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韓小懿表哥打工的地方是位於C市下面的一個開發區內,那個警察局便是在那開發區中位於南部的小警局,看樣子也許是山高皇帝遠,也許是他們平日里囂張跋扈慣了,經常性欺負這些外地的民工。可是,他們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在我的事情上動手腳!小懿多麼希望她的哥哥能平安的回去看她,而我要是帶個半死不活的小懿哥回去的話,那我要怎麼向小懿交代!我越想越火,拳頭都不由捏緊起來,這幫沒人性的畜生,小懿的哥還不算是犯人,只是個因打架而拘留的人,竟然可以隨便就打他?這些警察,簡直就是群流氓!

也許是看到我臉色越來越鐵青,剛才還抱怨的光頭也專心的開起車來,不在敢發出聲音,車內只有發動機的轟鳴聲以及不時轉彎輪胎與地面所發出的摩擦聲,另外,安靜的出奇。

我的別墅是位於城東的湖畔,而經濟開發區則是在C市的南邊,所以距離比較遠,不過要是照目前這個速度開下去的話,僅僅十分鐘的時間就夠了,因為我已經看到光頭車上的錶針已經轉到了200碼的速度上。能在這麼快的速度中還開車開的這麼安穩,光頭的駕駛技術確實不是吹的。

十分鐘的時間,在人生當中簡直可以忽略不計,沒有多久,我已經隱約看到了警察局,也隱約看到了警察局外正在對峙的幾名警察和李大彪的身影。我拍拍光頭的手臂道,「把車開到旁邊停下,這路開不進車。」

「知道,老大你放心好了。嗎的,這警察局也真夠垃圾的,竟然設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連條好路都沒。」光頭緩緩的減速之後,便在另一側的路邊就這樣停了下來。我打開車門鑽了出去,徑直便朝著警察局衝去,而光頭在關門上鎖之後,也連忙跟著我跑了起來。

「嗎的,華夏國哪條法律規定不能保釋拘留犯了?剛才我明明聽見有犯人說韓大寶被打了半死,你竟然不承認?好,不承認那就讓我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還沒跑到,就聽見李大彪憤怒的叫吼聲。

「嗎了個巴子的,你是什麼人?憑什麼讓你保釋就保釋?你以為你誰啊?我不知道什麼華夏國法律,反正那韓大寶故意挑事,我們一定會嚴懲就對了,一打工的你這麼關心幹什麼?不會又是哪個雞巴地方的記者吧?想拍新聞找別的地去,這裡沒有沒有,快走!」警察叫囂的聲音我也聽的清清楚楚,看來李大彪說的都是真的了,這群警察,簡直成土財主了!

「你不知道華夏國的法律,憑什麼站在華夏國的國土上?憑什麼穿上這身警服?又憑什麼站在這裡說話?記者怎麼了?記者有暴光新聞的權力!」就在李大彪剛想反駁時,我這時正好發出了聲音,他扭頭一見我來了,立刻退後了幾步,讓我走到了前面。

我朝他點點頭,李大彪臉色有些惱怒道,「整整半個小時了,就這樣乾耗著,他不讓我進,老大,這事你決定吧。」

「恩,好的。」我示意了眼我知道了,這才仔細的打量起外面這三名穿著警服的警察,而他們此時也在明顯的打量起我來。我冷笑道,「你們一個個也好意思叫自己為警察?我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警察,竟然不知道華夏國法律?你信不信你這話要是讓C市的警察局局長知道,他保證會氣的立刻想跳樓?」

「呦,這幫手是越找越小啊?這大漢都跑到小孩屁股後面去了,這可真是希奇啊。你才多大啊,小青年,二十?十八?嘿,我們的事情也輪的到你來管?」三名警察中,處與中間位置,約莫三十歲上下,滿臉紅光的警察朝我大笑了幾聲,不爽道,「你算什麼東西,敢來管我們的事情!我呸!」

他一開口說話我就知道這傢伙喝多了,那滿嘴的酒味讓人聞了都不由作嘔,我不舒服的皺了皺眉頭,「你不用管我幾歲,也不用管我們是來幹什麼的。我在問你遍,這韓大寶是我要保釋的人,你到底放還是不放!」

PS:今天大封推,兄弟們有鮮花的就砸過來吧! 「放?你覺得可能?你給我多少好處我要放?你以為你是誰啊?市委領導?警察局長?還是國家主席啊?竟然放話這麼牛,老子就是不放,你敢怎麼著!」左邊那名叼著煙的警察猛的將口中的煙頭給扔在了地上,直接貼到了我的面前,陰笑道,「小子,我看你好像搞錯了吧?這裡可他媽不是學校,這裡是警察局!知道警察局是幹什麼的嗎?你丫的是不是傻了?敢來這裡鬧事!」

「我丫的沒傻,我看是你丫的傻了。」我的臉色越來越冷,朝著面前比我稍微高一些滿臉囂張的警察道,「我還真沒看出來這裡是警察局,我還以為這裡是他媽的流氓局!」

「你他媽有本事在說一遍!」這時候右邊那位沒開口的警察猛的衝到我面前,直接揮起拳頭對我瞪眼道,「你在敢重複一遍剛才的話,我立馬讓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你信不信!」

我看著他那高高舉起的拳頭,有些無語的搖搖頭,朝他笑道,「看來,你真的連做流氓的資本都沒有,大叔,你拳頭舉的太高了。要不要我教你怎麼揮拳頭?」我說到這裡,捏起拳頭就舉到了他的眼前,「拳頭,應該這樣揮!」

「砰!!」就在我話語聲剛落之時,我的拳頭已經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臉上,那警察根本沒有料到我敢先動手,所以完全沒有防備,被我打了個正著!這一拳我打出了足足三分力,那警察的右臉上的肌肉直接被我打的凹陷了進去,眼珠子都快突了出來,就這樣整個身子直接朝著左邊飛了出去,重重的撲倒在地,渾身在猛一陣抽搐之後,直接暈了過去……

「你……你敢襲警??」其他兩名警察幾乎立刻反應性的朝後慌忙退了兩步,看樣子這酒是不醒也驚醒了,他們驚慌失措的望著我,一拳能把人直接悶倒,這力道他們做警察的可是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厲害,不過看樣子他們並沒有害怕,而是轉身便朝警察局內喊了起來。

這一下可好,原本才三個警察在外面,結果從裡面楞是衝出了十幾個警察,有胖有瘦有高有矮,各個穿著警服拿著警棍將我和光頭還有李大彪給直接團團圍住。李大彪本就怒火衝天,見這些傢伙不知好歹還越叫越多,不由便想衝過去扁他們,結果卻被我一把給拉住了。

「老大,你幹什麼!這些個混蛋警察,讓我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李大彪朝我不滿的說了聲,我朝他笑道,「我在這裡你就不需要表現了,難道你還怕我搞不定這些白痴?」李大彪一聽我說出這話,立刻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就這樣捏著拳頭不站在原地不動手了。

