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魔法值。60500000。

戰鬥力(力量)60。

戰鬥力(提示)60。

戰鬥力(智力)600

。。。


經驗值。1245121136/1500000000

血量上漲了一百萬,增加了一些的生存機率,不過經驗值直接增加五億,升級越來越難。

幸虧有劇情,要是沒有劇情,光靠打怪,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升級。

“給我攔住他們。”就在李易查看屬性的時候,一聲大喝吸引了他的視線。

只見數個大將衝了出來,直奔幷州鐵騎的中斷,切了進去,因爲那裏是最薄弱額地方。

前方有呂布在,沒人敢去送死,後面則是八健將等戰將,去了也是去送死。只有衝向中間才能斬開幷州鐵騎,造成陣容渙散。

見到那幾個戰將正在屠殺士卒,李易怒了,要知道幷州鐵騎可是他的,如今被殺戮,十分的憤怒。

“子龍,去殺了他們。”李易看向趙雲。

趙雲聽到李易的話,本來想說我走了誰來保護主公,但是一看李易的臉色,也就沒說,直接衝着那幾人而去。

一槍刺去,那人根本無法阻擋,等反應過來,趙雲已經刺到,直接一槍斃命。

“叮。擊殺馬騰坐下大將馬元力,獲得經驗10000000。獲得聲望1000000。”

“叮。擊殺馬騰坐下大將馬力武,獲得經驗10000000。獲得聲望1000000。”

。。。

趙雲不一會就回來了,通過系統提示,李易知道那幾人都是馬騰的手下,看來那些諸侯坐不住了。

不過,他們是不會可呂布硬拼的,估計是要用低級士卒和玩家來消耗他的體力,然後用精兵直接碾壓。

但是他們的對手是呂布,這個戰神一般的人物,不付出巨大的代價,是無法正面打敗他的,尤其是還有李易的幫助,想要打敗呂布,癡心妄想。

“子龍,去通知奉先撤退到門口,然後來個回馬槍。。。”李易邪邪一笑,把計劃說了一遍。

趙雲一聽,很是贊同,就直奔呂布而去,告訴他這個計劃。

白龍馬一個嘶吼,速度一下子劇增,穿過密集的幷州鐵騎和無數袁紹聯軍,來到了呂布的身邊。

看着渾身都是血跡,如同魔神的一般的呂布,很是羨慕,可是如今李易不讓他太過於招搖,省的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奉先。”趙雲大喝道。

“哦。子龍,怎麼了?”呂布直接一招橫掃,把周圍的敵人直接清理掉,看向趙雲。

“咱麼先這樣。。。然後在這樣。。。”趙雲把李易的話一說,等着呂布的迴應。

呂布一聽,十分歡喜,因爲這樣以來,可以很大程度的減少士卒的傷亡,如今傷亡不大,但是在繼續下去,傷亡無法避免。

“好,隨我殺。”想到這裏,直接大喝一聲,然後開始調轉赤兔馬,踩着無數的屍體,認準方向,直奔大門而去。

而他的大喝,給了幷州鐵騎方向,這時呂布的副將高順,大喝一聲。“跟上,夠給我跟上。”

李易則是看向聲音的源頭,只見一名瘦弱的戰將騎在馬上,指揮着幷州鐵騎,看他頭頂的名字,他就是高順。

由於如今還沒有認李易爲主,暫時看不到屬性,但是他強大的指揮能力,可以讓李易有無限的遐想。


大軍開始轉向,漸漸的殺出了袁紹聯軍的包圍,向着大門衝去。

那些準備好包圍圈的諸侯們則是鬱悶的看着他們離開,因爲人數太多,調動十分不方面,除非是呂布再次調轉方向,想着最裏面衝來,他們才能圍殺呂布。

不過,呂布這一調轉,讓在場的士卒和玩家都是送了一口氣,他們實在是被呂布殺怕了,那一地的屍體,和泥濘的大地,證明了呂布的實力。

這一刻,沒有一個士卒追擊,就算是上面命令他們,他們也是慢慢去走,等呂布的軍隊走遠了,他們纔開始加速,但是那速度真是不敢恭維。


“踏踏,踏踏。”因爲地上的屍體太多,馬匹踩踏在地面,發出的聲音讓人發毛,但是馬匹上的幷州鐵騎們早已習慣,在呂布殺戮異族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經歷過了。

“殺。殺。殺。”每過一段時間,幷州鐵騎在副將高順的帶兩下,怒吼幾聲,發泄一下,以保持高昂的鬥志,不被殺戮矇蔽心靈。

呂布一馬當前,沿途的帳篷馬車之類的統統擊碎,然後被後面的幷州鐵騎碾壓城碎片,大大破壞了袁紹聯軍的休息場所。

李易則是趴在爪黃飛電上,實在是速度有些快,身體有些吃力,不過雙眼仍舊在觀察者四周,省的遭到人暗算,不過他多心了。

爪黃飛電怎麼說也是金色的坐騎,擁有一定的指揮,並且擁有晉級紅色的潛質,遇到危險,會自動避讓,給主人帶到安全的地帶。

“緩慢減速。”已經能夠看到袁紹聯軍大門了,呂布這時一聲大喝。

“減速。減速。。”一傳十十傳百,在其他副將和戰將的大喝聲中,開始執行呂布的命令。

整個幷州鐵騎開始緩慢減速,一點點停了下來,都看向大門附近,如今那裏一隻軍隊正在快速的移動。

那是華雄帶領的西涼鐵騎,如今千萬的鐵騎正在快速的衝入大門,甚至一些鐵騎開始破壞城牆,希望破開一個缺口,讓他們進去。

“哼,才進來,真當我是傻子!不和你玩了,駕。”呂布看着他們的行進,直接打轉馬頭,想着另一個方向騎去。

“都跟上。”

