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首座上的是一位頭髮花白,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老者。

聽到林飛的名字后,他深深看了林飛一眼,隨後又雲淡風輕地把眼神移開。

林飛無視周圍人的注視,只顧低著頭玩手機,或許是由於他的名氣太大,竟然沒人敢和他坐在一起。

很快教室就擠滿了人,不過奇怪的是第一排正中間的位置卻空出來了。

「同學們,第一排還有空位置,你們怎麼不坐?」

老者看著因為晚來而沒位置的同學,不解道。

「這」

那些站著的人有些猶豫。

林飛微微一笑,沖他們說道。

「大家都是同學,坐在一起有什麼?」

得到林飛的允許之後他們鬆了口氣,看來林飛這種風雲人物也不是不可親近嘛。

不過饒是如此,貼著林飛旁邊的兩個位置卻始終空了下來,對比那老者也是無奈。

他看在眼裡,這是他們自己不願意坐,而不是林飛的原因。

總不能因為這個緣故就把林飛這顆中醫界未來新星給罵一通吧?

不得不說京城大學同學們的秩序很好,到場之後皆是自覺保持安靜。

「好,既然同學們快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你們入學第一次課程吧。」

講台上的老者聲若洪鐘,飄蕩在寬敞的教室上空。

「等等,我來了!我來了!」

然而就在眾人盯著老者專心聽講時,忽然響起一陣呼喊。

凡塵劫之靈珠 眾人一齊看去,只見門口處一位頗為斯文的男生喘著粗氣在那喊著。

老者原本神色有些不悅,然而看到男生手上的那本傷寒雜病論,頓時神色一緩,臉上露出笑容。

「這位同學,你有些遲到了,下不為例啊。」

有讀者在評論區罵我,有些難聽,我就不在這裡罵你了,不過心裡已經罵了!這些天的確更新不及時,甚至斷更了一段時間。最近奶奶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28號,奶奶走了,這些天守孝送老人家最後一程!希望大家理解! 「是是,下次不會了。」

那門口的男生急忙點頭,隨後一溜煙往裡跑去,然而一抬頭卻發現根本沒位置了。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地四處看了看,見林飛身旁有著兩個空位。忽然眼睛一亮,

當看到林飛時他更是興奮不已。

「林飛大哥!我們太有緣了!」

說著就跑向林飛身旁。

林飛額頭直冒黑線,還真是巧啊,這不是早上自己碰到的,要認自己做大哥的劉玉生嗎?

「額,是挺有緣的。」

林飛呵呵笑了笑,雖然有些鬱悶,不過他對這個維護中醫名聲的男生還是挺有好感。

「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劉玉生問道。

見林飛點頭他高興地坐下了。

二人的對話被其他人聽到,皆是在私下裡猜測二人的關係。

講台上的老者咳了咳,隨後道。

「大家請安靜,現在我們開始今天的課程。」

他頓了頓,掃了一眼座下的莘莘學子。

「下面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孔有得,你們這學期中醫基礎學的老師。」

大農 這話一出,下面安靜下來,接著忽然爆發出一陣驚嘆。

「什麼,他就是孔有德?那個中醫大國手?」

「還不止這些呢,聽說他不僅醫術高超,而且還著作等身,是國內著名教育學者,他寫的一片關於中醫的論文更是曾在國內引起轟動。」

眾人低聲議論,落在林飛耳里不禁讓其對這名叫孔有德的老者側目。

看來這個看起來有些威嚴的老者還真的有些本事。

「今天,我們第一節課就講中醫。現在,你們中有誰能夠談談對中醫的看法,以及你為何要選擇中醫這一專業。」

他話音落下,再次滿場安靜。

忽然一名女生舉手想要發言,孔有德示意她站起來講話。

林飛看去,只見這是一名身姿豐腴的女生,臉蛋極美,身上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

她臉上神采飛揚,似乎極為驕傲。

這也難怪,能夠來到京城大學的人哪個都是天之驕子,從小在眾人稱讚的光環中長大,想不驕傲都難。

她看了看講台上孔有德,緩緩張開檀口道。

「我選擇中醫是因為興趣愛好,我熱愛中醫。中醫在我國存在了幾千年,是貨真價實的國粹。我們應該對其弘揚,進行中醫的全面復興,讓那些看不起中醫的人低頭認錯!」

語罷她自顧坐下,接著一陣如潮般的掌聲響起,更讓其得意洋洋。

「兄弟她是誰呀?」

「這你都不知道?她是夏婕,湘西省高考狀元,據說高考只差兩分就滿分!」

「真不愧是狀元啊,這氣場就是自信!」

忽然身後兩個人低聲議論,落在林飛耳中讓其若有所思。

原本他以為今年的中醫學院除了自己一個省狀元之外沒有其它了,誰知道現在又有個夏婕。

不過他也只是對其稍微注意罷了,如今的林飛身具玄功,與常人想的自然不一樣。

在其他人眼裡高考狀元或許高不可攀,但在自己眼中卻不過是個比其他人會做題的普通人,自己反掌間可決定其生死。

忽然他覺得一道有些挑釁的目光看向自己,回頭一看正是不遠處的夏婕在看自己。

林飛只是笑笑,隨後就又低頭玩手機了。

可這落在夏婕眼中卻是**裸地對自己的無視,她緊咬銀牙,拳頭握的緊緊,似乎想要把林飛暴打一頓出口惡氣。

原本她身為高考狀元不管到了哪裡都應該是眾星捧月般的待遇。

按照其所想,她怎麼也會是中醫學院的風雲人物。

誰知突然冒出來個林飛,接著又有個什麼少年天才李佳藝,搞得現在幾乎沒人知道她這個高考狀元。

這怎能讓她不氣?