而這時候,那警察得意的朝我走了過來,陰笑道,「你很能打是嗎?好啊,這些都是警察,你有種就把他們全乾趴下!我先告你襲警,然後在擾亂社會秩序,你就等著被拘留吧!哼,想救韓大寶?誰讓他惹了不該惹的人,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從這裡把人給帶出去!」

我聽著他唾液橫飛的話語,輕蔑的掃了他一眼,我這時才發現,原來這傢伙是警官,搞了半天,好像這小小警察局就他是最大的?這傢伙就是這裡的頭啊!我冷笑道,「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帶人走?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氣,好大的本事!你以為,就你一個破警察局的分局管事,也敢說天王老子?我不管韓大寶招惹了誰,又搞了誰,我只知道,今天我一定要把他給帶走!我還真告訴你了,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可別等我發彪,要不然,真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嗎的,死到臨頭還這麼囂張,兄弟們,給我做了這小子!」那瘦警官猛的一揮手,那些圍著的十幾名警察立刻捏著手裡的警棍朝我攻了過來。我冷冷的一直盯著那瘦警官,笑道,「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路,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我的話語聲一落,從左右前後立刻出現了四根警棍,其中有根還是帶電的電警棍,在那瘦警官得意的冷笑聲中,我的身子幾乎在瞬間消失在原地,直接猛的一躍而起!那四名警察完全沒有料到我會跳的那麼高,那甩出的警棍已經根本來不急收回,四名警察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對方的警棍用力甩到了自己的臉上,狠狠的就是那麼一抽!

「劈啪……」一陣重擊的響從四名警察的臉上響起,他們直接發出一聲聲慘叫就摔倒在了地上,那名被電警棍甩到的警察最慘,渾身直接立刻抽搐著倒地,直到暈過去之前身體還在發出一陣陣的顫抖,而這時候的我,才剛剛落地。

「呀!!」十幾名警察看見同伴被這麼輕鬆就給解決了,立刻瘋狂的全部朝我衝來。我猛的一捏拳頭,大聲喊道,「該動手的應該是我,你們小心了!」我一邊大吼,身體猛的瞬間便朝著最近的警察衝去,就如同猛虎一般瘋狂運轉著體內的紫陽真元,用力直接捏住第一名警察的肩膀,直接猛的一拉,只聽見「咯啦」一聲脆響,他的整個肩胛骨就這樣被我拉斷,在他一聲痛苦的慘叫聲中,我的手刀已經直接飛向了他身旁的另一名警察,對準他的脖子便是狠狠一記!那名警察根本只看見我手掌的影子,便被手刀給重重的擊倒在地,直接暈了過去。

「砰!!」在放倒那被拉斷肩胛骨的警察后,我的雙腿直接用一招旋風腿劈到了這時靠近我的身後四名警察,沒有一點懸念,直接倒地的四名警察連慘叫都沒來的急發就已經起不來了。隨著不停的劈里啪啦的脆響從警察群中響起,逐漸的,十幾名警察站著的在劇烈的減少,而地上躺著的卻越來越多,他們從剛開始的進攻,逐漸開始后怕的緩緩朝後退去。開玩笑,就憑這些流氓警察想和我比招式?毫不誇張的說,就算來一百個一千個,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那瘦警官的眼神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難以置信,也許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身手這麼好的人吧。不好意思,我的出現又帶給了他生活新的樂趣。看樣子,他這一輩子算是徹底完蛋了。

「啪啪……」就在我拍掉手掌的灰塵之時,地上已經躺滿了剛才還生龍活虎的警察們,而目前站在我眼前瑟瑟發抖的,除了那名瘦警官,還有兩名早已經躲的遠遠的警察。我冷笑的面對著已經臉色慘白的瘦警官,掃了一眼地上躺著的警察道,「怎麼樣?現在你還敢不敢說,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了?」

PS:第二章,今天小紫封推,請大家用力砸鮮花禮物吧,謝謝大家的支持.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敢打傷這麼多警察……我,我要告你,告你!」那瘦警官還想強詞奪理的威脅我,一旁的李大彪冷笑道,「一群酒囊飯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你知道他是誰嗎?竟然敢這麼說話,哎,這個世界上,怎麼就偏偏會有你們這種連人都看不出的狗東西呢?」

「你罵誰狗東西,你……」他剛還想說什麼,卻看到我的雙手猛的一揮,嚇的立刻又朝後慌忙退了一步,有些顫抖的立刻從腰間竟然掏出了一把五四式手槍,冷冷的對著我道,「你身手好了不起?我告訴你,我可以以正當防衛的名義開槍擊斃你!你襲擊警察,還敢這麼囂張,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

我有些好笑的像看小丑一樣的看著他,無奈的聳聳肩膀道,「你如果要開槍,那我也沒辦法。可是你要想清楚,你開槍之後意味著什麼!你不懂華夏國法律,可是我懂!你這一輩子算是完了。做人,要知道收斂和低調,可是你兩樣都沒有,註定會完蛋。」

「你可別嚇我,我混了十年警察,你懂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乖乖的給我靠牆邊去舉起雙手,要不然我就開槍了!」那瘦警官額頭冒著冷汗兇狠的注視著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等我子彈真的射出,就算你身手在好也會成為冰冷的屍體,你可要想好了。」

我掃了他一眼,望了望這並不大的警察局門口,拍拍身上的塵土道,「我想,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可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領情,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我說到這裡,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是華夏國公民,有本事你就朝這打,你打吧,打啊!」

瘦警官完全沒有料到我好像根本不怕手槍,有些慌神的顫抖起舉著手槍的手臂,慌亂道,「你以為我不敢?」

「錯!不是我以為你不敢,而是我知道,警察一般配的手槍並不裝實彈,只有出發巡邏時才會去領實彈。你當我是三歲小孩玩呢?嘿,就以你這等級的警察,又不是重案組,如果有子彈我就認了!」我早就算好了,就憑這點小警局,怎麼可能會有子彈配發。估計那手槍可能都是假的。

「你……」果然,就好像被揭穿一般,那瘦警官的臉青一陣紅一陣,尷尬的垂下了手槍不知道怎麼辦。我冷哼一聲,便想衝進警察局,而就在這時,從旁邊突然響起了陌生男子的叫喊聲。「蔣隊,我來了!」

我微微扭頭朝旁邊一看,只見一名身後跟著十幾名手下的胖胖男子正很快的朝這邊奔跑而來,而當他正興緻勃勃的跑到警察局大門前時,這才看見了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警察們,不由臉色一變,朝我仔細的打量起來。

「哎呀老吳,你可終於來了,你看看你惹出的事情,這叫我怎麼收場才好!」瘦警官一見到那胖胖的叫老吳的傢伙,不由好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朝他有些為難道,「我的兄弟都被這些人給打成這樣了,這傢伙是來要那韓大寶的,你看這事怎麼辦吧。」

聽到那瘦警官這樣一說,我立刻知道了這老吳是幹什麼的了,這還用問?眼前這個老吳肯定就是那韓大寶的包工頭了,把韓大寶關起來的,也肯定就是這個混蛋傢伙!這傢伙和瘦警官明顯就是一夥的,要不然韓大寶也不會被打的半死了。罪魁禍首來了,這下事情也可以搞個徹徹底底!

