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顯然,這個頭骨的主人生前非常非常的強大,即便死後,頭骨被封印在地宮內不知多少歲月,依然沒有泯滅其中的某種物質。

這種物質具有非常旺盛且霸道的活性,與之相類似的,還有段小溪之前在古礦區挖出的神血。或許,超越了十級生命的存在,都擁有這般可以被稱之為神性或者魔性的恐怖屬性。就算死亡,祂們的鮮血、骨骼仍然會保留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關於這一點,段小溪倒是接受良好。畢竟,玩血肉骨頭什麼的,巫都是行家。再稀奇古怪不同凡響,反正都是煉製材料。

頭骨的主人雖然死得老早老早了,但並不妨礙頭骨本能的想要復活。趕在它的力量和活性在時間流逝中消亡殆盡之前,星盜們就有緣千里送人頭的闖進了地宮中。

想要復活,源源不斷的生命能量是不可或缺的。

星盜們禁不住恢復青春擺脫衰老死亡的誘、惑,走進密室的那一刻,本身就已經成為了頭骨的養料。 總裁小妻太搶手 他們以為的重獲新生,也不過是沒有靈魂的軀體複製。通過頭頂連接的血管,才讓他們彷彿還擁有著生前的一切。

以為自己得到了神的恩賜,實際上不過是頭骨複製出來獲取更多生命能量的工具而已。也幸虧頭骨還沒生出高智商的靈性來,否則,等待星盜們的,恐怕就不是每隔一段時間,某個單純想要進食的本能在蠱惑催促了。

而如今,螳螂捕蟬,兔嘰在後,順著某星盜頭上的管管,頭骨還來不及發展壯大生出更高的靈性走上骨生巔峰,就引來了紅眼眶的巫族兔嘰溪。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大概只能當一個任勞任怨的活體克隆機,給邪魅狷狂的幕後大反派……當道具。

頭骨自身的隱藏能力很強,只要打不破它的力量,即使頭上插著管管瞧著也與正常人類沒啥區別,而它的原型也不會暴露,大家走到地宮內,能發現的只有一間潔白的,頗具神秘感的密室。

親衛們能在圍觀的時候瞧出個大概,還是因為頭骨正被激活了驚世絕學的巫族兔嘰溪霸氣側漏的吊打。

等到頭骨老老實實被印刻上血玉繭顯現的巫紋,便又恢復成了密室的模樣。相當具有欺騙性。所以說,密室這種東西,開門進去需謹慎。有些密室進去了就出不來,有些進去后再出來,一個大活人可能就只剩下一具複製的軀體了。你就成了山寨盜版的你。

向競賽主腦發送了信號,戚宿戚少帥便帶著喜提重要道具的幕後大反派——兔嘰溪,回到了屬於他們的行軍帳篷。

脫離了星域沼澤的影響範圍,這些讓旅行生活變得更加舒適美好的科技設備都能使用了。說是帳篷,裡面更像一套五臟俱全應有盡有的小居室。

頭回住進行軍帳篷的中二少年心情激動精神亢奮,為此,他還特意換下了巫族聖子特製長袍,十分應景的穿上了以前參加宴會時特意準備的戚宿爸爸同款軍裝。

這明顯是對自己現在的形象有什麼誤解,兔嘰溪換上軍裝站到自家監護人面前,還沒開始他的少帥模仿秀呢,其下場,簡直不可描述。



由於在競賽中花式作弊,這一屆的荒星域競賽,在北斗軍團不走尋常路的風騷走位下,迅速落下了帷幕,餘下眾人躲閃不及,均感覺被帷幕一巴掌拍在了臉上。

其他參賽隊伍一路與對手爭鋒,一路打怪打,歷經艱難險阻,眼見地圖標示的目的地距離越來越近,終於,在邁進地圖第九十九步之際,勝利的曙光夾雜著一盆冷水兜頭潑下,特么最後一步的路,堵、上、了!

