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藏鋒微微眯了一下一雙冰冷的眸子,隨後轉身冷冷的瞥着遠處的殺手。

殺手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殺手從顧藏鋒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毫不猶豫地駕車朝遠處逃竄。

“想逃?”

顧藏鋒冷哼一聲,邁開步子朝車子追了過去,顧藏鋒在這一刻展現出了自己超級戰神的實力,竟然單靠兩條腿徒步朝越野車追了過去,而且速度比起越野車,一點都不落下風。

“草……”殺手通過後視鏡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傻眼了,“這什麼怪物?究竟是D病毒戰士還是基因改造戰士?一個人怎麼可能同時擁有D病毒戰士的自愈能力和基因改造戰士的速度?”

殺手用左手控制方向盤維持越野車的平穩,同時用右手握住了身邊的手槍。


殺手右手一抖,彈jia從手槍中脫落而出掉落在了座椅上,殺手又從車子的小抽屜裏摸出來一個銀色的盒子,在銀色的盒子裏裝着一盒銀色的子彈,顯然這些子彈全部都是鑲嵌了X金屬的子彈。

等到殺手裝進去四顆子彈之後,越野車後方傳來一陣巨響。

“嘭”

顧藏鋒已經追了上來並且一拳砸在了越野車上,越野車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靠……”

殺手低聲罵了一句,開始往右急轉彎,而後面的顧藏鋒竟然一拳在車子的後門上轟出一個洞。


顧藏鋒依靠自己強悍的力量,竟然硬生生的將後門扳開,隨後顧藏鋒身子一閃,鑽進了車子的後排。

殺手扭過頭冷冷的看着顧藏鋒,而顧藏鋒同樣冷冷的瞪着殺手,越野車之內的氣氛開始凝固起來,只需要兩人任何人一個念頭,兩人立刻會展開激烈的廝殺。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采取行動,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對方。

十幾分鍾後,越野車已經駛入了一個相對偏僻的位置,原來顧藏鋒和殺手兩人存在一個默契,那就是動手要選在一個偏僻的地方動手,兩人都擔心在人多的地方動手會引起龍族的注意!

“我勸你最好別多管閒事!”殺手一腳踩在剎車上,車子穩穩地停了下來。

“我勸你最好乖乖受死!”

“我也是D病毒戰士,真要打起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誰說的鹿死誰手?我可不是鹿,我是獵人!” 聽完鄒小北的話,現場所有人的表情不一。

徐長青一臉呆滯。

葉修嚥了口吐沫。

柳園激動地臉色微紅。


莊筆更是整個人都傻了!

壟斷浙大?

還半個月內,三到四萬的純利潤?

這……鄒小北也太敢想了吧?!

然而鄒小北可沒時間理會他們怎麼想,見衆人愣在原地,他不由催促說道。


“還等什麼呢,趕緊行動起來。”

十分鐘後。

如果現在有人能在15棟宿舍區開一個鳥瞰視角的話,就會發現。

204宿舍的幾個人,從宿舍裏走出來,分別去了周圍的其餘激動宿舍樓。

再接着,有幾十個人興奮的男生,各自拿着幾十個u盤,在樓層宿舍裏穿梭。

鄒小北一句話,整個宿舍的u盤市場,一夜之間被輕鬆拿下,並重新定義單價。

這是他打出來的第二張牌,叫做渠道。

第二天一早,整個宿舍區周圍就炸開了鍋。

大家都在爲昨天鄒小北一羣人倒賣U盤的事情爲話題聊着天。

“你昨天買u盤了嗎,好便宜啊,只要六十塊。”

“對對,比校外商店裏便宜十幾塊。”

“會不會是假貨啊,有點不太放心。”

“必恩威的牌子,怎麼可能有假,剛好我最近需要存儲資料,先買了再說。”

短短一夜之間,15棟宿舍區的男生都在談論u盤。

六十塊一個的價格,很實惠。

更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價格不僅比校外商店裏賣的便宜,還比現在學校裏那些倒賣的u盤也要便宜很多。

而鄒小北這麼大的動作,肯定瞞不住b棟樓長陳小龍。

如果說倒賣零食算是小打小鬧的話,那麼u盤,絕對屬於暴利。

這兩年在浙大,陳小龍兜裏的錢,多半都是靠着倒賣電話卡、u盤這些賺到的。

所以聽說鄒小北染指u盤,陳小龍第一時間繃緊了神經。

“他們賣六十塊一個u盤?”

