最多的不是待會的表演,而是怕自己待會的出手會不會被夜發現,夜的能力我是清楚的很,暗夜閣的情報網可不是吃素的,要是我待會的表演出現在了夜的耳朵裏,下面的事情我想想就頭疼。

唉,夜還是太霸道,太愛吃醋了。

“小姐,東西都準備好了,請小姐檢查。”媚蒂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擡頭望去,只見他們五個人的手上都放着東西。

舞衣,飾品,化妝品,絲帶,鞋子。一樣不少,其實我跳舞用的東西的確不需要太多。

“好了,我只要衣服就好了,其他的給我拿下去,我不需要。”還是簡單點好,畢竟這裏是青,太過隆重的準備表演被發現了,我也感覺不太好。

“琴兒,待會就由你替我奏樂。”說完,便拿起了媚蒂手裏的那件舞衣,轉身進入屏風裏換了起來。

“我們走。”換好了衣服,簡單的把頭髮放了下來,從袖子裏拿出了一張面紗,圍在了臉上,太出衆的容貌有時候並不是好事。

……

“媚蒂姐姐來啦,這可真是太好了,我們這早就準備好了,不知道,姐姐你們派出來的是哪位佳麗啊。”說着還便向我們這一行人望了望。

“這個自然就不用妹妹你擔心了,只要等着看便好了。”說完,也笑着走向最中央的位置坐下。

樂曲已經響起。先出場的是沉紅那一方的,說實話,那正在舞蹈着的女子舞藝的確是不凡,連我也很驚訝她居然能有如此高的功力,上次我在涵姿宴上面看到的千金佳麗表演跳舞的也不少,可是還是不敵這位女子呀。

有備而來,真真正正的是有備而來啊。

“那是我們裏的八大紅牌之一的落兒,她的舞蹈可是一絕,出道至今還真是沒遇到過敵手,我說姐姐啊,你們嫵媚這次可是要小心了。”豔嬌的眼裏明顯有着得意,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的那一刻。

“我還是那一句話,妹妹等着看就好。”媚蒂的話不熱不冷,反而給大家留下了一股神祕的感覺,媚蒂這樣一說,豔嬌倒是感覺到了疑惑。

:難道,這嫵媚還真有高手,讓這媚蒂這麼有信心?恩,不用擔心,主人曾經說過,這舞蹈這一場,絕對不會出意外,我還是不要多心了。豔嬌心裏暗自想着。

“妹妹的沉紅果然是人才濟濟啊,這落兒可是讓我都有些心動的人才啊,可惜了,不是我們嫵媚的人。”看完了臺上那女子的表演,媚蒂象徵似的說了些感覺可惜的話語。

“呵呵,姐姐,你這話可說的我心驚了,這落兒可是我們的臺柱呢,要是真被姐姐你挖走了,妹妹我啊,還真是得哭死呢。”豔嬌聽到媚蒂的話,也是適時的回了一句,但是眼光卻明顯的朝我望了過來。 知道那豔嬌看到了我,我也不再怎麼的可以迴避,應該該來的,躲也躲不過,而我,永遠也不會去躲避什麼。

“媚蒂姐姐啊,我看這位便是你們派出的姑娘,看着長的還挺水靈的,我想這舞藝肯定也是佼佼者。”豔嬌妖媚的笑道,只是笑容裏依舊有着自信。

“是啊,這可是我們裏的殺手鐗呢,平時都是出現在外人面前的呢,凝姑娘這次也是剛剛好在我們嫵媚裏,看來啊,老天爺也很公平呢。”媚蒂也不動聲色的回了話去。

“那好啊,看來妹妹我還真得好好的拭目以待呀。”說完,便坐回了剛纔的椅子上。

衆人都退了下去,我站到了舞臺的中央,看到所有人都視線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是時候開始了。

稍稍偏過頭,向臺下輕點了一下頭,示意可以開始奏樂了。

剛剛在後面,我臨時改變了一下計劃,本來是想隨便跳一個舞蹈便收手的,但是剛剛那個落兒的舞蹈明顯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許多。所以,爲了穩勝,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因爲,接下來,我要表演的舞蹈是——肚皮舞。

