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餘光瞥了一眼,神情稍微有點驚艷。

他沒有穿西裝,而是選擇了那套休閑的運動服,雖然是運動服,但是穿在他身上說不出的乾淨舒服。

原來不穿西服,不逛會所的宋庭君,看起來其實也沒那麼禽獸?甚至,還有一種陽光學霸的感覺。

「好看?」宋庭君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忽然湊到她身邊。

剛剛她幻想的優質感瞬間被他的痞氣給覆蓋了。

他還眯著眼瞧著她,「是不是忽然覺得秀色可餐,比那誰誰養眼多了?」

沈清水避開他的氣息,往桌子的另一邊走,「林介那是野性粗狂,也同樣迷人,那叫荷爾蒙爆棚。」

宋庭君拉開椅子,坐下,竟然點了點頭,「懂了,原來你喜歡那樣的。」

哪樣?

那會兒沈清水還不太懂他這句話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說的「那樣」指的是哪樣。

不過,最後一次因為林介,他們之間爆發、關係僵化之後,她總算徹底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

原來像他這種白天看起來斯文風流的人,夜晚的禽獸野性可以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那頓晚餐難得兩個人吃得相安無事,一片和諧。

「晚上住這裡,明早送你過去。」宋庭君提起來。

她猶豫的看了看他,當然是想拒絕的。

不過,他接著說了句:「本少爺現在對你這乾癟的身材沒興趣。」

然而,睡前宋庭君就對自己的話表示後悔了。

沈清水是穿著衣服睡不著的人,晚上要麼只能穿特別輕薄的睡衣,要麼只剩裡面的小衣服睡。

酒店有薄睡衣,她穿了。

睡到不知道幾點,可能一兩點,她醒了,很渴,忍了一會兒忍不住,還是出去倒水喝了。

就在她倒水喝的時候,宋庭君也出來了。

他一度自己做夢了,盯著她看了半天。

畢竟,她跟白日里的差別……不是一般的』大』!

難怪她平時整天穿那麼保守的衣服?寬鬆為主?

當然,宋庭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沈清水看到了他,然後端著水杯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他視線里。

嗯,後半夜,宋庭君並沒有睡好。

第二天,他確實送她去的學校,而且還貼心的在車上給她準備了早餐。

「課程安排怎麼樣?」車上,他問起來。

她說:「還好,不是很緊,但也不閑。」

「不閑,也依舊有時間做兼職?」他對她,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沈清水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這兒人生地不熟,其實她暫時也不知道怎麼安排,好在進修的所有費用,她都不用擔心,所以她想利用時間學一學外語。

剛表達了這個想法,宋庭君面不改色:「這種事,有現成老師不打算用?」

「誰?你?」沈清水狐疑的看了他。

倒也不是不信任,她知道宋庭君一直都是滿世界跑,語言必然沒什麼問題,但是……

「你哪有時間給我上課?不是要到處跑么?」

他慢悠悠的打著方向盤,「最近一段時間會一直在泊林。」

等到了校外,他沒讓她下去,而是繼續著話題,「我給你上課?你還幫我收拾屋子?周末來我那兒?」

沈清水:「是不用交學費了是嗎?」

他扯起唇角,「你進修所有費用我在出,我收你學費?自己的錢左手換到右手,我閑的?」

哦,好像挺有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國內到了國外,徹底換了環境,總之他們那段時間的相處十分和諧。

甚至沈清水逐漸都覺得習慣了那種陪伴。

每天,他幾乎都會一日三餐短訊問候,晚上一個電話雷打不改,周末必然會準時把她接過去。

她幫他收拾完屋子,他就開始給她上課。

不過那周末她們的直升班跟學校同系有個校園晚會,所以她得回去。

「聯誼?」宋庭君換了衣服,準備送她回去。

沈清水看了看他,「你換衣服幹嘛?」

而且還穿得十分精緻,好像他也要參加聯誼似的。

結果,還真被她猜中了。 沈清水是穿著衣服睡不著的人,晚上要麼只能穿特別輕薄的睡衣,要麼只剩裡面的小衣服睡。

酒店有薄睡衣,她穿了。

睡到不知道幾點,可能一兩點,她醒了,很渴,忍了一會兒忍不住,還是出去倒水喝了。

就在她倒水喝的時候,宋庭君也出來了。

他一度自己做夢了,盯著她看了半天。

畢竟,她跟白日里的差別……不是一般的』大』!

難怪她平時整天穿那麼保守的衣服?寬鬆為主?

當然,宋庭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沈清水看到了他,然後端著水杯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他視線里。

嗯,後半夜,宋庭君並沒有睡好。

第二天,他確實送她去的學校,而且還貼心的在車上給她準備了早餐。

「課程安排怎麼樣?」車上,他問起來。

她說:「還好,不是很緊,但也不閑。」

「不閑,也依舊有時間做兼職?」他對她,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沈清水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這兒人生地不熟,其實她暫時也不知道怎麼安排,好在進修的所有費用,她都不用擔心,所以她想利用時間學一學外語。

