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鯊魚王巨大的嘴巴一張開,恐怖無比的吞噬力再次籠罩住正前方的區域,頓時將一大片的黑影給吞噬的乾乾淨淨。

這一次,它的天賦神通吞噬沒有鎖定到任何一個人,影王、北辰流主、一刀王都時刻注意著,根本就不敢到它的正前方,都是在側面游擊。

眼見天賦神通也沒有什麼作用,鯊魚王全身又湧現出濃郁無比的水藍色光芒,接著在它的周圍,一股極其可怕的寒氣不斷的從它體內散發出來。

這寒氣極其的可怕,似乎要將所有的一切都給凍結一般,連天空之中激蕩的風雲似乎一下子就要被凍結了。

纏繞自身的黑影也是如此,原先氤氳翻滾,可是伴隨著可怕的寒氣籠罩,轉眼間似乎要被凍結了一般。

絕世神帝 黑影很快就收斂起來,露出了影王的身影,他此時顯得非常興奮,但同樣也是臉色蒼白,頭髮、眉毛上面布滿了寒霜。

同時氣息萎靡不振,胸口不斷的起伏,大口的呼吸,雖然剛剛依靠自己領悟的新能力破開了鯊魚王的防禦,給其他兩人製造了機會,真正的傷到了鯊魚王。

但是鯊魚王反應也很快,依靠自己雄厚的元力抵消腐蝕力,讓影王的元力消耗非常的可怕,同時又發出寒氣護體,影王離得最近,體內已經有寒氣入體,整個人猶如掉進了冰窟窿里一般,全身冷的發顫。

他的速度一下子飆升起來,急速的遠離鯊魚王,同時體內的元力不斷的運轉,伴隨著一陣陣黑色光芒的湧現,他嘴巴一張開,一股股白色的寒氣從體內不斷的排出。

頓時他就覺得整個人一下子舒暢無比,全身暖洋洋的,沒有一絲的寒意。

看向鯊魚王,沒有影王的元力腐蝕,轉眼間在它的身上又形成了一層新的寒冰鎧甲覆蓋,周圍又有可怕的寒氣繚繞,一刀王和北辰流主此時也是拿它沒有絲毫的辦法。

「嗚~」

鯊魚王看了看影王,顯得非常不甘心,不過這一次,它受傷不輕,身上的鱗片都被腐蝕的精光,顯得非常凄慘。

發出一聲怒吼,它巨大的尾巴一擺動,一掉頭,竟然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掉頭就跑,也顧不上自己的尊嚴和威風了。

隨著它的一聲怒吼,下方正在慘烈廝殺的海洋怪獸似乎得到了撤退的命令,猶如潮水一般朝著遠處的海洋撤退。

可怕的海嘯和波濤等等也猶如潮水一般退去,轉眼間原先波濤洶湧的戰場又慢慢的恢復平靜,只有富士山基地市內還有一些來不及撤退的海洋怪獸依然在不斷的廝殺。

不過這些怪獸依然翻不出什麼浪花,隨著更多的武者返回,很快這些怪獸就被清理的乾乾淨淨。 淺草別院之中,庄小幽全身泛著濃郁的黑色光芒,這黑色的光芒猶如一團黑氣不斷的氤氳翻滾。

他這一次似乎也是有所啟發和收穫,整個人閉著眼睛,似乎在回憶剛剛看到的一幕,接著很快他的眼睛陡然睜開。

他周身的黑氣一下子彷彿變成了極其可怕的濃硫酸一般,身邊的桌子、椅子等等竟然轉眼間就被腐蝕的乾乾淨淨。

以至於王影猶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瞬間閃動急速的遠離,王影剛剛開始親眼目睹了黑暗力量當中腐蝕奧義的可怕。

「我去~我一直以為只有我才是天才,現在看來我還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這個影王能夠在悲憤之中突破另外一絲腐蝕奧義,沒想到這個庄小幽竟然也能夠通過觀看別人的戰鬥也領悟出同樣的一絲腐蝕奧義。」