「你就是那韓大寶的包工頭吧?」我在輕掃了那胖子一眼后,有些冷笑道,「老闆真是好魄力,好膽識,好本事,竟然能把人送進拘留所還被折磨個半死,以你這種無賴做法,就不怕以後沒人替你打工?」

那胖子在聽到我的話后,竟然還頗有些得意道,「不敢,在下吳大力,一個小小包工頭而已,小子,你是韓大寶什麼人?看樣子你身手不錯哦?是他的親戚?不會是很遠趕過來的吧?這事情我告訴你,是韓大寶他自己找的,若是按時趕工,我當然不會這樣為難他。我一個做工程的,你以為很容易啊?那一走可就是二十幾個人,那可是好幾萬的錢吶,這工程款都沒有發下來,我拿什麼給他們?是他自己不識相,那就別怪我不留情面了,好歹我老吳也是出來混的,他竟然不給我臉面帶頭想造反,害的工地一天沒開工,這麼大的損失,我找誰要去?不教訓他他還以為老子好欺負!」

「呵……照你這麼說,你還很有道理了?」我實在有些無語,輕笑著道,「請問,他和你簽過合同沒有?合同上有沒有規定一定要做到年底?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包工頭的那套做法,錢是按月結帳,怎麼可能會付不出工資!以這種理由抓人進拘留所,這又是哪個國家的法律?嘿,照你剛才那樣說,那我完全可以看你不爽就可以把你扔進警察局了,還要法律做什麼,還要警察做什麼!」

「哈哈哈……」那老吳聽到我的話后,不禁大聲的笑了起來,他朝我掃了眼,不屑道,「那種窮民工還有法律? 愛在北京:北漂女孩的尋愛之路 你是不是在說笑呢?就他那狗樣,也配玩法律?我估計他連法律叫什麼都不知道吧!」他說到這裡,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後的警察局,冷冷道,「在這裡,是我的地頭,我就是法律,警察局就是法律!你可懂?」

我輕聲的嘆息了一聲,確實,在98年的華夏國,到處都存在著藐視法律的情況。要讓有錢人尊重窮人,要讓他們給窮苦的民工用法律辦事,其實本身就是種不現實的事。在前世我也清楚,到處都有拖欠民工工資的情況發生,而這種狀況,是直到國家出台了一系列嚴厲的懲罰拖欠民工工資的法律后才有好轉的,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人來管這事!可是眼前這個叫老吳的傢伙也實在太囂張了點,他以為他是誰?他就是法律?我呸!我今天還真要看看,到底他這個法律有多強!我鐵青著臉,強壓著胸中的怒火,冷哼道,「你就是法律?那我還真想見識見識,信不信,我讓你馬上當孫子!」

「嘿,你還真別嚇我,你以為我的手下會像這些警察一樣?要讓我服,那還要比試比試才知道!」老吳望了我一眼,猛的大手一揮,他的那十幾名手下立刻會意的將我包圍了起來。

我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冷冷的露出一絲微笑,「比試?可以,我就滿足滿足你的心愿。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個來?」 「小子,你可別太狂了!」聽到我囂張至極,完全沒把這些傢伙放在眼裡的話語,那老吳和他的手下們頓時都火了起來,那瘦警官似乎皺著眉頭想和他說什麼,可是那老吳卻先說道,「你敢小看我的手下,你遲早會吃大虧!這些傢伙,可都是特種部隊退伍的高手,是我花高薪聘請來的手下,我知道你身手不錯,三個人能打翻十幾個警察已經算很厲害了,可是對他們而言,你只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聽了他的話我頓時有些無語,感情他還以為這些警察是我和光頭還有李大彪三個人一起放倒的。不過我卻對周圍這些臉上有些怒火的老吳手下敢起了興趣。特種部隊退役的傢伙,身手那肯定有兩下子了。前段時間殺了宋傑時,那些宋傑的那些保鏢絕頂的槍法的確讓我對華夏國的特種部隊有了很大的改觀,不過眼前這些傢伙和宋傑那些保鏢到底有沒有區別,那可要試試才知道。

「砰!」就在我打量身旁這些傢伙時,一位脫下身上西裝,解開襯衫扣子露出一身強悍肌肉的其中一名手下猛的用雙拳互相對了一拳,朝前跨出一步道,「我退伍到現在,還沒見過像你這麼囂張的年輕人。既然你想試試,那我就陪你過過招。」

我聽到他的話,並沒有回答,只是用手輕輕的朝他招了招,示意他可以進攻了。這種明顯輕蔑的做法立刻讓他更加的生氣,猛的發出一聲怒吼便揮出極快的一拳朝我重重的衝擊而來。這拳頭的確非常有力,就連一旁破開的空氣都發出了輕微的呼嘯聲,足可見這力道有多大。只可惜,他今天遇上的是我,若是換了別人,可是還真的有些接不下吧。

當他的拳頭到達我的臉前時,我依舊沒有動手還擊,而是以肉眼都看不清楚的速度略微的將臉朝右邊輕側過去,他的一拳直接撲了個空,沿著我的右耳直接擦到了我的身後!我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右手猛的一捏他的手臂關節處,紫陽神功微一運轉,他那充滿肌肉的手臂就這樣活生生的被我一捏而折斷!

「咔嚓。」一聲清脆的響聲從他的關節處響起,在他那完全不可思議的眼神中,前手臂就這樣無力的垂了下來,就好像與身體失去了聯繫一般,極不協調。 透視神醫在都市 而這一切,只是在短短的剎那間出現,到這時候,劇痛才傳到了他的大腦,一聲慘叫頓時從他的口中發出。

「啊……」就在他發出慘叫之時,我的身體瞬間朝前一步邁去,手肘在頃刻間猛衝到了他的胸口狠狠的撞擊而上,然後立刻張開手臂,拳頭再次砸在那剛才撞擊的胸口部位,將他整個人直接擊飛起來后,猛的用左手將他的另一隻手臂一滑一拉,在他那被我擊飛的身體被這一拉之下又回來之後,我的右手這才變拳為掌,狠狠的一掌第三次擊中了他的胸口同一處方位。肘擊,拳擊,掌擊,三連擊完畢,他的胸口在凹陷下去之後,重重的倒飛而去,直接撞在了警察局門口的圍牆邊,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緩緩的坐倒在地,腦袋耷拉而下,昏死過去。

安靜,現場絕對的一片安靜。我就好像黑夜中存在的幽靈一般,讓現場的這些所謂的特種部隊隊員的雙眼中那些許的憤怒瞬間轉變成了恐懼。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楚我的招式,以他們的眼力,最多只看見我三擊以一擊的摸樣就擊飛了那壯漢,讓他徹底喪失了戰鬥力。這種恐怖的實力,讓這些傢伙在也兇悍不起來,因為他們本身就是高手,高手看招,一看就知道,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

