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龍英傑未等接話,那金光閃爍的礦精已經從乾坤圈內飛了出來。龍源始祖微笑着接過礦精,伸手將它的精靈取了出來。精靈落地,卻變成了一個虎頭虎腦的少年。

少年溫順地跪倒在地,衝龍源道:“金屬性礦精精靈見過始祖!”

龍源看着這可愛的精靈道:“英傑,你神龍杖的器靈是個女孩,叫靈兒,這個乾坤圈的器靈是個少年,就叫它童兒吧。乾坤圈有了器靈,受傷的部分會自行修復,升級爲聖階上品寶器,許多功用也會逐步顯現,你抽時間慢慢體會吧。”

這意外的收穫令龍英傑喜出望外。

“接下來,你煉化礦精,激活金屬性龍武魂吧!”龍源始祖說。 看到乾坤圈也有了器靈,並且可能會一下子升級爲聖階上品寶器,以後也還會有更大的提升空間,龍英傑心裏別提多高興了。

至於乾坤圈如何與器靈童兒融合,有龍源始祖在,龍英傑倒並不是很擔心。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煉化礦精,將它融入到丹田中的金色元嬰,從而激活金屬性龍武魂。

龍源向龍英傑詳細交代了煉化融合過程中的一些注意事項,龍英傑鄭重地點了點頭。

將一塊生長了數十萬年的礦精硬生生煉化融入到身體和武魂中,若沒有高手指點,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現在有龍源始祖在這裏,龍英傑就可以一萬個放心了。

當然,龍英傑也很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在煉化融合的過程中出現了危及生命的事情,龍源始祖也不會插手。畢竟這個過程對武修是一個很好地考驗和鍛鍊。


龍英傑運轉起渾身元氣,從指間擠出一滴精純精血,隨後將精血滴在金屬性礦精上。原本璀璨無比的礦精在精血的作用下瞬間金光四射,晃得一衆人員眼睛生疼!

而尤其令大家驚訝的是,這金色的光芒中竟然隱含着銳利之氣,每一條細芒都似是一根金針,令人頓生寒意!

“龍英傑真是有福,這的確是一塊萬年難遇的寶貝!”大部分人的心裏都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當然,他們除了羨慕和替龍英傑高興外,沒有一點嫉妒的意思。

龍英傑剛剛將精血融入到礦精中,被剝離了精靈的礦精霎時間彷彿又充滿了靈性。龍英傑感到自己的神識和這塊礦精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

只聽“嗡”的一聲鳴響,金色礦精忽然飄飛起來,圍着龍英傑前後左右緩緩旋轉,竟表現的無比親暱。尤其礦精內那充盈的顏色,更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它狂暴的能量和傲然的性格。

龍英傑能夠煉化成功嗎?

大家的目光充滿了擔心和期待。

龍英傑盤腿坐下,雙手伸出,礦精緩緩飄落在他的手上。龍英傑捧住礦精輕輕收回,左手在上、右手在下,雙掌包裹住礦精置於胸前。

四周飄蕩的乳白色精純元力再次裹挾住龍英傑,在他的身旁彙集成一個能量圓球。龍英傑表情嚴肅,進入煉化狀態。

金屬性礦精緩緩釋放出精純的金色元力,兩道金色光流沿着龍英傑的雙掌開始向雙臂漫延。漸漸地,龍英傑的兩條胳膊變成了金色,隨後漫延到前胸、頭部、腹部,直至全身,龍英傑彷彿變成了一個金人一般。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約一刻鐘左右,金色光芒開始向龍英傑的胸腹部匯聚,逐漸形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金色能量球。

龍英傑的臉色也變得更加凝重。

他知道,金屬性礦精並不排斥自己的精血,甚至還與自己有一種說不清的親近感,這說明它與自己的相容性很高。但即使如此,若要把一個拳頭大小的金屬性能量球壓縮到指甲大小,難度仍可想而知。

龍英傑將全身元氣彙集到金球周圍,一點一點擠壓着,金球一點一點被縮小,卻光芒更盛!

一段時間後,龍英傑臉色蒼白,頭頂冒出絲絲水汽,顯然元力消耗極大。

嘯騰老祖等人臉色變得緊張起來,尤其是顏紅珠和甜心,更是將拳頭捏得緊緊的暗中使勁,目光裏充滿了關切。

當金球凝聚到一粒葡萄大小的時候,大家注意到龍英傑的眉頭緊緊擰在了一起,任憑他如何聚力,那能量金球卻再難以繼續縮小。

龍英傑的身體微微顫抖,全身都被水汽籠罩,汗水從他的身上流下,打溼了一大片山石。

大家此時也在觀察着龍英傑。他們發現龍英傑似乎有些力竭!能不能把已經凝實的金色能量球再縮小一號,是能否成功的關鍵。

緊要關頭,龍嘯騰、帝訫這樣的武氣尊者也不敢輕易出手,唯恐好心辦壞事。衆人不由把目光都投向了龍源始祖,希望他能助龍英傑一臂之力。


哪知,龍源似乎知道了大家的想法,緩步走到一邊,目光平靜地眺望着遠處,似乎欣賞起了周邊美麗的景色。

大家知道龍源始祖肯定不會讓龍英傑出現閃失,但看到龍英傑痛苦的樣子,大家的心就被揪緊了。

此刻,龍英傑確實有種力竭的感覺,但他的神識卻無比清明。他將全部的元力都匯聚在了金屬性能量球周圍,他內視全身,居然發現自己已經無處借力!