「這兩個人都是天才!」

王影忍不住看了看庄小幽,再看看天空之中的影王。

重生八零嬌嬌媳 「呼~」

庄小幽呼口氣,臉上洋溢著掩蓋不住的笑容,接著他身邊的黑氣迅速的回到他體內,轉眼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恭喜了~」

王影眼見庄小幽收斂了黑氣,閃現過來笑著說道。

「哈哈~這次真的是沒有白來。」

庄小幽開心的笑起來,他很早之間就進入到了王境,只是一直沒有領悟奧義,所以實力看起來似乎並不強,但真是的情況是,他長期坐鎮魔都基地市,他和海洋怪獸之間的廝殺是非常頻繁的,在一次次的廝殺之中,他早就應該突破了,只是差臨門一腳。

海洋怪獸當中黑暗屬性的怪獸實在是太少了,基本上都是水屬性、風屬性之類的,這一次見到同樣是修鍊黑暗元力的影王,一下子就領悟了,實力大進,自然是開心不已。

「這個影王在我們原先的資料上並沒有,看來應該是最近新晉級的王境,沒想到怎麼快就領悟了腐蝕奧義,這個人不能留!」

王影笑著點點頭,接著看向天空之中的三道身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殺意。

「是絕對不能留下,該怎麼辦,我聽你的。」

庄小幽同樣鄭重的點點頭,同樣領悟的是黑暗力量當中的腐蝕奧義,他很清楚這腐蝕奧義的可怕和強大。

更何況這個影王一旦成長下去,將來的成就會如何,誰也說不清楚,說不定就會成為自己的大敵。

「現在他們剛剛結束戰鬥,體內元力所剩不多,殺。」

王影的話剛剛說完,整個人湧現出濃郁無比的水藍色光芒,接著猶如一道長虹瞬間激射出去,速度快到了極點。

庄小幽動作也不慢,全身湧現出濃郁的黑色光芒,也如同一道黑影朝著天空激射出去。

「老師~」

影王看著已經在視野之中變小的鯊魚王,雙手握的緊緊的,他很想上去給自己的老師報仇,但是他知道,他現在根本就殺不了鯊魚王。

鯊魚王有極其可怕的寒氣護體,又有雄厚的元力,即便是自己領悟了強大力量,他現在也殺不了鯊魚王,更何況,現在他體內的元力所剩無幾。

北辰流主和一刀王同樣沒有追擊的意思,看向影王的時候,眼神之中都多了一絲絲的崇拜,這影王顯然在關鍵時刻取得了突破,否則的話,這一次想要打退鯊魚王絕對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劍聖~」

兩人想到劍聖,再看看這個影王,忍不住心中感嘆:「不愧是劍聖的傳人,最天才的武者,這才剛剛晉級王境沒多久,很快就擁有如此強大而詭異、可怕的力量,以後倒是不用在害怕鯊魚王了。」

「影王,不必過多悲傷,等北辰次郎、伊藤潤一、甲原太郎他們回來,我們就去宰了這頭畜生為劍聖報仇雪恨。」

兩人來到影王的身邊安慰道。

「不用~老師的仇就留給我一個人來完成吧。」

影王微微搖頭,腦海中想到了劍聖被吞噬的那一幕,拿一根巨大的冰錐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不好~」

