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風玫對於琉光仙尊的行為一陣無語,可是看著玉寒景的臉色,又覺得一陣痛快。只是下一瞬,琉光仙尊腳步移動,就阻擋了她看向玉寒景的視線。

風玫:「……」

「雲姬日後就跟在我身邊。」琉光仙尊聲音平靜淡漠,卻無人敢輕視。

所有人立即明白仙尊毀了玉寒景的喜服是何意,心中同情玉寒景倒霉,將要娶到手的美人,中間突然殺出來一個仙尊。心中千迴百轉,這些人面上卻是不敢表露分毫。

倒是玉寒景震驚地瞪大了眸子,看向被琉光仙尊阻擋了身形,只露出來紅色喜服一角的風玫,臉色鐵青,咬牙道:「仙尊,雲姬是弟子的道侶。」 魏歡歡楚卿卿兩人在看見陳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連忙高聲喊道:「陳天,快點躲開啊!」

陳天聽到魏歡歡的這句話,扭頭淡淡的看了魏歡歡一眼,臉上的表情非常輕鬆平靜。

「這個陳天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好像傻了一樣呢?」

楚卿卿此時也是一臉的著急。

就在這個時候,傑克遜那陣強大的旋風已經飛到了陳天的面前。

旋風的前段形成了一個十分銳利的鑽頭,彷彿能夠穿破時間萬物一般,氣息異常恐怖。

陳天不屑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兩天金色的巨龍盤旋而生,帶著那刺眼的光芒直奔鑽頭的位置飛了過去。

眾人在看見陳天召喚出來的這兩條巨龍,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理解陳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也不知道這兩條巨龍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不好!」

傑克遜看見陳天身邊這兩條巨龍,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因為他也沒有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如此的恐怖,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凝聚出了兩條如此威力驚人的巨龍。

但是傑克遜現在要是想做出反應已經來不及了!

巨龍直接奔著鑽頭的位置飛了過去!

「轟!」

天地之間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鑽頭在那兩條巨龍的面前就宛如紙做的一樣,瞬間就被巨龍所吞噬,而且巨龍似乎壓根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奔著傑克遜的位置飛了過去。

而且在走到一半的時候,這兩條巨龍竟然凝聚在了一起,最後變成了一把散發著陣陣金色光芒的長劍,長劍所指的位置正好就是傑克遜的眉心!

魏家人一個個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原本剛剛出於危險當中的陳天,竟然會如此輕鬆的完成了反擊,而且現在處於險境的人已經不是陳天了,而是傑克遜。

傑克遜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連忙低吼一聲,然後雙手合十!

「嘭!」

一聲巨響,一道完全由他體內靈氣所化的氣牆出現在了傑克遜的面前。

「雕蟲小技!」

陳天看見這道氣牆以後不屑一笑,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寒芒。

下一秒,長劍直接刺穿了氣牆,然後繼續奔著傑克遜的位置飛了過去。

要知道此時這把長劍可是由陳天體內真氣所化,威力自然不是傑克遜面前的那堵氣牆能夠相比的。

但是傑克遜知道陳天的真正實力,所以也是不慌不忙,連忙召喚出來了第二道氣牆!

傑克遜的戰鬥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他知道陳天的實力跟自己只高不低,如果想要直接擋下陳天這一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現在準備一點點消耗長劍的威力,最後達到一個自己能夠擋下的程度。

所以即便陳天的這把長劍能夠刺穿傑克遜的氣牆,但是裡面的能量也會被消耗很多。

而陳天則表情隨意的看著傑克遜的位置。

其實陳天也清楚傑克遜現在的意圖,只不過在絕對實力的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徒勞。

嘭嘭嘭!

長劍連續擊穿了好幾道氣牆,最後距離傑克遜僅僅不到一米的距離,而且長劍的飛行速度非常驚人,如果此時傑克遜要是再想鑄造氣牆來抵擋長劍的攻擊明顯在時間上有些來不及了。

所以傑克遜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直接伸手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個寫滿了尋常人看不懂的符咒鈴鐺!