「還有哪位不想活的,想來試試殘疾的滋味?」我再次輕蔑的掃了眼四周的這些膘壯的保鏢們,而這一次,他們所有人都低下了腦袋。他們可不是傻子,對於像我這樣的敵人,還沒有人傻到無聊的想送命。而那老吳臉色已經慘白,也許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這些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手下們,也會有害怕一個人的一天。

「你們快動手,動手啊!誰打翻他,我獎勵十萬塊!快,給我打死他!」老吳慌亂的在叫囂著,他的眼神在明顯的透露出他的害怕,對於我的害怕。他根本沒有料到像我這樣一個看上去年輕無比的男人竟然會如此厲害。不過他並不死心,畢竟在他可是還有十幾個手下,剛才倒下的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金牌女廚:醫生大人慢點吃 十萬塊,雖然對於我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對於這些退伍的特種兵來說絕對是令人心動的獎金。可是他們並不傻,這高額的獎金與自己的命來說,當然是命來的重要。所以當那老吳瘋狂的喊聲中,這些保鏢們只是將我圍住,卻並沒有人敢先動手。要知道,保鏢靠的就是自己的身體,萬一被我打成了殘疾,那他們的下場一定會很慘。想想都能明白,一旦一個保鏢殘疾了,你認為還會有人會聘請他嗎?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收入,和要他們的命又有什麼區別?

「你們快動手啊,嗎的,一群膽小鬼,你們不知道一起上啊?誰先干翻那傢伙,我出二十萬,二十萬!」老吳咬咬牙,又開始了高出一倍的獎金,看來,他是真想干倒我了。

一聽到二十萬,所有保鏢們都熱血沸騰起來,他們喘著粗氣,仔細的緊緊盯著我的每一個輕微動作。我知道,這是他們要進攻前的準備,只要我有一絲漏洞被他們看穿,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朝我撲來,把我干翻!

「姓吳的,我真鄙視你,二十萬你可以輕鬆喊出,為什麼連那些民工幾萬的工資都說付不出?像你這種人,就應該下十八層地獄!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的,你今天死定了!」我真的非常憤怒,剛剛還叫著連幾萬塊都拿不出的混蛋,現在為了打倒我,一出手就是二十萬,如果他付了那些工錢,會至於把事情搞成這樣嗎?靠,這一切都是這傢伙自找的!

「這是老子的錢,老子愛給誰就給誰,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你們還楞著幹什麼,還不動手,那二十萬我就不給了!」那姓吳的老傢伙臉色鐵青的朝著我和那些保鏢吼了起來,那些保鏢頓時互相望了幾眼,猛的全部捏緊了拳頭,發出一陣骨頭的輕微響聲!

我已經知道他們這次是準備一起上了,全身的紫陽真元都已經高速運轉起來,我不可以輕敵,畢竟這對付一個和對付一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我還沒有到打不贏的地步,他們這些傢伙就算外功在厲害,沒有內功,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

「笛笛……」就在那些保鏢剛要準備發動進攻之時,從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陣響亮無比的警笛聲,所有人的視線頓時被那遠處公路上一排排閃爍的警笛給吸引,那明顯是一個很長的車隊,竟然僅僅憑藉著車燈就把這黑夜中的公路給照的猶如白晝一般!我知道,我的救兵終於來了,一定是黃達親自帶著市裡的警察們趕了過來!

而這時候,那瘦警官突然露出一絲笑容,朝我大笑道,「哈哈哈,小子,你完蛋了!市裡的警察們都來了,看你今天還怎麼逃的了!」

那老吳一聽瘦警官的冷笑話語,立刻也欣喜的點點頭,朝那些手下猛一揮手道,「一群廢物,都別動手了,有人來教訓這小子,那就不用我們這些閑人出馬了。把那躺地上的兄弟給帶進車裡休息,一會送醫院去。」那些保鏢一聽,立刻巴不得的朝後快速的撤退回到了老吳的身旁。畢竟他們根本沒有把握能贏我,那二十萬雖然拿不到了,但總比落個殘疾強多了。

「哦?是么?我倒是想看看,市裡的警察有多牛。」既然那瘦警官傻到還以為來的是他的救兵,那我也無話可說,只能陪著他們一起等待著黃達的到來,一旁的李大彪和光頭都忍不住偷笑了幾聲,這些傢伙啊,真是死到臨頭了都不知道!

PS:鮮花,兄弟們,狠狠的砸來吧! 一排警車拉著警笛開著遠望燈看起來是那麼的雄赳赳氣昂昂,在警察局外的所有人現在已經開始全部等待著這市局裡的警察們的到來,似乎雙方都認為這是自己的救兵,我是這樣認為,而那瘦警官看樣子更加的相信,我也不挑明,因為答案只需要在過幾分鐘就會知曉。

「哈哈,我在讓你狂,這麼多的警車,起碼來的也有幾十名警察吧,你在厲害,能打的過這麼多警察?哼,今天,你才是死定了!」瘦警官得意的朝我狠狠掃了一眼,朝著一旁的老吳笑道,「老吳,這市局的警察來了這麼多,肯定是警察局裡面我的手下叫的,別擔心了,這小子一定跑不掉!哼,他還想來救那韓大寶?省省力氣吧,還是考慮考慮自己的安危才是真!打傷了我這麼多兄弟,足夠坐牢的了,這傢伙,我一定會送他進監獄的!」

「好,那一切就看老蔣你的了。」老吳滿臉的奸笑起來,也許在他看來,我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哈哈哈……」就在這時候,李大彪實在憋不住了,終於大笑出聲。而一旁的光頭也緊跟著笑了起來,就連我,都勉強忍住笑意道,「你們這群二百五,我真是無語了……怎麼這天下就有你們這樣的傢伙存在,我的天啊……哈哈哈……」終於,連我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聽著我們三人的笑聲,那瘦警官與老吳互相不明白的望了眼,最終那瘦警官冷哼道,「你們這些傢伙不會是傻了吧?死到臨頭了竟然還笑的出來?」

「撲哧……」他的話聲一出,我們三人笑的更加厲害,幾乎都已經快站不住身形了。我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水,有些喘氣的朝他道,「大哥,你別說話了,我已經快笑的不行了,如果你去馬戲團當小丑,我估計比當警察要強多了。真是人才啊……哈哈哈……」

「你……好,好!你就笑吧,笑死你!我看一會你還笑不笑的出來,我會讓你笑的比哭還難看!」瘦警官根本不知道我和李大彪他們為什麼會笑,他臉色鐵青的還以為我們是在垂死掙扎被嚇傻了才笑出聲,其實他怎麼可能會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在他想來,一個來解救民工的傢伙,身份能高到哪去?總不可能一個普通的民工還會認識什麼牛B人物吧?不過真是可惜,他的這種思想用在別人身上可能還行,還讓他偏偏遇到我了呢!

