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顯然,他已經和自然融爲一體了!——

但這絕對不是一個死人,要是死人,早就腐爛。

一個人,一個有高深修爲的人,幾個月、幾年不吃東西並不恐怖,但要是幾個月、幾年坐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那就恐怖了!

杜莎兒嚇得臉色泛白,拉住秦蕭的胳膊:“蕭哥哥,這會不會是一個殭屍,怪物什麼的啊……我好怕啊!!”

說實話,秦蕭也嚇得快尿褲子了,什麼怪事他都經歷過,但就是沒見過這麼奇怪的人,人,有時候,比靈獸、魔鬼、殭屍都可怕!

但是秦蕭在妹子面前不得不裝的膽大一點,彰顯一下自己的男子漢氣概:“莎——莎兒——不要怕,我過去看看,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秦蕭慢慢地走過去,來到這個怪人面前,看到有不少的蟲子從他的鼻孔裏鑽來爬去的,就更感到害怕了,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唉,我說啊——這個啊——你是活人嗎?——”

啪啪——

秦蕭拍下來很多灰塵,無數個螞蟻、蟲子被拍打了出來,仍不見那個人動一下。

秦蕭膽子越來越大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感覺是熱的,這更證明了他是個活人,又摸了摸他的心臟,跳動有力!

“你是活人嗎,說話啊!”秦蕭抓住他兩個肩頭,使勁的晃了晃,但除了晃下來那些厚厚的灰塵以外,這個怪人仍舊一動不動。

“Kao,你要是再不動,我撓你的胳吱窩了,我真撓了啊——”

秦蕭說着,伸手就要去撓他,這時,從山上走下來一個人,一身青色的道袍,看樣子是個小道徒,他看到秦蕭在動那個怪人,趕忙上前阻止秦蕭:“莫動他,莫動他!”

秦蕭停手,問道:“怎麼,你認識他,他是誰?爲什麼坐這裏一動不動,都快把我們嚇死了!”

那個道徒放下手中的水桶,唸了一句‘無量天尊’,緩緩說道:“其實,我也不認識這個人……”

秦蕭哭笑不得:“你既然也不認識他,爲什麼不讓我動?咦——你不是這山中的道士嗎,怎麼會不認識這個人呢?”

小道徒道:“我是三年前來到這清風山的,我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像現在這個樣子了,一動不動的。當時我也很奇怪,我師父告訴我,說他這是個奇人,讓我下山打水的時候不要驚擾他!我也就知道這麼多了……”

秦蕭吃了一驚,清風山?三年前來的時候就是這樣子了?

讓秦蕭吃驚的有兩點:一,這裏是清風山,溫小柔就是在清風山修行的弟子,他們無意間竟然來到了清風山,這不得不讓秦蕭吃驚;第二點,這個怪人三年前就是這個樣子了,真不知道它在這裏到底坐了多久!

秦蕭鬼眼珠子一轉:“小道士啊,好了,你趕緊去打水吧!偷懶,師父可是要責罰你的喲~~你放心,我不會動這個怪人的!”

小道士提起水桶走了,杜莎兒從後面走過來:“蕭哥哥,我們還是趕緊走吧,既然他不是什麼殭屍之類的,我就不怕了!我們趕緊回大秦國吧,我好想去看看大秦國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秦蕭這個人好奇心很強,這麼奇怪的一個人,秦蕭非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可!

“莎兒,我在試試,看看他到底會不會動!”

這次秦蕭可是鼓足了勁,狠狠的晃動他,頭上的青草差一點都被秦蕭晃掉了。


秦蕭剛晃動了幾下,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嘭嘭——

那個怪人的腦際突然爆出一個‘大印’,看上去像一個稀奇古怪的文字,‘大印’一出,接着從他的腦際噴發出無限的宏光,那光很溫和,但十分的神聖,似乎能洗滌人的心靈,祛除人的雜念、淫慾、邪念……

那束宏光越擴越大,漸漸的飄向了天宇,和晚霞的顏色一模一樣,宏光慢慢的構織出了一圈圈的彩虹,看上去很壯觀。


接着沒多久,怪人身上也發生了奇怪的變化,他那雜亂的頭髮瞬間被不斷噴發出的宏光融化了,身上的泥污也被宏光吹走了,破爛的衣服也瞬間消失不見,無限的宏光包裹住了他整個身軀,宏光漸漸收緊、凝縮竟然變成了一間新的衣裳!

宏光凝練出的衣裳,聖光璀璨,懾人心脾。

這似乎也是‘凝氣成兵’的一個分支,只不過他凝練出的不是兵刃,而是衣裳罷了,而且他的‘氣源’彷彿不是真氣,而是天地間的另外一種靈氣。

破除了灰塵,那個人的容貌也終於顯現而出,慈眉善目,神色柔和,耳垂巨大,很是富態。

秦蕭和杜莎兒兩個人都看呆了,還是杜莎兒反應快,在秦蕭身後戳了一下他:“要你不要動,你偏不信,趕緊跟人家道歉!”

