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馨寧原本跑步的速度是很慢的,穿越過來后,經常要逃命,所以速度漸長。

她還嘗試過被這麼多女人追趕著呢,這讓她想起了自己爆紅后,粉絲瘋狂追堵她的情形。

她回頭向所有的女人,做了個鬼臉,就瀟洒地跑了。但是又不能徹底離開秀女殿,要不然她根本不會讓她們有機會抓到自己。

無奈她必須聽都知大人的話,只能帶著那些女人圍著大殿跑呀跑。

開始那些女人還熱衷地追著她跑,傻傻地跟著,不知道轉換位置。

阮雪凝叫住了自己的人:「你們這些笨女人,腦袋真不好使,這麼多人抓一個都抓不到,真是給我丟臉呀。你們圍堵她,自然就手到擒來了,懂不懂?千萬不能讓廖羽薰的人先抓到她,要不然有你們好受的!」

阮雪凝可發怒了,這三等宮女竟然耍了自己好幾次了,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廖羽薰覺得自是不能輸給阮雪凝,也命令自己的人:「姐妹們,快點給我圍堵包抄那個小宮女,一定要先抓到她,不能讓阮雪凝的人捷足先登了。」

兩批人按照自己主子的意思圍堵著馨寧,按道理她這次是沒有機會逃跑的。

可是兩幫人之前搶著抓馨寧,一時又發生口角和打鬥,畫面更加混亂了。

這樣以來,馨寧反而掙脫了出來,還不需要再奔跑了。她也是跑累了,氣喘吁吁地坐在台階上,看著兩幫人的對打。

阮雪凝一眼就看出了馨寧的心思,她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喝令著自己的人停下來。

雖然她們這邊人不打對方,可是廖小主的那邊的人不是吃素的,趁這個機會報復,最好不過了。

阮小主的人挨了打,當然不願意了,自然要還手的。這一來一去,也就沒完沒了了。

「主子,根本停不下……來!唉呀,你個臭丫頭,居然敢打我的臉,看我不打瞎你的眼睛。」阮小主的貼身侍女挨打后,又重重回了廖小主的侍女一拳。


阮雪凝此時自是顧及不了馨寧的逃脫了,她看到自己的侍女挨了打,就跑來質問廖羽薰。

「廖羽薰,你不知道叫你們的人停下來啊。別怪我沒提醒你,我這邊的人都力大無窮,小心你們的人會傷得很慘的!」

廖羽薰最討厭阮雪凝那超自信和囂張的表情,她就不相信自己的人鬥不過對方的人。

「誰怕誰呀,阮雪凝,你儘管放馬過來!」

「你!好,這次我要你嘗嘗我的獨門絕技。」阮雪凝一拳打在了廖羽薰的左眼上。

她還欲出拳打在對方的右眼上,可廖羽薰躲開了。


廖羽薰玉手摸著自己的左眼,她沒料到阮雪凝突然打了自己,這可真疼呀,差點又被多打了一拳。

她想這次得動真格的了,她一腳踩到了阮雪凝的腳上,弄得對方哇哇大叫了起來。

所以,由原來齊心追趕馨寧,演變為最後的混戰。這次,相比之前更加激烈。

馨寧看著廖羽薰被打成了熊貓眼,而阮雪凝也好不到哪裡去,臉上各處都是青了,腳掌也受傷了。

馨寧得意地笑了,想著:誰叫你們如此囂張,都知大人的話都不聽,現在就成了這般境況了。

思苓這才慢慢地從來到馨寧的身邊,悄悄地說:「你看,那邊還有一個秀女呢,她不偏幫任何一邊,而是坐山虎鬥,看來她非常不簡單呀。」

馨寧這才注意到角落裡確實有個不一樣的女子,她裝扮雖未有阮小主和廖小主那麼華麗,卻大方得體,不帶俗氣。

至於她的眼睛雖小,卻很有神。鼻子小,嘴巴小,哪裡有不大,可是搭配在一起,還是很耐看的。

她不似思苓般豐腴,反而顯得有點清瘦。馨寧目測她的胸部應該只有a罩杯,慶幸的是她的腰支絕對是標準的小蠻腰。

她的表情不冷不熱,不卑不亢,非常冷靜地看著那兩幫人在打架。

馨寧想這個不同一般的秀女,心思應該和思苓有得一比,只是家境境況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她也沒有很大的興趣去了解她,只覺得不太狂妄的人,就可以做朋友。

