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魚小雅搖搖頭:「我沒事,倒是甜心你,從遊戲脫離后,發生了什麼,人家可擔心死了呢~」

白暮激起一身雞皮疙瘩,以魚小雅的樣貌發出這般魅惑的話語,實在太讓人感到不適合,他先教導魚小雅,以後不要再這般說話,魚小雅敷衍答應。

白暮又低頭對趴在膝蓋上的小魚兒說道:「你別什麼都跟你雅姐姐學,起碼那個嬌艷的口氣不能學!」

小魚兒甜甜應道:「好的,甜心!」

忍住頭大,白暮跟魚小雅說了從遊戲脫離后發生的一切,魚小雅聽完若有所思,她很在意荒山中的兩隻厲鬼,還有火化場的兩個紙人,但現在她的怨氣不足以支撐她在突破地縛,她也選擇隱瞞白暮,白暮為了她們付出了太多,她不忍心讓白暮再有負擔。

嬉笑打鬧一陣后,白暮帶著二人找到夏禾他們,夏禾被紅絲包裹,氣息薄弱,需要每日魚小雅渡怨氣給他維持壓制體內金光。

張淺淺與童謠姐妹則狀態好很多,只因為天陽小學陰氣消失,而感到一些不適。

對於怨氣的搜集,白暮心中有計劃,這個計劃實施還需要準備,其中翻新天陽小學是不可缺少的一環,對於資金白暮倒是不急,現下先從打掃小學開始。

小學荒廢多年,早已布滿灰塵,桌椅,講台等等也是潮濕生霉,輕輕一握就變成木屑。

這四天以來,白暮帶著四個小蘿蔔清理雜物,基本上,除了牆壁,所有的東西都被清理出去,堆在校園的操場上,等待白暮拿到小學的所有權后,再叫人拉走。

清理中,白暮估算裝修整所小學需要的資金,大概需要兩千萬。

他的目的不是重開小學,那樣手續太過麻煩,他也沒信心成為教導學生的老師,光是養五個小蘿蔔就心力交瘁,所幸紅裙魚小雅成熟懂事,替他分擔了點。

他們的目標是影視基地!專門拍攝恐怖電影的影視基地!

這和系統功能的「恐懼能量」有關,他一從系統那了解具體功能后,這個想法就出現在腦子裡。

根據系統說的,只要白暮嚇到人,不管是直接或者間接,哪怕編個故事,哪怕白暮只寫了一個字,只要能嚇到人,就能收集到恐懼能量,只是能量多少而已。

恐懼能量能兌換的東西不計其數,他不再需要的極品靈根,驅魔符籙,銅錢劍等等。

還有最重要的怨氣。

他不知道兌換比例是多少,但能不通過造成殺孽就獲得怨氣,去修復夏禾,增強魚小雅,白暮倒是很樂意的。

改造工程很大,四天也才清理完小學一半區域,現在是下午四點,午夜十二點他就又會被拖進遊戲,改造計劃暫時擱置,他與眾人齊聚在空出的教室,商討副本中的事。

「鬼蜮已經和天陽小學融合,我不能再帶你們去遊戲了。」魚小雅率先說道。

張淺淺略感遺憾,白暮自然瞧見她的落寞,安慰她說:「沒關係,你們本來就不用跟我一起去的,那裡太過危險,要是你真的想為我做些什麼,幫我把小學看好,我進去后,別讓人進來搗亂就好。」

張淺淺聽完露出笑顏:「嗯!」

童謠姐妹倒是無所謂,她們跟隨的是魚小雅,至於白暮?

在她們看來就是雅姐傾心的人,同她們關係不陌生也不親密。

小魚兒抱著白暮胳膊提醒道:「但是遊戲那個壞人,會讓雅姐姐進去嗎?」

這話讓魚小雅一愣,白暮也愣然,他居然忘記了這個問題!

魚小雅思考強行衝進副本的可能性,白暮看出她的想法,握住她的手,搖搖頭,語氣不容拒絕。

「不要強行衝進去,太危險,光是突破地縛就已經讓你受傷,我會永遠保護你,但也請你愛惜自己,答應我好嗎?」

看著白暮眼中的柔情與決然,魚小雅退步了:「嗯,遊戲拖你的時候,我融入你的心神,如果被遊戲擋在外面,我答應放棄強突,留在天陽小學等你,但你也答應我,活著回來,為了我,也是為了小魚兒。」

白暮點點頭,內心卻吐槽不停:【這flag立的飛起啊!這真的不要緊嗎?!】 「嗷——」

突然周圍的嚎叫聲此起彼伏,一浪蓋過一浪。

大地像是發出震顫,轟隆的巨響從四面八方傳來,像是源源不斷的浪潮聲,又像是湍急的洪水滾滾而來。

急促的警報聲警醒著陳升三人,馬上要有大事發生。

綠色的光點已經布滿了整張衛星地圖,對著中間的紅色小點形成了包圍圈。

這是獸潮?!

