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額,那個,你知不知道吉奧在哪裏?”星月試探性的問着,同時眼睛有意無意的往她背後的房間裏望去。

怡姍頓時被氣得臉泛紅暈,怒道:“臭小子找死是吧,大半夜的找吉奧怎麼會找到我這裏?你真以爲你姐姐我是一個品位那麼低下人?”

星月慌忙搖手道:“不不,我只是想問你今天有沒有見過他,絕對沒想過他會在你這裏……”說是這麼說,但話一出口,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相信,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兩人的對話引得周圍圍觀的女學員一陣躁動,她們都多多少少知道一點怡姍和吉奧的關係,因此也都抱着一種看玩笑的心態在旁邊偷笑。

怡姍對着星月冷一聲道:“我已經一整天沒有見過他了,要找他就去他的住處去找!”

接着隨手指着旁邊一堆女學員道:“你、你、你、還有你,都給我進來,看看我這裏到底有沒有人,以證我的清白。”


衆女學員嬉笑玩鬧聲中,星月緩緩走開,心中開始不斷打鼓。

吉奧出事了! 適才,星月早已在學院裏尋找了半天,吉奧的住處當然也去尋找過,但問過的所有人都說今天一天都沒有見到過吉奧。

來到怡姍的住處是星月最後的希望,如今連這裏也沒有找到他,那麼必然是已經出事了。

幾人說好的,由吉奧去調查萬福賭場,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天有餘,現在想想,必然是凶多吉少。

此時已經來不及多想,星月快步走出龍翼學院,來到龍翼城後便飛身上房,在屋頂以極快極輕的速度狂奔向萬福賭場。現在已經入夜不久,正是星月能力得以發揮的時刻,再加上他此時心頭不安,腳下更是加了不少的力道,來到附近的時候,只用了半個時辰不到。

星月並未衝動得直接前去賭場,而是來到了那間供玲香換衣的小屋,換上了一身的黑衣,取了一柄長劍,這纔來到萬福附近的屋頂之上。

與別處的黑暗寧靜不同,萬福賭場所在的一條巷子中皆是燈火闌珊,呼叫吶喊之聲比之白天還要更爲激烈。

剛想再往近探查,忽然發覺不遠處的屋頂上也潛伏着一個人影。星月定睛一看,只見一個滿臉鬍鬚的大漢手中拿着一隻熟雞和一壺酒,一邊悠閒的吃肉喝酒,一邊遙遙望着萬福賭場內的動向。

星月越看此人越覺得面熟,忍不住悄聲的往近處靠去。

大漢啃着雞腿,滿臉的鬍鬚不斷順着嘴裏的咀嚼而鑽到嘴裏。這人突然一臉的不開心,隨手在臉上一扯,竟一把將鬍子扯掉了,星月再看時不禁又氣又笑,原來這人正是吉奧。

看到他平安無事,星月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也落了地。如果因爲這件事而讓吉奧遭受什麼危險,自己將來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向姍姐去交代。

見他如此悠閒的摸樣,星月不禁有氣,緩步來到他的背後,慢慢向他靠近着。


星月的動作沒有絲毫的聲音,連呼吸都隱藏得極深,正想要好好嚇一嚇吉奧。哪知道剛到不遠處的時候,吉奧竟忽然一個轉身,抽出地上的長劍向星月猛的刺來。

星月也是反應極快,身子向左一側,手中的長劍連同劍鞘一起擋着吉奧快速攻來的一劍,同時低聲道:“是我。”

吉奧動作一滯,收回長劍後滿臉不悅道:“嚇我一跳,拜託你以後不要從別人的背後靠近行嗎?”

星月雙手叉腰,輕笑問道:“我動作這麼輕,自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你是怎麼知道我來了?”

吉奧不屑一道:“你發不發聲音是你的事,如果別人偷襲我的時候,要發出聲音之後我才能察覺,豈不是太過被動了?”接着手指微微一動,一陣涼風從星月身邊吹過。

星月恍然道:“原來是利用風靈術。只需要在你周圍釋放出很輕微的風靈術,只要你的靈力不斷,那麼任何進入你這個範圍的物體都會讓你事先察覺。”

吉奧道:“不錯。除了防止一個身法迅捷的高手偷襲外,這招用來防止暗器毒霧之類的也是很有效。”忽然問道,“我這招是由我自創,從沒有告訴過別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星月聳聳肩道:“瞎猜的。”

吉奧更是繞着星月來回踱步,來回打量着星月,像看陌生人一樣。

星月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問道:“怎麼了?”

