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黑鐵,你轉告舵爺,這幾天我公司有事要處理,五天後我們在燕尾港見面,具體時間由他定,我等他的通知。”朱谷立又說道。

“好的,先生。我馬上告訴他。”黑鐵轉身走了出去。

在瀛洲都市報編輯部主任室,肖明敏兩眼盯着報紙發了一會呆,突然對劉大錘說道:“老劉,你馬上通知一下記者組的幾個同志,到小會議室開個會。”

劉大錘問道:“怎麼突然要開會?有啥事?”

“有個爆料我拿不準,需要想請大夥兒一起議一議。”肖明敏說道。

“好吧。”劉大錘拿起電話撥通了記者組的內線,他心裏想,這個老肖,吃飽了撐的咋的,爲了一個爆料也要開個會,典型的小題大做。

“喂喂,是陶虹嗎?你招呼一下記者組的同志,馬上到小會議室開會。”劉大錘對着話筒說道。

肖明敏見劉大錘通知過了,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說聲:“走,開會去。”說着便走出了主任室。劉大錘在後面搖搖頭,也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會議室,肖明敏見幾個記者都在,便說道:“臨時開個小會啊,就討論一件事,這事我拿不準,想請大家一起議一議。事情是這樣的,這幾天咱們接到幾個爆料,都是反映列巴公司有非法集資行爲,也有人說列巴公司的所謂高科技集資項目就是一個龐氏騙局。我對這事不太瞭解,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你說這事啊。”劉大錘說道,“我還以爲是啥猛料呢。這事我知道啊,是朗科發採訪過的一家高科技公司,沒問題的。”

朗科發也說道:“是啊,這公司沒問題的。我見過他們在很多大媒體上都有報道。而且,那天在新聞發佈會上,一個搞航空航天的專家還來做了報告,這可是正兒八經的高科技項目啊。怎麼成了龐氏騙局了呢?”

朗科發說完,看看大夥兒。

肖明敏也看看大夥兒,沒有說話。會場一時陷入沉默。

陶虹率先打破了沉默,她說道:“我覺得這個列巴公司還是有問題的,應該去做一個調查報道。”

“有問題?能有什麼問題?”朗科發問道。

“我也覺得可能有問題。”程虞說道。

肖明敏看着陶虹和程虞說道:“你們說說,會有什麼問題?”

陶虹與程虞對視了一下,程虞說道:“我先說吧。這幾天我也接到幾個讀者的電話,他們反映列巴公司以極高的利息吸引投資,但是這個所謂的項目卻並不見真正運作,只是炒作一個高科技噱頭。很多市民被他們的高息所吸引,把養老錢都投了進去。倘若這個公司跑路,後果不堪設想。”

陶虹接着說道:“據讀者反映,這個公司的資金運作模式也是傳銷模式,有什麼上線下線,上線發展一個下線投資,就可以從中抽成,這是典型的龐氏騙局的手法。”

肖明敏點點頭,又看看劉大錘,問道:“老劉,你還有什麼意見?”

劉大錘看肖明敏問他,但自己一時卻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看看賽嬋娟問道:“小賽,你也說說嘛。”

賽嬋娟低着頭說道:“我也沒接到讀者的來電,不瞭解情況。”

劉大錘心裏這個氣啊,心想,這個賽嬋娟真沒用,一到關鍵時刻就縮回去了。如果她肯附合自己,自己就和肖明敏打成了平手。結果,陶虹和程虞都看肖明敏的臉色行事,和自己觀點一致的只有一個朗科發。看來,陶虹和程虞是徹底站在了肖明敏的陣營裏了。

劉大錘乾咳了兩聲,說道:“既然大家覺得這個公司有問題,不妨去做個採訪。之前,科發去採訪過,我看還是派科發再去跑一趟,把情況弄清楚了最好。”

肖明敏本來想派陶虹和程虞去調查,但劉大錘既然當衆提出了人選,也不便反對,只好說:“老劉說的有道理,不過,這個採訪有一定難度,科發一個人不見得能應付過來,這樣吧,再安排程虞和科發一起做這個題目,兩人合作把真相搞清楚。”

肖明敏如此說,劉大錘也不便反對,只好點頭同意。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這麼辦。散會吧。”肖明敏說完,站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劉大錘與朗科發對視了一下,沒有起身。等其他人都離開會議室後,朗科發小聲問道:“劉主任,你看這事咋辦爲好?”