聽著周圍的異響,陳升整張臉都黑了。

該死!

獸潮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明明就只差最後一段距離,就可以離開這裡。

「寶寶,我們走了!」

將身上的所有裝備丟下,陳升一把抓起馮寶寶的小手,轉身就往最近的出口跑去。

必須得趕在獸潮接近之前離開這。

不然的話……

會死!

陳升面色凝重,眼裡只關注著最前方,奔跑的速度愈發快速。

而那個衣冠禽獸的男人,早已經不知道被他們給甩到哪裡去了。

也好。

留著他傻乎乎的呆在那自生自滅就行。

至於現在還是保命重要。

在源源不斷的獸潮下,就算是天級校尉也會力竭而亡。

這根本就不是實力的問題了,而是異獸在以量而取勝。

更別提雙拳難敵四手,亂拳打死老師傅,這些常人皆知的問題了。

獸潮來臨時候,逞英雄往往就是最愚蠢的事情。

在沒有絕對力量的壓制下,保全自身,徐徐圖之才是最好的辦法。

等到山脈里的所有校尉全部撤離,區區的小型獸潮將不足為慮。

而一旦被困在山脈里,只會被獸潮給逐個擊破。

這應該也是范無救他們,如今正打算做的事。

趁著追擊他們的校尉無暇分身,潛入西南陣腳逆轉大陣。

事情的真相到這已經基本明朗。

這根本就是幽冥殿將計就計,請君入甕,然後調虎離山的把戲。

因此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了才行,不然整個乾域都會陷入滅亡。

一想到這,陳升的腳步變得愈發快速。

只要再穿過這個山丘,馬上就能抵達寬闊的平原。

透過樹叢間的空隙,已經可以清晰看見停留在那的救援直升機。

不用多久,就能乘坐上直升機,轉移到安全的陣地,休整然後反攻。

撤離近在眼前,陳升的臉上慢慢露出喜悅的表情。

但下一秒,他的臉色逐漸變得僵硬。

這又是什麼情況?!

不遠處的救援直升機,機身在輕微的晃動,螺旋槳旋轉的越來越快。

周圍的植物被強勁的氣流,吹動地不停左右搖擺。

接著直升機龐大的軀體,漸漸地遠離地面。

隨著高度的不斷升高,上升的速度也在逐漸加快。

像是馬上就要脫離這裡,飛向遠方……

不對!

這架直升機根本就是要跑!

前來救援的直升機,竟然完全不管陳升他們的死活,打算自己一個人逃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陳升頓時怒火中燒。

明明只差一步就能撤離了,結果前來救援的人員竟然臨陣脫逃!

望著逐漸遠去的直升機,陳升發出憤怒的大喊:「我淦,你給老子回來!」

怒吼聲在此起彼伏的轟隆巨響下,一下子就被掩埋消失。

飛在半空中的直升機,像是完全沒有聽見他的大喊。

沒有一絲留戀,堅定的往遠方飛去。

只打算給陳升他們,留下一個瀟洒的背影。

可惡!

陳升拳頭緊握,額頭冒出青筋,惡狠狠地望向高空中,不斷縮小的黑影,卻沒有絲毫辦法阻攔。

一絲無力感在他的心中升起。

果然靠任何人,都不如靠自己。

停頓沒多久,陳升剛抬起腳準備帶著馮寶寶,逃離到寬闊的平原上。

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他的身子一愣,疑惑地抬起頭看向高空。

爆炸的火光擴散到四周,染紅了整片天空,就像是絢爛的煙火。

原本正在飛行中的直升機,變得四分五裂。

四散的零件燃燒著火焰,接連不斷地從空中落下。

重重的砸落在地,發出「砰砰」的響聲。

寬闊的平原上,被重物砸出一個又一個深坑,四處煙火氣息瀰漫。

僅僅就是一個瞬間,直升機就已經變成了報廢的殘渣。

看著眼前慘烈的景象,陳升不由得感到頭皮發麻。

如果剛才自己和寶寶,一起坐上了直升機撤離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在爆炸中身亡了吧。

忽然雞皮疙瘩從全身冒起,冰冷的寒意滲透到腳底。

這就是傳說中的福禍相依嗎?

果然自己作為天命的主角,老天爺還是眷顧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