「叮鈴!」

傑克遜輕輕的晃動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鈴鐺。

魏家那些不是武者的普通人在聽到鈴鐺的響聲以後,感覺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耳邊敲擊銅鐘一般,翻江倒海的聲浪侵蝕著他的腦海,魏歡歡跟楚卿卿兩個女生險些當場昏迷過去。

但是傑克遜這個鈴鐺可不是用來攻擊的,畢竟鈴鐺的聲音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非常難以接受,但是對於陳天這樣的武者幾乎沒有任何的影響。

鈴鐺散發出一陣黑色的光芒,而這道黑色的光芒直接將傑克遜的身體所籠罩!

此時的傑克遜就好像是被一個銅鐘所罩一般,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

而陳天看著傑克遜手中的鈴鐺,輕聲感嘆道:「不愧是世界上最大的殺手組織,果然還算是有些底蘊,竟然能夠找到這麼厲害的神器!」

傑克遜之所以能夠被評為SS級的殺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傑克遜本身的實力最夠強悍,而且還有一點就是傑克遜這個人非常喜歡收集華夏古董,在這些古董當中傑克遜也經常能夠找到一些法器,此時他手中的鈴鐺便是傑克遜當年找到的一個寶貝,這也是傑克遜為什麼能夠說一口如此流利的普通話。

長劍跟傑克遜身前的黑色光芒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

天地之間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撞擊聲。

黑色光芒發出一陣劇烈的震動,但是最後還是抵擋住了陳天的這一劍。

雖然抵擋住了陳天的這一劍,傑克遜臉上的表情依舊非常的不可思議。

因為剛才傑克遜已經用了很多道氣牆去抵擋陳天的攻擊,按理說陳天的攻擊應該已經被消耗大半了才對,但是即便是消耗了大半,竟然還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這得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今天如果不是傑克遜使用出了自己的看家寶貝,現在可能已經死在了陳天的長劍之下。

傑克遜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面前那個表情隨意平靜的陳天,咬著牙低聲說道:「陳天,你真的配的上那三百億的懸賞,我傑克遜活了這麼多年,你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對手,我之前原本以為你只不過就是個普通武者而已,現在看來我實在是太天真了……」

「如果你只有這麼點本事,那你們吞噬部落可能又要損失一名殺手了!」

陳天站在原地,語氣隨意的回了一句。

「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你若是想要殺我,應該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傑克遜冷笑了一聲,然後邁著步子繼續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魏家別墅門前。

傑克遜在勉強抵擋住了陳天的這一劍之後,眼神當中布滿了震驚,因為他壓根就沒有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會如此的恐怖。

現在他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吞噬部落的老闆竟然會選擇讓三名SS殺手同時對陳天出手的原因。

「陳天,說心裡話,我現在有些後悔一個人過來了,今天我就算是能夠殺死你,估計最後也會落了個重傷的結果,我的這一身修行也就這樣廢掉了!」

傑克遜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我現在並不後悔,畢竟只要能夠拿到懸賞你的三百億,就算是廢掉我這一身的修行,那也是值得的!」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竟然還想著殺死我?」

陳天看著傑克遜不屑一笑。

「你覺得我不殺死你?」

傑克遜笑著反問道。

「再給你一百年的時間,估計你還有點希望,現在的你別說是殺死我了,就算是想要傷我分毫都有些吃力!」

陳天語氣十分自信的回了一句。

「陳天,你是我見過最為狂傲的華夏武者!」

傑克遜怒吼了一聲,然後一陣強大的氣息從傑克遜的身體裡面爆發出來。

剎那間,傑克遜的身體彷彿變大了幾分,長發飛揚,眼神之中帶著無限的殺氣。

而陳天則目光平靜的看著傑克遜,在陳天的眼中傑克遜只不過就是個陪練而已,從頭到尾陳天都不曾在傑克遜的身上感受到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但是楚卿卿魏歡歡等人臉上的表情卻非常的緊張,因為她們兩個並不知道陳天跟傑克遜到底誰更厲害一些。

傑克遜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雙手閃耀著陣陣奇異的光芒。

而他的口中也是念念有詞,彷彿在施展什麼奇怪的法術一般!

