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靠,這小子也是個妖孽呀,天生具備一身讓人匪夷所思地本事不說,連性格的轉變也是快得驚人呀。剛來時屁也不放兩個,現在纔多久一會,竟然學會吹牛拍馬了。”聞言,黃丐如看怪物一般地看着令狐宇,然後大聲道。

“那還不是和你待久了的緣故,小紫現在又不在這,哈哈哈”聞黃丐之言,楊凡反諷黃丐道。

聞言,黃丐和令狐宇兩人同時尷尬起來,兩人不約而同地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見狀,楊凡和孫玉環兩人忍不住又是一陣笑。 豎日清晨,楊凡帶着黃丐和令狐宇離開了地獄門,因爲他們收到了消息,黑三角領域一年一屆的拍賣會將在三天後的煉城舉辦,所以在這幾天內煉城將會對整個黑三角領域開放。

楊凡這次去煉城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去打探下煉城內火焰門的相關信息,一個是想去那拍賣會上看看有沒有自己需要的東西,特別是給嫣兒煉體時還欠缺的血蟒草,雖然對這拍賣會沒有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還是去闖闖運氣吧。

本來楊凡打算將令狐宇留下來輔助孫玉環的,但地獄門目前已經走上正軌,憑藉孫玉環武侯強者的實力足夠應對任何緊急情況的發生了。所以楊凡才決定暫時將令狐宇借走一段時間,因爲在收集信息和拍賣會上令狐宇的特殊功能能給楊凡他們提供非常大的幫助的。

楊凡三人這次出行不再穿着斗篷了,三人中除了楊凡帶着一副人皮面具將自己變成了一名二十來歲的平凡青年以外,其他兩人都露出了本來的面貌。雖然這個由少年、青年和老年組成的組合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但他們自己卻一點也不覺得不自然。

煉城與白易城、夜孤城成三角之勢,所以從夜孤城到煉城和白易城的距離都差不多,楊三人在慢慢悠悠地趕了半日多的路程後,終於到達了煉城。現在正逢拍賣會期間,所以在楊凡幾人到達前煉城之時,這裏早已是人山人海了,大街小巷上到處都擺滿了販賣兵器、丹藥和天然材料的攤位。

走進煉城的瞬間,一股股濃濃的丹藥和天然材料香味立即迎面撲來,問道這種藥香味楊凡幾人立即精神一振。

“時間還早,我們到處逛逛,看能淘到什麼好寶貝不?”身爲煉體師,見到這滿街的丹藥和天然材料,楊凡怎麼能把持得住呢,於是立即提出建議道。


“也好,我雖然對那些丹藥不感興趣,但也可以看看有什麼神兵沒有,運氣好弄到一兩件那也是好事呀。”聞言,黃丐也道。

“我也想弄把好點的刀,我那把破刀在上次和別人對決的時候斷了,可惜我沒幣。”聞言,令狐宇可憐兮兮地道。

“靠,你小子要我給你弄把刀就直說,還在我面前裝可憐,斷刀又怎麼了,我的斷魂刀還不是斷刀一把,可是他照樣可以殺人。”聞言,楊凡沒好氣地對令狐宇道。

“多謝老大,你那是聖兵呀,誰能和你的斷魂刀比呀。”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令狐宇立即高興起來,拍着楊凡的馬屁道。

“馬屁精”聞言,黃丐極爲鄙視地對令狐宇道。

旋即,黃丐在納戒中翻了翻,立即道:“怎麼搞的,今天出門的時候我忘記帶幣了,要不師父連我那份也一起算上?”

