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顏沐也是拼盡全力,她身上的羽絨服已經被狼爪抓破了兩個地方,但她絲毫不在意,瞅准機會又是狠狠兩拳擊在了狼頭。

兩頭巨狼先後也栽倒在地,不甘地嗚嗚嚎叫,可暈的它們又站不起來。

「我去宰了它們!」

見顏沐竟然把三頭狼都打趴了,司機震驚之餘,反應過來后拎著短刃就要衝過去。 「別動!」

薄君梟只輕輕一句,那司機立刻頓住了腳步。

不知為何,這年輕人身上的氣場,乃至神秘莫測的手段,令他在無形中被折服了,從心裡願意服從他的命令。

「說了,交個朋友嘛,」

顏沐蹲在這三頭狼中最強壯的那隻頭狼面前,一邊眉毛俏皮挑了挑,伸手撫向這頭狼的大腦袋,「先兵后禮了!」

說著,將一縷靈氣飛快灌注到了這頭狼的體內。

「嗷——」

這頭狼本來還想掙扎著去撕咬,可瞬間一呆,立刻舒服地眯上了眼睛,還把腦袋在顏沐掌心下拱了拱。

再多來一點!

顏沐失笑,又給它灌注了一點靈氣。

於此同時,她飛快將一個魂記打在了這頭狼的頭部,有了薄君梟之前的指導,她現在用魂記也用的很嫻熟了。

尤其加上薄君梟送她的指環,更是如虎添翼,察覺到這頭巨狼大腦內,擁有可以承擔魂記的基礎,她就毫不猶豫下手了!

「乖啊!」

顏沐摸了摸巨狼的頭,冬季的狼毛特別厚實,摸著的感覺有點像是那種雪橇犬。

一想起雪橇犬顏沐不由有點囧,因為她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二哈!

剛被打上魂記時,頭狼的大腦還有點迷糊,趴在雪地上眯著眼睛一動不動,要一點點消耗接受那魂記能量的影響。

「嗷嗚!」

另外兩頭狼,這時已經從被顏沐擊打頭部的眩暈中回過了神,見頭狼一動不動,忍不住焦灼嚎叫了一聲,不安地用爪子狠狠刨了幾下雪地,粗重的呼吸著,嘴巴里呼出一團團的白氣。

「她在做什麼?」

司機急急看向薄君梟,「等這狼一恢復過來,三頭狼肯定一起圍攻啊,你們要是不想殺狼,咱們得找機會趕緊上車!」

薄君梟一笑搖了搖頭,卻沒說話,一個手勢示意司機不要輕舉妄動。

「嗷嗚!」

就在這時,頭狼已經接受了魂記的能量,看向顏沐的眼神也少了一點敵意和殺氣,透出了幾分好奇和疑惑。

「乖,聽我的,有你們的好處哦!」

顏沐凝聚心神,試著把這個意思傳遞給這頭巨狼,一邊伸手又給它灌注了一點靈氣,讓它更明白,好處是指的什麼。

果然,頭狼領悟到了她的意思,被靈氣一灌注,頭狼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毛,精神奕奕沖著那兩頭狼叫了一聲。

那兩頭狼接到指令,一步步疑惑走到了顏沐身邊。

顏沐伸手摸了摸它們的頭,把靈氣給它們灌注了一點,一邊體察著這兩頭巨狼的頭部。

可惜的是,只有一頭擁有可以接受魂記能量的基礎,另一頭接收不了,她只能給其中一個也打上了魂記。

打上魂記更便於溝通,但是即便沒有魂記,這幾頭敏銳的野獸,也能感覺到靈氣對它們身體的可貴!

果然,即便沒有魂記,另一頭巨狼在感到靈氣的同時,眼底的殺意也在瞬間消退。

一時間,三頭巨狼圍在顏沐身邊,都爭著把腦袋往顏沐掌心下拱,那樣子看過去,就像是三隻撒嬌的大狗一樣……

看得那司機都驚呆了! 薄君梟斜斜懶懶地靠在門框上,看著顏沐和巨狼之間的互動,勾唇笑了笑,眼底一片溫柔。

震驚中的司機好不容易回過神,急著扭頭想跟薄君梟說什麼,一轉臉正對上這一幕,不由萬分無語。

為什麼覺得自己像是個大燈泡呢?