一步之遙,被堵在目的地外頭的眾人,內心正對那幫毀了前路的星際海盜破口大罵,就收到了競賽主腦發來的賀電——北斗軍團已經成功穿越了星域沼澤,在神跡之地等候他們了。

好幾個脾氣不好又傷勢頗重的參賽成員,悲憤交加當場吐血三升。競賽主腦瘋了,還是他們集體出現了幻覺!北斗軍團和他們參加的不是一個競賽吧,星域沼澤是假的,神跡之地也是假的,這個消息也是假的。

等到不死心的眾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轟開前路,以最快的速度直奔神跡之地,迎接他們的,不止有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還有一支整整齊齊的北斗軍團,真的是一個沒少的整整齊齊。此情此景,之前氣吐血的傷員們,這回差點爆了血管。

好在他們並不知道,根據中二少年原來的遊戲攻略,最後還會在神跡之地設伏,以逸待勞等待他們自投羅網,然後把他們全部綁了打劫一遍,男的只留一條小內內,還要擺造型拍照留念,以後交足了贖金才能贖回去。女的,嗯,介於之前在賭場玩美女盒子的下場,女的就大發慈悲的算了。

可惜啊,一物降一物天道好輪迴,被戚少帥醬醬釀釀玩慘了的兔嘰溪,如今也沒精力再去給其他人製造一生中最難忘的瞬間。

不過競賽種種的憋屈和損失,在神跡之地確實存在這一巨大驚喜下,似乎就顯得微不足道了。眾人的注意力,很快轉移到了這塊有毒、咳,豪華大蛋糕的分配上。



為了尋找神跡之地,這一屆的競賽獎勵很豐厚,光是A級原始星就有兩顆,戚元帥收到后,轉手就划給了他家小兒子。這孩子之前為了壓北斗軍團獲勝,下注的黑金還是到地下城辛辛苦苦擺地攤掙來的。 情動帝國總裁 這是對老戚家的家底有多深的誤解啊,必須修正下認知。

收到巨額零花錢,段小溪表示,是時候展示他給元帥爹準備的驚喜做回禮了。

接過圓圓的像面白色小鏡子一樣的禮物,戚元帥有些好奇的看向小兒子,「這是什麼,骨製品?」

中二少年當即回了他一個得意的小表情,「競賽的戰利品,神跡之地的頭蓋骨,縮小版的。」

還好穩穩坐在沙發上,不然估計得被刺激一個踉蹌的戚元帥:……再三確認,這孩子果然是來給爺爺報仇的,送他的禮物就沒有一個正常的。

「頭、蓋、骨?」

可憐的老父親轉頭望向大兒子,確認過眼神,就是他理解的這樣。

「這可不是普通的頭蓋骨,這是神跡之地的遙控器。」

活力滿點的戲精少年不忘醞釀個幕後大反派的邪魅笑容,被自家監護人敲了下額頭,這才乖乖坐好,詳細講解遙控器的使用說明。

能夠恢復青春擺脫衰老和死亡的神跡之地,聽著神奇玄乎,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頭骨,擁有一項比目前星際科技水平更加牛X一點的克隆技術,收費就是克隆對象原本的身體和靈魂,副作用就是頭上得插一根看不見的管管,然後像借高、利、貸那樣利滾利,日後時不時就會受到頭骨進食本能的催促,上交一些生命能量當利息。

按照中二少年的腦迴路,與立馬就死,或者忍受虛弱衰老病痛之類的煎熬活著,其實在頭骨嘴裡躺平了重新複製一個身體機能處於巔峰狀態的自己,也不算虧本。

要說靈魂吧,反正大多數人死了之後,靈魂都會消散,留著不用也是過期作廢。

而時不時上交一些生命能量,之前的頭骨為了復活,自然本能的會想要吞噬更多高品質的生命,所以,受它催眠影響時,那些星盜會變得格外具有殺戮的欲、望,且目標基本都是自己的同類。嚴重的時候,有些人甚至剋制不住,連枕邊人、親人、朋友都會遭到攻擊。也正因為這一點,才讓他們越來越像個怪物。

不過如今不同了嘛,頭骨落到了他手裡,他又沒打算幫頭骨復活,同樣都是放高、利、貸,但他的利息都低得跟做慈善一樣了。每月殺殺蟲族、殺殺異獸,哪怕依靠不停的吃吃喝喝也算一種生命能量的補充。多麼的和諧穩定可持續發展,是不是和怪物一點都沾不上邊。若非要拿人命還債,那就是對方自身的問題了,與仁慈的債主無關。