“快,跟上。”

大軍開始改變方向,這次是沿着聯軍城牆行動,沿途的敵人直接碾壓了過去,留下一地的泥濘。

“裂天戟法第一式,裂地。”呂布高高的跳起,方天畫戟狠狠的劈在了袁紹聯軍新修建的城牆上。

只見高百米的城牆,如今竟然被一擊打出一個缺口,碎石飛濺,慘叫連連。

本來在城牆上方的士卒,則是直接擊飛,有的運氣好,只是受到了一點震盪,運氣不好的,直接震飛,還沒等落地就已經被震死。

呂布的一戟之威恐怖如斯,把本來在城牆上持弓防守的士卒都嚇跑了,在大軍所在的地方都是把身體趴在城牆上,不敢露頭。

“走,跟我出去。”呂布嘿嘿一笑,帶着大軍穿梭而過,直接離開了袁紹聯軍大營。

遠在百里之外的華雄部隊,聽到一聲巨響,地面傳來了不小的震動,都在思考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情?副將,你去看看,注意安全。”華雄感覺到事情不妙,就讓副將去偵查一下。

“是。”一名副將一聽,立刻打馬而去,並且帶走了一部分士卒。

看着遠去的副將,華雄這才感覺到一絲放心,帶着大軍開始屠殺大門附近的玩家和低級士卒。

“殺。給我殺,哈哈,他們真是弱,真是弱。”華雄興奮的怒吼着,實在是太爽了。

門口附近那弱小的玩家和士卒,成了他發泄的工具,如此以來,附近的玩家們糟了殃,不少是剛剛復活過來的玩家,聽從指揮官的命令,來到門口布防,可是誰承想遇到了華雄的部隊。

雖然華雄比呂布要弱上很多的檔次,但是人家也是歷史二流名將,並且有千萬的西涼鐵騎,比起呂布的大軍人數衆多,殺起人來,也是不慢。

一時間,剛剛刷新的屍體,如今又倒下了一片,把大地再次染成了紅色,無數的裝備,被西涼鐵騎踩的粉碎,再也無法使用,就算是回爐重造,也是屬性大降。

這一次的殺戮直接持續了三刻鐘左右,直到探查的副將回來,把情況一說。

華雄聽完副將的話,暗道大事不妙,趕快安排大軍轉向,前軍變後軍,後軍變前軍,直接從大門而出。

看着千萬的大軍有序的離開,華雄送了一口氣,要是大軍損失慘重,董卓都能活剝了他,不過他剛放下心,一陣喊殺聲響起。 「感謝大家,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結束了,你們回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洛夢櫻這是讓他們知道墨昊靳的存在。

墨昊靳不像岸一樣,可是讓他們接受的,但是洛夢櫻帶他出現了,那就說明了他的重要。

他們也不會得罪墨昊靳了。

「是,少主。」

「是,少主。」

「是,少主。」

龍與地下鐵 是,少主。」

帶他們來的的人,很快就來引路帶他們離開。

他們不在害怕了,他們這些年心驚膽戰的,他們是忠心洛夢櫻,可是他們何嘗不擔心呢?

如果洛夢櫻死了,他們要麼跟隨那些有狼子野心的人,要麼被他們殺害。

現在洛夢櫻介紹了她的接班人,如果洛夢櫻真的出什麼事情了,他們的主人就是岸了。

他們明白洛夢櫻這是未雨綢繆,因為他們都知道洛夢櫻要面對的是什麼。

辰曜離開別墅之後,就聯繫了谷青,當時他認為自己沒有必要見她的。

可是他聽到了,洛夢櫻和岸的談話。

洛夢櫻和岸都沒有知道自己的談話會被辰曜聽到。

辰曜的心情很沉重, 總裁的呆萌冤家 ?他之前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孩子呀。

他看到洛夢櫻對自己的眼神,他終於知道了為什麼會感覺那麼奇怪了。

他終於自己為什麼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叫自己,可是他什麼都不知道,原來他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孩子,一個等著爹地回家的女兒。

他怎麼可以這麼自私呀,他當年為什麼明明知道不對勁,可是他認識夏韻,他認為自己的要找的人就是她了。

他這些年安心的時候,就算經歷了很多事情,也遇到了危險,可是他沒有想過去查清楚。

就算來到了帝皇市,他還是慢慢的查找。

可是他現在已經等不著了,他要知道自己是什麼人,他以前所有的事情。

洛夢櫻身邊太多危險了,都是自己給她帶過來的嗎?

「辰少,你來了」谷青聽到辰曜聯繫自己,她一聽到馬上就來了。

「你好!夫人。」辰曜請她給自己來到包間。

很多人都知道,谷青可是席家的夫人,還是第一次看到谷青對別人怎麼愛慕吧。

有人把他們的照片拍了。

辰曜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問清楚自己的事情。

「辰少,你嘗一下這個的茶點吧!這裡的茶點雖然比不上茗記的,但是也也是帝皇市數一數二的。」谷馬上給辰曜斟茶遞水了。

「不用麻煩了,謝謝你可以來看我」辰曜沒有喝茶。

「辰少,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谷青當年可是連看都很難看到他的,現在他就在自己的對面了。

「請問,你知道是認識我嗎?我是一個什麼人,可以告訴我嗎?」辰曜問她。

「哈,辰少問我認識你嗎?你這是怎麼了」谷青很驚訝的問。

「可以說一下嗎?」

「我對你其實也不是很了解的,當年是你在一下小混混的手上救了呀,那個時候你真的太帥了,你知道嗎?我想靠近你一點點, 千金嫁到之愛上俏總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