“恩……”吉奧沉吟了一會兒道,“說不上來,總覺得你和前兩天不一樣了。”

星月撓着頭,不好意思的道:“難道是又長高了?或者說又變成熟了一些?”

“不是外貌上的。”吉奧道,“是氣勢和氣質上的略有不同,可我又一時之間說不出哪裏不同。”

星月暗贊他眼裏超羣,自己中樞之魄修煉完成,整個人內心之中彷彿脫胎換骨了一樣,外表當然不會不同,但言行舉止肯定會比之以前有不小的差別。

星月笑道:“一個意思,氣質不同了,也代表成熟了。”

吉奧也不再多看他,撇撇嘴道:“你這麼小年紀就要往成熟向發展,等到三四十歲的時候,豈不是已經和一個老頭一樣了?”


說着眼神卻又望向了萬福賭場的庭院中。

星月問道:“爲什麼你今天一天都沒有回學院?害我以爲你已經掛了,現在正要夜闖萬福賭場,替你報仇。”

“這兩天確實是有事脫不開身,沒通知你們確實是我的失誤。”吉奧道。

星月奇道:“什麼事這麼重要?”

吉奧指了指萬福賭場的方向道:“還不是都是爲了他。”

星月順着他的手指望去,一眼就看到了若雨。他此時正在賭桌上殺得興起,而且身前明晃晃的金幣還有一大堆,看樣子今晚是贏錢了。

星月問道:“怎麼樣?他是否是若雨?”

吉奧道:“他的相貌和若雨至少有九成相似,說話的語氣神態也頗爲相同。但最爲奇怪的一點就是,他的皮膚不知怎的變得煞白,而且左手也完好無損,沒有任何缺陷。雖然難以解釋,但我卻覺得他必然是若雨無疑。”

星月點點頭道:“至交好友的直覺,應該錯不了。”

吉奧哀嘆一聲道:“若雨是我見過的人當中最會輸錢的一個,我昨晚一晚和今天一早上幫他贏了三百多金幣。我一隻雞沒吃完,現在就剩下桌子上那些了。”

“不是吧。”星月呆呆無語,原以爲若雨是贏錢了,哪知道他居然是在拼命輸錢,而且輸錢速度之快令人無比抓狂。

吉奧將啃了一半的雞隨手扔在房頂,張口咚咚的喝光了瓶中的酒,一抹嘴道:“你跟蹤那個女人的結果如何?”

風臨門 ,吉奧點點頭道:“照顧那女人幾個月,就能令她對自己幾年裏不離不棄,確實是若雨能幹出來的事。光這點就可以證明,她沒有在騙我們。”

“這也算證明?”星月一陣乾笑,同時想到自己只不過見了海倫娜幾次面,就也想要拼盡全力去醫治她的啞病,不禁心中暗自歎服,這兩兄妹的魅力真不是隨便說說的。

吉奧想了一會,又道:“若雨既然和賭場牽扯上關係,而且說調查了四年的事功虧一簣,那麼很有可能我們當時遇到的那宗命案,以及若雨調查的所有事件,都和這萬福賭場有關。”

星月點點頭道:“這裏一定有古怪。”接着又道,“還有沒有假鬍子什麼的?我的賭癮也上來了,上次是一不留神才被那個老傢伙給認出來,這次就要新仇舊怨一起算!”