面對着明顯敲自己竹槓的黃丐,楊凡也只是微笑着點點頭,因爲在掌控了天龍幫和地獄門後,他這個凡盟盟主已經從一名窮光蛋變成了一名大富豪了,所以給手下一點好處他也覺得不是很過分。

三人在攤位間穿梭了很久也沒有發現自己喜歡的東西,片刻後,楊凡很失望地對兩人道:“看來這裏賣的都是些地攤貨,我們還是去那拍賣會上看看吧。”

黃丐和令狐宇兩人也皆是點了點頭,在三人正準備離開之際,令狐宇被一個角落裏發出的一道氣息吸引住了,他順着那氣息找去,發現這道氣息來源於角落裏的一個小攤位。

見令狐宇愣愣地向那角落裏的小攤位走去,楊凡和黃丐也沒有阻攔,因爲他們知道令狐宇天生具備對氣息的辨別能力,看其這種表現,很有可能是他發現什麼寶貝了,於是兩人也尾隨着他向那角落裏的小攤位走去。


在角落裏,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正蹲在地上睡覺,在他面前擺着一地的雜物,丹藥、天然材料、兵器什麼都有點,看來這傢伙也是專門淘貨來賣的。

來到那青年的攤位前,令狐宇一下就發現那股古怪地氣息來源於攤位上的一把半月石刀,這把石刀表面都是斑駁的風痕,也沒有鋒利的刀口,唯一的不同就是刀身之中擁有一條淡淡的紅色。

見到那把石刀後,令狐宇馬上就想伸手去拿。但被楊凡給拉住了,楊凡在看到那柄石刀上的淡淡的紅色後,他很快就回憶起師父留下的典籍之中關於這種兵器之中帶紅色的現象介紹來,根據典籍記載,這種兵器之中擁有的紅色線條稱爲兵脈,一般只有神兵之中才會存在。看到那石刀表面被風侵蝕過的痕跡後,楊凡確認這是一把上古留下的神兵,估計攤主還不知道這把石刀的價值,否則他就會放在這種小攤上賣了,爲了不讓攤主敲詐,楊凡這才拉住令狐宇。

其實楊凡分析的一點都沒錯,這正是一把上古時期一名武皇強者的神兵,其名爲魔巖噬血刀,這種刀是由一種具有生命的魔巖煉化而成的,使用它與人戰鬥時,它能夠吸噬對方的精血,不過煉製這種神兵只有七品以上的煉體師才能做到,還是在擁有着足夠的材料下。只是不知道到爲什麼,在一場大戰後那名武皇強者和其他很多武皇強者一樣,都紛紛隕落了,而這把石刀也一直沉寂了。

在拉住令狐宇後,楊凡順勢蹲了下去,然後拿起其中一瓶還算過得去的二品回氣丹問攤主道:“這丹藥怎麼賣?”

見有生意來了,那攤主眼珠一轉立即站了起來,然後掩飾住自己心中的興奮淡淡地道“六十萬幣,少一個都不賣。”

“那麼貴呀,五十萬幣怎麼樣?”楊凡知道這種丹藥也就值個四十萬幣,故意還個較高的價格道。

“看我們這麼有緣的份上,你再多挑一件東西吧,如果你買兩件的話,我會考慮給你個折扣,這丹藥就按你說的價賣給你了。”聞言,那攤主並未馬上回答,眼珠一轉後露出了狡黠地笑,然後又裝得很淡定地對楊凡道。

聞言,楊凡也露出了一個詭異地笑,然後在攤位上亂翻起來,眼看都翻得攤主不耐煩時,其纔拿起那把石刀道:“哎,也沒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我看這破石刀形狀還挺可愛的,就買回去給小孩玩吧。”

見楊凡拿起那把石刀,那攤主眼神時不時地瞟向楊凡,看到楊凡那種不是很渴望的表情後,他纔開口道:“這石刀雖然破舊了點,但是它歷史悠久,說不定是上古時期哪位黃者的神兵也說不定,買了絕不會虧。這樣吧,看你同時賣兩件東西的份上我給你個優惠價,兩件一起一百五十萬幣吧。”

在說到那石刀是上古皇者的神兵時,攤主自己都在鄙視自己,因爲這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如果他在野外那麼隨便一撿就能撿到一件神兵的話,那他早就發了。但他沒想到在他說這話時,可把一旁的楊凡嚇了一跳,楊凡還以爲他知道這神兵的出處呢,當最後聽到他開出的一百五十萬幣的價格後,楊凡這才安心。