青這種地方,賓客們最想看到的也最喜歡的舞蹈就非這肚皮舞了,有瀟灑的味道,有狂野的氣氛,這是最能帶動人心的舞蹈。

“咚,咚,咚。”皮鼓的聲音響起,帶着輕快的節奏,踏着旋律的點子,一步一步光着腳不在地上起舞,腹部感覺到了一陣的舞動,僅僅是一個回眸,便贏來了排山倒海的掌聲。

輕太手臂,順着臉龐滑過,眼波流轉,彷彿一顆石頭丟入那平靜的湖面,引起了絲絲的漣漪,如此的唯美,而又顯得有野性。

“完美。”臺下絡繹不絕的聲音在迴響着,也有許多的人完全的入迷,一動不動的睜大了眼睛觀看着。

最後一個360都的轉身,整個樂曲完美的謝幕,舞蹈也彷彿還殘存着餘溫,一切過的太突然,也結束的太突然。

曲終人散,我從臺下緩緩的走下,但是臺下沒有一點的反應,就連豔嬌那一行人有着些許的呆愣。

朝着媚蒂的方向點了點頭,便往後面的院落走去……只留下一地的驚訝。

“豔嬌妹妹,我說,你看完後,可有什麼想說的麼?”看見豔嬌還是沉默着不說話,媚蒂首先開口了。

“啊,沒有,妹妹很是佩服啊,所以纔會一時沉醉其中唉。”豔嬌反應的也很快,馬上笑着臉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知道,妹妹覺得這舞蹈比試的結果是?”媚蒂開口道,但是這次還沒有等豔嬌出聲,在豔嬌後面的落兒便首先開口了“剛剛那凝姑娘的舞藝落兒無話可說,自願甘拜下風,落兒能敗在這樣的舞蹈之下,是落兒的福氣。”話說的很好聽,但是眼睛裏明顯有着濃濃的不甘心。

“既然這樣,這件討教的事情就到此結束。我剛剛已經叫人準備了宴席,不知道妹妹可否賞臉呢?”說着還饒有趣味的看着豔嬌。

“姐姐的盛情,妹妹心領了,但是我們出來的時間也比較久了,這天都快黑了,要知道,幹我們這一行的,晚上可是最好的賺錢機會,怎麼能不回去看着呢。所以啊,妹妹只有在這裏跟姐姐說上一聲對不起了。”說完,輕輕的捂嘴一笑,很是嬌媚。

“妹妹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留妹妹了,妹妹走好,不送了。”話落,沒有等豔嬌的回答,便帶着一羣人走回了院落裏,彷彿剛纔還在親密的姐妹相稱,下一秒就變成了夢境。

“我們走。”豔嬌也不在意媚蒂剛剛的舉動,但是眼睛裏明顯有着狠毒的目光,身子一轉,便朝門外走去。 “小姐。”媚蒂的聲音在我的身後響起,語氣裏透着欣喜和自信。

“解決好了。”我冷冷的開口,自己也爲剛剛的表演而緊張了一番,不是爲了比試而緊張,而是怕……

“豔嬌他們已經走了,這件事情多虧了小姐出手才能如此快速且完美的解決,媚蒂真是對小姐佩服。”媚蒂的話語剛落,我便立刻轉過了身子。

因爲,我感覺到了現在房間裏的氣氛不對勁。

媚蒂先是不解我的突然動作,但是隨即也感覺出來了,眼睛裏出現了戒備的神色。

“你下去。”我淡淡的開口,因爲我已經知道原因了。

“可是,小姐現在…”突然擡手打斷她說的話語,眼神凌厲了起來,有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看到我的動作,媚蒂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轉眼便出了房門。

“夜,你來了是。”我擡頭向房檐上望了望,順便整理了一下思緒。

意料之中的,不是麼?

“凝兒真是好興致啊,居然在這種地方跳起了豔舞。”剛剛聽到話語聲落下,便感覺身前似是略過了一陣風,再一看,果真是他。

他的表情有着鐵青,眼神有着陰霾,似有若無的動作總讓人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怎麼,我的夜是生氣了還是吃醋了?”我緩緩的走到了他的身前,半靠在他的身上,他也沒有拒絕,反而一把把我緊緊的摟在了懷裏。

“你說呢?凝兒,你知道當我聽到你今天的舉動的時候,我的第一個想法便是想把剛剛在場的所有人的眼睛給挖下來。”語氣裏有着絕對的憤怒,但是還是沒有對我生氣。

“霸道。”淡淡的在他的耳邊說出了這樣的兩個字,換來的卻是他更深的擁抱。

“只對你,凝兒,你這次挑戰了我的底線了。”他緊緊的盯着我看,眼睛裏有着閃電一般的東西略過,但是我知道,他絕對不會對我做什麼。

“好啊,凝兒願意接受夜的懲罰。”眼珠一轉,眼睛勾起一抹媚色,哼,我纔不信他能抵抗的住。

果然,他把脣向我的耳邊靠近,低聲說道“凝兒,你是把我吃死了,你這樣,讓我怎麼對你生氣呢。”語氣裏冷清的成分少了很多,多了的,是溫柔。

“我怎麼樣了啊?”眼睛睜的大大的,明顯的透露着無辜。一副純潔的表情展露無遺。

“嘶。”倒抽口氣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明顯,是他發出的聲音,“凝兒,別挑戰我的忍耐力,你是想我現在在這裏就要了你麼。”聲音裏有着暗啞,也有着明顯的剋制。

