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高警長微笑道:「那是你不願意嫁人而已,如果你願意嫁給我,老高立馬給家裡的黃臉婆離婚。」

秀姑娘剜了他一眼,臉上卻帶著笑意,似嗔非嗔的道:「嫂子知道了,還不跟你打架?」

高警長笑著道:「就算是打架,也要離了。」

余長青接著道:「我們秀姑娘天生香體,俱樂部里的兄弟,不管是結過婚的,還是沒結婚的,哪一個不愛著她?就只是她不願意嫁而已。」

許莫聽到這兒,才突然意識到,原來這位秀姑娘體質特殊,居然天生就帶著一股異香,剛見到她的時候,還以為是香水的味道,渾沒留意。

這時聽余長青一說,他嗅覺靈敏,稍微一嗅,便聞了出來。果然和自己以前聞過的任何花草或者香水的味道絕然不同。

這香味很淡,他也形容不出具體是何味道,聞在鼻子里,卻感覺說不出的舒服。

秀姑娘嗔道:「余會長,連你也來打趣我?」

余長青正色道:「這可不是打趣,而是實話。」

頓了一頓,轉向許莫,接著道:「許先生有所不知,我余某人之所以會有今天,可說全是出於秀姑娘所賜。有一年我和別人一起做石油生意,結果被人騙了,破產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債…」

許莫剛聽到這兒,立時便知道他所說的,正是不久之前,孫雨煙對自己講過的那件事情。

只聽得余長青繼續道:「…天幸是在那個時候遇到了秀姑娘,她幫我算了一卦,三籌定字法最後得了個『海』字。秀姑娘說我的人生還有轉機,這轉機當發生在海里,正所謂失於海上,也同樣得於海上。」

「我將信將疑,也不知道這得於海上究竟是怎麼個得法。想了好幾天,想不通究竟是怎麼回事,於是不自禁的想:『難道是地震中毀掉的儀器,還能打撈出來?』當下便從朋友那裡借了一艘打撈船,沿海打撈,誰知最後沒打撈到儀器,卻打撈到十五噸黃金。」

「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終於明白過來,秀姑娘所說的得於海上究竟是怎麼回事。原來是我余某人命中注定,如果到海中打撈的話,就能得到這十五噸黃金。」

秀姑娘突然插嘴道:「算卦本身是不算結果的,只算過程。」

余長青笑道:「但每種結果,都是由具體的過程得出來的。」

「啊哈!」秀姑娘聞言一笑,驚奇的道:「你和我認識的久了,居然也學到了一些算卦的說法。」

——————

ps:感謝生活在沉默的打賞 丁作冰望著茫茫的草原的時候目光並非讚歎只是有些古怪凜冽寒風中的他不時的望著前方的林逸飛。

林逸飛不知道自己站著的就是吳宇申昨天凝目的地方可是他看到好像比吳宇申多了些東西。

緩緩的矮身下去林逸飛以手觸草一夜之間枯草好像已經萌生了綠意林逸飛喃喃自語道:「春天來了。」

丁作飛有些不解的問道:「林先生春天來了又怎樣?」

「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林逸飛站了起來拍拍手掌「在萬物心中也代表著希望你莫要以為寒冬的難熬已經陷入了絕望只要你耐心的等待蓄積力量總能迎接你心目中的春天。」

他說到這裡已經轉身向車子的方向走去丁作飛卻是凝立了片刻望著林逸飛的目光更加複雜見到他已經走遠叫了一聲「林先生等等我……」

林逸飛是個很難讓人讀懂的人丁作飛覺得自己一直都很聰明對於人性的了解也比任何人都深刻可是他真的很難明白林逸飛這個人他身上有著自己一直忽略的東西可是丁作飛不能不承認這種東西能讓人明白原來生活也是美好的。

車子裡面的林逸飛微閉著雙眼好像真的覺得丁作飛能找到吳宇申一樣看到他的信任丁作飛有些汗顏「林先生宇申說完顏飛花一定會到前面的這個鎮子他會在那裡等待可是若是他不到……」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林逸飛笑笑「誰都不能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儘力就好。」

「哦。」丁作飛看起來放下了心事專心致志的開車不到黃昏的時候車子已經到了前面的小鎮。

林逸飛並不知道自己走的就是吳宇申迷惘的路線。可是卻是不疑難問題的碰到了完顏飛花這一切看起來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可是吳宇申來到鎮子並非執意的等待可是丁作飛為什麼能知道這個小鎮而且確認完顏飛花會路過這裡莫非是有的天意不過是人刻意的安排?

