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頓時全場安靜了下來,所有目光都看向了顧銘。

「我不知道純陽仙洞為什麼這麼做,但是有一點可以證明,那就是純陽仙洞在耍我們左征王府和破元王府的弟子。」

顧銘的聲音很響亮,停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閉嘴!」公賓澤頓時大怒,大聲喝斥。

「閉嘴?」

顧銘冷笑,「請問公賓澤長老,你身為裁判,又是純陽仙洞的長老,我是不是認為你在偏袒你們純陽仙洞的人呢?」

「你們的高遠長老為了不讓我參加比賽,抓走同為比賽人員的龍菁靈,並且布下天羅地網,想要斬殺我。請問,這也是你們純陽仙洞安排的吧?」

「你們為什麼這麼做?就是為了阻止左征王府和破元王府的弟子進入五行帝國秘境遺迹是嗎?」

公賓澤被顧銘大聲質問,一時間無言以對。

高遠所做的事情,他是知道,不僅他知道,就連純陽子也知道這件事。

而且龍菁靈被抓之事,已經在這些前來參賽的弟子之中傳開。

雖然沒有人質問,但是大家心裡都清楚。

此時,顧銘明顯是想把事情鬧大。

「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公賓澤決定不給予回答,眼中滿是殺氣,冰冷的說道:「我宣布比賽開始,如果你不想比賽可以退賽!」

他的話,再次引起一片嘩然,一道道憤怒的目光向著公賓澤看去。

「純陽子,你真是好算計!」

左妍冷笑,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氣。

能夠戰勝純陽慎的弟子,在左征王府那就是天嬌般的弟子,地位等同於長老。

然而她沒想到純陽仙洞竟然如此無恥,不僅抓走參賽弟子,更是安排超出規定條件的弟子參賽。

「那又如何呢?如果你們二位不服氣的話,我們大可一戰!」純陽子大笑。

眼中滿是不屑,四品半神境的實力瞬間散發來。

「你……」

左妍冷哼,硬生生的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憤怒無比。

此時擂台上,顧銘卻哈哈大笑起來。

「我在斬殺高遠時說過,我要滅了你們純陽仙洞!既然如此,那就先從他開始吧!」

「真是狂妄!」孔星海聽后,勃然大怒,「想滅我純陽仙洞,那我就先滅了你!」

說著,孔星海直接沖向顧銘。

顧銘抬頭看了一眼虛空中的那個小空間,淡淡的說道:「純陽子,我先斬了孔星海,下一個就是你,這就是你們招惹我的代價!」

低調少奶奶 話音落下,顧銘的身影便消失在擂台上。

下一秒出現時,孔星海已經牢牢的抓在他的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

公賓澤臉色大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孔星海更是傻眼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被顧銘抓住,而且一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

全場寂靜。

就連純陽子也是滿臉的吃驚。

破元也是如此。

所有人都瞪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擂台。

「我認……」

孔星海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便生去了生機。

顧銘根本不會給他認輸的機會,直接掐死了他。

隨即一道火焰打出,直接將孔星海吞噬。

看著擂台上那瘋狂燃燒的火焰,所有人臉色大變。

孔星海可是九品仙帝,竟然被人一招斬殺,那麼顧銘的實力……

眾人不敢再想象下去,因為他們那個境界離他們太遠了。

「小子,你找死!」

公賓澤頓時大怒,直接一衝仙力向著顧銘轟了過去。

轟!

就在公賓澤的仙力馬上攻擊到顧銘時,石柱突然仙力四射。

一道強大的仙力將顧銘籠罩住,將公賓澤的仙力彈開,發出一聲巨響。

看到石柱上的情況,左征王府的弟子們不由的輕了一口氣。

此時的情況代表著石柱認可了顧銘,也就是說顧銘已經擁有了進入五行帝國的資格。

然而他們對公賓澤的做法卻是無比的憤怒。

戰天身形一閃出現在虛空之中,他只是八品仙帝,而公賓澤是九品仙帝。

明知自己打不過對方,但是戰天必須站出來。

原因很簡單,因為公賓澤偷襲了他的主人。

「公賓澤,你找死!」

戰天無比的憤怒,一股強大的仙力涌動而出。

就在他準備衝殺向公賓澤時,顧銘卻叫住了他,「戰天長老,還是我親自來吧!」

戰天一聽,扭頭看向顧銘。

只見擂台上的仙力已經消失,顧銘已經從石柱上飛了出來。

戰天點了點頭,閃身離開。

「公賓澤,我並不想殺你,可你自己找死,那就怕不得我了!」

顧銘說完,直接沖向公賓澤。

「小子你敢!」

突然,一股無比強大的威壓從虛空之中落下,直接將顧銘籠罩住。

傲嬌詭夫太兇猛 接著純陽子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純陽子,你想動手嗎?」

左妍閃身出現在顧銘身前,直接替顧銘擋住了純陽子的威壓。

四品半神境的威壓可不是她一個三品神境可以抵擋的。

噗!

