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魔皇聞言,笑了笑,笑容中充滿了不屑。

“帶他們去地牢!”魔皇道,沒有再看他們一眼。隨即,便有小魔帶著他們晃晃悠悠的朝著地牢而去。

地牢在魔宮主殿的地下,陰暗潮濕,發出令人作嘔的味道,他們一路上還路過了一個血池和一個蛇窩,看到這個蛇窩,龍小小便想起了花尋,今日沒有看到她,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龍小小有些討厭這一世的軟心腸,如果她還是同前世一般,是不是自己也不會這麼難過了。

到了地牢,他們被分開關押,一個人一個牢房,龍小小可以確認的只有她的左邊是紫妖,右邊是笑笑。他們的手上又被套上了壓制力量的東西,讓他們使不出力來。

小魔將他們關進去后,便離開了。

幾人通過喊話得知了位置,判官就在左前方,和狐六挨著。

“這下,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狐六有些沮喪的說道。

“是小六嗎?”另一個角落有聲音傳來,帶著疑惑。

狐六立刻回道:”是我是我,可是族長伯伯?”

“誒,小六啊,你可回來了,我們都以為你被魔皇殺了呢。。。”看來這個就是狐仙的族長,聲音聽起來有些蒼老。

“怎麼可能,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六!”狐六有些得意的說道,”對了,族長伯伯,其他人呢?我爹娘他們呢?”

“他們都被魔皇帶到別的地方去了,至於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還有七個長老,也被他弄走了,現在這裡就我一個人。”

看來這地牢是猜對了,不過人早已經被轉移了。

“我們就是特意回來救你們的,這幾個人很厲害的。”狐六說著,聲音都有些哽咽,看來是許久沒有見到親人,有感而發了。

“你有心了,你去救走他們吧,我一個老頭子,命已經不值錢了。”

在這裡,聽著一個蒼老的聲音這麼說,還是覺得有些難受。

“族長伯伯,你說什麼呢?我一定會將你們大家一起救出去的!”狐六的聲音明顯有些著急。

“好好好,好孩子,一會我會想辦法放你們出去,出去了,就盡量不要回來。”族長繼續說道,有一種看破世事的洒脫在其中。

狐六明顯有些難受,龍小小也不得不動容。

“老人家,你放心,我們一起出去。”龍小小的聲音堅定的說道。

族長沉默了一會:”是長公主殿下?”龍小小稱是。族長笑了笑:”宴會中見過一面,沒想到今生能再見,謝謝你照顧小六。”

“您別這麼說,我受之有愧。”龍小小道。

“吵什麼!”有小魔走進來,厲聲喝道。

“小魔軍,是我不舒服,哎呀,年紀大了,就是麻煩。”族長說道。

“你怎麼了?”魔軍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我的腰閃到了,可否扶我一把。”族長的聲音顯得他現在確實很不舒服。


“真是麻煩。”小魔軍嘴裡嘀咕,但是手上還是準備過來扶他。

當小魔軍進入牢房后,只聽見一陣悶哼,隨即,龍小小他們便看到一個白頭髮的老人匆忙走過來,將他們都給放了出來。

隨後又用他身上的匕首砍斷了他們手上的鏈子。這個匕首必然是很好的東西,這個鏈子可不是這麼容易被砍斷的。

放了他們,族長卻並沒有準備離開。

“族長,你和我們一起走吧!”狐六有些著急的說道。族長搖了搖頭:”我如今身子骨大不如從前,會拖你們的後腿,我就在這裡,等你們救出了別人,再回來找我。”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狐六也只好一步三回頭的離開這裡了,他們發現,不知是不是魔皇太過自信,這個地方,一共就只有剛剛那一個魔軍守著。

他們先去尋找別的狐仙的去處。

“丫頭!丫頭!”一個細微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龍小小往角落看去,居然是老熟人,龜丞相。

“龜丞相?!你又被抓了?”龍小小半開玩笑的說道。

“哪能呢,龍王大人知道你們來這裡,特意讓我先來查探一番,你們不是要找那些狐仙的去處嗎?我知道!他們正和矮人族的人在一起呢!”