連那三頭狼在這裡都比他顯得更和諧!

「乖哈,」

顏沐給每一頭狼都灌注了點靈氣,笑道,「這樣我們就算朋友了哈,你們不要凶了,來,蹲下!」

她說著做了一個手勢,與此同時,凝神也刺激了一下魂記。

兩頭接收了魂記的巨狼反應很快,立刻蹲下身,滿眼期待地看著顏沐。另一頭狼就稍微慢一點,但也跟著同伴一起蹲下了身。

「給你們一點零嘴吃!」

顏沐餵了它們一點空間里的豬肉乾,三頭狼吃的眼睛都快綠了。

頭狼很快跑過去,把之前顏沐拋給它們的肉乾也叼了過來,狼吞虎咽吃了下去。

「知道你們就是吃貨,」

顏沐摸了摸它們厚密的狼毛道,「好了,我們要趕路了,你們也回去吧,咱們江湖再見?」

三頭狼戀戀不捨盯著她,圍成一個圈將她圍在裡面,不想讓她走,甚至還有一頭狼試圖叼住她的衣角!

「不行啊,」

顏沐失笑,「人狼殊途嘛,有機會的話,我們也許會再見面的,我正好要進山——」

她一邊說著,一邊凝神把「進山」這個念頭髮了出去。

巨狼的魂記能量,會跟她的意識能量之間產生一個共鳴,這樣,她的意思,接受了魂記的巨狼就能感受到。

果然,片刻之後,頭狼先站起身往旁邊閃了閃,給她留出一條路放她離開。

「我走啦!」

顏沐揮揮手,轉身沖薄君梟和司機這邊道,「咱們上車吧?」

司機看著還在原地的三頭巨狼,一時有點猶豫。

顏沐沖三頭狼做了一個手勢,頭狼嚎叫一聲,很快帶著同伴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石屋這邊。

司機長出一口氣,覺得身上冷的要命,這才發現自己裡面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濕透了!

「哎呦!」

司機打了一個寒噤,卻又亢奮得不行,「我這輩子也算見到一回真正的奇人了!」

可惜今天這事,他還不能拿出去跟別人吹,因為顏沐和薄君梟他們是組織派來的人,基本的保密規矩他自然懂得。

以前他就聽人說過,執行特種任務的隊員們,有時候真能碰到一些奇人奇事……那時候他還是有點懷疑的。

可是今天他自己就親眼看到了!

說實話他都想給跪了!

「我就是喜歡這些動物,」

顏沐有點受不了這司機過度崇拜的眼神,一笑道,「天生和動物打交道比較容易。」

「那是那是!」

司機急急點頭,「厲害,厲害!」

看著顏沐的眼神依舊有點獃獃的,視線黏在顏沐身上,就像是看一個奇珍異寶一樣,怎麼都挪不開。

薄君梟道:「上路吧!」

隨著他話音一落,這司機立刻感覺到大腦驟然被一股涼意一衝,立刻清醒過來,有點訝異地看一眼薄君梟,連忙道:「好的好的,咱們這就上路!」 兩人都不是一般人!