突然,一股凌厲至極、極其可怕的攻擊朝著三人襲殺過來,攻擊還沒有抵達,一股讓人膽戰心驚的殺意就已經迷茫過來。

三人的反應速度也非常快,瞬間化身為三道流光朝著三個方向閃躲,同時睜大了眼睛看向襲擊過來的兩道身影。

一道全身湧現出水藍色的光芒,手持一柄長槍,一股可怕的波動在他的身上湧現出來,猶如大海之中的波濤,攜帶著磅礴無比的力量壓了上來。

另外一道身影則是全身湧現出黑氣,濃稠無比,以至於讓人看不起他的身影,但同樣凌厲無比的攻擊從中散發出來,人影未至,讓人膽戰心驚的鋒芒就已經迎面撲來。

「嘭~」

王影手中的長槍一刺,狠狠的和北辰流主的長刀撞擊在一起,瞬間就將北辰流主給擊的倒飛出去。

「噗~」

北辰流主一邊倒飛,一邊忍不住張嘴大口、大口的吐鮮血,剛剛開始平淡無奇的一招,卻是王影將自己領悟的一絲水之波動奧義融入其中。

在攻擊的剎那間,一股可怕的波動就沿著兵器作用到北辰流主身上,直接一招就重傷了北辰流主。

這邊,庄小幽的攻擊同樣凌厲而可怕,同樣是黑影對黑影,庄小幽的黑影籠罩住影王的黑影,接著很快又馬上分開。

只見影王狼狽無比,彷彿剛剛從濃硫酸自己泡起來一般,全身的衣服被腐蝕的乾乾淨淨,更是連身上皮膚、肌肉等等都腐蝕掉了很多,鮮紅的肌肉、還有雪白的骨骼一下子暴露出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影王臉上非常的難看,全身湧現出濃郁的黑暗元力,在黑暗元力的修補下,身上的傷口在慢慢的癒合,他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影和庄小幽。

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紅著眼睛問道:「剛剛就是你們發出的攻擊,才讓老師被鯊魚王給吞噬掉的吧?」

高空之中,王影手持長槍、庄小幽手持長劍,面對微笑的看著正對面的三人,王影自然是聽不懂對方嘰嘰歪歪的說什麼。

「沒錯~」

庄小幽非常乾脆的點頭承認,他對日本人可是沒有一絲的好感,上次要不是讓王影遇到了北辰次郎三人,庄小幽都覺得自己可能就死在日本人手中了,一想到這裡,他對於殺掉眼前這幾個日本人就沒有一絲的心理負擔。

「八嘎~」

影王頓時怒了,眼睛血紅、血紅,恨不得將眼前兩人給吃了。

再仔細的打量下眼前兩人,雖然穿了日本人的衣服,可是這行為舉止之類的根本就不像是日本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北辰流主被王影一招重傷,也是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兩人,什麼時候竟然多了兩個王境高手,實力如此的強大可怕,一招重傷自己。

「這把刀你認識吧?」

王影自然是聽不懂對方的話,笑了笑將自己背上的那把村正妖刀拿了出來對著三人晃了晃。

「村正~北辰次郎~」

三人一看,立刻就認出來,這是北辰次郎的佩刀。

「你們是華夏人?」

北辰次郎話語一變,竟然說出了字正腔圓的漢語。

「沒錯~」

王影笑了笑點點頭,接著將身上的日本衣服一扯,往下方的大海一丟,王影身影的庄小幽也是如此。

「早就想丟了這狗皮了~」

庄小幽笑了笑,手中的長劍揮舞出一道道劍花,轉眼間,那身衣服就變成了碎布條在空中飛散。

「北辰次郎他們怎麼樣了?」

北辰流主頓時就急了,連忙急切的問道。

「你說呢?敢到我們華夏來暗殺,他們應該已經做好了被殺的準備吧。」

王影淡淡的看了一眼北辰流主,笑了笑說道。

「你們~」

北辰流主握緊了手中的長刀,雖然心中已經猜到了結果,可是當得到肯定答覆的時候,他也依然忍不住想要立刻殺了眼前兩人為北辰次郎三人報仇。

「不要衝動~」

一旁的一刀王顯得非常冷靜,手中的刀始終沒有出手,他在蓄勢,一刀王,一刀王,他這刀一出,必定只需要一刀就可以斬殺了強敵。

三人和鯊魚王激戰許久,實力所剩不多,在這個時候衝動的話很有可能會全部死在對方的手中,一旦他們三個人都死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呼~」

北辰流主深吸一口氣,目光冰冷,冷冷的問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

王影笑了笑,在空中非常悠閑的走動,想了想說道。

「我們不想幹什麼,我們是過來報仇雪恨的,北辰次郎、伊藤潤一還有一個甲原太郎吧,他們在我們華夏殺了很多人。」

「我們這一次過來,自然也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王影一邊說話的時候一邊仔細的觀察三人。

三人聽到王影的話,似乎一點都不意外,王影頓時就知道,自己和老岳殺掉北辰次郎三人並沒有冤枉好人,他們三個人就是過來華夏專門暗殺高手的。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他們是帶著和平去華夏的,絕對不可能去濫殺無辜的。」