聽完周加榮過來彙報的消息,陳小龍趕忙問道。

“還是用零食寄賣的方法出貨的嗎?”

出貨方式,這纔是關鍵點。

周加榮搖了搖頭。

“u盤價格很貴,沒辦法寄賣,所以還是最傳統的老辦法,上門推銷。

只不過因爲他們價格親民,所以賣的還行。”

“那我們也賣六十塊,跟上他的節奏!”

陳小龍說到這裏,眼咕嚕又不由一轉。

只見他突然嘆了口氣,拍了拍周加榮的肩膀說道。

“只是小榮你也知道,我這u盤五十多塊進的貨,所以降價的話,之前給你們的提成價,也要相應減少一半。

我相信你們會理解的……對嗎?”

聽到陳小龍的話,周加榮的臉色一僵。

這u盤進貨價究竟多少,其實他心裏有數。

這兩年跟着陳小龍,他雖然也賺了些錢,但累死累活到最後,大頭基本上都流進了陳小龍的口袋裏。

現在陳小龍和鄒小北打價格戰,把u盤價位降下來,卻還要剋扣手底下分銷代理的錢。

可真夠黑心的!

良久,周加榮這才咬了咬牙說道。

“行,我去和兄弟們說。”

只是這次剛出宿舍,周加榮的心裏就很不是滋味。

從陳小龍宿舍離開以後,他猶豫片刻,掏出手機給一個號碼發短信。

шшш• ttκá n• ¢O

“你真能給我15%的提成嗎?”

這個號碼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鄒小北!

就在昨天晚上,陳秋替鄒小北給周加榮傳了幾句話。

鄒小北這裏,一個u盤給15%的提成,也就是九塊,差不多相當於給陳小龍賣兩個u盤的提成價。

周加榮承認自己心動了。

而且還有一個原因,促使他迫切的想要修補自己和鄒小北的關係。

片刻後,鄒小北的短信回了過來。

“當然,不僅給你15%,你帶着陳小龍手底下的分銷團隊來我這裏。

每拉一個人來,按五塊錢結算。”

相比於陳小龍的壓榨,鄒小北給出的條件可以說是相當誘人。

周加榮思索了片刻,心裏有了定奪。

於是他不由分說,開始翻手機通訊錄,一個個的翻找聯繫人。

………………………………

204宿舍。

從單純的供貨零食,到現在零食u盤兼賣,大家忙的可以說是腳不沾地。

還有一些聯繫好的分銷代理,時不時上門來提貨,或者退貨。

“我手裏剩下六個,死活賣不出去,這玩意兒還是太貴,你們先把我賣出去兩個的提成結了。”

“能不能再便宜點,真不好賣。”

“嘿嘿,我賣了十個,都是我們班級同學捧場!”

“老哥,你有多少給我多少,我還能賣!”

“還是老哥你大氣,給錢真痛快!”

分銷代理的本事,在此刻高下立見。

有人一個都賣不出去,有人一晚上就能賣十個。

擔當財務職位的柳園,坐在宿舍角落裏,給每個上門來的代理現場結算提成。

徐長青負責回收清點沒賣出去的u盤。

至於葉修和莊筆,則是帶着u盤出門,繼續在宿舍周圍找分銷代理。

大家都忙得腳不沾地,毫不誇張的說,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擠不出來。

偶爾忙的遭不住,徐長青和鄒小北還會互相擠兌兩句,算是苦中作樂。

周加榮帶着七八個人來204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熱鬧的場景。

這讓他有些徵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