吉奧帶着星月來到不遠處的一處房頂之上,這裏兩間房子緊貼,卻高低不齊。因此在房頂之上,較高的房子裸露出來的房檐之下就空出了一大塊極爲隱祕的地方。這裏零零散散擺着七八個包裹,包裹中全是一些易容改裝所需要的假鬍子假髮,以及一些衣服。

吉奧點上幾根蠟燭照明,便開始給星月易容改裝。吉奧先用一些淡黃色的無味粉末將星月的臉微微塗黃,再用一些假皮在星月額頭上粘出了一道假的傷疤,又做了一些小疙瘩粘在他臉上。粘上兩撇小鬍子之後,此時的星月看上去足有二十四五歲,面色微黃,略帶病氣。

吉奧又讓他換上一身看上去很是華麗的衣服,整理完畢之後,看上去和星月原本的摸樣已經完全不是一個人。

“不錯,保管怡姍在跟前也認不出來你是誰。”吉奧對自己的易容術很是滿意,忍不住沾沾自喜道。

星月臉上被亂七八糟的弄了一堆的東西,極爲不舒服。忍不住撓着有些發癢的鬍子旁邊,隨口道:“這能行嗎?”

“恩……”吉奧想了想道,“外表是沒問題了,不過這聲音也得改一改。”接着將一些變聲的技巧教給了星月,星月依法練習,不一會的功夫便可以裝成略帶低沉的嗓音。

直到此刻,易容纔算是徹底完成。星月雖然看不見自己的樣子,但直覺都覺得自己和剛纔大有不同,心中也稍稍安心了下來。

吉奧則將自己的絡腮鬍子重新粘好,順手披了件繡滿金黃色元寶的緞子衣服,笑道:“我們待會就裝作一對出手闊綽的兄弟。”

星月對賭場的一些周遭手段瞭解甚深,此時便道:“可以是可以,但這樣的打扮肯定會被一些老千給盯上。”

吉奧一呆道:“不錯,這點你倒是比我考慮的要周到。”接着奇道,“爲什麼你一個皇子會對這種市井之事瞭解這麼深?”

此生經年,愛你不休 :“小時候玩得有些瘋了,所以纔會知道這些。我伯父就一直把我當做小流氓一樣看待,也是因爲這樣,我纔會被送來龍翼學院修習。”

說罷後,星月的思緒彷彿回到了很久以前。想了想道:“不遇到老千還好,假如遇到老千,那麼我們就可以將計就計,借用他的手來狠賺一筆。不但風險很低,而且不會引人懷疑。”

兩人自遠處飛身下了屋頂,整理好衣服後便大搖大擺的走向萬福賭場的巷子中。

巷子口聚集着很多負責招攬生意之人,此時看到星月和吉奧兩個穿裝打扮如此華麗之人,都搶着上前。

“大爺大爺,來我們這桌吧,公平豪賭是絕無錯漏。”

“這位爺器宇不凡,眉梢眼角透着富貴之氣,今晚必然要大殺四方。我們這桌子上的莊家已經連贏十把,不知道您敢不敢前去一試?”

“別聽他胡說,他們專家一直贏,當然是出老千。兩位爺來我們這桌吧,莊家光着膀子搖骰子,每把賭完都會當場敲開骰子,讓你絕對的安心豪賭,不怕莊家耍手段。”

一羣人不斷拉拉扯扯,互相排擠着對方。星月原本不想理這些人,但一想到自己兩人裝扮的是富家有錢人,脾氣當然要暴躁一些,於是沉聲喝道:“哪裏來的小王八羔子,髒手幾年沒洗過,就在爺的衣服上拉拉扯扯?”

說着隨手揪住一人的脖領子,怒道:“爺的衣服弄髒了,搭上你這賤命都賠不起。都給我滾!”

怒喝聲中,幾人抱頭鼠竄。

兩人再往巷子深處走去,忽然一個人匆匆忙忙的跑向兩人,還沒等星月看清楚他樣貌的時候,他已經跪倒在地道:“兩位爺,救命,救命!”

兩人都是一呆,星月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我……”這人擡起頭,神色慌張,一副誠惶誠恐的摸樣道,“這裏有古怪,有古怪啊!我的一千金幣,一千金幣全部都輸在這賭場裏了!”