身體四周榮罩着那層大自然匯聚的靈氣光罩,龍英傑覺得也還能夠將這層豐沛靈氣吸收。但是,他苦逼的發現,因爲自己的修爲有限,倉促間吸收進來的靈氣已經無法再轉化爲靈力!

也就是說,如果修爲不升級,龍英傑根本就沒有力量再將金色能量球壓縮分毫!

龍英傑現在是武氣王者一階,並沒有達到突破二階瓶頸的時候。也就是說,現在倉促突破一階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擦!龍英傑暗暗叫苦:怎麼辦?難道要功虧一簣?

龍英傑當然不會放棄。可若不放棄,又有什麼好辦法呢?

龍英傑知道龍源始祖在關注着自己。龍源始祖不出手幫忙,那就是擺明了要讓龍英傑靠自己的力量煉化。

現在的問題是,自己已經沒有力量了!

怎麼辦?

思來想去,龍英傑發現自己身上能夠利用的力量就是丹田中的兩個元嬰。

其實嚴格來說,因爲龍英傑已經決定要把金屬性能量球與金色元嬰相融合,那麼,他能夠利用的就只有紅色的火屬性元嬰。

可是,龍英傑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根據五行相生相剋的原理,火克金,利用火屬性元嬰來幫助金屬性元嬰,這不是自取滅亡嗎?

時間在慢慢流逝,龍英傑越來越精疲力竭。他現在感到以自己的體力不光不能再壓縮金屬性能量球,就連繼續壓制它都有些困難。已經凝實的能量球似乎隨時有爆裂的危險!

難道真的不能借用火屬性元嬰嗎?

五行相生相剋沒有錯。但龍英傑覺得火克金應該並非都是壞事,這還要看是在什麼情況下討論。

火大了能熔金毀鐵,但掌握適當的火候卻能夠煅金。就如用火煅劍,劍不但不毀,反而還會因爲去除了雜質而更加鋒利!

如果適當借用火屬性元嬰的火來淬鍊金屬性能量球,會不會讓能量球再次凝實一些呢?

不試試怎麼知道對錯!看來只能孤注一擲了!

想到這裏,龍英傑開始極力壓制着葡萄大小的金屬性能量球由胸腹部位緩緩往丹田部位下行而去。

“龍英傑要幹什麼?”龍嘯騰疑惑道,“難道龍英傑不再繼續凝練金屬性能量球,就想這樣與金色元嬰融合,從而激活金屬性龍武魂?”

“嘯騰長老,這樣肯定不行啊!門主剛剛破丹成嬰不久,金色元嬰還比較虛弱,能量球也不夠凝實而過於虛散,元嬰的小丹田根本無法容納這麼大體積的能量球,若強行融合,肯定會出現意外!”龍將帝訫說。

“是啊,我們得想本法阻止門主!”於劍風也說。

“嘯騰長老、諸位,我們還是不要魯莽行事吧。我覺得龍英傑不會有大的危險,你們沒見到龍源始祖風輕雲淡的表情嗎?”

大家聽了不由看向龍源始祖,卻見龍源也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們。

是啊,有始祖在這裏,它怎麼可能會看着龍英傑出現危險呢!

大家懸着的心剛要放下,卻見龍英傑做出了更加驚人的舉動。

龍源始祖右手化爲劍指,突然指向龍英傑,也沒見到有什麼元力或元氣發出,龍英傑的身體卻變得幾乎透明起來。


大家一愣,便清楚的看到龍英傑凝練的金屬性能量球已經下行到丹田位置。這個時候,金色元嬰並沒有行動,倒是火屬性元嬰像得到了命令一般,突然向金屬性能量球走去。

“門主又要做什麼?”龍嘯騰等人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再也不敢強作淡定了,又把探詢的目光看向龍源始祖。

龍源始祖微微一笑,也不見他張口,一個聲音已在大家的神識海里隆隆響起:“龍英傑是個膽大心細之人,你們跟着好好學習一下吧。”

有了龍源始祖的話,大家聚精會神地觀察起來。

只見火屬性元嬰慢慢走到金屬性能量球旁,突然伸出滑嫩的小手,手上閃爍着藍色火焰向能量球抓去。

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大家差一點驚叫起來:龍英傑瘋了嗎,竟然用火去燒金屬性能量球,這是要把能量球毀了嗎?!