很快的,在我的笑聲中,那一排排警車已經在不遠處停了下來,似乎就停在光頭那輛奧迪車的旁邊,我仔細的觀察了陣,乖乖,黃達看樣子真的是對我的事情認真的不得了,這麼大半夜的竟然叫來了這麼多警察,足足有十五輛警車啊,而且後面幾輛都是大型的麵包警車,足可以裝下十幾名警察!

等到那一排警車全部停好后,從車上立刻下來了一大批全副武裝的警察,在車隊的一旁排列整齊后,喊著口號分隊開始朝我們這邊撲了過來。他們的隊伍很分明,一大半的警察是武警,手裡拿著的都是八一杠半自動步槍,而處於前面的一小半才是真正的警察,全部都拿著手槍。這鋪天蓋地的架勢,那裡會止那瘦警官口中說的幾十個,我估計一百名都快到了。而這時候,我已經遠遠的看到帶隊的那一身警官服的黃達與張寶強正朝我這邊小跑過來,一邊的武警則快速的分成兩隊開始迅速的包圍起整個警察局,速度極快,可見辦事效率之高。

瘦警官見到這鋪天蓋地的警察蜂擁而至,手裡拿著那麼多真正的槍械,不由眼前發亮,激動的幾乎渾身都在顫抖。他還在天真的以為,這些市局的警察們是他手下搬來的救兵呢。不過也是,在他想來,一個民工的朋友,怎麼可能會認識市局裡的這麼多警察,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嘛。

可是,這不可能的事今天還就真的發生了。就當那瘦警官看到遠處跑過來的黃達和張寶強后,他立刻興奮的叫道,「寶強老哥,這裡這裡,你竟然都來了,真是感激不盡呀,哎,都是我的手下多事,也沒什麼嚴重的事竟然把你都驚動了,真是該死。」

我聽著那瘦警官的話語,看樣子這傢伙連黃達這個局長大人都不認識?不過想想也是了,這麼小的警察局,說白了這瘦警官撐死也就是一個開發區的小隊長而已,這裡原先可是農村,C市警察總局的局長怎麼可能會認識他呢?就算開會,那也是警局高層領導的會議,他是肯定沒份的了。不過很明顯,他是認識張寶強的。這下我臉色有些拉下來,鐵青著臉瞪了眼剛剛跑到的張寶強。

聰明的張寶強一聽到那瘦警官的話,在看到我突然變天的臉,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立刻板起臉鐵青著衝到了瘦警官的面前,劈頭蓋臉的直接冷笑道,「老蔣,果真是好久不見啊,你小子膽子到是越來越大了,竟然連警察局外面都鬧翻天了,你還有沒有把市局的領導們放在眼裡了,啊?」

「這個……寶強老哥啊,誤會誤會,絕對的誤會,這事情都是這位當事人鬧出來的事,我隊手下十幾名同伴都被他一人放倒了,這老吳的手下也被他放倒了一個,多虧你們來才震住了他,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一切都是這位當事人的事,一定要嚴懲不貸!」那瘦警官一臉正經的說著,儼然一副國家警察的光輝形象表露無疑。

「喂,我說,你知道當事人是什麼意思嗎?別打腫臉沖什麼胖子,你就一流氓,別給我打個鳥官腔!警察?我呸,就你這種人,也配當警察?」我實在聽不下去了,立刻反駁的罵出了聲。

「草,你個白痴樣的豬頭,敢在我地盤撒野就算了,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見到市局的領導還敢罵人?老子不教訓教訓你那還得了?寶強老哥,你快點帶人好好教訓教訓這小子,他實在太囂張了,我一定要……」就在他湊著張寶強說到這裡時,話還沒說完,突然他便看見一隻大手瞬間從他的左側飛拍了過來,目標直接對準的是他的臉頰!

「啪!!」一聲重重的巴掌聲直接在空氣中響起,不光那老吳和那些手下傻了眼,就連那瘦警官身後的兩名警察也在瞬間嚇呆了。那瘦警官似乎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在挨了狠狠一巴掌立刻憤怒的抬頭道,「嗎了個巴子的,是誰敢扇老子巴掌!」

「是我,你想怎麼樣?有本事,回我一巴掌?」這時,就在那瘦警官的面前,赫然出現了一位中年面孔,眼神中透露著惱羞成怒的滔天怒火的黃達!剛才在黑夜中那瘦警官並沒有看清楚他的身影,可是現在當他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他本來還想罵幾句,可是他的眼睛幾乎在瞬間定格了!

因為,他看到了黃達身穿警服肩膀上,那顆大大警花肩章!瞬間,他的雙腿有種突然癱軟的感覺……

PS:五更結束,鮮花,小紫需要鮮花的支持! 閃亮的金色警花在把肩章上是那麼的刺眼,就算是在黑夜中依舊是那樣的明亮。此時的瘦警官老蔣寧願自己沒有看到這足以讓他渾身癱軟的東西,以求眼不見為凈。可是沒有辦法,他確實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這個肩章,這並不是在做夢……

他不是傻子,雖然他只是一個郊區原先農村裡混出來的小警察,並不能看見那些市裡高高在上的警察局領導們,可是對於官階他像來都很重視,不為什麼,為的就是怕以後見到領導還不知道身份,怕得罪了人。可是他記是記了,背也背了,可是結果呢?結果是等到人家扇了自己巴掌自己才發現,原來在自己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位警察局長!

「老蔣是嗎?哼,今天,我黃某可是真開了眼界啊,大大的佩服,實在是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老子就是扇你巴掌了,你想怎的!你想怎的!!日你先人板板,你做個警察做的比老子還牛了?這是什麼,你在搞什麼飛機!」黃達幾乎肺都快氣炸了,本來還在家裡抱著老婆做著美夢,可是竟然卻被眼前這個比他低上N個等級的小警察給調動了,大半夜的就被叫了起來,結果還以為出什麼大事了,搞了半天,竟然就是眼前這個垃圾警察鬧出的事情,你讓他怎麼可能不怒火衝天!