知道不能在捉弄他了,任何事情也該有個度。我這才正色道“爲什麼,剋制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聲音是那麼的溫柔,溫柔的彷彿不是自己的聲音。

“憐惜你……”短短的三個在包含了無限的深情,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心甘情願。

“你應該知道,就算你真做了,我也不會生你的氣的。”彷彿是嘆息,我雙手漸漸的籠住他的腰,頭靠站他心臟的位置。

“以爲,不要再這樣了。”聲音裏有着無奈,也有着包容“何況你居然還是,還是跳着這種舞,我…”我突的伸手捂住他的嘴脣,看着手指上方他那雙魅惑人心的紫黑色的眼眸,我的心裏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我答應你,不會了。”說完,放下手,輕點腳尖,獻上了嬌豔的紅脣,在他的脣瓣上蜻蜓點水搬的一吻。

“別以爲這樣我就會消氣,我們先回去,這地方我很是不喜歡。”說完,又是一次的攔腰把我抱起,飛身出了房間。 “還在生凝兒的氣麼?”把我放在了房間的軟塌上,他便轉過了子,看着他的背影,我便知道,他是餘氣未消唉!

“是。”很乾脆的一聲回答,語氣裏有着故意裝出來的冷漠。

“夜不是從來不會生凝兒的氣麼。”他在裝,我就奉陪,於是,我的語氣裏有着梨花帶雨的哭調,怎麼聽都感覺我快要哭了似的。

看見他的背影震了一震,我便知道我的表演起了作用。

“你…在撒?”他的話語裏有着疑惑,更多的卻是震撼。

“不像麼?還是你認定了就是那種不會撒的人。”我猛然起,把他拉轉面對我,面對着面,注視着彼此的眼睛。

“我以爲你不會。”他伸出如白玉般的手指,在我的額頭上劃過,他的這一動作,讓他額前的那一縷銀紫色的頭髮漾。

“沒有任何事是永久的絕對的。”邊說着,便緩緩的靠向他的懷中,他的心跳聲,此時,成了我最聽的聲音。

許久的是沉默……

“夜,我好麼。”鼓足了勇氣,我終於還是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嗯?”聽到我的話,他先是楞了楞,眼睛裏閃過一剎那的不解,但是看到我的臉微紅,而且深深的埋在了他的膛上。

“凝兒,你…你說的,是我心裏想的那個意思麼?你,沒有不願麼。”他猛然反應過來,雙手按住我的肩膀,死死的盯着我,生怕錯過我的一絲表。

本以爲說出這句話,我已經夠難爲了,但是我還是輕輕的開口“你以爲,我去那嫵媚樓,想去幹什麼。”

聽到我的這句話,他的臉上浮現了狂喜之色,那雙惑人心的紫黑在眼眸,此時明亮的無與倫比。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你不想,就算了。”看着他只是沉默着,沒有任何動作,我的心裏生出了幾許尷尬,便開口道。

“不是,我想,只是怕你不願意。”他連忙開口解釋道。

受不了他的羅嗦,我直接擡頭吻上了他的脣,這是最直接也是最快速的方法不是麼。

沒想到,不可一世,尊貴無比的他,在遇到這件事的時候,竟然會有那樣的反應,真是太有趣了。

我動作了沒有多久,他便立刻反客爲主,加深了在我脣齒裏的進攻。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跟他已經躺在了上,不知不覺中,淪陷在了這最原始的中,心裏是什麼感覺,是緊張?亦或是期盼。

感受到他的頭埋首在我的頸項中,酥麻的感覺立刻涌出,意不期而至,衣襟,不知道何時已經凌亂,他的衣領也同樣微敞着,露出了裏面感的肌膚。

沉重的呼吸聲,環繞在房間裏,此起彼伏。

一路索吻,他的脣已經來到了我的前,看着我的臉龐,他的眼睛裏有着深深的戀,然後緩緩的拉開了我的衣襟。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其他的原因,我按住了他的手,他也停止了動作。

“凝兒,你還沒有準備好麼,還沒有準備好真正的成爲我的女人麼。”他的聲音裏比平時更加的魅惑,一字一句,激在我的心湖,起了一圈圈漣漪。

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是,是我,很緊張,甚至有着害怕。”在這個時候,我對他展露了我最柔弱的一面,對他,我沒有隱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