快給自家放高、利、貸還能順便做做慈善的小兒子跪了,戚元帥喝口茶壓壓驚,這才道:「所以,我們順其自然把頭骨拋出去,還算好人好事了?」

中二少年深沉的搖搖頭,「那倒不是,拯救蒼生只是我們的偽裝。整個星際的幕後大反派,才是我們的真實身份。」

一來,頭骨收集的生命能量,他的血玉繭也喜歡,可以抽成。二來,皇帝陛下和星域聯盟那幾個老頭子不是都想通過神跡之地恢復青春擺脫衰老和死亡么,各大勢力不是都對神跡之地垂涎三尺么,現在機會擺在他們眼前了。只要頭上插了管管,從今往後,呵呵……北斗軍團為所欲為一統帝國和聯盟的種子,已經埋下。

曾經仗劍走天涯的戚北斗戚元帥,看看堅持邪魅狷狂人設不動搖的小兒子,以及雲淡風輕平靜喝茶的大兒子,他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們老戚家的未來走向,是幕後操控整個星際的終極大反派來著。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等頭骨偽裝成神跡之地再潛伏几年,到時候,父親你手握遙控器,看誰不順眼就斷了誰頭頂連著的管管……」

想法倒是兇殘,不過面對小兒子歡脫的語氣、亮晶晶的眼睛,戚北斗戚元帥真的很難昧著良心說服自己接受一個如此清純不做作的幕後大反派。少年,你這到底是邪魅狷狂還是喜氣洋洋啊。自己是個什麼畫風,心裡沒點X數嗎?

再扭頭看看自家從小就『心思你別猜,猜來猜去也不會明白』的大兒子,戚元帥忽然悟了。硬要形容的話,感覺就像被幕後大反派與幕後大反派……養的拆遷辦熊主任的故事糊了一臉。嗯,熊主任的全名大概還得叫熊霸天下,或者熊出天際一類的,總之令人一言難盡。

他家小兒子想當幕後大反派或許僅僅單純的因為熊,但他家大兒子,不可能不知道放任神跡之地發展下去,這塊送到他面前的頭骨遙控器,隨著時間推移究竟會演變成怎樣可怕的兇器,一旦暴露出去,全星際公敵什麼的……

好吧,想想自家大兒子的辦事風格,滴水不漏從來不讓他操心,這當起幕後大反派來,估計也不用他幫忙著急。放下從今往後全家都是反派這麼點心理包袱,戚元帥轉念一想,頭蓋骨一出,號令星際莫敢不從的未來劇本,其實也挺帶感啊~

畢竟是闖蕩過生命禁區,奇迹般活著出來不算,還能抱個大胖兒子出來的猛士,戚北斗戚元帥的心理承受力那是杠杠的。

很快扛過了這一波刺激的戚元帥,決定也分享一個別緻的消息,給送他頭蓋骨的小兒子禮尚往來,「皇家學院今天早上剛到的通知,段小溪同學,你又被請家長了。」

「怎麼可能?!」

失學少年一臉震驚。

他都失學家裡蹲很久了,多半時間都是跟著戚宿爸爸混的,而且如今還在假期中,他本人都沒有在學院,為什麼還有請家長的通知單。剛當上幕後大反派就要請家長,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咳,重點是,一個反派,居然還要請家長!

這是要鬧哪樣啊?

以上感嘆號,不僅是失學少年的,同樣也是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的。學院現在特別想抓住段小溪的肩膀咆哮,少年你是要鬧哪樣啊,為什麼本人不在學院都有能耐請家長,為什麼要把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扔在學院里你說你說!

之前還在競賽中,皇家學院聯繫不到監護人戚少帥,就把通知發給了監護人他爹戚元帥。頭一回體驗請家長這項歷史悠久意義深遠由學渣和問題學員薪火相傳的學院必備項目,戚元帥也是新奇得要命。你說巧不巧,他家小兒子不僅是學渣,問題還層出不窮。

「還記得,你扔在學院里的腐屍藻娃娃嗎?」

受到打擊的失學少年,轉身拱進了戚宿爸爸的懷裡,留給無理取鬧的世界一個不聽不聽、咳,傲嬌而倔強的背影。呵呵,腐屍藻娃娃艾倫嘛,他有什麼好不記得的。假期離開前,他還特意把艾倫留在了幽靈城滋養魂魄呢。