「局……局長……我,我真不知道怎麼連您也給請來了,該死啊,我真是該死,竟然都沒看到,你看我這眼睛,簡直就是瞎的,我……」這時候那瘦警官開始有些覺得不對勁了,當然的了,自己受下在牛也不可能會請的到局長親自光臨吧?可是讓他想像是我叫來的他肯定也不相信,現在他心裡估計在猜測可能是這位局長大人正在值班,結果接到案子這才親自跑來了一趟。

「不需要你眼睛張的好,你要是做人做的好,我就不需要來這一趟了!」黃達翻了翻白眼,朝著地上的那些警察冷笑道,「這就是你的手下?十幾個警察打不過一個人,我都替你感覺到丟臉,你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你就不會覺得羞恥嗎?」

「局長,我……」瘦警官委屈的指了指我道,「我的手下各個平時都有訓練身手,只不過是這不知道從哪來的小子竟然身手那麼厲害。不光我的手下有事,就連這位吳先生的手下,從特種部隊退役的保鏢都被干倒了一個呢……」

「草,那你惹上這麼厲害的傢伙幹什麼!你吃吃沒事幹整天找人試身手啊?」黃達朝我望了一眼,眼神中露出一絲恭敬,乾咳了幾聲笑道,「好嘛,現在人也被干趴下了,事也犯了,我們來這裡是來給你當擋箭牌來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請求局長能將這小子給制服了,我一定嚴厲懲罰,一定嚴加審問!」瘦警官猛的全身一挺,朝著黃達做了個標準的敬禮道,「請局長同志放心,這事我一定調查清楚,給組織一個明確的答覆!我也會自己寫檢討書,承認自己所犯的錯誤。以後,警局裡的警察們每天必須勤家練習武術,做好保衛公民安全的責任!」

「少他媽的給我放屁!就你這一灘爛泥,還有資格檢討?」黃達滿臉幾乎通紅,又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我,似乎覺得自己很丟臉,他竟然將手微微擋了臉部一下,咬牙切齒的朝著那瘦警官道,「蔣小隊長,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被正式解僱了。還有,我會以濫用警察職權和藐視法律等一系列罪行送你上法院的,請你做好配合吧。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

「是,局長!」就在黃達的話語聲剛一喊而落之時,在他身旁的兩名警察立刻朝他猛一敬禮,邊直接抽出明晃晃的手銬走到了完全獃滯的瘦警官身旁。

「哈,這叫什麼?這才叫罪有應得!蔣警官,你剛才不是說,天王老子來了都沒用嗎?呵呵,現在才來了個局長你就被雙規了,真是會吹牛啊。」我笑著在一旁冷眼觀看這場好戲,一邊插最道,「我還真的以為你是很厲害的大人物,什麼天不怕地不怕的土皇帝,結果?也不過如此而已。」

「你……」瘦警官真的有些蒙了,他憤怒的瞪了我一眼,可是氣的卻根本找不到什麼理由來反駁我的話語,只能裝起委屈朝著那黃達道,「局長,這一切都是那小子搞出來的事啊,為什麼偏偏要抓我?您難道沒看見地上躺著的我的那些兄弟?這傢伙要衝警察局,要不是我們阻攔,恐怕他早就已經衝進去帶走犯人了!」

「放屁!你不是說你不知道華夏國法律是什麼嗎?你不是剛剛說你就是法律嗎?嘿,現在怎麼變的這麼乖了,有本事就在說一遍,讓你們局長聽聽你說的有多偉大!」我冷笑著不停抖著他的料,氣的那瘦警官連忙搖頭道,「局長,我沒有說,我絕對沒有說過那樣的話啊,我是人民警察,怎麼可能會無視法律呢……」

「呦?你還挺能說的嘛?」黃達眼著強詞奪理的眼前這位蔣警官,順手指了指身旁的我,露出一陣冷笑,「你可真行啊老蔣,這個世界那麼多人不偏偏不得罪,偏偏就喜歡惹上他!你知道,一直在你口中被叫的罪魁禍首是誰嗎?」

「是……是誰?」這下,那老蔣似乎終於有些感覺到害怕起來,黃達的話已經讓他知道,他眼前這位警察局長大人,很有可能是和我所認識的!他現在也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這局長一見面,就要將他抓起來了……

而就在這時,一旁老吳的臉上也微微冒出了一陣冷汗。這事是他一手惹出來的,他也許根本沒有料到事情鬧到這種地步,這老蔣要是被抓了,那他可絕對逃脫不了干係,更何況他肯定死也不信那局長會和我關係很好,很有可能是我騙那位局長來的。開玩笑,一個和他眼裡如同垃圾般的民工有關係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多大的本事!他想到這裡,連忙媚笑著道,「局長同志,這老蔣可說的都是大實話,我不知道那小子是怎麼認識你的,你可千萬要小心他。你想想,認識一個民工的人,能有什麼本事?呵呵,可別被他給騙了。」

「被騙?」黃達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侃侃而談的那位吳先生,猛的一腳就將他整個人踹飛在地,冷笑道,「哈,今天我算是真的開眼了,我到是真想看看,一個世界比賽冠軍,華夏國排名前十集團的大股東,國家主席的坐上貴賓,他是騙子?哈哈哈……這是我有史以來聽過的,最好笑也是最冷的笑話!」 「你們不知道他是誰?好哇,那我就來給你們隆重的介紹下,華夏國最傑出的青年,就是你們眼前這位蕭兄弟!所以說,你們今天,那是死定了!」黃局長的一番話,立刻讓這片原本喧鬧的警察局門外立刻安靜的只剩下了夜晚鳥類的低聲鳴叫聲。老吳臉上還流露著剛剛被踢飛時些許的憤怒,可是這時,他已經張大了自己的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

「撲通……」那瘦警官在聽到這話之後,整個人立刻渾身顫抖的軟倒在地,臉色一片慘白。從黃達說出這句完全透露我身份的話后,兩人都已經知道,他們最後的賭註失敗了,任他們千算萬算,他們顯然都沒有料到我竟然會有這樣的身份這樣的背景。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是嗎?」我望著兩人渾身顫抖的盯著我的雙眼,露出一絲微笑道,「你們根本就沒想到,一個救民工的人,竟然會有這樣的身份,是嗎?呵呵,可惜啊可惜,就是你們這樣的思想害了你們。誰說民工就不能有有背景的朋友?嘿,今天,站在你們面前的,就是一個。」我說到這裡,臉色猛的一冷道,「我真不知道,原來警察中還有像你這樣的敗類,居然可以信口雌黃到如此地步!真不知道,當你每天穿上這身警服的時候,會不會覺得羞愧。不過想來你是不會了,像你這樣厚臉皮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感覺?但是你卻並不知道,有羞恥心的人,就會成為真正的好警察。而像你這樣的無恥之徒,總會有完蛋的一天!很不好意思,你的末日已經到來了。」

「恩,蕭兄弟的話很有道理,你們大家都聽到沒有?以後要時時看著自己身上的警服問問自己的良心,對不對的起身上的這套衣服!」黃達朝著四周的警察們掃了一眼,點頭說道,「一個警察,不說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至少也要對的起你的身份,盡到自己做為警察的責任!像這傢伙一樣,靠著身上這層皮來欺騙百姓,強壓百姓的,絕對不會有好下場!來人,把這兩個傢伙和他的同黨全部拿下!」

就在黃達一聲令下之後,幾乎所有四周的武警全部將手中的槍舉向了那瘦警官與他身旁的那位吳先生,十幾名警察剛想衝上去抓住那位姓吳的包工頭,卻沒想到他的手下們立刻將他緊緊的包圍了起來,看樣子是準備抵抗了。