陳天能夠從傑克遜身上的氣息中感覺到,這次傑克遜使用出來的招式遠遠要比之前他使用的招式兇猛很多。

「雕蟲小技!」

陳天看著傑克遜不屑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兩把金色常見直接橫空而生,然後直接奔著傑克遜的位置飛了過去。

很明顯,此時的陳天就是不打算給傑克遜施法的機會,倒不是因為陳天擔心自己會受到什麼傷害,而是擔心傑克遜要是想對魏歡歡還有楚卿卿兩人動手,那事情就有些麻煩了,畢竟魏家人此時還都在一旁看著熱鬧。

傑克遜看見長劍奔著自己的位置飛了過來以後,猛然間睜開了雙眼,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時被長劍所擊中的話,估計瞬間便會被擊穿身體,但是傑克遜此時竟然根本沒有躲避的意思,相反眼神之中還閃過了一絲激動。

「去!」

傑克遜低吼了一聲,然後雙手猛然間往前一推。

剎那間,無數根黑色的鐵鏈憑空而生。

魏歡歡楚卿卿等人在看見這些鐵鏈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們實在是想不明白傑克遜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這些鐵鏈全部都是由傑克遜身體裡面的靈氣所化,威力非常的驚人,一旦要是被普通人觸碰到估計當場就會灰飛煙滅。

陳天在看見這些鐵鏈奔著自己的位置飛過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輕聲感嘆道:「果然有些本事!」

說完這話以後,陳天右手輕輕一揮。

兩把原本奔著傑克遜飛過去的長劍瞬間便改變了方向,奔著鐵鏈的位置飛了過去。

陳天打算先把鐵鏈切斷,然後再對傑克遜動手。

但是讓陳天沒有想到的當長劍跟鐵鏈接觸的時候,竟然直接一劃而過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切斷鐵鏈。

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訝。

「我的這些鐵鏈可不是你能夠切斷的!」

傑克遜看著陳天得意一笑,然後雙手合十高聲喊道:「收!」

「嘩啦啦!」

下一秒無數根鐵鏈直接將陳天的身體纏繞住。

而且這些鐵鏈都是從四面八方飛過來的,所以就算是陳天想要躲閃都沒有機會!

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陳天的身體周圍全部都纏繞住了鐵鏈,僅僅就剩下一個腦袋還露在外面。

魏歡歡跟楚卿卿在看見陳天這個模樣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焦急。

「陳天,你沒事吧?」

「陳天!」

兩人幾乎是同時發出了喊聲。

陳天用力想要掙脫開自己身體周圍的鐵鏈,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傑克遜的這些鐵鏈非常的堅固,即便是他也沒辦法掙脫開!

「世間竟然還有這樣厲害的法術!」

這是陳天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覺。

他沒想到傑克遜確實有些本事,光是靠著這些鐵鏈,想要處理煉虛境小成的武者應該還是非常輕鬆的。

「別說是你了,就算是煉虛境巔峰的武者都不可能掙脫開!」

傑克遜看著陳天得意一笑,然後伸手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了一把手槍!

傑克遜輕輕的握住了搶把,然後對準了陳天的腦袋。

下一秒,傑克遜手中的手槍瞬間就變成了一把散發出陣陣金色光芒的長槍,黑夜都被長槍的光芒所點亮了。

楚卿卿魏歡歡兩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便還是震驚,因為她們兩個覺得自己今天所看見的一切都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陳天,你現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傑克遜舉著獵槍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

「你覺得靠著這個東西就可以殺死我?」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傑克遜問道。

「我的這把槍可不是普通的獵槍,而是準備對付武者的槍,現在只要我扣動扳機,別說是你的身體了,就算是你的靈魂都被我子彈轟散,我勸你最好還是有什麼遺言抓緊交代一下,否則等一會你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傑克遜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可以開槍試一試!」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根本看不出來一絲緊張。

「那你就去死吧!」

傑克遜沒心情跟陳天廢話,低吼了一聲,然後直接扣動了扳機。

獵槍發出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嗡名聲,一顆璀璨耀眼的子彈直接奔著陳天的額頭飛了過去。

陳天再入險境! 玉寒景話一出,空氣都有了片刻凝滯。

誰都沒想到,面對琉光仙尊,玉寒景還有勇氣去反對。

更沒想到的是,玉寒景一聲「我的道侶」,會換得琉光仙尊毫不猶豫的出手,吐出倒飛出去,生死不知。

「雲姬,是本尊的。」

似強調,似警告,語氣平淡中又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壓迫。琉光仙尊說出這句話后,再一揮衣袖,所有人都被掃出了雲之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