再上路時,司機跟兩人說話的態度都跟之前不一樣了,顏沐要是問一句,他殷勤地恨不得回上一百句。

顏沐只好少說,正好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司機開車更加小心,車裡一時一片安靜。

「沒事,」

見薄君梟檢查她胳臂上被狼爪劃破的羽絨服,顏沐忙道,「沒抓到我,就衣服破了,等到了我再換一件就行。」

薄君梟點點頭,看向司機問道:「這種狼在本地常見嗎?」

「不,」

司機忙道,「我原來見過的,個頭都沒這個大——不過這邊山深林茂的,還連著境外的山脈雪原,這邊狼的品種聽說也不只一種,亞種也挺多。」

說著又補充道,「近些年國家保護,不讓隨便獵殺,狼群數量增加了不少。」

早些年,狼禍害牲畜,是百姓們一定要除的野獸,不過過度的獵殺,也帶來了一些弊端。

眼下都提倡環境保護,生態保護也是重要的一環。

「那幾頭狼有什麼不對嗎?」

顏沐疑惑問道。

「我不太確定,」薄君梟一搖頭道,「如果進山還能碰到它們,到時再看看吧!」

他知道顏沐一定是給巨狼打了魂記,有這種魂記在,在一定距離內,這些巨狼會感應到她的存在,必然是會找過來的。

「山裡可能還有別的狼群,」

司機提醒道,「這一片山可大的很,你們要是在外圍辦事還好,要是往裡面走,只怕還有別的野獸。」

說著話,天色已經完全黑了,車子的速度也開始像蝸牛一樣,轟轟轟地費力爬坡。

坡度有點大,雪又滑,沒有過硬的技術,還真開不上去。

「咦,」

走了一會兒后,顏沐看著外面車燈照亮的地方,驚訝道,「又下雪了?」

一片片飄揚的雪花,在車燈下就像是一隻只翩然的白蝶。

雪片還挺大!

「是下雪了,」司機皺皺眉道,「天氣預報也說了,這一片最近雪比較多……你們怎麼就一定趕到這時候來!」

聽說最近還會有一場暴雪!

再說這山裡,本來就比山外的天氣多變,雪也往往下的比外面大!

「真是見識了,」

顏沐看看夜空中的雪花,又看看車外路旁一人高的雪牆,也是忍不住驚嘆了一聲,「不過沒事,我們做了準備,會小心的!」

司機沒在說什麼,更加全神貫注地開車。上了坡,又轉了幾道彎后,又是一截上坡,坡度更陡了。

司機卻不再開,只把車停到路邊雪地里道:「只能上到這裡了,餘下的路,咱們都走上去。」

顏沐和薄君梟下了車,拿出來行李後背在背上,司機搶了最大的一個行李包扛著,又要從顏沐身上解下來她背後的行李。

「不用不用!」

顏沐連忙道,「我沒問題的!」

司機見她說什麼也不肯,只好放棄道:「那你累了就說一聲,我替你背著,放心吧,這路我經常走,肯定比你——」

噗通!

話沒說完他腳底下一滑,一屁股墩在了地上。 顏沐忍笑,看著薄君梟一伸手將他拉起來,三個人這才一起往坡上走過去。

路是真滑!

司機擰亮了手電筒,照著雪地分外晃眼。

三個人都背著行李,路上又滑,行進速度就有限,又走了一個多小時,這才隱隱看到前面有零星的幾點燈光。

「幸好這幾年,電路檢修很正規,」

司機道,「要不然,就前幾天那一場暴雪,這裡非得停電一段時間不可,現在好在都有電!」

由於都帶著厚厚的口罩,司機說話的聲音悶悶的,在寒風中一吹感覺就散了,聽得並不是特別清楚。

顏沐只嗯了一聲也沒多說,跟著他只管往上走。

又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到了那幾點光亮處,顏沐在夜色里這才看清了這個村子原貌。

真是個小村子!

只有遠近距離不一、依山而建地零散幾處人家,算了算才十幾戶!亮著燈的也才兩三戶。

這邊的院落院牆跟連嫂子那邊不同,不是砌的,都是柴火堆起來的,牆都不高,站在牆外就能看到院里。

「汪汪汪!」

跟著司機走進最靠邊的一戶,還沒走近院門,就聽到院子里傳來一陣犬吠聲。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顏沐驀然想起這一句詩,不由覺得十分應景。

「老趙,開門了,來客了!」

司機沖著院子里大喊一聲,轉過臉又對顏沐和薄君梟道,「給你們聯絡的就是這家,就一個人,五十多了,叫他老趙就行,他祖上原來是這裡的獵戶,現在是我們這一線的基層人員,不用跟他客氣!」

顏沐和薄君梟對視一眼,一笑點了點頭。

「嗬!」

這時候一個人開了房門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大聲沖著自家的狗道,「老伴,行了行了,有客來了,別叫了!」

老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