「據說,正在學院醞釀掀起一片腥風血雨,鬧得留校學員人心惶惶的《滴著水的恐怖玩偶》系列一二三,主角正是你的腐屍藻娃娃。」

要不是五年級學員露西亞正好當過失學少年的家教,勤工儉學途中又正好成為了目擊者,認出了正欲行兇的腐屍藻娃娃而沒有被滅口,估計出到系列四五六,學院都不一定能破案。

看完通知內容,戚元帥也不得不感慨,家長不容易,人家學院也不容易啊,大家執手相看淚眼且行且珍重吧。或許,今年可以多給皇家學院捐一批設備。



「少主,聽說你要提前離開荒星域,我和雷明明過來給你送行。」

午後的主艦甲板上,少年依舊一身墨底綉著紅色紋飾的長袍,坐在滿是異域風情的高背椅上,相比初見巫族聖子溪時的天雷滾滾,適應力每天都在邁向新台階的綺麗兒和雷明明,如今已經見怪不怪了。就是莫名覺得,巫族聖子溪那雙漆黑純粹的眼睛里,這回蘊藏的不是看透了世間萬物的淡漠,怎麼更像是失去了夢想的黯然呢。

當然,還沒經歷過失學加請家長連番打擊的左右護法,暫時是體會不到他們家少主內心遭受的傷害的。

婚內戀寵 想不明白,兩人只能拋開以上這一丟丟的小迷惑,將他們在競賽中收穫的戰利品,盡量挑揀了些可能會符合他們家少主喜好的類型奉上。例如某種飛禽的喉骨,某種走獸的角,某種蟲類的殼……

托他們少主安排了娜曼莎暗中相助,以及替身娃娃的福,兩位護法此行雖然頗為驚險,但好歹整整齊齊的回來了。

「神跡之地的密室被運回威戈哈爾克了,據說各大勢力為了密室的歸屬安置以及分配的方案吵得不可開交,少主你沒去湊熱鬧……」

新鮮八卦分享到這裡,反應過來的綺麗兒就乾笑著頓住。呵呵呵,這位還是不要出現的好。

作為一名自認有格局有品位的大反派,段小溪在利用頭骨放高、利、貸之前,都是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因此,他在密室門上刻下了一則入門收費須知。

只可惜,說真話的中二少年一貫沒人相信。這行為,落在大眾眼裡,就跟在珍貴古迹上刻寫XXX到此一游差不多,情節特別惡劣。若不是後台硬,估計被拉出去遊街示眾都是輕的。

什麼需要交納原裝軀體靈魂一套,生命能量若干……神經病啊段小溪,還硬扯是幫密室翻譯的,再胡說八道胡亂塗鴉,背著戚少帥找機會揍你哦。

也不怪大眾不信,對於靈魂的研究,目前才剛剛觸摸到禁區門檻,提這些虛無縹緲的話題,大家觸動不大。關鍵是,北斗軍團從神跡之地出來的時候,可是一個參賽成員都沒少啊,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肯定使用了密室。誰讓人家第一呢,有優先權嘛,大家無話可說。但是,自家嘗過了甜頭,卻非要蹦躂出來嚇唬其他人嚷嚷蛋糕有毒,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總而言之,現在想套段小溪麻袋的人數依然不少。

不過大度的小溪少主並沒有介意綺麗兒提到的上述內容,他還熱情的將桌上的果盤推到了左右護法面前。

受寵若驚的雷明明和綺麗兒一人拿了一顆熒綠可愛的果子塞進嘴裡,然後,眼淚當場就掉了下來。

是的,這就是憑藉小燈籠般軟萌無害的外表,令中二少年在星域沼澤一口就哭成了兔嘰的明燈果。其直衝天靈蓋的獨特炸裂滋味,大概就是為了挑戰人類味覺極限而存在的。

「不要在意味道這種細節,戚宿爸爸說了,生吃明燈果可以增長精神力哦~」

很顯然,要請家長的中二少年,屬於生人勿近,嗯,熟人也勿近的高危品種,逮誰坑誰。

涕淚橫流哭成了傻X的左右護法,要是能說話這會兒估計都抓住喪心病狂的少年搖晃了,不要在意味道這種細節,那倒是告訴他們,如何才能不在意啊啊啊~

好在,娜曼莎娜曼妮端著下午茶及時出場,為兩位可憐的受害人送上了精神安慰,「少主,該給少帥送過去了。」

多麼熟悉的台詞和場景啊,沒錯,由於又請了家長,小溪少主的勞動改造,時限都延長到明年了。小僕人的劇本,結束是不可能結束的,以失學少年的請家長速度╮(╯▽╰)╭目測,他家監護人若是不想換口味,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結束了。