“一口價,一百三十萬幣,願意就交易,不願意我就走人。”知道對方不知道這石刀的真正價值後,楊凡趁機壓價道。

那攤主算算覺得自己也賺了不少,於是立即答應道:“好吧,既然我們能相遇也是緣分,那就一百三十萬幣成交吧。”

聞言,楊凡微笑着將一百三十萬幣遞了過去,然後順手拿起那瓶回氣丹和石刀,這才帶着黃丐和令狐宇兩人向拍賣場方向走去。 在楊凡三人遠離那攤位之後,黃丐和令狐宇幾乎同時對楊凡喊道:“老狐狸。”

聞聲,楊凡不僅不生氣,反而洋洋得意地對兩人道:“你們知道什麼,這次我們賺大了,這柄石刀雖然長得醜陋了點,但卻是貨真價實的上古神兵。”


聽楊凡說手中那把石刀是神兵時,雖然黃丐和令狐宇兩人心中都覺得這柄石刀不一般,但卻沒想到它竟然是一柄神兵,兩人心中還是被楊凡的話猛然一震。

“怪不得我感覺到它體內發出一種奇怪的滄桑氣息,原來竟是是一柄上古神兵呀。”聞言後,令狐宇立即興奮地道。

黃丐看了看楊凡手中的魔巖噬血刀,然後極爲失望地道:“雖然是一柄神器,但是不適合我風屬性的身體,所以對於我來說也沒什麼用。看來只能便宜令狐宇這小子了,如果我判斷不錯的話,你這小子正是土屬性身體,這柄石刀剛好適合你。”

聞言,令狐宇點了點頭,然後眼睛乾巴巴地看着楊凡,眼神之中滿是渴望,但其卻沒有開口向楊凡要。見狀,楊凡笑罵道:“你小子還硬挺着呀。好吧,竟然適合你就送給你吧。不過這石刀已經是有主的物了,雖然他主人已經很久沒和它建立聯繫了,它上面主人的印記已經很淡了,只要我將其上面的印記抹掉,然後你再滴一滴精血在其上面讓它認主就行了,那樣別人就算想搶去也搶不去了。”

“謝謝老大,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聞楊凡所言,令狐宇急切地催促道。

看了看周圍密密麻麻的人,楊凡一陣苦笑,不過他靈魂力量那不是一般的強大,而這石刀裏面的印記也已經很淡了,所以他還是能輕易將其去除的。旋即,只見楊凡手中靈訣變動,緊接着一股磅礴的靈力侵入到石刀之中,靈力進入石刀之中後立即向那殘留的印記席捲過去,在十來個回合之下,那殘留地印記終於支撐不住了,被楊凡強大的靈力一掃而空,盡數將其吞噬掉了。

在將石刀上的殘留痕跡去除之後,楊凡這才微笑着將石刀遞給一旁的令狐宇。令狐宇接過石刀,然後立即將中指在其上面一抹,緊接着一滴殷紅的精血瞬間出現,流入石刀之內。

在令狐宇的精血滴入石刀之上後,那石刀上的淡紅線條突然發出一道紅光,緊接着那滴精血就消失不見了,而那淡紅色的線條瞬間卻變成了深紅色,緊接着那石刀突然跳動起來,然後划着一道白光直接進入令狐宇的身體內不見了。

第一次看到人刀合體,楊凡和黃丐都覺得非常好奇,他們也想不到這石刀竟然能進入令狐宇的身體之內,看來這小子的身體肯怕不光是他們所知道的那麼簡單,說不定又是一名妖孽的轉世呢。

見石刀進入自己的身體內,令狐宇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只是覺得在自己的精血進入那石刀之中後,他就有種與那石刀合爲一體了的感覺,然後其心念一動那石刀就自動進入他的身體之內了。