我看見這一幕,不由冷哼道,「你們知道不知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身為一名曾經的華夏國戰士,難道在退伍后就要淪為別人的走狗嗎!這姓吳的是你們老闆,但是他今天觸犯的是法律!任何國家的法律,都絕對不允許別人踐踏!你們這樣做,那等於就是幫凶,一樣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們懂不懂!」

我的話一出口,那些保鏢們立刻皺眉沉思起來,有些人似乎已經明顯的思想動搖,可是就在這時,那裡面的老吳卻突然顫抖的喊道,「兄弟們,你們今天如果能救我離開這裡,我一定傾家蕩產也會報答你們……我,我今天算是栽了,碰上個這麼有背景的傢伙,可是我不想就這樣被抓走,兄弟們,你們能不能幫幫忙,只要我能離開,我一定會給你們我的所有!」

「你以為你能離開的了?就靠這些保鏢?」我冷笑道,「除非他們的身體是鐵做的!這麼多槍,你還天真的以為你能活著離開這裡?」

「所有人注意,我下令,只要他們有一人想要逃跑,格殺勿論!」黃達冷冷的命令更加讓那些保鏢們動搖起來,他們不是傻子,命當然比錢來的重要。更何況,這麼多槍,只要他們想死,任何一把都足以幹掉他們!很快的,那些保鏢們各個頹廢的低下了腦袋,默默的走開,接受起警察的抓捕。那老吳在看了我一眼后,深深的嘆息了口氣,望著我慘笑道,「姓蕭的,算你狠,走著瞧,我吳鵬不是吃素的!這筆帳,我們遲早要算!」

「呵,好,我隨時歡迎。不過,你還是先想想進監獄后該怎麼生活吧。」我說完這話,不在看他一眼,朝著黃達點了點頭后,便快步的朝著警察局裡面走去,想快點找到韓大寶,看看他到底傷的怎麼樣了。而就在我走到那瘦警官身旁時,他卻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哭喪著臉喊道,「蕭兄弟,蕭大哥……我知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可是,罪魁禍首真不是我啊……都是那老吳讓我乾的啊!」

我有些厭惡的掃了這傢伙一眼,冷冷道,「給我讓開!」

「蕭大哥啊,真的不關我事,我就是一小警察,我真的不知道會出這樣的事,求求你饒了我吧,要怪就怪那老吳啊……」那瘦警官說到這裡,突然雙眼一亮道,「對,還有寶強哥,他也知道這事的,老吳也給過他錢的!」

他的這話一出口,我本來剛要踢飛他的腿猛然僵直在原地,臉色鐵青的轉頭便掃向了站在一旁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王寶強!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王寶強也參與到這事裡面了?

「老蔣!你別他媽的血口噴人!老子什麼時候干過這種事了,你少來栽贓嫁禍!」王寶強看見我鐵青的臉色,立刻慌神的朝那瘦警官怒罵道,「你自己乾的事牽扯到我身上來幹什麼!我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哈……哈哈哈……」那瘦警官老蔣聽到王寶強激動的話語,居然不怒反而大笑起來,他鬆開我的大腿,滿臉悲笑道,「姓王的,你這話說出口,還有沒有半點良心?以前你是怎麼對我說的?什麼老蔣啊,你今年已經四十多了,在不努力賺一把,你就要退休了,到那時候,想賺錢都沒有錢賺了……結果,我就信了你這個混蛋的話,幹上了這種事!可是現在,你居然想就這樣拍拍屁股不認賬了?好,好啊!還好老子留著一手,我完蛋了,你也別想留得好去!」他說到這裡,朝我道,「你姓蕭,是吧?好,我承認你小子厲害,有實力,可是我也覺得你很可悲……知道不知道,從我知道你姓蕭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經完了……因為我知道,你叫做蕭強。」

「你認識我?」我斜了他一眼,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他。要說我有出名到就連鄉村裡的一個小小警察都知道我的名字,那我是死都不相信的。

「不,我不認識你,可是,他認識你……」老蔣笑著將手指向了一旁已經臉色慘白渾身顫抖的王寶強,繼續道,「他和我說,在C市,他有個很大的靠山,他說我們誰都不相信,他的靠山只有十八歲,而他的名字,就叫做蕭強!他還說,只要有你在,什麼事政府都不會管,也不會問,而且,等到C市的局長陞官了之後,你就會提拔他登上局長的寶座,到那個時候,我就會被他升到市裡當個大隊長。所以,我才會心甘情願的做起這種勾當,總以為市裡有人保,不用擔心,可以肆無忌憚!可是那裡知道,上天真的是和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真沒想到,我一直以為能保我的人,今天都在我的面前要抓我!」

我聽著那老蔣凄涼的話語,渾身氣的幾乎已經根本沒有任何話語好說。從他的話語中我可以聽出,他所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這些事的罪魁禍首,竟然會是我信任的人乾的!我也沒有想到,搞了半天,這一切的起因都只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的任由放縱,王寶強也不會如此的肆無忌憚,如果不是我太相信人,王寶強也不會想到會用這種辦法勾結奸商賺錢!我臉色鐵青的狠狠盯著已經滿臉絕望的王寶強,冷笑道,「這,就是你所謂的政績?這,就是你所謂答應我要做的實事?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王寶強!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可以信賴的好警察,可是我現在才發現,我的眼光簡直是多麼的爛!呵……我竟然會相信你的鬼話,我竟然沒有看出你的半點野心!」我說到這裡,默默的掃了眼一旁同樣也是驚呆的黃局長,冷冷的吐出了九個字,「把他給我抓起來,嚴辦!」

PS:今天搬家了,搞了半天的大掃除,累的辦死,只能更兩章了,抱歉,明天會補回來的.不好意思. 張寶強也許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這趟半夜差竟然會他自己給陷了進去。其實他在接到命令之時他已經知道是這裡出了事,只不過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傢伙會主動的把他給供出來,而且還是在我面前。他深深的嘆息了口氣,有種天地都塌陷而下的感覺在他的腦海中誕生,一片死灰的臉上沒有任何的生機。是的,他完了,張寶強知道自己徹底的完了。我真的非常意外,也真的是怒火衝天。對於一個算是自己人的人來說,這樣的行動等於就是背叛了我,背叛了整個審判組織!

