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額!”

趙敏剛走,謝方雨就出狀況了,爬在椅子上就嗷嗷的吐起來。

我連忙過去,給他拍着背。

我看着他挺難受的,於是我運了陰陽氣,將他的背部推了推。

“額!”

於是他癱軟在椅子上。

而我也坐在椅子上,然後施展了化毒術,將體內的酒精含量通過手指排了出來。

嘟嘟嘟。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我一聽竟然是林佳佳的,於是我接通後,解釋,“佳佳,我在外面呢,我和我哥們謝方雨在一起呢。”

林佳佳應該太認識謝方雨,她那邊以一種很不舒服的語氣,“你哥們重要,那你也不至於不回來啊?”

“知道了,我安排了他,馬上就回來。”

我掛了電話,然後找了一個酒店,將謝方雨安排在裏面。

可是在我走的時候,謝方雨給我打了電話,“靈子,你幫我做的我記得,我不會傷心了,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學考古,這次我破格和我的導師,完顏教授和幾個師兄師姐一起去考古。”

“那不錯啊。”我打了一個出租車,然後坐進去,說了林佳佳家地址,然後我繼續道,“你有考古的天賦,我想你以後會有成就的。”

“是的,我從小就有過目不忘的能力,教授還傳了不少的考古專業知識,我貌似都學會了。”

說着,我想起了他爹謝老闆的下場,於是我關切的問道,“這次你們去哪裏考古呢?”

“教授說他發現了一個重大祕密,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問過師兄們,他們說我們要去的應該是一座古墓,我的任務就是要破開這個祕密,阻止盜墓者和其他不法分子對古墓葬品的盜賣。”

謝方雨笑了笑,似乎對失戀的事兒有些釋然。

於是我鼓勵道,“好好操作,要是拿不定,千萬別去冒險,你知道的,這個世界並不像表面上的那樣的。”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嗯,我知道的。”謝方雨笑道。

然後我祝福了他幾句,我就掛了電話。

回到別墅裏後,我和林佳佳小狐狸鬧騰了一會兒後,我就睡覺了。

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陌生號碼。

“小友可準備好了?”

“你誰?”

剛接到一個電話就這麼問我,我有些詫異道,“準備什麼?”

“呵呵,貧道是張百年。”

那邊說道。

我恍然大悟,“呵呵,原來是張道長,我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甚好,那我等匯於貴州安路鎮吧,青城山的道友明日就出發,而你一起吧。”張百年說道。

而我這邊,我覺得我一個人去就可以,至於牛禮陳偉等等,我就不叫着去了,我想到時候遇到什麼了,我一個人也好跑路一點。

我將我要辦事兒的消息告訴給了林佳佳,林佳佳說她也要去,可是我拒絕了她。

而小狐狸卻罕見的遠離了我,我覺得這妮子難不成轉性了?終於不纏着我了?

下午我去古董市場買了一些銅錢和一些古刃以及其他的材料。

我得趁着還有一些時間,畫畫符什麼的。

晚上,林佳佳帶我去吃了中餐,等回去後,我就開始畫符,林佳佳似乎知道我每次出門要辦的事都不簡單,所以也不打擾我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來後,接到了封不寧的電話。

他說到貴州貴陽後就集合。

我靠,我還以爲一起呢,結果他們扔了我就先跑了?

算了,我立即找火車票,沒想到真的還有,於是我買下,不過車是傍晚的,我又和林佳佳呆了呆,然後直接坐地鐵到成都東站,過安檢的時候我往袋子上鐵了一氣匿形符,所以就輕鬆的過去了。

火車先到重慶,然後才南下。

這麼一折騰,足足花了五個多小時纔到貴陽站。

我下了車站後,給封不寧打了一個電話,他說他現在已經到了安路鎮了。

這尼瑪的,我就生氣了。

這不是存心甩開我麼?

算了,我看天色那麼晚了,都十二點多了,我還去個屁的安路鎮。

我直接網定了一件房間,然後準備休息。

到了酒店,洗漱完畢後,我給家裏打了打電話奶奶、爸媽都打了,例外還給佳佳報了一個平安。

然後我上網,查了貴州什麼千蛇墓。

這一查還真有消息,千蛇墓,相傳是陰氣聚集之氣,蛇類叢生,打雷下雨的時候,會看到成千上萬的蛇分別在墓穴的周圍,讓人見了都被嚇傻。

不過這只是一個貼吧的人說的,幾十層樓都說吹牛比。

而我聽了也覺得挺神奇,不過這還在的世界觀是能接受的,因爲我見過百蛇纏尾,而成千上萬只,除了規模大一些,其他倒也沒有什麼太多特殊的吧?