麻溜端起下午茶,愛崗敬業任勞任怨的小僕人溪瞬間上線。充分展示了……戚宿戚少帥對於穩定中二少年的病情,拯救眾人於水火,起到的重大作用。



「主人,現在是下午茶時間。」

正好書房裡只有大領主一人,惡向膽邊生的戲精小僕人果斷給自己加戲。

放下托盤,蹭蹭蹭爬上寬大的座椅,擠到大領主身邊投懷送抱。嗯,根據臨場發揮的劇本,應該是奄奄一息倒進了大領主的懷裡。

「主人,你的小僕人幸不辱命,終於為你尋到了世間至寶,凝神珠。」

說著,少年顫巍巍的伸出手,攤開掌心,將一顆碧綠的珠子送到了他不惜為之付出生命的心愛大領主面前。

「咳咳,憋說話,離開了幻境沼澤,凝神珠快失效了,來不及解釋了,主人,你快服下它……」

「呵~」

如此感天動地的劇情,大領主戚少帥直接就給逗樂了。

面對一個努(花)力(樣)演(作)戲(死),念台詞還不忘抽抽幾下的中二少年,以及他手中用作道具的明燈果,戚少帥能怎麼辦呢,當然是,成全他啊。

「大領主又怎麼可能對自己心愛的小僕人不管不顧,既然是世間難得的至寶,那麼……」接過凝神珠,大領主吞服的同時,低頭吻上了小僕人的唇。

震驚臉瞪圓了眼睛的小僕人,剎那間,淚流滿面。 蔚藍海洋環繞,隨處可見的鳳凰花在暖陽柔風裡悠然搖曳,假期中學員驟減的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純白典雅的主校區更增添了幾分恬靜。

當然,以上美好僅僅只是表象。踏馬都鬧鬼了,被冤魂索命這種匪夷所思的劇本籠罩,哪個心大的能夠恬靜得起來啊!

尤其是高年級宿舍區,鬧鬼的主場就在這裡。

因種種原因而留校的學長學姐們,最近的日子都不太好過。與冤魂近距離接觸成為驚聲尖叫主角的機會隨機掉落,並且次數越來越頻繁,情節越來越惡劣,一不留神,下一個就可能輪到自己。這種情況下,大家能不緊張焦慮失眠多夢嗎,幾乎個個都頂著為溪消得人憔悴的黑眼圈。

沒錯,又是——段、小、溪、同、學。

重生小地主 也不曉得段小溪同學與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究竟是怎樣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新生報到第一天,段小溪進了醫療室,學院出了命案。沒過多久,他又憑藉精神力凝聚體小蜘蛛一舉將好幾位導師同學送進了醫療室,自己也成功引起了學院注意,基本處於失學家裡蹲需要監護人看管的狀態。再之後,學院雞飛狗跳,段小溪同學請家長也是家常便飯。瞧瞧,這都放假離校了,也能給學院埋顆炸彈。

不用懷疑,星海帝國皇家學院今年的低年級風雲榜,榜首肯定非段小溪同學莫屬。壓根兒不需要他家戚宿爸爸戚少帥的威望,段小溪同學完全憑自身實力拿到了這項殊榮,最具影響力的一年級新生,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如今正飽受這不科學影響力波及摧殘的高年級學長學姐們,對放假回家的段小溪同學的思(怨)念,可謂是與日俱增綿綿不絕。

本來一開始上演《滴著水的恐怖玩偶》系列一二三,大家的心理承受力整體還是很不錯的。畢竟都是學院千挑萬選的異能者精英嘛,那個四肢和五官都扭曲得辣眼睛的玩偶,乍一出現雖然視覺上嚇人了一點,但學員們對它的好奇絕對大於恐慌。大多數人都在猜測是哪個混蛋的惡作劇。