儘管心裡清楚的很,但是北辰流主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即便是整個富士山基地市的人都知道,他們在計劃著入侵大陸,以便將來遷移到大陸上去。

但是明面上自然不能說自己是侵略者,正如上個世紀的那場戰爭一般,美其名曰,*****,冠冕堂皇,粉絲侵略和戰爭。

「是不是都已經不重要了,反正他們三個已經死了,而你們日本人也將因此受到應有的懲罰。」

王影笑了笑,你死不承認也沒有關係,反正自己也不打算放過眼前的三個人,當然了王影也是要讓所有的日本人知道,敢伸手到華夏來就要做好被斬掉的準備,一次就把日本人給打疼了,他們才會乖乖的。

所以王影說話的時候都是運足了元力,聲音宛如洪鐘,又如驚雷,即便是富士山基地市這裡也聽到清清楚楚。

此時,日本人這邊還沒有來得及慶祝打退了鯊魚王的進攻,立刻就發現了天空之中的動靜,有懂中文的人連忙翻譯給身邊的聽。

頓時整個人基地市當中的日本人都臉色大變,白衣劍聖已經死了,派往華夏的三個王境武者也死了。

要是眼前的北辰流主,一刀王、影王三人再被眼前的兩個華夏高手給殺了的話,那日本就真的完蛋了。

很快,從富士山基地市當中,一道道身影急速的御空而起,這些全部都是先天境的武者,他們一個個都趕緊支援過去,即便不是王境武者的對手,能夠牽制一二也是好的。

「我們怎麼多人,你們就兩個人,不覺得有點自大嗎?」

一刀王目光冰冷,手一直按著刀,氣勢在慢慢的繼續,猶如被大壩攔住的洪水,在等待決堤的那一刻。

「自大?等下你就知道了。」

王影笑了笑,接著眼神之中激射出一道精光,手中的長槍隨意的揮舞,陡然之間一道高達千米的波濤在天空之中升起,隱隱之間波濤洶湧、激蕩澎湃的海濤聲震耳發聵。

王影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巨大的波濤朝著一刀王、北辰流主和影王三人重重的壓了上去,彷彿千軍萬馬、又如同泰山壓頂,可怕的威壓讓人窒息。

庄小幽眼見王影動手,全身湧現出黑色的光芒,轉眼間整個人就籠罩住一團黑霧之中,這黑霧急速的天空之中膨脹,轉眼間就變成了一片龐大的烏雲籠罩一方虛空。

烏雲擴散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瞬間就將一些急速支援過來的先天境武者給籠罩進去。

烏雲之中一陣翻滾,伴隨著一道道各色光芒在其中閃現,接著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只見一具具腐蝕的只剩下骨架子的屍體從烏雲之中朝著下方跌落。

僅僅只是轉眼間,十多個自持實力強大的先天境後期高手就死的乾乾淨淨,另外了一絲腐蝕奧義的庄小幽,這些先天境的武者哪裡回事他的對手。

「這怎麼可能~」

影王目睹眼前的一切,難以置信,自己剛剛才領悟的能力,沒想到這個人竟然也領悟了。

「不要過來~」

他看了看下方還在急速往天空之中御空升起的先天境武者,連忙厲聲的喝道,他實在是太清楚這種能力的可怕之處了。

連鯊魚王強大無比的寒冰鎧甲和鱗片都能腐蝕掉,這些先天境的武者即便是數量再多,那也不過是過來送死。

要是自己三人死了,這些先天境的武者可都是未來的希望了,絕對不能現在就過來送死。

皇家幼兒園 「所有先天武者立刻逃走~」

又是一聲令下,他很害怕王影和庄小幽殺完自己三人之後又去屠戮先天境的武者,所以這些希望的種子必須趕緊逃離。

聽到影王的話,下方的這些先天境武者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紛紛朝著四面八方急速的逃竄,他們知道,敵人雖然僅僅只有2個人,但是自己一方的三位王境武者多半可能不是對手。

「轟~」

眼見高達千米的波濤朝著自己三人狠狠的壓了上來,一刀王手中的長刀終於忍不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