杜莎兒說完,先走出來,對那怪人微微一笑,她那女神般的容貌光彩照人,神仙見了都動心。

“對——對不起,我蕭哥哥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你繼續,繼續——我們走了——”

杜莎兒結結巴巴的說完了,拉着秦蕭就要走,可是秦蕭不肯放過這個怪人,他非要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不可! 秦蕭壯了壯膽子:“請問你是?”


怪人沉渾的嗓音:“悉達多!”

“什麼?”

“悉達多,我是迦毗羅衛國人!”

“哦!——”

秦蕭知道,大秦國向南一千五百里就是迦毗羅衛國,那個國家的人名就是這個樣子的。

“請問你在這裏幹什麼呢?”

那怪人用沉渾、緩慢的嗓音回答道:“悟!(((”

秦蕭感到這個人好深沉,說話這麼簡潔,說了跟不說一樣,於是接着追問道:“你在領悟什麼呢?”

悉達多沉沉道:“我困惑於人世的生、老、病、死等諸多苦惱,身爲迦毗羅衛國的太子的我,同樣困惑於人間的各種疾苦、戰亂、離別、恨癡……於是想尋求一種解脫之法,解脫人間萬苦!十年前我來到這裏,本想拜入清風山潛心修道,以悟解脫之法,但是慢慢地察覺,‘道’只能渡己、而不能渡萬生,於是我坐在這個菩提樹下,一心悟取一種可以拯救萬生的‘新道’,十年了,你剛纔那陣晃動,突然讓我頓悟,我確信已經洞達了人生痛苦的本源,斷除了生老病死的根本,使貪、瞋、癡等諸多煩惱不再起於心頭,我決定將這種‘新道’傳播給世人,這種新道,就取名一個‘佛’字怎麼樣?”

秦蕭被說暈了,原來他是在這裏修行,十年巋然不動,領悟出了一種新的修行法門,值得敬佩。

“佛?不錯,不錯!祝老兄好運!”

悉達多慈慈一笑:“好吧,你的輕輕搖動,讓我瞬間頓悟,這也算一種緣分吧!有緣來日再見!我將要前去迦毗羅衛國,我以太子的身份去教導感化我的子民,然後再將這種‘新道’傳播到世間的每一個角落!”

秦蕭擺擺手:“去吧去吧,助你好運!”

悉達多輕飄飄的走了,杜莎兒提在嗓子眼的心也放下來了:“蕭哥哥,剛纔都嚇死我了,不過我看這人雖然怪,但心地也挺好的!”

秦蕭昂起了頭:“那是,我哥們兒嘛!”秦蕭覺得,能有這樣一個奇怪的哥們,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何況他是‘佛’的始祖,說不定哪一天就發達了,手下徒衆萬萬千千了呢……

“我們走吧,萬一火焰帝國的人再追來就不好了!”

杜莎兒拉着他的胳膊說道。

秦蕭望着前面的清風山,心道,這裏是小柔修行的地方,我既然來了,不去看一下怎麼行呢?

“莎兒,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還是在山上借宿一宿吧!你看這樣?”

杜莎兒似乎有點不樂意,嘟嘟着小嘴:“好吧!”

秦蕭看着她嘟嘟的小嘴挺性感的,歪着脖子‘吧嗒’就親了上去。

“蕭哥哥,這裏好多出家人的,你這麼……”

秦蕭壞笑:“正好,讓他們開開眼嘛!”

“壞死了你,討厭!——”杜莎兒淺淺的白了她一眼。

繼續向清風山上走,不少的殿宇漸漸出現在他的眼前,這個清風山本是一個三流的門派,但是建築卻是十分的豪華,新招收的弟子也十分衆多,前面不遠處就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都是來報名加入清風山的。

走到半山腰,杜莎兒突然驚恐的指着前面說道:“蕭哥哥,這裏怎麼有火焰帝國的軍人呢?”

秦蕭一看,果然有一些修爲不低的火焰帝國禁衛軍向他們走了過來。

“莎兒,我們躲一下!”

秦蕭把杜莎兒拉近了一旁的樹林中,讓過這一羣軍人。

秦蕭暗道,這裏是出家修行的地方,怎麼會有世俗的軍人來這裏呢?他想了半天,記起了溫小柔說的一些話,清風山的掌門和火焰帝國的二皇子有勾結,溫小柔和她的姐姐就是封師父之命前去衝殺比伯王子的,難道這些軍人是給溫小柔的師父送禮物的?

看這裏的殿宇如此豪華,肯定是二皇子給他們建造的!

這隊軍人很快就走了過去,秦蕭和杜莎兒繼續向前趕,來到招收弟子的地方,只聽一個老道士在報名的人羣中大喊:“男弟子就不招收了,現在只招收一些女弟子!”