可架不住接下來的劇情走向越來越詭異啊。最初玩偶只是悄無聲息出現在某個角落,好像在靜靜觀察大家,等被發現或有人靠近就會迅速消失。然而漸漸的,玩偶的存在感越來越強烈,周身的氣場也越來越陰森,多看兩眼都能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緊接著,學員們猛然發現,玩偶在不斷的長大……它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已經從一個小女生可以抱在懷裡的個頭,不知不覺長到了及腰高。

學員中也不是所有人的神經都粗壯,難免幾個膽子小的在面對這麼個會長大的玩偶時忍不住驚聲尖叫。而恐懼,也彷彿催化劑,將劇情推進到了高、潮,玩偶開始襲擊遇到它的人。

這就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大家的恐懼越多,玩偶的成長就越快,攻擊大家的頻率越來越高,兇殘程度也在遞增。從小打小鬧的絆一跤,扔個水球兜頭砸下來,發展到後來,已經到了趁人不備掐著脖子往水裡按的要命級別了。

上升到差點鬧出人命的危險等級,不止學員們開始緊張,也終於引來了學院的重視。

隨即,在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的高年級宿舍區,又展開了幾場由主腦布控指揮,導師帶領學員們圍追堵截的玩偶抓捕行動。

可惜,均告失敗。

這下大家才摸清楚了玩偶的詭異能力,物理攻擊對它的傷害極低,並且,但凡有水的地方,它貌似都能做到來無影去無蹤。

這踏馬就驚悚了有木有,想想誰能離開水啊,喝水的時候,一個丑破天際的玩偶忽然蹦躂出來,還不得把人嗆死啊,泡澡的時候,它從浴缸里冒出來……那畫面,不把人淹死也得把人嚇死吧。等它能力再提升上去,那水靈靈的活人軀體,是不是也能來去自如?

被這樣那樣的腦洞嚇得夠嗆,玩偶頻繁出沒的高年級宿舍區,留校學員們執手相看淚眼,不得不發揚團結就是力量的光榮傳統,洗澡上廁所都呼朋引伴。

就在這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緊張氛圍中,每次假期都留校勤工儉學的露西亞學姐,終於粉墨登場,為一時間拿玩偶束手無策的眾人提供了重大線索。

學院主腦重點盯防高年級宿舍區,玩偶就沒有下手機會了嗎?

開什麼玩笑,它又不是沒有智商。

於是乎,在外頭打工半個月的五年級A級哨兵露西亞,和朋友一起欣賞夜色星光,一邊說說笑笑漫步回宿舍的路上,正好撞見了一抹黑影唰一下就將一個猝不及防的六年級學員拖進觀賞池的兇殘一幕。

這還是打工回來的露西亞頭一回直面傳說中的恐怖玩偶,衝到池邊挽袖子救人,越看水中死死纏住受襲學員手腳往水底拖的玩意兒越是眼熟。

要知道,段小溪那個神經病少年當初在海邊抓水鬼的時候,作為他的臨時家庭教師,露西亞是近距離圍觀了全程的,絕對印象深刻,堪稱心理陰影。

艾倫?!

露西亞條件反射喊了一嗓子,沒想到,正在水裡作案的玩偶真的扭過頭,用那抽象的五官與她對視了片刻,隨後消失在了水池中。

闖入兇案現場,叫出了兇手的名字,居然沒有被滅口,露西亞由衷感謝段小溪同學,然後果斷向學院舉報。

麻蛋,神經病少年玩什麼不好,非要玩水鬼,當初看著他製作腐屍藻玩偶的時候,露西亞就頭皮發麻,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現在果然又捅了婁子,趁著沒死人,一切都還好商量的時候,還是上報學院通知戚少帥帶著他家問題少年回來收場吧╮(╯▽╰)╭反正有戚少帥這個監護人頂著嘛,露西亞一點都不擔心段小溪同學的下場。

有了露西亞提供的重要線索,大家焦頭爛額商討玩偶抓捕方案的壓力倒是減輕了不少。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抓到玩偶目前有點困難,但保護好學員還是不難辦到的,實在不行,這不是還有玩偶的製作人段小溪同學在請家長的路上了嘛~