我睡了一夜,隔壁隔音效果實在是不怎麼樣,咿咿呀呀叫了一大通夜,腦皮子都疼了。

於是我退了房,打車去安路鎮,結果上車一問安路鎮要多少錢,人家直接說三百。

我靠,三百的話,足以讓我走一個老家到成都的距離。

於是我問了問怎麼那麼遠,出租車司機說,那裏的路全是泥土路,加上這幾天連續降雨,路都很爛,雖然是有幾十公里,但是司機們錢少了都不想去的。

聽到這個解釋,我算是能接受,然後讓他開過去。

幾十公里的路,走的是泥濘小馬路,雖然短短几十公里,但是我卻走了五個多小時。

到了所謂的安路鎮後,已經到了該吃晌午的時辰了。

安路鎮,一個環在外山腰的小鎮,說是鎮其實不過一條一里長的街,街很古老,就像是民國時期的民居建築,而且天氣都是霧氣沉沉的,使得四處都充滿了許些未知的神祕感。

而且,這裏人都很少,偶爾纔看見那麼一個老鄉走過去,到一些小店面買一些東西。 看着這些,我立即給封不寧打了一個電話。

我問他在哪裏?

他說在張家拐旅社。

我隨着街看了看,看到了一個樓閣,寫着繁體字,正是張家拐旅社。

替嫁嬌妻,老公太甜寵 然後我進了去,這時來了一個頭上纏着黑布的老頭。

他看着我,問道,“小伢子,你來是幹爪子羅?”

貴州話和四川話比較相近,我知道他問我來有什麼事兒,於是我說道,“我來找人。”

“哦?你來找那麼探險家吧?最近我的店都住滿了,我把自己家裏的三間屋子都租了出去,我和我老伴睡在柴房,你也是來探險的吧。”

傅少你老婆是個小傲嬌 老頭的話一些就透露了很多信息給我,這一看來老頭應該是個熱情的人。

於是我笑了笑,“對的,老人家,你又沒看到一些道士裝扮的人呢?”

“道士?沒有。”老頭想了想,“不過來了很多看上去很有素質很文明的人。”

我一聽有些愣,什麼叫很素質很文明?

不過我一想,張百年那些老道士,出口閉口都是吾爾之類的,所以顯得很高深吧?

我覺得他說的就是張百年那些人,因爲封不寧也說了他也在這裏的,於是我讓老頭帶我去看看。

老頭點點頭,然後提了一壺開水就帶去上樓。最新章節已上傳

這個樓是木質的,走上去咔咔直響,而且這樓上是屋子連着屋子的那種,看上去很緊湊,在四川我可沒見過。

我進了一個屋後,大概放了四張牀,是幾個帶着揹包的驢友歇息的,老頭給人家摻了開水後,繼續帶我去另外一個屋,這個屋又是一些帶着東西的驢友,這倆屋大概就十多人。

然後我連續進了幾間後,倒沒發現有人了,不過隱約間我聽到一陣議論聲。

見此,老頭指了指裏面,“裏面有很多人,在商量事兒,小伢子要不進可看呢?”

“嗯!”我點點頭,然後靠近了,這時裏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腹黑萌寶,媽咪特別甜 “既然這次,乾雲子、齊龍道人、玄辛道人都沒有來,那麼你們這些後輩就要吃點苦了。”

這是張百年在說話。

可是這話裏有點問題啊,乾雲子、齊龍道人、玄辛道人竟然沒有來,那我來搞毛啊?

“師傅閉關,葫蘆師叔養傷,我和師弟封不語等人來了也算是撐得住了,可是那衆閣教教主,還有那全真教武當山的人呢?怎麼一人都沒來?”

這又是封不寧在說話了。

我聽到後,確定了來對了,我就推開門。

隨着我的推門生,衆人紛紛朝着我看來。

這時張百年站了起來,同時封不寧等等也站了起來。

張百年看着我笑道,“楊小友來了,呵呵。”

“你們這人,不太夠啊。”而我也笑了笑。

“怎麼不夠!”突然,角落裏一個坐着的人,沒好氣道。

我一看,居然是被我揍慘的了塵以及羅雲羅越。

見此我緩緩一笑,“喲,青羊宮的了塵真人也來了?”

“哼!”

