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鬼花就像吃人的巨蟒一樣,張開花瓣向秦巖吞下。

這種鬼花叫噬魂花,可以吞噬人的三魂七魄,乃是冥界地府嚴令禁止的鬼花。

看到噬魂花,秦巖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黃瑞年這個王八蛋,原來送我的禮物是噬魂花。

秦巖念動咒語,拿出槐木劍向噬魂花刺去。

噬魂花就像人一樣,脖子一歪,躲過槐木劍,張開巨口咬在了秦巖的頭頂上。

秦巖當即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像被什麼吸住了一樣,不聽使喚地從頭頂上往上鑽。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秦巖的懷中突然亮起萬道光芒。

正是紀姥送給秦巖的油燈。

“啊!”

噬魂花淒厲地慘叫起來,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凋零了。

“這……這居然是天魂地魄萬古燈!”

黃瑞年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語起來。

天魂地魄萬古燈?名字好霸氣啊!只是不知道這燈到底有什麼用。

秦巖將天魂地魄萬古燈收好,準備回去了好好研究一下。

上次讓靈兒幫着看了一下,靈兒也不知道什麼法器,秦巖也就沒有再關注。

“秦巖,不要以爲你躲過了噬魂花,就能躲過我,我乃是妖王!”

黃瑞年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 秦巖立即向後退開。

但是因爲他坐在車裏面,撞在了車門上,根本無法躲開黃瑞年的攻擊。

“砰”的一聲,黃瑞年一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秦巖在心中暗呼起來:完了,被這一掌打中,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黃瑞年可是妖王,他只是一個道師,和黃瑞年整整相差兩個等級。

可是令秦巖想不到的是,黃瑞年這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痛感。

秦巖愣住了,黃瑞年也愣住了。

他們一人一妖擡起頭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難以置信。

這是怎麼了?秦巖爲什麼沒有受傷?

黃瑞年在心中驚駭無比地想。

秦巖也一樣,既驚訝又好奇地想,奇怪,我爲什麼沒事啊?

秦巖不由想起上一次槐老偷襲他的情景。

當時槐老用盡辦法都無法傷害到他。

嗎的,我就不相信我弄不死他!黃瑞年在心中大吼一聲,再次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

“砰!”黃瑞年一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

秦巖沒事。

胭脂扣 “砰砰砰!”黃瑞年接連拍出三掌。

秦巖還是沒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www тt kǎn co

黃瑞年就像瘋了一樣接連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但是秦巖始終安然無恙。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黃瑞年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秦巖的胸口。

那樣子就像街上的小混混看到了美女的****,幾乎達到了目不轉睛的地步。

“你玩完了!該我了!”

秦巖擡起腿,一腳踹在了黃瑞年的胸口上。

黃瑞年向後摔倒,四腳朝天地躺在了後座上。

秦巖跳到黃瑞年的身上,騎到他的肚子上,掄起拳頭“砰砰砰”地打在他的臉上。

不一會兒的功夫,黃瑞年就被秦巖揍的鼻青臉腫。

在此期間,黃瑞年也反抗了,但是無論他怎麼出手,打在秦巖的身上,就像打在了彈簧上。

不但沒有對秦巖造成一點傷害,反而還將部分力道反彈回來。

打了一會兒,秦巖拿出十多張符籙,一股腦地貼在黃瑞年的胸口上,念動咒語向符籙指去。

“轟轟轟”的聲音接連響起。

黃瑞年一會兒被符火點燃了,一會兒被符冰凍住了,一會兒被符雷轟的外焦裏嫩,一會兒又被符風吹得瑟瑟發抖。

不過這些符籙根本無法傷到黃瑞年的根本。

其實這件事情秦巖早就預料到了,畢竟黃瑞年是妖王,而他是道師。

他雖然能施展出道尊級別的道術,但是道尊和妖王還是差了一個等級。

“哈哈哈!你打不死我!”黃瑞年哈哈大笑起來。

“老子打不死你,但是老子能打殘你!”

說到這裏,秦巖伸出手抓住了黃瑞年的下面,用力一捏,一聲雞蛋破裂的聲音頓時響起,粘稠的液體頓時滲透過褲子,沾到了秦巖的手上。

“你……你……你好無恥!”

黃瑞年手挽蘭花指,指着秦巖大聲叫起來,只是聲調從剛纔的粗獷變得婉約起來。

“相對於你給我下陷阱,你比我更無恥!”

秦巖一邊說,一邊掄起拳頭,再次狠揍黃瑞年。

汽車外,李天霸看到汽車搖來晃去,不由撓了撓頭在心中暗想:

什麼情況啊?主人和駝背在裏面做什麼呢?不會是在車震吧?

可是吾記得主人對男人沒有什麼愛好啊!

不過也說不定,駝背前面雖然沒有長咪咪,但是後背上卻長了一個****而且材料都一樣,都是肉做的,摸上去的手感應該和真的差不多。

這時慕容雪菡飄過來,好奇無比地給李天霸傳音:“李天霸,主人在裏面幹什麼呢?”