那些報名的男子掃興離去,只剩下了幾十個十七八歲的姑娘,她們也是很納悶:這些老道士要幹什麼呢!莫非……

秦蕭也覺得不對勁,拉着秦蕭偷偷地繼續向山頂走去,山頂處的建築更加豪華,廟堂殿宇星羅棋佈。

“蕭哥哥,不要這麼鬼鬼祟祟的好不好,不就是借宿嗎?我去問一下!“

秦蕭‘噓——’了一聲,“不要說話,你先留在這裏等我,萬一有人問起你是幹什麼的,你就說自己是新招收的弟子!”

“你要幹嘛去?”

秦蕭拍拍她的肩膀:“我四處看看,馬上就回來!”

“好吧,快點回來!”

秦蕭判斷,中間一個最豪華的殿宇肯定就是它們的正殿,猿猴一樣靈巧的攀爬到屋檐上,掀開瓦片,向裏面望去,一個大胖子和一個火焰帝國的衛軍首領正在交談着。

“仙師啊,你幫了二皇子的大忙啊!看來皇位接班人的位置,二皇子是坐穩了,再也沒有人敢和他相爭了!”

大胖子哈哈大笑:“舉手之勞,舉手之勞,不足掛齒!要不是二皇子殿下,我們清風山的香火也不會這麼旺盛的!”

“嗯,我們二皇子十分喜歡道法,更喜歡修行道法的女子,這一點你是知道的……”

大胖子忙道:“我已經開始準備了,現在正大量的招收女道徒,專挑選一些有姿色的……”

那個禁衛首領不高興了:“仙師,你要知道,我們二皇子喜歡的是道法高深的女子!”

大胖子起身彎腰道:“是是是!我這就去現有的女弟子中去挑選!”

“嗯,好吧,告辭了!”

大胖子送了出去:“將軍慢走!”看着那個禁衛首領走遠了,大胖子罵了一句:“狗奴才,老是拿二皇子壓我!你不就是一個‘沸氣’境界的武者嘛!能經得起我十招嗎?”

秦蕭心中一驚,沸氣境界的武者還經不起你這個老頭十招?那我這個‘形氣’階段的武者,豈不是連你的半招都接不住?

溫小柔的師父有那麼厲害嗎?日,這個大胖子,竟然把自己的女徒弟送給什麼狗屁二皇子去玩樂,真是喪盡天良,幸虧溫小柔不再這裏,不然就遭殃了!

嘿嘿,看來小柔的姐姐就南逃此劫了,小柔的姐姐那麼壞,對我是見死不救,今天也受到報應了吧!哈哈,把她送到火焰帝國,讓那個狗屁二皇子玩死她!

秦蕭暗道,既然來到了這裏,不帶走點什麼東西,那就太說不過去了吧!

聽說這個清風山幾千年前也是個名門大宗,只不過最近幾百年才逐漸沒落了。傳說清風山有個鎮山之寶叫什麼——陽石?對,陽石! 這個陽石是超級寶貝,能吸收天地陽氣,整個清風山的弟子都靠這個陽石增加修爲,被視爲清風山的‘陽泉’‘陽脈’,我若是偷走了他們的陽石,對我的修煉肯定大有幫助!

秦蕭現在真的很需要像‘陽石’這樣的寶貝。

秦蕭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從暴氣境界提升到了罡氣境界,又從罡氣境界提升到了象氣境界,接着又突破到了現在的形氣境界。

但是,這些境界之間的界限、差別並不是十分的大,沒有發生什麼質變。假如說暴氣的真氣元子含量是十萬,罡氣也就是五十萬,象氣也就是五百萬,形氣是一千萬,區別就是這麼大,暴氣跟罡氣的真氣元含量差不多,象氣跟形氣的真元含量差不多。

但是形氣之上的‘沸氣’就不同了,要想達到沸氣,真氣元子的含量必須在百億以上!

也就是說,‘沸氣’和前面的幾個階段是有天壤之別的。

要想修煉到‘沸氣’階段是很艱難的,原始大陸上,達到‘沸氣’境界的武者,總共也就是不到一千人吧!

原始大陸修武的人有幾百億,只有一千多人達到‘沸氣’境界,這個比例,很恐怖吧!也就是說,將近一億個武者裏面才能出一個‘沸氣’境界的高手。

而沸氣之後的‘液氣’,更更加深不可測了,真氣元子的含量必須達到億億個以上,這個時候,人體根本承受不了氣態的真氣流了,只能將其轉化爲液態的,這時的真氣就會像血液一樣在經絡和氣池內存儲、流動。

液氣境界的人,原始大陸估計不到五十人,而且還都隱藏的十分隱祕;因爲他們的思想,已經超脫了世俗凡人,不會去追逐世間的那些蠅頭小利、錢財權勢,滿腦子想的都是不斷地提升自己,順利的晉升靈元界。

液氣之後的‘固氣’更加變態,真氣元子的含量必須在億的三次方以上。

達到這個階段,武者就脫胎換骨了,肉身對他們來說已經沒用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固體真氣’身軀,脫胎換骨之後,武者的身體也就變成了傳說中的‘靈體之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