見證小紫後又一個怪物的誕生,楊凡和黃丐搖搖頭後一陣苦笑,然後再次邁開步伐向拍賣場走去。

煉城的拍賣場處於煉城最中心的位置,楊凡幾人稍微打聽下就問到了。當三人興致沖沖地來到拍賣場時,卻發現拍賣場外已經堆積了數萬人了,因爲拍賣時間還沒到,所以此時的拍賣場只對貴賓開放,而絕大部分人只能堆積在門口等待。

見狀,楊凡皺了皺眉頭,然後帶着兩人向貴賓入口走去。在楊凡正想帶着黃丐和令狐宇從貴賓入口混進去時,一隻粗壯有力的胳膊攔住了他們,一名壯漢看了楊凡幾人一眼後極爲不難煩地問道:“從這貴賓入口進入者都必須是身懷上十億幣,請問你可否滿足這個條件呀?”

聞言,楊凡立即釋懷了,原本還以爲這貴賓需要請帖什麼的,沒想到要的只是幣而已,現在的他要其他的或許沒有,要幣他可不愁。只見楊凡手在納戒之中翻弄了一下,然後提出一袋的東西放置在那名大漢的身旁,道:“你看看這些夠了不?”

聞言,那名大漢奇怪的看了楊凡一眼,然後懶散地打開袋子的口,眼睛往裏面看去,頓時他被嚇了一跳,趕緊合上袋子口,然後揉了揉眼睛再次往袋子之中看去,最後趕緊將袋子口合上,然後極爲殷勤地對楊凡道:“夠了夠了,幾位貴客裏面請。”

見狀,身後的黃丐和令狐宇也感到好奇,兩人也想知道楊凡那袋子之中裝的是什麼,竟然將這把門的嚇成這樣。

見那把門者答應放自己進去了,楊凡收回了那個袋子,然後隨手在袋子裏掏出了一個東西拋了過去。當那守門者極爲興奮地接下楊凡拋過來的東西后,黃丐和令狐宇終於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了,兩人同時驚歎道:“我靠,四階中等魔核。”

楊凡不顧兩人的驚訝,收好袋子後微笑着向拍賣場的貴賓席上走去。黃丐和令狐宇兩人被楊凡剛纔那一袋四階中等魔核給徹底震暈了,兩人昏昏沉沉地跟在楊凡後面,腦袋裏竟是那一袋魔核的身影。

這袋魔核正是青一風和小紫派人給楊凡送來的,對於富得流油的天龍幫來說,這一袋魔覈算不得什麼,只是青一風他們給楊凡的零用而已。但對於外人來說,這一枚四階中等魔核的價值就是一個天價了呀,在這黑三角領域的煉城,一枚四階中等魔核起碼值上千萬幣。

此時的貴賓席上已經坐滿了三分之二的人,見一個角落裏有空位,楊凡他們便在那個角落裏坐了下來。三人剛剛坐下,令狐宇便伸長鼻子在空氣之中使勁的嗅起來,然後苦着臉對楊凡道:“老大,好像我們的那個冤家白大小姐也來了呀,應該就在貴賓席中間,還算好我坐在這角落裏,她沒看見我,要不又慘了。”

聞言,楊凡立即向貴賓席中間望去,只見白夕在歐陽隱和李玄的伴隨之下正坐在那最中間的貴賓席上。望了一眼後,楊凡立即轉過頭來對躲在一旁的令狐宇道:“瞧你那慫樣,不就是個女人嗎,你用得着這麼怕她嗎?這次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我們也得好好的償還下她以前對我們兩的特殊照顧才行,不是嗎?”

“老大,你想動她?她可是白易的女兒呀,上次你殺了白易的徒弟,現在整個白易城都還在追殺你呢。”聞言,令狐宇怯怯地道。

“你老大我從來不缺發人追殺,他們追殺到現在,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誰惹了我,我得必須還回去的,嘿嘿”說着,楊凡臉上露出了邪邪地笑。

看到楊凡那表情之後,黃丐知道那白夕馬上就要遭殃了,只是不知道楊凡又要用什麼手段來收拾她而已。而令狐宇看到楊凡那種邪笑後,膽子也一下大了起來,心中的畏懼頓時全部消失了,緊接着其又挺直了腰,擺出了平常那副冷酷的樣子。