矮人族?龍小小想到了在那個小木屋地下出賣他們的那些矮人。

隨後,他們跟著龜丞相來到一個圍起來的場地,此時,裡面正熱火朝天。看起來,是在舉行什麼項目。

龍小小几人從一個小門悄悄的走進去,看到這裡坐滿了魔族的人,魔皇還在正上方坐著,而場下有兩人正在撕打。

狐六一見到場下的人,就想衝下去,臉色很難看。

龍小小趕忙將她攔住,這個時候他們可不能暴露,在人數上,他們就已經輸了一大截。

“那是我爹爹和大伯,他們年紀都大了,不能這樣打鬥,會要他們的命的!”狐六的聲音有些哽咽。

魔皇坐在上面,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無聊,揮了揮手,就看見有魔軍走到場中,拿起一把斧頭,將狐六的大伯直接劈成了兩半,而下一個,就是她的爹爹,狐六死死的盯著場下,眼淚流了出來。

這時,狐六的爹爹似乎是看到了她,對她笑了笑,嘴唇動了動,似乎是說了什麼,然後,一把斧頭,也將他劈成了兩半,白光閃過,留下的,不過是一隻白色狐狸的屍體。

狐六跪了下去,嗓子里半天憋了一句:”他讓我好好活下去。”

龍小小心中有些酸澀,但是,她現在什麼都阻止不了。

“帶上來。”魔皇手撐著下巴,像是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

魔軍立刻又帶了人上來,這一次的是兩個女人,狐六看著,手死死的攥著,眼睛瞪得很大,眼淚也流的更加的洶湧。

從容貌上,龍小小判斷,這個女子是狐六的母親,另一個,估計也是親戚。

“你的女兒回來救你們了,你們可知道?”魔皇淡淡的問道。

狐六的母親眼睛一亮,隨即又恢復了正常:”六兒心繫族人,是個好孩子。”她不卑不亢的回答,龍小小覺得第一眼就有些喜歡這個人了。

“好孩子?你可知道,剛剛你的丈夫死了。”狐母聞言腳下一個不穩,險些栽倒,狐六的身子時刻緊繃著。

一陣情緒波動后,狐母只道:”那是他的命。”

“哦?他的命?他會死完全是因為你們的寶貝女兒,如果她好好聽我的話,就不會走到今天這步了。”

“少廢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狐母性子剛硬,她身邊的女子扶著她,也是一臉的堅定。

“不要,母親,嫂子。”狐六嘴裡無意識的說道。

龍小小看了看判官,他點了點頭,隨即,一陣風過,場上的狐母和狐六的嫂子就不見了人影。

當然,龍小小他們也被發現了,不過,即使這樣,他們也不能再看到有人死了,魔皇是以殺人為樂趣,不能滿足他這樣的變態。

魔皇在台上看著他們,狐六扶著狐母,眼淚更加的洶湧。

“龍薰,你們居然逃出來了。”魔皇的聲音好像一點也不意外。

“你們看看這是誰?”說完,有人帶著族長上來了,他的臉上有傷,被人有些狼狽的架著上來。

狐六失聲喊道:”族長伯伯!”族長抬起頭,對著他們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魔皇笑了笑,然後,族長的笑容就定格在了這一刻,魔皇將他的頭擰了下來。

狐六衝上去,想飛身去到那邊,被龍小小拉住,她心中很憤怒,魔皇如此的視人命如草芥,這個老人剛剛還微笑著與他們說話,轉眼就沒了生氣。

“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場。”魔皇漫不經心的說道,”接下來,你的族人還會一個個的都像這個樣子。” “魔皇,他不過是一個老人,你何必下如此狠手?!”龍小小沉聲說道。魔皇笑了笑:”喲,龍薰,你終於是生氣了,真是難得,怎麼不裝好脾氣了?”