接着雙腿發顫,站起身來,顫顫巍巍的道:“小人陸三,在這賭場門口等了三天三夜,爲的就是要等像兩位爺這樣的英雄人物出現啊。”

此時星月才發現這人竟在夏天的夜裏還穿着一件極爲厚重的大衣,說話之時語氣極是激動。

陸三向前靠近兩步,將大衣緩緩掀開,從寬大的衣服中掏出了一個一尺長的細盒,打開盒子一看,盡是一些明晃晃的珍珠。

星月和吉奧兩人看得眼睛發直,差點叫出聲來。珍珠在北方大陸極爲罕見,可以說是所有珠寶中最爲珍貴的。而他這個長條盒子中密密麻麻的裝了至少四五十顆大小不一的珍珠。

單單一顆指頭蛋大小的珍珠,在市面上都可以被輕鬆賣到七八十枚金幣,這一盒子中的珍珠少說也能賣三四千金幣。 “我幫父母做珍珠生意,皆因賺了錢,就忍不住來此賭上兩把。沒想到一千金幣全部輸光,此時沒辦法再向家父家母交代。兩位爺若能以千枚金幣將我手中的這批珍珠買下,陸三此生都不會忘記兩位的大恩大德。”說着神色慘然,眼淚奪眶而出。

兩人看得清楚,這種光澤確實是珍珠無疑。即使是做假,也有至少有九成九的相似。

還未等星月兩人說話,一個身材壯實的大漢便幾個大步走過來,伸手一提便將陸三提在空中,惡狠狠的道:“好你個小三兒,又在這裏坑騙別人!”

“大牛哥,放開……牛哥……我再也不敢了。”陸三神色慌張,雙腳不斷亂蹬着,卻因個頭矮小,此時連地面都踏不着。

大牛呸了一聲道:“就知道以騙爲樂,遲早要栽跟頭!”

說着從陸三的懷中掏出那個盒子,往地上隨手一甩。


嘩啦一聲,盒中的東西散落。並非是圓潤的珍珠,而是一些大小不一、有扁有圓的小石頭。

星月奇道:“我們剛纔明明看到的是珍珠,怎麼?”


大牛轉過頭來道:“這個陸三會一些邪門靈術,能讓人產生幻覺,不過修煉的不到家,只能堅持很小一會兒,因此剛纔只敢讓你們看一眼。”

接着將陸三向遠處一拋道:“看在我和你爹有些交情的份上,繞你一次,給我滾遠點。”

陸三被摔得哎呦慘叫了兩聲,卻不敢再做逗留,慌忙跑出巷子。

大牛對兩人道:“這孩子從小無父無母,也不容易,兩位老哥不要和他危難了。”說着微微一笑,一副自來熟的表情道,“想來萬福賭場玩,我可算半個行家,兩位跟我來吧。”

星月和吉奧面面相覷,都是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剛纔這一場鬧劇必然是這兩個人事先安排好的,先用這種詭異的手法來假裝一個騙局,再讓大牛以一種正氣凜然的方式出場,將這個騙局揭破,爲的就是讓這個大牛很自然而然的成爲兩人的嚮導。

若是平常的富商賭客,看到這珍珠變石頭的奇景,心理肯定早就慌了。眼見的東西都不一定爲實,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相信?如果是這樣的心態,那必然大多人都會上當,讓這個看上去憨厚無比的大牛作爲自己的嚮導。

不過星月早就做好被老千盯上的打算,此刻對方佈置了這麼一個精密的佈局,星月也樂得裝傻,於是便抱拳道:“我兄弟倆初到此處,還沒找到什麼新鮮玩意,就被這些王八羔子盯上,晦氣得很。不過能碰上牛哥,也算是我兄弟倆的福氣,哈哈。”

哈哈笑着,神情裏皆是興奮之色。

大牛也跟着大聲樂了一會兒道:“兩位跟我來。”

星月知道他必然還有後招,索性靜觀其變,與吉奧兩人一起跟着他走去。

幾人進入萬福賭場的庭院中,這裏到處都是掛滿燈籠、放着燭臺,將周遭照得宛如白晝。

幾十張賭桌座無虛席,數百人的吵鬧聲中,大牛不斷給幾人介紹着賭場周遭的情況。

“不知兩位老哥喜歡什麼玩法,骰子還是骨牌?”大牛與兩人離得極近,彷彿多年好友一樣親密。

星月知道他是在博得自己的信任,於是隨口道:“那些東西玩得多了,沒什麼意思,這裏有什麼新鮮東西沒有?”

“哈,想要新鮮玩法,那兩位老哥是來對地方了。”大牛笑道,“這萬福賭場有自創的七十二種新奇玩法,其中有三絕是最爲受人歡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