“你問吾,吾問誰去!”

李天霸翻了個白眼說。

汽車裏面佈下了禁制,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裏面。

“主人不會出事了吧?”慕容雪菡擔心地問。

李天霸搖了搖頭:“應該不會,駝背怎麼可能害主人。”

慕容雪菡“哦”了一聲:“那我們再等等吧!”

與此同時,藏在暗處的殭屍媽媽和雙煞殭屍也十分好奇。

他們不明白黃瑞年爲什麼還沒有辦完事。

按照之前的約定,等黃瑞年出來之後他們再動手,因爲李天霸畢竟太厲害了,而且這樣做保險。

三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可是車一直在震、震、震。

“李天霸,我怎麼覺得情況有些不對。”

慕容雪菡疑惑無比地說。

“吾也覺得情況有些不對!”

李天霸摸着下巴說,將眼睛眯成一條直線,若有所思地看着汽車。

“這樣吧!吾去看看!你不要現身,小心嚇壞這些圍觀的人!”

李天霸大步流星地向汽車走去。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懸停在半空中,密切注視着車裏面的動靜。

就在李天霸快要走到車前的時候,“嗖嗖嗖”三聲,三道人影就像離弦之箭一樣,從暗中飈射出來。

看到這三道人影,李天霸不由眯起了眼睛。

他認得這三道人影,正是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

這一刻,李天霸恍然大悟,他們中計了。

“嗷!”

李天霸憤怒地嘶吼起來,伸手抓住車門,將車門扯下。

車裏面,秦巖正騎在黃瑞年的身上教訓黃瑞年,“噼裏啪啦”的耳光聲就像交響樂一樣,在車裏面循環播放起來。

當李天霸看到秦巖安然無恙後,不由鬆了口氣。

“趕快閃開!”秦巖看到三個屍王向李天霸撲去,不由大聲嘶吼起來。

李天霸剛纔忙着扯車門救秦巖,根本就沒有理會三個屍王,此刻再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秦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砰”的一聲,李天霸被三個屍王同時拍在後背上。

李天霸就像炮彈一樣,“嗖”的一聲,被打進了車裏面。

幸虧剛纔秦巖躲得快,否則他絕對會被李天霸撞到。

雙煞屍王不依不饒,咆哮着從外面衝進車裏,揮掌向李天霸拍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秦巖從黃瑞年的身上爬起來,擋住了雙煞屍王。

看到秦巖爲自己擋住了雙煞屍王,李天霸驚駭無比地大吼起來:“主人,不要啊!” 在李天霸看來,秦巖根本不是雙煞屍王的對手。

危情 對方只需幾招就能要了秦巖的命。

李天霸寧願自己被打傷,也不願秦巖受到一點點傷害,否則他剛纔就不會忙着救秦巖,而不顧自己的安危了。

與此同時,李天霸心中十分感動,他沒有想到秦巖會救他。

在古代,下屬從來都是長官的炮灰,從來沒有長官會冒死救下屬。

這一刻,李天霸覺得自己跟對了人。

慕容雪菡看到秦巖爲李天霸擋住了雙煞屍王不由也驚呆了,她也大聲吼起來:“主人,不要啊!”

慕容雪菡一邊喊着,一邊急速向雙煞屍王飄去,想救下秦巖。

圍觀的人羣在此刻突然騷動起來,紛紛擋住了慕容雪菡的去路。

原來這些圍觀的人羣都是黃瑞年的徒子徒孫,他們爲了這一次行動,殺掉了十幾個人,然後鑽進了這些人的人皮中。

“砰”的一聲,雙煞屍王揮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眯起眼睛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童男屍王,又看了一眼童女屍王。

童男屍王和童女屍王對視了一眼,再次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不躲也不閃,任憑童男屍王和童女屍王揮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上。

“砰”的一聲,他們的雙掌又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這是怎麼了?主人什麼時候刀槍不入了?

李天霸張大嘴,驚駭無比地看着秦巖的後背,突然覺得秦巖就像一尊天神一樣,令他無法仰視。

這是怎麼了? 重生之寵妃難爲 主人居然安然無恙?

慕容雪菡睜大了眼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她以爲自己看錯了。

這不可能啊!這不科學啊!

媽媽屍王睜大了眼睛,衆多黃鼠狼精也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就像在看怪物一樣。

秦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眯眯地對雙煞屍王說:“來啊!來啊!再打啊!”

雙煞屍王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轉過頭向它們的媽媽望去。

“嗷!”

媽媽屍王大吼起來,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爆發出一聲巨響。

但是秦巖依舊安然無恙。

秦巖笑眯眯地說:“你用的力氣太小了,來來來!繼續來!”

他一邊說着,一邊伸出左手給李天霸打了一個手勢。

看到秦巖的手勢,李天霸立即明白了秦巖的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