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母體貼地告訴趙以諾,隨即在懷中的孩子身上親了一口。

「宸皓,快讓奶奶好好看看,你可想死奶奶了!」

沒有再理會趙以諾和顧忘,顧母抱著宸皓,自顧自地說這話走了。

儘管已經習慣了家裡人關心趙以諾和孩子,無視自己的情況,但是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時,顧忘還是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幽怨地看了趙以諾一眼,像是不滿她搶了原本屬於他的關心。

此時趙以諾也正好迎上了顧忘的目光,看到顧忘的表情后,趙以諾哈哈大笑。

「好可憐哦,我的小可愛,你的媽媽又沒有理你哎。」

趙以諾幸災樂禍地嘲笑著顧忘。

沒好氣地看了趙以諾一眼,顧忘憤憤說道:「本來每次回家之後,媽媽都對我噓寒問暖的,現在倒好,看我一眼都覺得是多餘。」

「對了親愛的,我發現了一件事情,我覺得很有必要告訴你。」

趙以諾上一秒還幸災樂禍的表情,下一秒卻突然嚴肅了起來。

總裁離婚吧:前妻很難追 「什麼事?」

顧忘莫名地有些疑惑,不知道趙以諾想告訴自己什麼。

「我說完之後你可不能生氣。」

「我不生氣,你說就是了。」

「我發現的問題就是,」趙以諾頓了頓聲音,「就是你可能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你大概是充話費送的!哈哈哈哈…」

趙以諾大笑起來,十分開心的樣子。

對於趙以諾的白痴行為,顧忘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故作生氣地說道:「你這丫頭,居然還尋我的開心!看我不揍你!」

說著沖趙以諾走去。

「哈哈哈,哎呀你別撓我啊,好癢好癢,哈哈哈,我錯了。」

趙以諾忙不迭地討饒,躲避著來自顧忘的懲罰。

整個顧家,也因為著一家三口的到來,變得充滿生機起來。

在家裡休整了幾天,好好陪了陪父母后,顧忘也開始自己忙碌的工作。

自從自己走後,顧忘把所有大大小小的攤子都扔給了山貓打理,這陣子可是把山貓累得不輕。

知道顧忘兩人回來的消息后,山貓第一時間就給顧忘打去了電話。

「老大,聽說你回來了?」

接通電話后,山貓連忙問。

「我沒有回來啊,是誰告訴你的?」

想要戲弄一下山貓,顧忘並沒有說出實情。

「老大你就別騙我了,下面的人已經告訴我了。」

「哈哈,原來你知道了。」顧忘打著哈哈說:「我回來還沒多久呢。」

「老大,那你快來公司吧,這裡的事情太多了,我的智商實在是忙不過來了!」山貓抱怨道。

確實,山貓是將才,而不是帥才,讓他辦事可以,可是讓他決定事情,他做起來還是很困難。

「你再忙幾天,我剛回來身體不太舒服,需要休息幾天。」

得知公司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顧忘決定再偷幾天懶,反正山貓也可以應付著。

「別啊,老大,我是真的受不了了,你快來救救我吧!」

顧忘的話山貓是一點也不相信,以顧忘的身體素質要是因為旅遊不舒服,那大象都能上樹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先這樣吧我掛了。」

不想再和山貓啰嗦,顧忘果斷掛斷了電話。

「老大啊,喂,老大?我靠!」

聽到電話那頭的忙音,山貓有種要打人的衝動,老大這是要逃避責任啊!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可是任由山貓再怎麼打電話,顧忘都沒有再理會,山貓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

終於,又讓山貓做了幾天苦差事,顧忘禁不住山貓的苦苦哀求,來到了公司。

山貓感動得想哭,自己的老大終於良心發現了。

怕顧忘反悔,山貓打了聲招呼后撒腿就跑,這個爛攤子終於不用自己處理了。

寵妻成 顧忘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山貓還真是膽小得像只山老鼠。

來到辦公室,顧忘看到了桌子上擺放的密密麻麻的文件,突然知道為什麼山貓要跑了。

隨意地打開一份文件,顧忘看到上面的日期居然是兩個星期前的,又打開一份居然是三個星期前的!