「前面有個小鎮唯一的旅館旅館對面有個很不錯的飯館」丁作飛驅車入鎮子的時候笑的很溫馨。「飯館裡面的羊骨湯很有味道還有飯館自釀的燒刀子酒喝一口湯吃一口手抓羊肉再喝一口燒刀子實在算是在這裡難得的享受……」

二人還沒有喝到羊肉湯的時候就看到飯館裡面一片狼藉血跡斑斑不由都有些詫異。

「今天飯館不開業。」老闆看起來愁眉苦臉的不過還是完整無缺。

「怎麼回事?」丁作飛忍不住問道:「老闆你這最近有沒有一個年輕人來過個頭和我這麼高看起來長的不錯不過很能打的。」

他不說能打老闆還沒有什麼反應一聽到這裡突然叫了一聲「那是你的朋友?」

「不錯。」丁作飛被老闆抓住了衣領還很是鎮靜。

「那快賠錢。」老闆看著這兩人斯文的模樣倒興起了一點希望。

「賠錢?」丁作飛好像一頭霧水的樣子。「賠什麼?」

「這裡的東西都是他打壞的。」老闆差點哭了出來「我這小本的生意昨天帳都沒算呢。」

丁作飛掏出幾百塊出來「這裡有錢只不過你要把昨天的事情說的清楚才行。」

老闆望著他手中的人民幣咽了一下口水「昨天你那個朋友來到這裡我這飯館已經有了七八個人他們都是做著偏門的生意」不等丁作飛反問老闆看了一眼四周「就是挖墳的有損陰德呀。」

丁作飛皺了下眉頭。「七八個?」

「他們並不忌諱我來的時候都是興高采烈的。」老闆點點頭「後來你的朋友就來了他要了一碗羊湯大餅還有……」

「得得。」丁作飛有些不耐把錢塞到他手中「我們找他有急事你不要再和我算什麼飯錢這些飯錢算是打壞的東西總夠了吧。?」

老闆用手指拈了一下鈔票臉上有了點笑容「和他一塊來的還有個司機他們本來吃的好好的後來那幾個挖墳的喪天良的。」老闆不說倒斗說挖墳的顯然不能從他們身上要來錢罵幾句也是好事「他們就開始叫小姐我這裡哪有小姐呢兩位先生你說是不是?」

丁作飛無奈的看著老闆「你再廢話我就只能把錢要回來再說。難道你說的那個年輕人是因為這點和倒斗的打了起來?」

他問話的時候現林逸飛的目光四下的張望心中暗凜這個林逸飛顯然只相信自己的判斷陳良和說過有的武林高手只從打鬥的痕迹就能推斷出當時的情形莫非林逸飛也有這個本事?

「不廢話不廢話」老闆連連擺手「他們本來沒有衝突後來我這裡突然來了一個女人長的那個漂亮我活了五十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好看的女人她鳳眼淡眉一張臉和畫一樣好看倒斗裡面都不是好人你們想想成天做這種事的能有好人嗎?他們見了女人就和狗見了骨頭一樣不啃一口不會放手的那裡就有個刀疤漢子色迷迷的過去端著一杯酒說什麼讓女人陪酒那女人竟然很鎮靜只不過不等她話你的朋友已經一拳頭掄了過去刀疤漢子一下子就變成豬頭三其餘的漢子顯然不樂意都圍了上來。」

林逸飛聽到老闆形容就知道那是完顏飛花看到場上的情景幾乎就是案現場心中已經大概知道當時的情況。 重生之探路人 不過他聽著老闆的陳述只是望著牆上的一個小孔本來牆面斑駁小孔的走私筷子粗細的邊緣齊整不算惹人注意可是林逸飛偏偏看的津津有味。

「林先生怎麼了?不用為宇申擔心他一個能打八個的。」丁作飛安慰他道。

「他是一個能打八個只不過打不打得過就說不準的。」老闆苦笑道:「他們只是一出手我這裡的桌子椅子就已經散的七七八八隻是奇怪的是那女人坐的椅子桌子竟然是好的。」

林逸飛已經明白吳宇申出手的原因他多半是為了博取完顏飛花的好感只不過林逸飛想到了什麼皺了下眉頭。

「你的朋友打了一個刀疤臉結果惹出了一堆馬蜂」老闆苦笑道:「那幫人出手還管得了很多下手都是狠的你的朋友又打倒了兩個可是已經被人抽冷子在背上劃了一刀結果血都出來了。」

「他現在怎麼樣了?」丁作飛表現的焦急很正常反倒是林逸飛的表現的太過平淡好像在聽一個故事一樣。

「他本來可能死在這裡的。」老闆搖頭道;「可是他運氣實在太好那個女人竟然很能打只是一出手挖墳的就有一個斷了一條腿。」

林逸飛有些為完顏飛花苦笑她這種高手竟然被人形容成很能打?

