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彤結合了這些,縝密的做出預防性的修改!

一來二去,已經初步完善了,只待明日交給薛正平了。

終於完成了任務,顧彤這才感覺到疲憊,手指都有些酸麻。

她順勢將手臂舉起,兩隻小手互相搓揉著,緩解些許的疲勞。

她的動作並未持續多久,白嫩的小手,卻被大掌包裹了。

厲焱俯身在顧彤的耳畔,用著充斥薄荷味的氣息,道:「累了吧?」

他的聲音柔情細語,動作更是溫柔的不行,他的手指搓揉著顧彤小手的每一寸皮膚,想要舒緩她的疲憊。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顧彤微微一愣,明顯被突如其來的溫柔嚇了一跳,她可是一直在房間里的……

怎麼不知道厲焱回來了……

「你太專心了,我沒敢打擾你。」

下午時分,顧擎給他放假后,厲焱便回來了。

他輕輕的打開了房門,想給顧彤一個驚喜,可是看見小女人聚精會神的,還在發憤圖強,所以,他也沒打擾她,而是一直看著她認真的樣子了。

不得不說,認真查詢東西的小女人,確實很美。

使得厲焱就這樣一直看著她,且不願意挪身了。

不知不覺,已是晚間時分了。

「你就一直在我身後站著……」

顧彤嘴角抽搐。

要知道,她方才可是一抬手,就被厲焱的大掌握住了,足以證明,他先前就在自己的背後站著了……

而且,還是許久……

想想這個畫面,怎麼覺得那麼滲人呢。

「算是吧。」

厲焱模稜兩可的回答著,明顯,沒有想要做出解釋的意思。

他深邃的眼眸,垂視顧彤桌上的記錄本,道:「你忙什麼呢?」

厲焱在她身後看了許久,卻並不認識其中講述的內容。

然而,顧彤這一下午,不知道翻閱多資料,桌上的醫書打開了很多本,上面全是紅筆畫的重點號,這又是書寫,又是記錄的。

使他有些好奇了。

「薛老說,東區發生了疫情,出現了好多起病例,我查詢一下資料,看看有沒有什麼預防的辦法。」

顧彤合上了筆記本,敲打了兩下,又道:「東區距離咱們軍區比較近,還是要提前做出預防的,我寫給炊事班的菜譜,能夠起到預防的效果,不過,就得委屈你們了,最近的菜,不是酸的就是辣的,還得必須要吃的。」

「我無所謂,戰士們也不會挑剔的。」

防禦疫情才是最重要的,其餘的菜品口感,對於厲焱而言,倒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他的頭貼在顧彤的耳畔,繼續在她耳邊低語,道:「夫人研究的菜譜,我會多吃點的。」

一句話落在地上。

顧彤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

她家少校怎麼越來越會撩了……

這都是跟誰學的…… 當然了。

顧彤的心思,旁人並無法知曉。

若是被人知道了,他們肯定會直接告訴她!就是跟夫人學的!

「剛才開會的時候,大舅哥說,組織上給你下了任職書,少尉的軍銜。」

雖說這個消息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告訴顧彤,可是厲焱還是忍不住在第一時間告訴了她,想讓提前她高興一下了。

不知名的角落,已然屈居第二的顧擎老哥,默默掀桌……

「少尉……」

顧彤有些咋舌了。

卻也險些被這個軍銜驚到了……

「我這不算是走後門吧……」

正常軍銜都是有章程的。

初始的軍銜,便是一等兵、二等兵、三等兵。

下士、中士、上士。

一級軍士長、二級軍士長、三級軍士長。

然後是五級准尉到一級准尉。

最後才是少尉、中尉、上尉的!

每一步都跟爬樓梯一樣,少有越級的情況發生。

然而……

到了顧彤這裡,初始的軍銜就是少尉。

足以讓人驚掉了下巴了……

「不算!」

顧彤是第一軍醫學院的優秀人才,加入軍隊原本就屬於是特聘。

百里先生的培養計劃,被醫療所得知后,為了避免其他軍區搶奪人才,他們曾多次同上面提出申請,打了優待特殊人才的報告。

再加上,顧彤屢次立功!

少尉的職稱,便不算高了!

