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鴛鴦的肩膀抖啊抖啊抖,似乎腿也站不穩了,輕輕的靠在賈環身上。

似乎又猶豫了下,才悄悄的將臻首靠在了他的肩頭。

真好……

賈環卻輕輕嘆了口氣,鴛鴦身子一僵,剛想起身,腦袋卻被一隻可惡的大手給按住動彈不得了。

然後就聽賈環道:“鴛鴦姐姐,你知道三爺我爲什麼看起來這麼憔悴嗎?”

鴛鴦一張俏臉早就漲紅,聲音如蠅道:“不知。”

賈環嘿嘿笑道:“那你可知,三爺我的頭髮爲何會變白?”

鴛鴦一邊忍受着一隻手在她臉上輕輕摩挲着,一邊心慌慌的道:“是……是因爲三爺受傷,要調養一年的身子。”

賈環認真指責道:“並不全面,還有一些禁忌沒說全。”

鴛鴦心裏悔個半死,因爲她覺得脖子都快酸了,可那隻手還按在她頭上。

再聽賈環之言,心裏更羞,但卻不知爲何,她似乎抗拒不了賈環的話,顫着聲音,答道:“三爺這一年,要……要禁房……房.事。”

說完這“浪”話,鴛鴦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賈環卻嘿嘿一笑,終於將按在鴛鴦頭上的臭手拿開了。

還拍了拍人家俏嫩的臉,示意人家起來。

待鴛鴦站直身子後,用幽怨的眼睛看着他時,賈環指着自己的臉擠眉弄眼笑道:“三爺我的氣色之所以這麼不好,就是因爲昨夜蛇娘用絕世祕法,替我治好了暗傷,將你們苦苦等待的時間縮短了一半!

鴛鴦姐姐,只有半年了哦!

洗白白,等着我……”

鴛鴦聞言,一張臉徹底紅成了紅綢,身子搖晃了幾下,如同喝醉了一般,而後,轉身跑了……

雖然每個少女都懷春,也都想過一些羞羞事。

可是,她們希望的是春風化雨,而不是……

洗白白,等着我……

娘希匹!這是狂風暴雨大海嘯!

“呼!”

看着喝醉酒似的鴛鴦落荒而逃,賈環卻鬆了口氣。

心裏感慨道:當好男人,是真苦啊……

還要照顧女人的自尊心,不能直白的告訴她,你離我遠一點,不然會勾動我回憶的傷,那會讓我很疼的……

如果這樣說的話,鴛鴦多半會多想。

重生之農門嬌女 當然,賈環也難以啓齒。

所以,他只有以毒攻毒!

雖然他也知道這樣做有些過分,但是,不這樣做的話……

真的很疼耶,那裏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即使他修練了煉體第一的《白蓮金身經》,可是,他可能還沒修練到那個部位。

還好,鴛鴦臉皮薄,終究被他給感動走了……

哈哈哈!

站在沁芳亭上,賈環得意的笑着。

看誰再說老子沒文化!

“環兒……”

正在他得意之極時,忽然,一聲嬌滴滴,脆生生的聲音從東邊兒傳來。

賈環身體一僵,緩緩轉過頭看去,只見一道翠色鮮豔的身影,從竹橋上漫步而來。

月色下,燈光中,那一對黛若遠山的眷煙眉下,一雙似冬泉般清澈靈動的美眸,含情嗔笑的看着他。

冷情首席,悠着點 近了,更近了……

一股清新幽香涌來,賈環似乎感動的快哭了,他哽咽了聲:“林姐姐,好巧……”

林黛玉笑顏如花的走來,看着賈環那一副動人的表情,嗔笑道:“又作怪!”

只因左右無人,林黛玉忽然抿嘴一笑,竟上前挽住了賈環的胳膊……

“哦……”

林黛玉聽到這一聲“浪”叫,俏臉登時剎紅,嗔怪道:“要死啊!”

賈環實在沒法,他能哄的走鴛鴦,卻哄不走林黛玉。

論心眼兒,十個鴛鴦加起來都沒一個林黛玉敏感。

賈環只能悄悄的附耳,對林黛玉坦白道:“林姐姐,我……我老二受傷了!好疼……”

“老二?”