丁作飛臉色微變「林先生那人莫非就是顏飛花?」

「除了她還有誰能用筷子透過人體然後在牆上輕易的戳個洞?」林逸飛笑笑。

「昨天這位先生也在?」老闆臉色突然變了下。

「當然不在我才到的。」林逸飛搖搖頭。

「那這位先生對於昨天的事情好像知道的清清楚楚?」老闆問了一句看到丁作飛好像要把錢搶回去的樣子慌忙說道:「那個女人一出手就打飛一個使刀子的伸掌一拍桌子上筷子就像箭一樣我看都沒有看清楚就聽到一聲慘叫波的一聲帶頭的那個最魁梧的漢子已經捂住了胳膊鮮血淋淋他身後也就是牆這裡釘了個筷子那女的真的不是人是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後來呢?」林逸飛問道。

「後來那幫人哪裡還敢動手有幾個竟然都嚇的跪了下來。」老闆多少有些揚眉吐氣的樣子「女人只是說帶我去見你們的頭有一個漢子才要說不就被她一個耳光打腫了半邊臉牙齒沒有一顆剩下來其餘的幾乎路都不會走手腳並用的往外走你的朋友也跟他們走了出去。」

「完了!」丁作飛忍不住問道。

「不錯就是這些。」老闆肯定的點點頭把錢放心的揣到口袋中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林逸飛和丁作飛隨便買了點乾糧帶了些水走了出來丁作飛看到四下沒人已經迫不及待的說道:「林先生宇申看來一番苦肉計已經得到了顏飛花的信任他現在和顏飛花在一起我們只要跟著他就能找到顏飛花的。」說到這裡他目光一凝有些喜意的望著一個牆角那裡留著一個倉促划的箭頭「是宇申留下的我知道我們這套聯繫方式用了幾年他們的去的方嚮應該是西北!」 頓了一頓,接著又道:「也正是因為這次經歷,我才起了創建善惡報應俱樂部的心思。但那時我只是有這種想法,做的心思還不是很堅定,豈知我將這個設想跟秀姑娘一說,立即就獲得了她的大力支持。」

「於是善惡報應俱樂部就創建了,創建之初,卻只有我們兩個人,至於後來的兄弟姐妹入會,最初則全是秀姑娘之功,她在網上創建了一個網站,專門給人算卦交流。發現有合適的人選,就刻意進行一定的引導,通過算卦在對方的生活中進行某些指點。」

「這些被指點的人,或者原本生活不如意的通過做生意發財了,或者原本不上進的通過某些改變升職了,或者原本夫妻不和的由於她的指點和睦了,凡此種種,很多人才被吸收了進來,善惡報應俱樂部也一天比一天發展壯大。時至今日,會裡的兄弟姐妹們對她比對我這個會長還要尊重。」

說著向秀姑娘望了過去,眼神中滿是關愛憐惜的神色。

許莫到了這時,才恍然大悟,知道為什麼會有善惡報應俱樂部的存在。

秀姑娘笑道:「余會長太謙虛了,把人吸收進來是一回事,人會不會留下是另一回事,如果俱樂部的宗旨不好,人縱然進來了,也不會留下。把人吸收進來,固然有我的一部分功勞,但正真把俱樂部經營到今天這種程度,則還是你余會長的功勞。」

余長青淡淡一笑,也不跟她辯解,關心的問了一句:「今天的藥酒喝了嗎?」

秀姑娘點了點頭。

余長青繼續柔聲道:「那紅果酒的功效是極好的,每天喝一杯,對你的身體會有極大好處。」

說到這兒,突然嘆息了一聲,「可惜只得了一壇,酒主人也沒有了,另一壇又是被那個林珏買了去,你知道的,我和她最不對付,不然的話,價格再貴,也要從她那兒轉買回來。你體質不好,喝這個酒是最好的了。」