「……」確定不算嘛……

顧彤自幼就在軍區大院生活。

所以,對於軍職是特別了解的。

她清楚的明白……

少尉……算是個不小的官了……

不過,自家鬼閻王說沒走後門,那便是沒走吧……

反正要說走後門,也得怪罪到老爹的頭上。

同自家鬼閻王沒有什麼關係的。

某隻皮猴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做,有了老公忘了爹。

「明天,團里給戰士們放假,幾個團商議后,想要舉辦野炊活動,我是一團團長,要帶團參加!」

厲焱的聲音沒有起伏,可是明顯卻沒有說完。

「野炊是可以帶家屬的,你有興趣嗎?」

這種集體活動少有,舉辦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戰士們輕鬆了,所以沒有什麼限制。

而且,通常這個時候,戰士們都會攜帶家屬,也算是變相的讓家屬們互相熟悉,有事也好相互幫助,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厲焱在很早之前,就想要公布婚事了!並且,也同顧彤透露過……

所以,他的真正意思,便是想要在這一次野炊活動的時候,公布他們的婚訊了。

畢竟,現在顧彤已然住進了厲焱的宿舍,那麼多眼睛看著,不清不白的,對於她的名聲也不好聽。

倒不如,直接公布,對於他們都有好處。

當然了,厲焱未曾忘記,顧彤的心思,還有那一直在針對她的秋雪!所以,也不知道,她究竟願不願意了。

「當然有興趣了。」

顧彤不假思索,直接就同意了。

卻也並非是臨時起意,而是早就想好了。

其實,自從上次任務同夏熙碰面后,顧彤就想開了不少事,其中就包括她同厲焱的關係,還有她對於秋雪的恨意了!

潛移默化之間,顧彤發現了一個問題……

前世的恨!她無法釋懷!

所以,總是無法忘卻昔日的事情…… 當然了……

這並非是指,她放下對於秋雪的恨意!

而是,她太清楚秋雪曾做過什麼,所以一直防範著!就連流言蜚語,都是這樣的情況了!

其實……

仔細想來,她一直處於防禦的狀態!卻未曾主動進攻……

殊不知,攻擊是最好的防守!

只要顧彤主動進攻,即便是秋雪再會故技重施,他們婚事已經公布,到時候,就是秋雪使盡全身的解術,都會前功盡棄的,因為她才是厲焱名正言順的合法妻子,誰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你真的願意?」

厲焱微微一愣,卻沒有想到顧彤居然答應的這麼痛快!

其實,依照著他的想法,恐怕還要費力一陣子。

畢竟……

他無法猜透顧彤的心!

曾經的信任危機使然,他總會潛移默化的認為,顧彤並不願意公布婚事的。

「當然願意了,我們可是難得一同出去玩的。」

仔細算起來,他們一起出去也就兩回。

第一次是看電影,第二次是度蜜月。

第一次因為誤會,不歡而散。第二次因為意外,所以提前返回部隊。

想到這裡,顧彤不由感慨命運的坎坷……

約個會,咋就這麼難呢……

「對了,咱們出去是不是要帶點好吃的,明天早上,咱們去買點水果吧,免得路上沒有吃的。」

顧彤的嘴巴可不是一般的饞,對於美味可是有特殊追求的。

她不由想到明天可以吃吃喝喝,還能自己燒烤,便覺得美滋滋的。

小女人興緻滿滿的計劃著。

厲焱也不由被她的情緒牽動了,他的心情很好,大手放在她的頭頂,完美的摸頭殺。

「你大病初癒,不能吃太多的肉。」

他看透了她的心思……

所以,特別補充一句……

「……」不能吃肉……

顧彤欲哭無淚……

要不要,這麼嚴格的……

她可憐巴巴的看著自家的鬼閻王……

小眼神中,寫滿了商量……

「明早,我會幫你買點菜,帶過去烤的!」

「……」

人家烤肉……

她烤菜……

區別待遇呀,啊喂!!!

厲焱堅持立場,絕不動搖。

顧彤委屈巴巴,卻也知道,這件事沒的商量了……

她的兩個食指,來回對戳。

轉過身,順勢扯著厲焱的脖領子,將其拉扯了過來。

突如其來的動作,使得厲焱微微一愣,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同自家小女人臉對臉了。

「那我今晚吃點別的肉,行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