顧忘愣住了,山貓這哪裡是在幫自己處理事情,他分明是什麼都沒做啊!

「山貓!!!」

顧忘怒吼了一聲,聲音響徹整個樓層。

本想算計一下山貓,讓這小子多辛苦辛苦,沒想到最後辛苦的還是自己。

顧忘欲哭無淚,暗暗發誓下次見面一定要把他的皮扒下來。 山貓也聽到了顧忘的怒吼聲,不由嚇得打了個哆嗦,暗暗慶幸自己跑得快,要不然被顧忘抓回去,又是免不了被好好修理一番。

這陣子山貓在公司,雖說是替顧忘暫時打理一下事務,可是也是一直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

要是不重要的事情或者是能往後推遲的事情,他都選擇放在那裡等顧忘回來自己解決。

這可苦了顧忘了,連續好幾天都不得不加班加點的工作,處理山貓留下來的爛攤子。

好不容易處理完所有的事情,想要在家裡好好休息休息。

吃過早飯後剛想回去補個回籠覺,不成想直接在床上被趙以諾拉了起來。

「親愛的,宸皓剛睡著覺,你陪我出去逛逛街嘛,我想買一點東西。」趙以諾嬌滴滴地說道。

「讓我再睡一會,睡醒了就陪你去。」

顧忘迷迷糊糊地回應道,翻了個身準備繼續睡。

見顧忘不理會自己,趙以諾只好使出了絕招。

「哎呀呀,鬆手!親愛的,你快鬆手啊,我去還不行嘛!」

睡夢中的顧忘突然感覺耳朵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忙不迭地求饒道。

「哼,早叫你你不起床,非得自己吃點苦頭。」

趙以諾得意洋洋地說道,滿臉的小驕傲。

造孽啊!揉著通紅的耳朵,顧忘仰天長嘆地想,然後任由趙以諾拖著拽著地出了門。

逛街購物是女人的天性,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

趙以諾平時一副弱不經風的模樣,一逛街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都已經三個小時了,還是沒有一絲疲態,仍然是神采奕奕的樣子。

「親愛的,我記得結婚以前你沒這麼愛逛街啊。」顧忘有些感慨地問趙以諾。

「以前是因為沒時間去啊,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我當時實在沒心情去逛街,你也沒空好好陪我。再後來我就有了孩子,挺著個肚子更不可能去了啊。現在好了,我們可以經常出來逛街了!」

趙以諾興緻勃勃地左瞧瞧又看看,怎麼也看不夠的樣子。

聽到趙以諾話的顧忘簡直快崩潰了,一次兩次還好,要是經常出來逛街,那還得了!

不過趙以諾正在興頭上,不忍心掃了她的興,所以顧忘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安靜地繼續陪著趙以諾逛街。

逛得有些累了,趙以諾便和顧忘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休息。

這時趙以諾突然在街邊看到了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說熟悉是因為她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說陌生是因為她早已失去了自己當初認識的模樣。

蘇菲菲。

時隔多日之後,趙以諾再次在人群中發現了她的身影。

此時的蘇菲菲,再沒有往日光鮮亮麗的衣服,也沒有那時盛氣凌人的模樣。

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歲月磨平了她鋒利的稜角,如今一身素衣打扮,竟在路邊賣起了水果。

蘇菲菲挺著大肚子,一邊給顧客挑著水果,一邊不停地吆喝著。

孤單單的一個人,看起來是那樣的孤獨心酸。

賣水果實在是蘇菲菲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為了自己孩子出生以後能有好點的生活,她想要快速找到一個可以賺錢的工作。