秀姑娘再次點了點頭,口中卻不以為然的道:「那也沒有什麼,不喝這個酒,也未必就死了我,三十年都熬過來了,也沒見到就發生了什麼事,以前可沒有這個酒。」

余長青黯然道:「得到那壇酒之後,我本來打算試試,看能不能找出它的配方,自己釀造出來,給你飲用。結果找了十幾個頂級的研究所,希望能夠鑒定出那酒的成分,結果這十幾個研究所努力了許久,也沒得出個所以然來,倒是在其中找出了幾十種草木的成分,這些草木都是南方最常見的植物,又有什麼藥用了?依我看,肯定是當初釀酒的人故意添加進去,用來掩蓋其真實成分,迷惑人的。」

秀姑娘道:「這麼好的酒,酒主人故意添加一些其它成分進去,掩蓋其真實配方,那也正常。」

余長青再次嘆息一聲:「只是苦了你。」

秀姑娘笑道:「我有什麼苦不苦的?當初沒有這紅果酒的時候,還不就是這麼過來了?」

許莫聽到這兒,終於忍不住插話道:「兩位,你們所說的林珏,可是指一位林夫人?」

余長青點頭道:「原來許先生也聽說過她,當初利用我朋友,欺騙我做石油生意,害我破產的,也是這人。」說到後面這段話時,語氣兀自充滿了憤慨。

秀姑娘幫他接了一句道:「那位林夫人看上了余會長,向他求親,余會長不答應,她惱羞成怒之下,便設了這麼個局來害他。幸好余會長吉人天相,那次雖然被她害了,人生也因而出現轉機,不然的話,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

許莫對這番話卻全不在意,再次問了一句:「你們所說的紅果酒,可是在美酒鑒定中心鑒定過的紅果酒么?」

「是啊。」余長青再次回應了一句,臉上卻現出奇怪的神色,不解的望著許莫,顯然一時想不清楚他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問。

「那酒罈是一個瓦罐,灌口是用幾片大樹葉子封住的?」許莫又問了一句。

余長青等三人相視一眼,接著道:「原來許先生也見過這紅果酒。」

許莫笑道:「不瞞三位,這紅果酒其實就是我釀的。」

「啊!」「啊!」「啊!」

三人聞言,猛地吃了一驚,忍不住同時驚呼出來。

余長青不敢置信的望著許莫,「許先生,你是說,這紅果酒原本是你的?」

許莫笑道:「不止原本是我的,這紅果酒就是我自己釀的?」

三人面面相覷,忍不住對視了一眼,余長青和高警長兩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顯然心中歡喜至極。

「哈哈!」余長青大喜,一時竟失去了原有的鎮定,身子前傾,屁股也從沙發上離開了,半坐半站著對許莫道:「這下我們秀姑娘可有救了,許先生,你這紅果酒無論如何,都要再賣給我們一些。」

高警長也道:「不拘什麼價格,只要許先生說出來,我們絕不還價。」

秀姑娘雖沒說話,臉上卻也現出了喜色。

許莫擺了擺手,「各位不用著急,一切好說。這紅果酒重新釀造的話,倒也不難,就只主原料不易得到。」

余長青一聽,臉上頓現焦急的神色,急忙追問道:「它的主原料是什麼?許先生儘管告訴我們,我們善惡報應俱樂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各種珍稀藥材。釀造藥酒所需的一應材料,全部交給我們就是。」

高警長也急急的道:「就算所用的全是百年人蔘,百年黃精,百年靈芝草,為了我們秀姑娘,那也算不得什麼?」

許莫笑道:「不是那麼回事,兩位完全誤解了我的意思,聽我把話說完再說也還不遲。」

兩人聞言倒是很快鎮定下來,余長青道:「許先生請說。」

高警長也道:「需要什麼,儘管說出來,不用客氣。」

許莫點了點頭,接著道:「其實我的意思是說,給秀姑娘治病,倒不用非要那紅果酒不可,她體質不好,咱們針對她的體質用藥就是。」

兩人聞言一呆,余長青疑惑的道:「許先生,你是醫生?能治好我們秀姑娘的病?」

高警長突然記起了什麼,大聲道:「我想起來了,許先生豈止是醫生,簡直是神醫。在那個森林中,李鶴齡和他的保鏢中了衰老病毒,最後衰老而死,便是許先生從他們身上取出了命元水。起初我以為許先生是命元水組織的一員,這才擁有從別人身上取出命元水的能力,今天才知道,原來不是那麼回事。既然不是那麼回事,能取出命元水來,肯定是許先生自己的醫術高明了。」