如此想著,她更對林飛恨之入骨。

「這位同學說得不錯,中醫是國粹經典,我們應該弘揚,而不是一味否定。」

孔有德聽了夏婕的話點頭,接著道。

「你說自己選擇中醫是興趣愛好,希望日後你能夠一直保持初心,熱愛中醫。」

「會的,老師!」

夏婕重重地點了點頭。

「還有沒有其它同學發言?」

孔有德掃向四周,見無人舉手,最後目光落在林飛身上。

「林飛大哥,老師在暗示你呢!」

劉玉生推了推林飛的手,低聲道。

「你怎麼不說,我看你也躍躍欲試啊。」

林飛看向劉玉生。

「我哪能搶大哥你的風頭呢,不行不行!」

劉玉生急忙擺手拒絕。

誰知林飛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接著劉玉生不自覺地舉起手來。

「好,這位同學你站起來說說。」

孔有德有些差異,剛才自己的意思很明顯了。沒想到竟然是這個遲到的小子。

不過這小子手裡拿的那本傷寒雜病論倒是讓他十分滿意,畢竟現在能夠潛心研讀醫書的人的確不多了。

他心裡想著,說不定他能給自己一些驚喜。

「我我怎麼自己舉手了。」

劉玉生有些緊張地說著,剛才他不知道為何就鬼使神差地舉手了。

雖然心裡有話要說,不過還是不想搶了林飛的風頭。

聽了他的話,眾人一陣鬨笑。

聽到笑聲也是讓劉玉生覺得一陣面紅耳赤,他開口道。

「我選中醫也是因為熱愛中醫,它是國粹,我們應該傳承。」

「切,不就是學著人家夏婕狀元照本宣科嘛,誰不會呀?」

還沒等劉玉生說完,忽然不知道從哪響起一陣嘲諷聲,聲音雖小卻落入不少人耳中。

眾人再次鬨笑,不得不說劉玉生真的有照本宣科的嫌疑。

夏婕坐在那裡也是不屑地冷哼一聲。

但他接下來的話卻是讓眾人瞪大了眼珠子。

「不過關於夏婕同學觀點的後半部分,我卻是不認同。」

劉玉生挺直腰桿,傲然道。

「中醫之道,當身懷仁心,濟世為懷。我們學中醫不光是為了讓人看得起中醫,更多的是因為它能為更多人帶來健康,給人名帶來福祉。」

眾人聽了這話沉默下來,不得不說劉玉生這番話有道理。

這些年來,由於中醫式微,被大多數人看不起,究其根源就是一些心術不正之人利用中醫坑蒙拐騙,這才敗壞了中醫的名聲。 由此可見,把中醫當工具牟利,只能讓其名聲越來越臭。

只有把中醫用來濟世救人,這樣才能讓中醫流水不腐、戶樞不朽。

而在場之人捫心自問,又有幾人學習中醫是是一心為了病人,想要弘揚這國學精粹?

如此想著,他們皆是低頭不語,覺得羞愧異常。

唯有夏婕氣得面紅耳赤,劉玉生這一番話當眾否決自己,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她渾身顫抖,指著劉玉生道。

「你……你算什麼東西?」

在場眾人聽了這話皆是臉色難看。

誰不知道她是高考狀元,為此敬她三分,但不要給臉不要臉,她如此看不起劉玉生,難道心裡就看得起他們?

「我算什麼東西?」

劉玉生指著自己,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平日里他雖然嬉皮笑臉,不過也有自己的尊嚴,一旦認真起來真不好惹。

想當初自己也是以高考745分錄入京城大學,因為熱愛中醫所以才不顧家人反對放棄了到哈弗大學留學的機會,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人指著鼻子罵算什麼東西?

他笑了,像是聽到了什麼荒誕不羈的笑話。

「老子高考745分,只比你少了三分就不是東西了?你又把誰放在眼裡了?」

面對眾人虎視眈眈的目光,夏婕也是慫了。

剛才她一時口誤,竟然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想法,現在真是後悔的想要一頭撞死在牆上。

「好了,請同學們保持安靜!」

眼看局勢有些失控。孔有德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讓不少人又冷靜許多。

他看向眾人。

「看看你們都是什麼樣子,一口東西一口老子,這是哪裡?京城大學!你們是誰?踩著高考獨木橋過來,從千軍萬馬中殺出重圍的天之驕子!」

「你能都是未來中醫界的希望,怎能夠像市井小民潑婦一樣罵街?看看你們成什麼體統!」

看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眾人皆是羞愧非常,低頭不語。

見眾人不說話,良久孔有德淡淡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