那個秀女看得太入神,連手帕掉在了地上,都沒發覺。

馨寧起身,撿起了她的手帕,交還到了她的手上。

那位秀女淡淡了笑了,她說了聲謝謝,然後提醒著馨寧:「你今後如果還要秀女殿待下去的話,可要小心那兩位為首的小主了。」


馨寧點點頭,悶恩了一聲。既然都得罪了,還能如何小心?今後,在這秀女殿更沒好日子過了,還不如回到雜役房呢。

此時思苓也過來了,與那秀女說話:「小主,你好!馨寧因一時嘴快,竟然得罪了她們。她也不是本意如此的,希望小主能夠幫幫她。」

那秀女就冷漠地丟了一句:「我都自身不保,更何況幫你們呢。恕我無能為力,你們自求多福吧,多容忍就好了。」

她說完就走了,回了自己的房間。馨寧想著她身邊竟一個侍從都沒有,難怪如此凄涼。

她不想責怪那秀女什麼,自己還怕連累了別人了,何必讓別人幫這個忙呢。

「思苓,你趕緊也回房間吧,別待在這裡了。要是被她們看見你和我在一起,只怕會連累你以後受苦呢。」

思苓就是不肯走,「馨寧,咱們是好姐妹,要有難一起當!我們趕緊去求都知大人,讓她帶我們回雜役房吧。」

「可是,都知大人,讓我們留在此處哦?」

正在她倆聊天的時候,突然兩幫人中傳出了一聲尖叫,然後只聽到其他人的呼叫聲。

「主子,暈倒了,快來救命呀。」

到底是誰這麼倒霉?這件事會不會影響馨寧她們的命運呢?

!! 正在馨寧和思苓她們聊天的時候,突然兩幫人中傳出了一聲尖叫,然後只聽到其他人的呼叫聲。

「主子,暈倒了,快來救命呀。」

馨寧望去,竟然是白富美阮小主暈倒了,難道是被廖小主打到頭了?

雖然她們可能會對自己懷恨在心,但是現在既然有人暈倒了,想必是受了很重的傷。自己不能冷漠地離開,置之不理,她選擇了過去看看阮小主的情況。

思苓想著必是出了大事了,她也得趕過去。那可是當朝宰相的千金,萬一上頭怪罪下來,自己也會受到牽連的。

廖羽薰回想著當時自己一拳打在了阮雪凝的頭上,沒想到她竟然不挨打,就這樣在自己面前暈倒在地上,還一動不動的。

她開始有點害怕了,要是阮雪凝被自己打死的話,可就沒辦法跟她兄長交待了。

阮雪凝的侍女和其他秀女也是搖晃著她,但是她始終還是沒有醒來。雖然呼吸正常,可是卻沒半點反應,所以她的侍從們都手足無措了。

而廖羽薰的人都躲在了主子的身後,心裡都知道恐懼了。她們都後悔自己太衝動了,不敢聚眾鬧事的,到了此時一發不可收拾了。

馨寧和思苓看著這般情況,也是很擔心。她們各自擔心的問題雖不一樣,可是畢竟人家是宰相的女兒,再怎麼樣也得想辦法把她弄醒了再說。


思苓快速反應了過來,她說:「主子和姐姐們,我們要趕緊去請太醫過來。這樣,阮小主才能醒過來呢。」

阮小主的貼身侍從終是明白過來了,她連忙跑出了秀女殿,朝太醫院的方向去了。而其他人依舊圍在阮小主的身邊,想看著她好好地醒來。

思苓提議先把阮小主抱回房間,再等待太醫的來臨。

侍女們小心翼翼地把阮雪凝抬回了房間,輕輕地放在了床上,焦急地等待著太醫的到來。她們都期待著阮小主能沒事,要不然她們所有的人都脫不了干係的,還有可能會因此丟掉性命的。

馨寧看著她們那樣,就替她們生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馨寧詢問著廖羽薰當時的情況,「廖小主,到底當時是怎麼個情景呢?你確定打在阮小主的頭上了嗎?還是她自己先有點暈倒的呢?」

廖羽薰神志慌亂了,回想起來,似乎阮雪凝事先就有點有暈倒的感覺。再加上自己那拳打得很重,只怕令她頭暈目眩了。

廖小主也顧不了馨寧是個卑賤的三等宮女了,就如實回答了當時的情況。

馨寧也沒多想表現自己,她只是想能夠在太醫來之前,能夠確定下阮小主的傷勢。

那個太醫王爺在給自己看診的時候,教過自己簡單識別病情的幾招。

馨寧就照著觀看阮小主的傷勢,頭部有一點點紅腫,應該是被廖小主打的。

阮小主的面部有點蒼白,嘴唇也是淡淡的紅色,看起來很虛弱,應該是氣血不足。

馨寧詢問了阮小主身邊的宮女,她今天吃了什麼了?