余長青再次道:「李鶴齡?我真糊塗!我曾經帶秀姑娘找他給診治過,最終卻沒有什麼效果,既然李鶴齡衰老而死,許先生卻能從他的屍體上將命元水取出來,可見醫術比他高明的多了。 蟲皇創世 許先生,我們秀姑娘的病能夠治好么?你有幾成把握?」

「這個…」許莫聽他這麼問,不禁遲疑,聽得兩人將自己當成了神醫,他也不好意思不承認,儘管他真的不懂絲毫醫術。

按理,依照他自身的能力,秀姑娘這種病儘管是先天的。但如果生在許莫身上,治療起來,也算不得什麼難事。

但這病無法傳染,想要治療,不免就要困難得多。幸好他雖然無法知道這病究竟是怎麼回事,但身體虛弱這種癥狀卻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這種癥狀,就和萬能受血者的情況一樣,十分百搭,只要針對性的使用一些補藥,對身體肯定大有好處。

因此就像他配製的特效藥一樣,只需針對性的配製一些強身健體的藥物,給秀姑娘服用。就算藥物不是十分對症,最終無法徹底根除,也肯定能對她的身體大有好處。

當下道:「我可以配製一些藥物,給秀姑娘服用,能否治好雖然不敢保證。但對她的身體來說,肯定要比紅果酒的效果好得多了。」

「比紅果酒的效果還好?」余長青聞言再次吃了一驚,高警長和秀姑娘的臉上,也都現出了驚訝的神色。

紅果酒的效果,他們是知道的,秀姑娘的體質,原本一天當中,至少有十七八個小時都在睡覺,睡眠不足,就要頭疼。

自從得到這壇紅果酒之後,每天喝上一杯,體質竟漸見好轉,精神也比原先健旺的多了,最近這段時間,每天只需要睡十二個小時便已足夠。

聽了許莫的話,儘管感覺難以置信,但這酒是他釀出來的,這葯也是他配製的,效果怎樣,他肯定要比別人清楚得多,當不會因此說謊。

高警長道:「那就多多拜託許先生了。說實話,許先生一諾千金,將命元水寄給老高,解救了善惡報應俱樂部的危難,俱樂部所有兄弟姐妹人人感激。但這次能夠救治我們秀姑娘,兄弟姐妹們知道了,感激程度,卻還要遠在那次之上。」

「秀姑娘為人好,我們俱樂部的兄弟姐妹,誰沒受過她的好處?哪一個不愛她?誰不為她的身體擔心?這次如果聽說她的病症有救,任誰都要開心死了!」

——————

ps:求幾張推薦票 丁作飛驅車一路前行不時的下車看看吳宇申可能留下的路標第一次的路標留在牆角剩下的指引就是五花八門有時候可能是在道邊有的時候是在亂草中丁作飛走了一段時間總是不辭辛苦下車尋找成功率不算高十來次也就有一兩次找到的機會。

林逸飛有的時候也下車看看不過大多的時候都是坐享其成只不過每次丁作飛下車的時候林逸飛的目光都有些古怪似乎是微笑又似乎想著什麼。

二人很快棄車前行根據丁作飛的判斷吳宇申和完顏飛花已經到了草原深處而前方的荒草雜生行走都有些困難車子根本無法通行夜色****漸漸暗了下來丁作飛似乎好像迷失了方向等到草原到處都是漆黑一片的時候他停止了前行有些苦笑的望著林逸飛「我們太過著急現在線索難找不如等一夜再說?」

林逸飛緩緩點頭「如此也好。」

丁作飛行李簡單林逸飛帶的也不算多雖然必備的東西比如電筒引火工具乾糧都是不少可是都沒有帶上帳篷草原一到夜晚寒風呼嘯丁作飛饒是練過功夫也是有些簌簌抖看了林逸飛一眼看到他若無其事的樣子心中不由有些欽佩。

「其實你不用來的。」這次林逸飛走在前方想要尋找一處背風的地方。

「我怎麼能不來宇申是我最好的朋友」丁作飛冷的想跳卻只是搖頭「林先生為了他不遺餘力我這個最好的朋友若是呆在家裡享福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

「我來找顏飛花是因為很多原因。」林逸飛緩緩道:「並非你想像的那麼偉大。」

丁作飛一愣忍不住問道:「什麼原因?」

「只不過是些私人恩怨罷了。」林逸飛緩緩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