一口鮮血從左妍口中吐出。 穿過流年的愛情 左妍吐血后,身體不由的向後退去。

顧銘一把將她扶住,輕聲說道:「謝謝你,但是憑他根本奈何不了我的!這個給你,照顧好左征王府的弟子!」

顧銘拿出一枚仙丹遞給左妍,一道仙力將其包裹住,向著左征王府弟子所在的地方送了過去。

「顧銘,你不是他的對手!」左妍大聲的叫喊起來。

她不停的掙扎著,試圖掙脫那道仙力的束縛,然而根本沒有用。

「一個四品半神境,我還不放在眼中!」顧銘冷笑。

他的眼中滿是不屑,嘲諷的目光向著純陽子看了過去。

如果能夠收一個半神境為手下的話,或許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小子,你去死吧!」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就在顧銘思考時,公賓澤打斷了他,一股強大的仙力打出,向著顧銘再次沖了過來。

「哼!」

顧銘冷哼,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公賓澤面前。

啪!

顧銘抓住公賓澤的衣服,一巴掌重重的扇了過去。

「你又偷襲,難道這是你們純陽仙洞的優良傳統嗎?」

啪!

「公賓澤,你倚老賣老,為老不尊,竟然出手偷襲我這個小輩,你欠不欠揍?」

啪!

「高遠派人算計,你知不知道?」

啪!

「說話,回答我的問題!」

啪啪……

顧銘根本就不給公賓澤回答的機會,大耳光著一個接著一個,眨眼間公賓澤的臉已經徹底變形,腫的比豬頭還大。

「顧銘小兒,你找死!」

純陽子徹底被顧銘激怒了,直接向著顧銘沖了過來。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找死的是你!」

顧銘冷哼,直接將公賓澤扔了出去。

純陽子只感覺眼前一黑,也沒看清是什麼東西,直接一掌拍出。

砰!

一聲巨響,公賓澤直接被他拍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賓澤!」

純陽子發現自己錯手打死公賓澤后,頓時大聲叫喊起來,「顧銘,老夫要殺了你!」

旋即,純陽子身上瀰漫出恐怖的仙力,身形一閃向著顧銘衝去。

顧銘臉色一變,因為他感覺到純陽子的恐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戰勝他。

然而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畢竟將純陽子斬殺,否則的話,死的就會是他。

來不及多想,取出仙劍之後,迎著純陽子沖了過去。

兩人的速度非常快,在眾人眼中就是兩道流光,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看見兩道流光糾纏在一起,不時的發出打鬥聲,強大的仙力向著四周擴散,所過之處,所有東西全部被摧毀。

好在三府前來參賽的弟子們都站在地面上,十根石柱瞬間散發出強大的仙力將他們全部籠罩在內,這才避免被顧銘和純陽子的仙力波及。

「那小子竟然這麼強?」

金萬仙驚恐的咽著口水,顫抖著聲音問題。

「是呀!他真的好強!」

庚奇志下意識的回答,這句話是怎麼說出來的,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此時的他已經處於懵逼狀態。

他知道顧銘很強,但是完全沒有想到他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那可是四品半神境呀,顧銘竟然能夠和純陽子戰到一起去。

難道他也是四品半神境的強者嗎?

左妍此時已經徹底無語,滿臉的不可置信。

全場唯一一個淡定的,那就只有戰天了。

儘管他也不知道顧銘到底是什麼境界,但是半神境在他的猜測範圍之內。

在戰天看來,顧銘也就一品或者二品半神境,卻不想他竟然有著四品半神境的實力。

砰!

一道五彩之光從兩道流光之間炸開,瞬間兩道流光向後退去。

當兩道流光停下之後,眾人終於看到了顧銘和純陽子的身影。

此時,顧銘嘴角流出一絲鮮血,身上的衣服已經多處破損。

而純陽子要更加慘一些,滿身是血,道袍破爛不堪,就連頭髮也沒有了。

「純陽子,你不過如此!」

顧銘哈哈大笑。

剛才一戰,顧銘並不有使用任何仙法仙訣,與純陽子兩人完全是最原始的對戰,你拳我一腿,你一刀我一劍的對打著。

這讓顧銘對自己的實力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打敗四品半神境能夠做到,但是想要斬殺純陽子,就要廢一些力氣。

「哼,顧銘小兒,今日之仇,老夫記下了。等我傷好之時,便是你的死期!」

純陽子怒吼,聲音落下之後,他的身影便從虛空之中消失。

跑了?

顧銘一怔,完全沒想到純陽子竟然會逃走!

掏出幾枚仙丹,塞進嘴裡之後,顧銘向著龍菁靈飛了過去。

當他落地時,無數的目光向他看了過來,眼中滿是崇拜之色。

「顧銘,你沒事吧?」龍菁靈跑了過來,擔憂的問道。

顧銘微微一笑,「我沒事,只是皮外傷!」

「顧銘,純陽子的傷勢怎麼樣?」

這時,左妍走了過來,激動的問道。

「十年八年內是好不了!」顧銘微微一笑,扭頭看向左妍。

左妍聽后,更加激動了,「太好了!這下我們左征王府就不怕他們純陽仙洞了!」

純陽子受創,這對左征王府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