未等大家驚叫出聲,火屬性元嬰卻已經迅速撤回了小手。

大家再看向金屬性能量球,卻愕然發現它竟然小了一圈!

大家還沒有轉過彎來,火屬性元嬰燃燒着藍色火焰的小手卻又迅速抓向金屬性能量球,同樣是抓住之後就迅速撒手回撤。

龍嘯騰等人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龍英傑是在藉助火焰的力量凝實金屬性能量球!

不得不說,龍英傑膽子真大!

龍英傑的火屬性元嬰如此這般連續抓放了三次,原本葡萄大小的金屬性能量球已經變成了黃豆粒大小的一點。

就是這個時候!

火屬性元嬰完成任務剛剛閃向一邊,金屬性能量球就倏然衝向了金色元嬰的丹田位置! 龍英傑以火鍊金,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完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終於將金屬性能量球縮小到了金色元嬰可以接受的大小。

金屬性能量球似乎迫不及待,倏然衝向金色元嬰的丹田部位。

武修修煉到武氣王者段階後會破丹成嬰。元嬰相當於人的第二生命,它在武修的丹田部位也要吸收元氣無休無止的進行修煉。

所有的武修都會特別重視元嬰的修煉。這不光是因爲它代表着武修的修爲高低,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人的肉身如果不慎毀壞,只要元嬰不死,就還有望重生。

所以說,元嬰的質量對武修至關重要。

龍英傑在未進入武氣王者段階時是最高級別的紫色武氣丹,而由紫色武氣丹生成的元嬰肯定也是品質最好。這就像好種子會長出好樹木一個道理。

金屬性能量球具有靈性,它突入丹田後見到如此高品階的金色元嬰,也不由被深深吸引,一下子便衝了過去。

金色元嬰在此前見識了紅色元嬰煉化火精炎蓮種子後的瘋狂成長,早就羨慕不已,所以,見到金屬性能量球衝過來當然不會拒絕,馬上就接納了它。

但是,問題隨之出現了。


金屬性能量球蘊含的能量不但精純,而且浩大,這股能量一下子涌入金色元嬰的丹田部位,立馬令金色元嬰有種要爆體的感覺!

龍英傑一直內視着這一切。可是,能量球一旦與元嬰相融後就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了,他也只能緊張而又無可奈何地觀察着。

金色元嬰剎那間通體金光閃閃,彷彿變成小金人兒一般。它的臉色也瞬間嚴肅起來,迅速盤腿坐下,瘋狂吸收起這些狂暴的能量。

因爲這股能量還沒有被元嬰煉化吸收,所以,龍英傑的身上並不好受,丹田內有種絞痛脹滿的感覺,似乎有幾把鈍刀在切割着腸子!

龍英傑因爲剛剛吸收煉化了礦精,又把它壓制後導入丹田,早已精疲力竭,此刻的身體更是有種虛脫的感覺,他臉色蠟黃,汗水嘩嘩流下。

龍源始祖好像對龍英傑的痛苦視而不見,臉上反而泛着淡淡的笑意,與神色緊張的顏紅珠、甜心、龍嘯騰等人形成了鮮明對比。

但是,龍英傑畢竟經歷過生死考驗,也深知這樣的時刻唯有咬牙堅持,所以,他一聲不吭,只是用內視關注着丹田的變化。

龍英傑看到金色元嬰的身體突然暴長,霎時變得與火屬性元嬰一般大小。

金屬性元嬰滿臉興奮,竟然在龍英傑的丹田內來了一個瀟灑的空翻。

一旁的火屬性元嬰見了和它一同起舞起來。金與火兩種對立屬性的元嬰竟不可思議的相處的十分和諧!

龍英傑的元力也在元嬰身體暴長的剎那間恢復,大家甚至能夠感覺到他的修爲比原來變得還要更加強悍。

龍英傑深深吐出一口濁氣,雙目突然睜開,兩道凌厲無比的精光電射而出!

他站起身,身形微微抖動,身後突然現出一金一紅兩個龍武魂。

這是兩條真正的龍!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不會認爲這是武魂。它倆幾乎一般大小,一個渾身金光閃閃,一個瀰漫着濃濃火氣,張牙舞爪,似乎隨時都會衝出去廝殺!

龍英傑有心想要表現一下,用意念控制武魂,突然叱喝一聲:“走!”

兩條威猛神龍忽然發出驚天動地的吟嘯,倏然掙脫龍英傑的身體騰空而起,在龍英傑頭頂上空呼嘯着盤旋。

這個場面十分震撼:一個武氣王者一階居然有着兩個龍武魂,並且還能夠像武氣聖者一樣讓武魂離體,若不是親眼目睹,估計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龍英傑心念一動,忽然用手指着一個方向又大喝一聲:“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