只不過,抓捕玩偶的壓力是減輕了不少,但恐怖的氛圍卻有增無減。

段小溪之前給同學們講述的關於水鬼艾倫回來複仇的故事,又被挖掘了出來,傳得沸沸揚揚。

儘管大家理智上都立場明確,紛紛表示真信了段小溪那個神經病少年的說辭,自己絕對腦子裡有坑。他之前還在野外試煉里,通過直播當著全星際民眾的面,胡說八道他與戚少帥的前世今生呢。不過理智歸理智,大家內心的小人還是忍不住抱緊了慫慫的自己。

因為如果按照水鬼復仇的故事來代入的話,那個詭異玩偶的一切行為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艾倫被同學故意扔進了海中淹死,蓄意謀殺卻被偽裝成了一場意外,害死他的同學一點責任都沒有承擔,一路順順利利升到了六年級,成績還蠻優秀的,前途光明。這換成誰,但凡死後的靈魂真的附身在了腐屍藻身上,最後變成水鬼,恢復了生前的記憶,恐怕都得回來找兇手報仇吧。

根據學院資料庫中關於艾倫意外事故的調查報告,若真相是他被同學謀殺,那麼兇手的範圍其實很好圈定。也是巧了,放假嘛,幾個嫌疑人剛好都不在學院。所以,按照冤魂復仇的邏輯,這是沒找到兇手黑化了?報複目標擴大到了整個高年級學員?準備把大家通通淹死?要不要這麼喪心病狂。

無辜被牽連的高年級學員們:……

好吧,跟一個被複仇蒙蔽了理智的水鬼,估計是講不清楚道理的。不過跳過腐屍藻玩偶這一環節,追溯到把它製作出來的段小溪同學身上的話,飽受驚嚇的學長學姐們,真的很想抓住神經病少年的肩膀搖出殘影。

少年你究竟是要鬧哪樣啊,病情嚴重到何種地步,才會主動把一隻水鬼抓上岸,帶在身邊愉快的玩耍啊。發現水鬼有些虛弱,還沒心沒肺的專門把它留在幽靈城滋養。考慮過在學院放養水鬼的後果嗎,這踏馬到底什麼仇什麼怨啊啊啊~



從荒星域返航,眾人怨念中的段小溪同學,也通過智腦光屏,從學院主腦精分出來的暴躁咆哮帝那裡,將高年級學員遇襲事件了解了個七七八八。

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未來將一統星際的幕後大反派溪,煉製腐屍藻玩偶純屬一時心血來潮,至於後果什麼的,呵呵,會考慮後果約束自己,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請家長嗎。

北斗軍團主艦甲板上,小溪少主坐在高背椅中,單手托腮,高深莫測的目光略過忠心耿耿的左護法雷明明,最終定格在右護法綺麗兒公主殿下身上。

是的,綺麗兒公主殿下也在返程的飛行艦上。打著給少主送行的幌子,拉著雷明明一起過來,然後她就死皮賴臉死活不走了。想也知道,跟著北斗軍團回學院,和跟著她心狠手辣的皇兄一起回皇宮,還用選嗎,後者簡直就是送命題好么。為了自己的小命,公主殿下不要臉起來,也是難逢敵手。

「少少少主,幹嘛這樣看著我。」

很遺憾,神經病人思路廣嘛,在腦洞層面,綺麗兒公主殿下完全不是她家少主的對手。這信息量頗大的目光一落到她身上,公主殿下寒毛都炸開了。

電光火石間想到了甩鍋、咳,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小溪少主終於發現,在左護法雷明明的襯托下總是差評不斷的右護法綺麗兒,其實還是有點用處的。比如——可以把腐屍藻玩偶送給她。

「就本質而言,腐屍藻玩偶也算植物,完全符合你的融合條件。」

綺麗兒公主殿下,A級哨兵,擁有木屬性異能,明明一手好牌,卻因為怕死怕疼怕出意外,到現在都還沒有融合伴生獸,除了逃命和裝小白花的天賦出眾,戰鬥力實在拿不出手。

而有著艾倫靈魂的腐屍藻玩偶,其詭異的能力不容小覷,就是一不小心黑化了,在高年級宿舍區鬧出偌大動靜,需要給學院一個交代。

不想銷毀腐屍藻玩偶,那成為綺麗兒的伴生植物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要融合成功,兩者還是非常互補的。

越想越合適,中二少年滿意的拍手,起身去找自家監護人分享這一閃閃發光的靈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