了塵經過上次的事兒,卻是和我徹底撕破了臉,他冷哼一聲。

張百年覺得有些摸不着頭腦了,笑問我道,“怎麼了?這是。”

我找了一個牀邊坐下,故意笑道,“看來,有人皮太厚了,得削削了。”

“你!”了塵氣的說不出話,接着一拍大腿,憋屈的很。

這時候,張百年笑道,“看上去你們之間有芥蒂,不過這大敵當前,你們倒是要放下了。”

聽到這話,我點頭,“對,放下芥蒂,可是我就不懂爲什麼來了這點人?”

“道友,人不再多,不僅僅貴州,文殊院、烏尤寺、大禪寺,甚至五臺山,九華山都向神農頂去了,我們在這裏,有天師傳人在此坐鎮,肯定能擊殺掉殭屍的。”這時封不寧玩味的看着我,緩緩而道。

我一聽,他們並沒有提什麼殭屍王。

我覺得有些奇怪,於是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那麼多人集中在了神農頂,而我們卻要在貴州,僅僅是殺掉殭屍?”

“呵呵,道友是這樣的。”突然,張百年開口道,“神農頂上前段時間出現了數具飛屍,所以神農頂更有可能似乎殭屍王躲避之處,而貴州至今就出現了十多具黑毛殭屍,被茅山後裔毛什麼的姑娘給滅了,那姑娘直接就北上去神農頂了。”

毛鑫兒?

我一愣,這妮子早就來過了?

“那這麼一來,我們就只有這點人了?”我愣道。

“當然不是,貴州警方邀請成都趙科長等等來相助,他們前幾天就來了,已經在千蛇墓外配合貴州警方勘察地形,驅趕盜墓者。”

封不寧解釋。

而我一聽趙科長也來了,這下我纔算是找到夥伴了,要是和這屋裏的這些人,我都還要使心眼防着呢,而趙科長我就安心多了。

接着我們商量了一下何時進墓,這時張百年神祕的笑了笑,“等會,我邀請了西北大學的教授和他們的考古團隊,集中陝西和四川兩大考古名校的精英,他們會幫助我們進墓的。”

“西北大學?”

我一聽,覺得震驚了,不會是謝方雨他們吧?

因爲謝方雨之前透露過,他們去考古。

難不成也到了千蛇墓?

我想着,最後房東老頭衝了進來,喊道,“有八個人在外面說見見張百年張大師。”

張百年一聽,“讓他們進來吧。”

可是老頭一愣,“客人,可是我這裏忙前忙後的,已經招待不住了啊。”

“沒事,我們這裏有年輕人可以去宿營。”

張百年一笑。

這時房間我說了一下,不多不少十人,有三個年輕人,聽到這話,連忙看着天花板。

幾分鐘後,咔咔咔的踩動木頭的聲音響起來。

這時候,走進來了幾個人,還有兩三個沒有進來。

帶頭的是兩個半百老頭,這兩老頭很默契的穿着皮衣,頭上帶着遮塵眼鏡,背後還揹着特殊的揹包,看上去很專業的樣子。

張百年看着兩人,連忙拱手,“完顏教授,周教授,辛苦你們了。”

“辛苦倒是不辛苦,可是外面的兩個屋裏的人,我們到時候要注意啊。”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注意?

張百年等人包括我一聽,覺得奇怪了。

而我有些驚異,完顏教授就是謝方雨的導師嗎?難不成謝方雨參與的是千蛇墓的考古?

接着一個大花鬍子的教授,輕聲道,“他們帶着專業的盜墓工具,我想他們也得知了道教的大動作了。”

“這樣啊?”

張百年想了想,隨即說道,“沒事,有趙科長幫助,我想應該沒有什麼大礙,而且有我們在,一般的毛賊根本都近不了我的身,完顏教授放心。”

我看着大花鬍子,原來他就是謝方雨的導師,那麼謝方雨應該就在外面了?

於是我走到門口看了看,可並沒有發現謝方雨。

難道不是?

我正想着,突然樓下走上來一個揹着包的青年,看樣子就跟韓國做過整容回來的美男,這不就是謝方雨麼?

“小雨!”

我對着謝方雨叫了一聲。

“靈子?”

謝方雨一看,無比驚詫,連忙走到我面前,只見他手裏抱着一捧飲料。

我想應該是他成了跑路的吧?

“你怎麼也在這裏啊?”

謝方雨一臉興奮加天真表情的問我。

這時屋裏所有人都看着我,見此我對着大夥道,“呵呵,不好意思,這是我的兄弟。”

“呵呵。”謝方雨笑了笑,隨即來到兩位教授和相關人員前,將水遞給了他們,最後還剩了一瓶,他遞給了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