龍小小面對魔皇的奚落視而不見,只是盯著他,心中有怒氣在燃燒,她答應過族長會帶他出去的,如今,卻食言了。

“今日,既然你們敢來,就不要想活著離開了。來人,抓住他們,一個都不要放過!”魔皇一聲令下,魔軍一窩蜂的涌了過來,龍小小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勾,拍了拍手,從外面進來了許多穿著同色服裝的人,這些,都是暗香閣的人,她前一秒才收到信號,他們都到了魔宮外,如果早一點,是不是也就不用死這麼些人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原來你是有備而來的,怪不得這麼淡定。”魔皇笑了笑。龍小小並沒有經常動用暗香閣的力量,她都是將這些藏著的,但是這一次,天庭還沒有恢復元氣,如今也不得不拿出來用了。

領頭的是嬌娘,她換下了平時的穿著,一身的勁裝,襯托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顯出一份英氣。

“主子。”嬌娘領著暗香閣的人來到龍小小的面前。

隨即,兩邊的戰鬥開始了,暗香閣的人數雖不多,但是每一個都是可以以一敵百的,所以魔皇的魔軍還漸漸顯出弱勢。

龍小小帶著另一撥暗香閣的人和狐六判官紫妖幾人去了剛剛放狐仙族出來的地方。

這裡狹小的空間,空氣中的味道很難聞,他們走進去,便看到了幾間牢房,關押著很多狐仙族人,另一邊,還有許多矮人族的。

龍小小將他們都放了出來,矮人族對他們還有很多的警惕,龍小小將在森林中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們,立刻,矮人族的人臉上就露出一絲歉意:”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族的人很難相信外人。”

龍小小表示理解,不過她救矮人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矮人們在森林中做的事,她可沒有忘記。

帶著這麼多人離開,龍小小隻讓幾個暗香閣的人護送他們離開魔宮,而她和判官紫妖則回到戰場,此時,現場已經一片狼藉,暗香閣的人明顯佔上風,魔皇的臉色很是不好看,他身旁的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子一臉擔憂的看著下面,魔皇伸手,一把捏斷了她的脖子:”沒有我的允許,竟然露出這種表情,真是該死!”

他身邊還有幾名女子見狀已經嚇得花容失色。

這時,花尋出現了,站在魔皇身邊,龍小小見狀,眼睛眯了眯。

花尋對著魔皇道:”吾皇,快走吧,這裡的戰局已經對我們不利。”

魔皇聞言反手就是一掌,將花尋打的整張臉都歪到了一邊。

“走?要我放棄我偌大的魔宮?不可能!去,就算是死,也要守住!”魔皇聲音冷淡。

“對不起,我受不住。”花尋單膝跪下。

龍小小見此,飛身上前,一旁在助陣的判官見狀有些著急,但是眼前有許多魔軍纏著他,讓他分不開身。

花尋看到龍小小,讓魔軍將魔皇帶走,而她留了下來。

魔皇眼神里有不甘,但也只好任由魔軍將他帶走。

“花尋,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

“自然是報仇。”花尋淡淡的說道。

“報仇?你如今已經不只是報仇這麼簡單了吧?你有多少次可以下手的機會,但是都放過了,你不要告訴我,這麼久的日子,你就接受了這個爹?”

花尋的臉上閃過一絲狼狽,厲聲道:”我怎麼樣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了,不用假好心!”

龍小小嗤笑一聲,沒有在說話,凌厲的招式向著花尋打過去,她已經做完了她應該做的,希望藍羽在地底不要怪她。

花尋明顯不是龍小小的對手,很快,就敗在了龍小小的手上,龍小小命暗香閣的人將花尋帶了回去。

而這邊的也結束了,沒有了魔皇,那些魔軍便沒有戰鬥力,直接就被暗香閣的人拿下了。

“可惜,被魔皇給逃了。”龍小小的語氣頗為惋惜,一轉頭,看到判官黑著的臉色,她有點心虛。

“怎麼了?夫君。。。”龍小小平時很少喊夫君,今日一喊,判官心頭的怒火立馬滅了一半,但是他的面上卻不表現出來。

“你可知你今日有多危險?居然一個人去對付魔皇,要是你受了傷,我和孩子們該怎麼辦?”

龍小小知道判官是擔心她,心頭一軟,趕緊哄,好不容易才讓判官的臉色好了一些。

幾人帶著矮人去森林裡同那些矮人匯合,找到之後,矮人的頭領顯得很不好意思,他們當初那樣對他們,他們居然還要幫主他們救出族人。

而狐六那邊,狐仙族的長老們也被魔皇迫害,族長又去世了,目前正是亂成一團,在同龍小小道別之後,便離開了,並說有時間會再來的。

回到天庭,龍小小收到了欲的來信,詢問事情的經過,欲在救出天庭的人之後便離開了,他始終放心不下小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