劉大錘鼻子裏哼了一聲,“這事要好好處理啊,弄不好你上次發的那篇廣告專題稿子可就是顆大**了。怎麼辦?你懂的。”

劉大錘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他孃的,賺錢的時候咋不這麼說呢?”朗科發心裏罵了一句,他拿出手機,哆哆嗦嗦地撥通了列巴公司的祕書章呀的手機:“章祕書,我是都市報的記者朗科發,你現在說話方便嗎?” “我是章呀,朗記者,有啥指示啊?”電話裏傳來章呀的聲音。

朗科發壓低了聲音說道:“章祕書,最近我們報社接到許多讀者的爆料,反映你們公司有問題。報社已經安排記者前往調查,具體怎麼應對,你懂的。”朗科發說完立即掛了電話。他心虛地向四周看了一圈,見沒有人注意他,這才低着頭匆匆離開了會議室。

接到朗科發電話的章呀,立即找到列巴公司的老闆竇世傑,彙報了朗科發的電話內容。

竇世傑強打鎮定,想了一會兒對章呀說道:“張啊,這事咱們最好是避避風頭,把記者糊弄過去,記者調查不出個子醜寅卯,自然就偃旗息鼓了。那時我們再搞他一波,爭取把投資弄到最大化。所以,你到前臺通知一下,讓前臺暫停接受投資,就說公司正在研究一個加大投資獎勵的辦法,等新辦法出臺後,再繼續接受投資。”

章呀邊往本子上記邊說道:“好的,竇總。”

“另外,你也要做好迎接記者採訪的準備,把該給他的材料給他,不該給他的材料,一律不能給。明白嗎?”

“明白,明白。”章呀連連點頭。

“張啊,這幾天我回燕尾港一趟,把資金好好理一理。這邊呢,你要給我盯好了,一有風吹草動,立即給我打電話。”

“好的,竇總,您儘管去忙,這裏一切有我。”章呀說道。

“嗯,不錯。張啊,你是一天比一天成熟了。孺子可教也。”竇世傑說着,拎起提包,走向門口的法拉利跑車。章呀跟在後面送了出去。

章呀看着竇世傑的車子消失在街頭,轉身回到前臺。

公司前臺那裏圍着幾個人,其中一個女人章呀已經認識,她叫鄭雯雯,是公司的大投資客戶。鄭雯雯一開始投資200萬,拿了20萬利息後,投資熱情一下被激發出來,繼續不斷擴大投資,目前她已經通過福盛集團公司向列巴轉賬2000萬。

“鄭姐,您又來增加投資啦?”章呀熱情地向鄭雯雯打招呼。

“小章祕書啊,你可是大忙人,我來了好幾次都沒看見你。”鄭雯雯笑道。確實,鄭雯雯見如此有利可圖,便把投資所得的利息也全都拿出來重又投了進去。

“沒辦法啊,鄭姐,我們竇總總有事情讓我去辦,我也是分身乏術。有招待不週的地方,您可千萬別見怪啊。”章呀說道。

“知道,小章祕書是竇總的紅人。哪敢指望你親自招待我啊。不過招待得如何還真不是我在意的,我們投資,不就是圖個高收益嗎。只要收益可觀,管你招待得周不周呢?是不是啊,大夥兒?”鄭雯雯轉向周圍幾個投資者。

“對對對。”幾個投資客連連點頭。

“放心吧,投資收益只會越來越高。剛纔竇總跟我說了,從現在起暫停接受投資。”章呀宣佈道。

“啊?爲什麼?難道公司出問題了?”一個投資客問道。另外幾個投資客也表現出驚恐的神情。

“放心吧,怎麼會有問題呢?”章呀擺擺手,“竇總說了,這幾天投資來得太多了。他打算暫停幾天,研究一下,看看如何提高投資門檻,當然了,門檻兒提高了,投資收益也會相應提高。”

“是這樣啊,嚇我一跳。小章祕書,你以後說話能不能一氣說完,別這麼大喘氣好不好?”鄭雯雯摸摸自己的胸口說道。

“不好意思啊,鄭姐,沒想到您這樣的女中豪傑也能被我嚇着。後面我一定會注意的。”章呀趕忙給鄭雯雯道歉。

“這倒沒啥,沒想到今天還趕上了這個末班車,再晚來一會兒,這筆投資我可就交不上了。”鄭雯雯說道。

“鄭姐,您有福啊。現在交上的投資,那都是老客戶,利息肯定會比後來的高的。您就回家躺着數錢吧。”章呀說道。

“好啊,那我就回家躺着數錢啦。”鄭雯雯笑着和幾個投資者一起離開了公司。

看鄭雯雯等人走遠了,章呀對前臺的工作人員說道:“大家注意了啊,竇總說了,從現在起暫停接受投資。再有來交投資款的,你們按我剛纔的口徑對他們做好解釋。明白了嗎?”

“明白了。”幾個工作人員異口同聲地答道。

“好,還有一件事。就是一會兒可能有記者來採訪。記者來了後,你們不要回答他的任何提問,你們應付不了就把他領到我辦公室,由我來統一接待。明白嗎?”

“明白,明白。”

“好,那就這樣。”章呀看看門外,見沒什麼異樣,便回了自己辦公室。

章呀衝上一杯咖啡,剛準備喝一口,桌上的電話便響了起來:“章祕書,有記者來了,我把他領到你辦公室嗎?”