林黛玉蹙起秀眉,不解的看着賈環。

賈環用手,指了指方向……

“呀!呸!”

林黛玉身子都搖了搖,撒手放開賈環,一張臉透紅,美眸中更是彷彿能滴出水來,她嗔怒的看着賈環,惱道:“環兒,你作死!”

她以爲賈環在調.戲她。

因爲,以前賈環裝過頭痛,要求她吹吹,親親,就不疼了……

可是頭上能吹吹親親,那裏能嗎?

薄怒之下,林黛玉一副誘人之極的模樣,若是擱在往常,嘿嘿嘿……

可現在,賈環卻快哭了,“哀求”道:“林姐姐,別那麼美了成不成,一動真的很疼的,皮都破了……”

終於,蕙質蘭心的林黛玉發現了,賈環好笑真的沒說渾話。

他好像,真的出了問題。

林黛玉緊張兮兮的看着賈環,關心道:“環兒,你……你沒事吧?”

賈環苦澀的搖搖頭,道:“沒事,只要不靠近美女,不翹起來,就不會太疼……”

林黛玉面色古怪的緊,若是此刻是薛寶釵在此,聽到這種話,怕是早已連站都站不住了。

但林黛玉卻不同,她是敢看**的主兒,對這方面的接受能力,不同於一般的閨閣女子。

Pick me!佛系老公談談情 她抿着嘴,一雙眼睛愈發靈動鮮活,看着賈環道:“除了疼以外,沒別的大礙嗎?”

賈環快哭了:“林姐姐,你還想我有什麼大礙啊? 江山策:凰權天下 真要有個三不長兩短,你以後可該咋活啊!”

“呸!”

林黛玉一張俏臉紅暈,壓着聲音狠狠的啐了他一口,忽然畫風一變,眼波流轉,媚眼如絲的看着賈環,嬌滴滴的喚了聲:“環哥哥……”

“哦……”

“哧哧……”

……

賈環邁着鴨子步,一拐一拐的,和惡作劇得逞後,笑的氣喘吁吁的林黛玉,一起前往了紫菱洲。

因爲如今王瑜晴整日都在怡紅院待着,和賈寶玉說話玩鬧在一起,家裏的姊妹們都不大喜歡她,所以就沒再去怡紅院坐着。

瀟湘館雖然近,但卻太過玲瓏小巧,容不下那麼多姊妹們。

林黛玉又懶得爬山,所以也沒去雲來閣……

因此,衆人便約定了去賈迎春的紫菱洲坐坐。

從沁芳亭出發,兩人路過山坡下的花陰小道,過了竹橋,再過了滴翠亭,向北拐下竹橋,便是紫菱洲了。

大觀園內多水系,潺潺流水,映着天上皎月繁星,波光粼粼,格外好看。

原本一個作怪,一個笑彎腰的兩人,漸漸的,也不再鬧騰了。

在這美若仙境的美景中,兩人願意做一對神仙眷侶,一對金童玉女,而不願做一對逗比……

“哈哈哈!”

他們不笑,卻有人笑。

剛下了滴翠亭,遠遠的,就聽到紫菱洲邊際,一羣人坐在水邊大笑不已。

夏末,水邊自然是避暑勝地。

但前提是,沒有蚊蟲。

別人家如何驅蚊蟲不知,但賈家有蛇娘留下的配方和龍涎。

每人一個香包,一切蛇鼠蟲蠅通通退避。

因此,她們方能這般快意的在園子裏受用。

賈環和林黛玉並肩走了過去,卻見一羣姊妹們,正圍着賈惜春的丫鬟入畫在那裏說笑。

只聽了兩句,賈環便啞然失笑。

原來,雖然只在城南莊子裏待了一天,入畫居然真的被安排去餵驢了……

她倒也會來事,還在那裏“昂昂昂”的學驢叫喚,逗得一圈的姑娘差點笑岔了氣。

直到看到賈環和林黛玉的到來,入畫“昂”了一半“昂”不下去了……

一羣人站起身來,賈環卻忙招呼衆人再坐下。

他順勢坐在了賈迎春身邊,林黛玉坐在了他身邊。

賈環看着入畫笑道:“小吉祥真安排你去餵驢了?”