想不到她們回答是,阮小主為了早日被皇上寵幸,幾乎都沒吃什麼東西。每天吃喝點米湯什麼的,其他飯一概不敢吃的。

馨寧才知道她的問題出在哪了,原來是為了減肥而不吃飯,導致貧血之類的吧。

阮小主在這種情況下,還與廖小主動粗,應該消耗了不少力氣。再加上這拳的威力,不暈才怪呢。

「你們主子只怕是餓暈了,趕快準備點吃的吧。」馨寧忍不住笑著說。

阮小主的侍從也知道這個情況,於是都怕去拿些糕點了。

「馨寧,想不到你現在會看病了,真厲害。可是她還沒醒,怎麼吃東西呢?」思苓好奇地問。

馨寧想到在現代她暈倒的時候,經常有人對她做那招。

她似非笑地來到阮小主的面前,思考著自己到底該不該弄那招呢。要是不成功的話,其他人肯定會責怪自己。

其實阮小主應該並無生命危險,只要太醫來了,自然有辦法弄醒她的。

這個時候阮小主的隨身侍女回來了,她哭喪著臉說:「太醫們都不在,去其他宮看嬪妃了,所以並無人能前來為小主看病了。這可怎麼辦了?我們小姐,會不會死掉呢?」

馨寧也不想看著這侍女干著急,於是說:「你們小主沒事,應該是餓暈了。你們弄點吃的,餵給她吃,就會醒來了。」

那侍女一臉不相信地望著馨寧:「你確定?你只是個宮女,你又不懂醫術。」

馨寧也不能打包票呀,這萬一不是這個病,自己也擔待不起呀。

「不確定,我只是猜猜而已。你們試試,也沒關係呀。」

侍女有幾分生氣地說:「你不知道,就別在這裡亂說好嗎?我們小姐可是身份尊貴,經不起任何意外的。」

馨寧覺得既然她不相信自己,也沒必要再說下去了。

此時,廖小主進來了,聽到了阮雪凝原來是餓暈了,根本不關自己的事情。

她對阮小主的侍女說:「給你們主人吃東西,總不至於會出意外吧。如果真是餓的原因,你不去嘗試,反而會害了你們主子。不僅如此,還會讓我背負害人的罪名。我現在命令你,趕緊喂她吃東西!」

那位侍女也擔待不起責任,既然這廖小主都這麼說了,她就照做。

「可是,我們小姐沒醒呀,怎麼吃東西呢?」

馨寧說自己有辦法,讓她們所有人站開在一邊。

她學著別人的方法,嘗試掐阮雪凝的人中。可是試了很多次,把阮小主的鼻子下面都掐紅了,都沒有任何反應。

其他宮女自然不幹了,這萬一她們主子醒來,肯定會責怪自己的。

她們用著責怪的口氣說著:「你究竟會不會弄呀?要是把我們主子掐壞了,我們可饒不了你的。」

「最後一次,行吧?」馨寧在她們的默許中,進行了最後一次嘗試。

她感覺這次好像掐中了穴位,到底阮小主是否會醒,就不知道了。

!! 最後一次,行吧?」馨寧在她們的默許中,進行了最後一次嘗試。

她感覺這次好像掐中了穴位,到底阮小主是否會醒,就不知道了。

這一掐下去,阮小主很快睜開了眼睛,突然一腳蹬到了馨寧的胸口,把她踹倒在地。

馨寧促不急防,完全沒有預料到阮小主會有如此大的反應,只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被踢碎了。她就想不通一個宰相千金,怎麼有如此好有腳力,可以與現代的跆拳道黑帶高手相媲美。

馨寧倒地的那瞬間,一股血腥味由胸口處湧向了嘴裡,直至噴發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