我到是真的要感謝感謝眼前這個叫老蔣的瘦警官,如果不是他的話,張寶強的事我又怎麼可能會發現的了。其實我在想,若是老蔣被抓以後,以我對張寶強的信任,我根本不可能還會仔細的追究下去,所以只要張寶強想,他完全可以在我沒有發現的情況下把老蔣給救出去。只能說,這老蔣實在是沒有見過世面也沒有多動腦子,以至於不旦他完蛋了,連張寶強都被糾了出來。

在我的一聲喝令中,黃達很快便讓警察們也將張寶強給收押了起來,我這時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張寶強有些慚愧的別過臉去不敢看我,也許,他自己內心都內疚了吧。我在又掃著黃達示意讓警察們都在外面等我之後,便轉身朝著警察局內沖了進去。

一進警察局,首先便看到了兩名警察,他們一見到我沖了進來,立刻嚇的連忙交掉了手裡的警棍,跪倒在地雙手抱頭起來,我不由有些好笑,敢情我像那什麼電視劇裡面的搶劫犯了?怎麼警察一見到我膽都被嚇破了?這時候,李大彪快步的走到那警察的身旁,輕輕踢了他一腳,輕蔑道,「喂,韓大寶這個犯人關在哪裡?」

「在……在……那邊……」那警察驚慌的朝著那不遠處的拘留室指了指,我立刻朝那邊沖了過去。這警察局本身就不是很大,在加上外面的大廳已經去掉了不少面積,真正算的上拘留室的,我看也就是一小房間而已。可是,當我一腳踢開那拘留室大門時,我真的有些驚呆了。

在隔著一排鐵柱子的這狹小到只有百多平方米的空間中,卻足足起碼單獨關著十幾名全身傷痕纍纍到處是血漬的犯人!那哄臭的氣味讓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燒。這些警察哪裡還是警察,這明顯就是一群劊子手!整天折磨人的劊子手!

「韓大寶,韓大寶是誰?出來說話!」我朝著裡面大喊了幾聲,這些犯人全部將臉望向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恐懼,彷彿我就要將他們生吃了一樣。我朝著他們罷罷手道,「別害怕,大家別害怕,我不是警察,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證,你們馬上就會自由,你們會得到屬於你們的賠償。但是在這之前,我想問問,韓大寶在你們當中嗎?」

「大寶……大寶……」就在他們仔細的盯了我幾眼后,在這些人後面有位穿著破爛短袖的滿臉污垢的犯人朝著對面那個小關押室里半死不活躺在地上的傢伙喊了一聲,我立刻知道那傢伙就是韓大寶,連忙與李大彪他們一起衝到了這鋼鐵護欄前,我一把抓住李大彪身旁的警察,冷冷道,「給我開門!」

「是,是……」警察慌亂的抖動著雙手將腰間的鑰匙取了下來,在顫抖中將鑰匙插進了鐵門之中,鋼鐵圍欄就這樣被打開了,我連忙沖了進去,一把便將那趴在地上的韓大寶整個人給翻了過來。觸目驚心的傷痕在他的全身幾乎都有,我知道那是用皮鞭抽打而成的,而他那張雖然充滿了血絲的臉龐我卻認的出來,確實是韓小懿的親哥哥,兩人張的到是有點像。這個人,確定是韓大寶無疑了。

「韓大寶,韓大寶,醒醒……」我輕拍了拍他的臉龐,想將他從昏迷中敲醒。這時一旁的李大彪一把捏住那警察的后脖頸,兇狠道,「你們對他到底做了什麼!」

「我們……今天……下午……」那警察哆嗦著張嘴又閉嘴,李大彪不耐煩的一腳踢中了他的腹部,在他的慘叫聲中,李大彪冷笑道,「你如果今天不想被送進醫院的話,我想你應該老實的交代。」

「是,是……」那警察強忍著腹部傳來的痛楚,咬牙道,「今天上午,蔣隊長對他用過了刑,逼他承認是由他引起的糾紛與爭鬥,一切錯誤都要由他來抗。韓大寶不肯,所以就被他用皮帶給抽成了這樣……」

「那他怎麼會不醒?」我拍著韓大寶的臉頰,卻發現沒有一點作用,不由罵道,「你們還做了什麼,快說!」

「那個……蔣隊長見他死活不開竅,於是就給他灌了一些肥皂泡沫,說是要給他洗胃……」那警察才說到這裡,我和李大彪頓時傻眼了,肥皂泡沫??這可是要喝了死人的玩意啊!

「李大彪!!快叫救護車!!」我發了瘋般的朝身旁的李大彪喊著,李大彪立刻掏出手機打起電話來,我轉念一想,急忙一把抱起韓大寶,便朝審訊室外沖了出去,「沒時間了別打了,趕緊讓警車開去送醫院!」

我臉色越來越冷,心中越想越氣,那瘦警官根本就沒把犯人當人看!肥皂泡沫?那也是人能喝的東西嗎?我草他祖宗的,原本這些人我沒有動殺機,可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在快步衝出警察局外之後,黃達他已經開始收隊,見我從裡面沖了出來,手裡還抱著一個半死不活的傢伙時,黃局長立刻機靈的反應過來,連忙拉開一輛麵包車的車門,我直接沖了進去,將韓大寶放在椅子上后朝車裡的警察和司機道,「快,把這個病人送到最近的醫院進行洗胃洗腸!他被灌了肥皂泡!」

「是!」一聽到我說完,車裡的警察就算在笨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在我下車后,他們立刻關上車門,拉響警笛,開始朝著公路疾駛而去。

望著他們離去的車影,我的拳頭立刻捏緊,轉頭便朝著身旁的黃達鐵青著臉道,「那老蔣他們被關在哪輛車上,給我拉到面前來!這些人,該殺!」

黃達一聽我竟然說要殺了他們,他不由眉頭一皺輕聲道,「蕭兄弟,這樣……不太好吧?已經收押了,有什麼事的話……」

「我讓你把人拉到我面前來,你聽不見是嗎?」我冷冷的盯了眼黃達,冷笑道,「收押了又怎麼樣?我自己有分寸,今天,這些不是人的傢伙死定了!」

黃達點點頭,什麼也沒說,便讓警察們把已經押上車的那蔣隊長,吳工頭,以及張寶強又重新押了下來,帶到了我的面前。這時身旁的光頭掃了他們三人一眼,冷笑著捏起一旁的棍子便對著三人的后膝蓋處便是一擊!

「撲騰!」三人被棍子擊到后,腿一軟全部頓時跪倒在了我面前。我在三人面前走了一圈,冷笑道,「你們真的令我敬佩,好心機,好本事,好手段!一個很好的經營團體啊,一個欺上瞞下,一個栽臟嫁禍,還有個,則是顧客買家,出錢的大款。不錯,警商勾結,其樂無窮是嗎?」我拍了拍那老蔣的肩膀,輕哼道,「蔣隊長,我還真沒發現,你原來有虐待犯人的傾向?呵呵,不好意思,在下好像也有些,我們一起來探討探討,怎麼樣?」

「咔嚓……」就在他還沒來的急回話之時,他的肩胛骨在瞬間被我用紫陽神功給捏碎!「啊……」在他發出一聲慘叫之時,那鮮血猶如滾滾浪潮一般緩緩流下。

「這一下,是為了被你害的那些被關押的民工的!」我說到這裡,猛的捏起右拳直接重重轟在了他的胸口。肋骨斷裂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清脆悅耳。那蔣隊長直接噴出一口鮮血,灑滿了一地。

「這一下,是為了韓大寶而打的。」我輕輕的扶住已經痛的翻起白眼的老蔣微笑道,「現在,我想你應該體會到,折磨別人時別人的痛苦了吧?今天,我不殺了你,就對不起那些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民工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