剛表達了這個想法,宋庭君面不改色:「這種事,有現成老師不打算用?」

「誰?你?」沈清水狐疑的看了他。

倒也不是不信任,她知道宋庭君一直都是滿世界跑,語言必然沒什麼問題,但是……

「你哪有時間給我上課?不是要到處跑么?」

他慢悠悠的打著方向盤,「最近一段時間會一直在泊林。」

等到了校外,他沒讓她下去,而是繼續著話題,「我給你上課?你還幫我收拾屋子?周末來我那兒?」

沈清水:「是不用交學費了是嗎?」

他扯起唇角,「你進修所有費用我在出,我收你學費?自己的錢左手換到右手,我閑的?」

哦,好像挺有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國內到了國外,徹底換了環境,總之他們那段時間的相處十分和諧。

甚至沈清水逐漸都覺得習慣了那種陪伴。

每天,他幾乎都會一日三餐短訊問候,晚上一個電話雷打不改,周末必然會準時把她接過去。

她幫他收拾完屋子,他就開始給她上課。

不過那周末她們的直升班跟學校同系有個校園晚會,所以她得回去。

「聯誼?」宋庭君換了衣服,準備送她回去。

沈清水看了看他,「你換衣服幹嘛?」

而且還穿得十分精緻,好像他也要參加聯誼似的。

結果,還真被她猜中了。

13

宋庭君跟著她一起去參加的聯誼會。

沈清水對學校其實還不是特別的熟悉,聯誼會的地址在二教的一個小禮堂,地方還算比較寬敞,畢竟她的這個班加上整個系,也算不上很多人。

正因為人不多,她剛走進小禮堂,幾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別人身上精心挑選的禮服和妝容。

「知道我為什麼專門換衣服了?」宋庭君單手插兜,彎下腰來笑眯眯的看了她,一臉的幸災樂禍。

因為她壓根沒準備這麼仔細,以為這只是同系的學生對學術的交流。 「這教室是不是有點冷?」宋庭君把她送到地方,不太滿意的皺了皺眉。

所以在她準備找個位置坐下的時候又阻止了她,順勢把她整個人帶到身邊,「還是去車上躺會兒吧。」

沈清水:「也沒那麼累,坐會兒就好。」

「連個空調都沒有,晚上太涼,別感冒了。」他儼然就沒打算給她機會,「不想走,我抱你?」

她直接愣了一下。

雖然說,他們倆關係是確定了的,但是對她來說,男生追她的過程,還有那些個小甜蜜都沒有過,忽然就這麼親密,確實不太好。

然而,她還這麼想著,人已經被抱了起來。

看著她一臉錯愕和發獃,抱著她的男人還不懷好意的勾起嘴角,「想跟我親密就說,跟我還裝什麼矜持?」

沈清水忍不住瞪了他,「那你放我下去!」

宋庭君正在走路,繞過那個小禮堂往後面走,剛到平坦路面上。

在她話音落下的時候,低眉看了她,然後驀地一鬆手,嘴裡才慢半秒的一句:「那我鬆了?」

沈清水沒想到他來真的,嚇得一個條件反射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臉幾乎都埋到他脖頸里了。

下一秒就聽到了頭頂傳來男人低低的笑聲。

從他脖頸里把臉抬起來,沈清水看到的就是宋庭君憋著壞的笑,眼角的弧度都是得意的。

更甚至下巴稍微低下來,故意的對著她小聲呢喃:「突然發現,你很軟!手軟,哪都軟!」

沈清水這才後知後覺立馬把自己摟著她的手給撤了回來,然後又嗔了一眼。

結果還是覺得不解氣,於是剛撤回來的手就在他腰上掐了一記。

「嘶!」這下輪到宋庭君抓狂,「手!拿走!」

很明顯,他那是隱忍得不得了的表情。

沈清水看了他五味雜陳的表情,有點意外,還有點發現新大陸的感覺,想笑不笑的看著他。

悠悠的問:「你是不是腰上怕癢啊?」

男人正用一種危險的眼神睨著她,「警告你啊……」

他話音還沒落呢,沈清水兩個手都用上了,然後聽到宋庭君一聲壓抑的慘叫,並用著其實沒多大威懾力的咬牙切齒,「沈清水!你給我鬆手。」

她今晚本來就被忽悠著喝了不少,這會兒整個人的狀態跟平時比起來,就像解放了天性,這會兒連眉梢都微微揚起來,得意的看著他。

非但沒有鬆手,還打算換不同位置繼續呢。

「你別給我後悔,告訴你!」宋庭君聲音刻意壓低,一副修羅煉獄的眉眼。

宋庭君本來就腿長,說這幾句話的功夫,已經到了車子邊上。

他直接把她放到了車頭坐著,也就用了一兩秒的時間開了門,再把她抱起來,直接塞到後座。

當然,可沒那麼容易放過她,關門之際,他自己已經跟著上車了,順勢熟稔的直接把後座的座椅放倒。

沈清水這會兒才張著眼睛,看他,「干、幹嘛?」

男人勾唇,眼神里自帶含義,「不放倒你怎麼躺?不是累了?」

「……」她好像也沒什麼可以接的。

兩秒后才抿了抿唇,「那,我休息就好,你……可以下去了!」

宋庭君也不走,就那麼盯著她,跟盯著獵物似的,笑意盈盈,「怎麼,我自己的車,還不准我待了?」

好吧,沈清水瞬間清醒多了,還是選擇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剛剛錯了……還不行?」

「後悔了?」

她十分真誠的表情點著頭。

他一手搭在她身後的座椅上,另一手點了點自己的側臉,朝她湊過去。

一開始沈清水沒動靜,看了看外面,「外面的同學看不到你車裡?」

明天早上,她可不想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

男人低笑,「看不看得到,你也得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