入畫搖搖頭,道:“小吉祥當時正受傷昏迷,不是她安排的……

不過她之前玩笑時說過,可能李萬機家的當真了,才這般安排的。”

賈環聞言,笑了笑,也沒再多理會,他又看向賈惜春,道:“莊子裏好耍不?”

賈惜春連連點頭,高興道:“三哥,莊子裏都沒有種田,煙囪好高好高啊!

咕噥噥的再冒大黑煙!

小吉祥還帶我們去逛了三哥當年住的屋子,三哥,你們當初過的可真苦!”

小臉心疼的看着賈環。

其她人聞言,紛紛露出意動的眼神看着賈環。

倒不是想去看黑煙囪,而是想看看賈環當年生活的地方。

賈環見狀呵呵一笑,道:“哪裏苦,別聽小吉祥唬你。當初她差點沒玩兒瘋了,都不想回來呢。

如今莊子里人太多,你們也不方便去,亂哄哄的玩不開。

等過段日子,咱們一起去牧場上玩。

四妹妹,三哥考考你的文化水平……

會背那首《敕勒歌》麼?”

在衆人鬨笑中,賈惜春卻極爲給面子,清脆的聲音誦道:

“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三哥,我背的對不對嘛?”

“啊?對的吧?”

賈環猶豫道。

“哈哈哈!”

衆姊妹大樂。

賈惜春卻不依的跑過來,靠到賈環懷裏,撒嬌道:“三哥,到底對不對嗎?”

賈環面色有些古怪,點點頭,聲音也有點怪,道:“對的。”

不是他變.態,對幼妹產生什麼想法,而是……賈惜春壓上了……

“噗嗤!”

林黛玉在旁邊差點笑壞肚子,不過到底心善,拉着小惜春的胳膊,將她從賈環身上拉下來,然後扯着她的臉蛋兒,嘲笑道:“好的不跟學,就跟小吉祥學這些狐媚手段!”

被戳破伎倆後,賈惜春頓時不好意思了,道:“就是小吉祥教我的!”

除了寶釵外,衆人紛紛一樂,而後,賈迎春卻斂了笑容,看着賈環道:“環弟,今日之事,可有什麼干係?皇帝,皇帝喊你進宮,可教訓了你?”

此言一出,衆人都息了笑聲。

入畫懂事的離開,言道去幫司琪準備茶水點心。

看着一張張面色凝重關心的俏臉,賈環心裏感動,笑道:“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咱們又不理虧,怕甚?而且,陛下也沒訓我。出宮的時候,還派了他的御攆,送我出的宮。”

“可是……”

賈迎春有些難過道:“環弟,今日在那人家裏,亂哄哄的,那人還受了傷,他家子弟也磕破了頭,看着怪唬人的。

寶姑娘說,那人是皇帝最親近的兄弟,以後是要做親王的,皇帝不會怪你嗎?你真的沒事嗎?”

看着賈迎春一臉擔憂難過的神色,賈環轉頭看向了薛寶釵。

薛寶釵看着賈環的臉色,心裏一緊,忙道:“環兒,不是……是二姐姐她們問的我,鎮國將軍到底是什麼人。”

薛寶釵因爲掌管商事,可以獲取外面的信息,賈家姊妹們也都知道這一點,所以才問的她。

賈環點了點頭,然後又轉過頭看向賈迎春,笑道:“姐姐放心,看情況,那人也還算是懂點道理的人。自戕己身,也是他自己所爲,與咱們不相干。u看書(wwwukahu)

而且,呵呵,咱家不再找他的麻煩,他就燒高香了。

若非看在他魔怔不自知的份上,敢唐突我姐姐,我要他的腦袋!”

……

ps:說兩句題外感受,感覺啊,林黛玉是明着傻大膽,薛寶釵是內藏着內秀。

林黛玉敢明着看**,薛寶釵是偷着看。

原著裏林黛玉和賈寶玉沒有太多避諱,打鬧觸碰都有,賈寶玉還咯吱林黛玉……

可薛寶釵感覺也沒太守禮,明面上很端莊,可也在賈寶玉跟前攏起袖子露出白膩的胳膊,看紅麝串,解開襖子看金項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