“領上來吧。”章呀放下電話,嘟囔一句,“說曹操,曹操到。看來,今天註定是不平常的一天了。”

來的記者正是程虞。

來採訪之前,程虞聯繫朗科發,想和朗科發一起來列巴公司。但是,朗科發在電話裏說,他的老胃病犯了,實在是動不了。程虞只好自己來到列巴公司。

前臺的工作人員把程虞領到了章呀的辦公室門口。透過門上的玻璃,程虞看到章呀的背影,章呀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不知爲什麼,程虞覺得似乎在那裏看過這個背影。

“章祕書,這是都市報的記者程虞。”前臺介紹道。

章呀轉過身來,熱情地迎了上來:“程記者大駕光臨,歡迎歡迎。”邊說邊向程虞伸出手來。

程虞握了握章呀的手,覺得章呀的手有些冷。

“程記者,請坐。”章呀把程虞讓到沙發上坐下,又問道,“不知道程記者來訪,也沒做準備。如有不周之處,還請程記者海涵。”說完,又給程虞衝了一杯咖啡。

程虞觀察了一下章呀的辦公室,除了一張接待客人的長沙發,其他不過是一張辦公桌,桌上放着一臺電腦,一部電話,辦公桌後面是一把椅子,椅子後面是一排文件櫃,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章祕書,聽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啊。”程虞問道。

“我確實不是本地人,我是跟竇總一起過來的。”章呀答道。

“噢?那章祕書是跟竇總從哪裏過來的呢?”程虞繼續問道。

“我們是從燕尾港市過來的。”章呀答道。

“我在門口看到,咱們的牌子上寫的是列巴公司瀛洲分公司,難道列巴的總部不在瀛洲?”程虞又問道。

“是啊是啊,程記者果然好眼力,我們列巴公司的總部在燕尾港市。”

“既然列巴的總部在燕尾港,爲什麼要到瀛洲開一個分公司呢?”程虞繼續追問。

“是這樣的,瀛洲的企業家歐丕強先生到燕尾港招商引資,就把列巴給引進來了。”章呀心想,我就知道記者要問這個問題。答案早就給你準備好了。我章呀這樣回答,你有本事就去找歐丕強問啊。

“原來是招商引資來的,既然是歐總引進的,那歐總在列巴瀛洲分公司也有股份了?”程虞問道。

章呀沒想到程虞會問這個問題,一時答不上來,便說道:“這個我還不清楚。”


“那這事誰清楚呢?”程虞緊追不放。

“當然是我們竇總了。”章呀只好這麼回答。

“竇總在公司嗎?我想跟竇總聊一聊。”程虞說道。

“竇總啊,他太忙啦,他不在公司。”章呀回道。

“那就等他什麼時候回來我再和他聊。”程虞說道,“我還想了解一下貴公司的生產經營情況,不知道章祕書是否可以給介紹一下?”

“這個好辦。”章呀總算鬆了一口氣,心想幸虧朗科發提前給通了氣,公司的情況介紹早就準備好了,“我這裏有公司開業的新聞發佈會全程錄像,裏面對公司的介紹很全面的,我可給你看看錄像。”

“太好啦,那咱們就看錄像吧。”程虞說着站了起來,跟着章呀到了電腦屏幕前面。

章呀打開電腦,找到新聞發佈會的視頻文件,點擊了播放。

視頻拍攝製作的比較粗糙,程虞耐着性子堅持着往下看,當他看到那個瘦瘦的航空航天專家錢偉達時,突然覺得這個錢偉達好面熟,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可是直到整個視頻看完了,程虞也沒能想起在哪兒見過這個老專家。程虞想,也許是在大學裏見過這個老專家?因爲在自己母校裏經常會有各種專家教授前去做講座,也許就是在校園裏打過照面呢。

“程記者,錄像就這些內容,你看還需要些什麼?”章呀問道。

程虞想了想問道:“我還想了解一下,目前瀛洲市有多少人蔘與了列巴的集資,投資總額已經達到了多少?”

“這個嗎,我還真不清楚。這應該屬於商業祕密吧。”章呀笑着說道。

“如果是正常的項目投資,又有什麼不可以公之於衆呢?”程虞反問道。

“當然,當然。我們確實是正常的項目投資。”章呀擦擦額頭上的汗,“但是這個投資人數和投資總額嘛,我確實不掌握,這個還必須得我們竇總來答覆你。” “那我什麼時候能見到竇總呢?”程虞問道。

“這個真不好說。”章呀搖搖頭,“竇總目前在多個城市開展業務,很難說哪天回到瀛洲。當然了,如果竇總回到瀛洲,我會第一個通知你。”

程虞看了看章呀,章呀臉上擠出一絲笑意。

“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程虞站起來往外走,邊走邊說,“不過,我也可能不時過來拜訪一下,也許湊巧就能碰上竇總呢。”

章呀把程虞送到門口,說道:“我們隨時歡迎程記者前來採訪,當然了,更歡迎你過來做客,我們可以多交流,交流多了就成爲朋友了。就像郎記者,他過來採訪一次就是我們的好朋友了。”

程虞只是笑笑,大步離開了列巴公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