可是她現在有了身孕,即使是願意做一些臟活累活,也沒有人會僱用她,無奈之下,蘇菲菲只好用僅剩的一點錢買了一堆水果,來到人多的地方擺起了地攤。

再也沒有什麼尊嚴和臉面的問題,如何活下去,才是蘇菲菲面臨的最大問題。

無奈,就算現在到了要在街邊賣水果的地步,蘇菲菲也無法好好地經營下去,因為過了一會,城管就趕了過來。

「誰叫你在這裡賣水果的!告訴你多少次了,這個地方嚴禁擺地攤!」

看著蘇菲菲,城管嚴厲地說道。

「我知道了,我走,我馬上就走!」蘇菲菲有些驚慌地說。

曾經天不怕地不怕的蘇菲菲,現在竟連城管都害怕不已。

「你每次都這麼說,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是不會長記性的!」

挺著大肚子,樣子十分落魄的蘇菲菲並沒有得到城管的同情,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城管竟直接將蘇菲菲的水果攤掀翻。

「叫你不長記性,這下記住了吧!以後再讓我看到你在路邊擺攤,我見一次就會給你掀一次!」城管一臉囂張的模樣。

專寵御廚小嬌妻 「不要,不要啊!」

蘇菲菲跪在地上,慌張地收拾著四處灑落的水果。

城管沒有再理會蘇菲菲,瞪了蘇菲菲一眼后揚長而去。

跪坐在地上的蘇菲菲,無奈的嚎啕大哭。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都這樣了,還是有人要跟她過不去!她只是想活著,照顧好自己腹中的孩子啊!

為什麼如此簡單的要求還是得不到滿足!蘇菲菲絕望了,如果不是因為孩子,她恨不得現在就去死。

可是她不能,生活還是要繼續。

蘇菲菲很快平靜下來,滿臉苦澀地慢慢收拾著地上的水果。

趙以諾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充滿了感慨。

蘇菲菲做了這麼多的惡事,受到這樣的報應是她應得的,趙以諾沒有絲毫的同情,可是蘇菲菲現在卻有了身孕。

她是罪該萬死,可是孩子卻是無辜的,孩子沒有理由要和自己的母親受這樣的苦。

想到這裡,趙以諾心中有了一個想法,而且越來越堅定起來。

這一切,顧忘都不知道。

顧忘此時正拿著手機看一些東西,並沒有看到不遠處發生的這場鬧劇。

就算是看到了,顧忘恐怕也不會對蘇菲菲有任何的同情,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如果不是蘇菲菲自己非要弄出一場又一場的陰謀和鬧劇,她現在還會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蘇家公主。

心術不正,只會害人害已。

「顧忘,我有些累了,我們回去吧。」

趙以諾有些疲憊地伸了個懶腰,對身邊的顧忘說。

此時顧忘也收起了手機,笑著說道:「既然你累了,我們就趕快回家吧,宸皓可能也醒了,正在和他奶奶鬧呢。」

「嗯嗯,那我們這就走吧。」

親密地挽住顧忘的胳膊,趙以諾的心中充滿了甜蜜。

誰說只有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趙以諾現在就對自己得到的一切格外的珍惜。

經歷得越多,就越知道生活的可貴。

執子之手,直到白頭。 回到家中,趙以諾趕快回到卧室看孩子。

臨走之前,自己特意告訴了顧母,此時小傢伙已經醒了,而顧母也正在細心照顧著小傢伙喝奶粉。

「媽媽,我回來了,宸皓他什麼時候醒的啊。」趙以諾尊敬地說道。

「剛醒沒多久,小宸皓剛醒的時候還哭呢,我給他餵了奶粉,現在可乖巧了。」

看著懷中乖孫子,顧母的眼中滿是疼愛。

「辛苦你了媽媽,交給我來吧。」

趙以諾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出去逛街,只好麻煩顧母來照顧孩子了。

「看你說的,我照顧自己的孫子不是應該的嘛,不要老是說這麼見外的話。」

顧母故意裝作不滿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