“哇,好大呀。”楊凡正在和令狐宇說話之時,黃丐突然冒出了一句。

聞言,楊凡和令狐宇兩人立即停止了說話,然後眼睛順着黃丐的眼光向臺上望去。只見一名二十四五歲的美豔女子穿着極爲性感的漏胸長裙正邁着風騷的步伐向拍賣臺中間走來,在其豐滿臀部的扭動下,其面前也是波濤洶涌,一下將臺下的所有男子看得是熱血沸騰起來。

坐在黃丐旁邊的一名少女聽到黃丐的感嘆後,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那兩個小籠包,緊接着極力地挺了挺胸,然後無視道:“大有什麼用,爽的又不是她。”

聞言,楊凡三人皆是無語。 在楊凡他們坐下半個時辰後,拍賣會終於開始了。

在那名妖豔的女子旁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名滿頭白髮的白袍老者,這名老者正是這煉城拍賣會的主持人,也是煉城城主元通的大管事,名叫百曉君。其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六品鑑寶師,這寶貝只要從他手裏一過,他立即就能給出一個合適的價來。而那名妖豔的女子就是這場拍賣會的展寶模特,這全場的拍賣寶貝都將由這名美女爲大家展示。


在拍賣會開始之時,楊凡立即感應到在拍賣場二樓的房間之中出現了一道極爲隱晦地氣息,據楊凡估計這種氣息只有武皇強者才能發出,察覺到這絲氣息的存在後,楊凡心中嘀咕道:“難到那元通也來了?也是,這種大型的場面他不出場,肯定是鎮不住的。那麼多的寶貝,哪敢保證肯定會安全。看來,即使有人想搶奪,也只能等出了這拍賣場才行。”

“各位朋友,我在這代表着這一屆黑三角領域的拍賣方歡迎大家的到來,希望在這屆拍賣會上,賣家能賣出一個滿意的價格,買家能買到自己稱心的東西。好了,老夫也不多說廢話了,我宣佈拍賣大會現在開始。”楊凡正在思索之時,百曉君的話打斷了他的思路。

“我現在宣佈第一件寶貝,這是一卷灰級高等戰技,名叫炎劍訣,是一種火屬性戰技,底價爲八百萬幣,現在開始競價。”在百曉君介紹之時,那名妖豔女子手中端着一卷黃色卷軸在衆人面前走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了原地。

“九百萬幣…..”

“一千萬幣….”

緊接着瘋狂地競價便開始了,楊凡對湮級以下的戰技根本就沒有任何興趣,所以也就看看熱鬧而已,並沒有出價。

最後那一卷灰級高等戰技竟然拍出了八千萬幣的高價,這確實讓楊凡有些意想不到,不過想想他也立即明白了過來,在這以實力爲尊的黑三角領域裏,只有不斷提升自己實力纔是王道,所以纔會有那麼多人爲這一卷灰級高等戰技爭相買單。

接下來拍賣的都是一些兵器和丹藥,雖然級別還不錯,但是卻都入不了楊凡三人的法眼。

“難到這黑三角領域的拍賣會就只有這些貨色?這樣的話也太讓人失望了吧”看着臺上那些東西,楊凡滿臉失望的對黃丐和令狐宇道。

“好戲在後頭呢,這只是熱熱身而已。”聞言,黃丐笑了笑道。

“希望如此吧。”楊凡也只能再等等看。

“下面我們要拍賣的是一卷湮級聲波戰技,衆所周知這聲波戰技是所有戰技之中最罕見的,雖然它也是比較難得修練,一旦練成那你就會擁有着一種讓人防不勝防的戰技了。這卷“雷吟暗波”的聲波戰技拍賣底價爲八千萬幣,現在開始出價。”在楊凡話剛落下之際,臺上的百曉君的聲音再次響起,與此同時臺上的那名妖豔美女手中拿着一卷銀色卷軸不停地走動着向衆人展示着,明顯她在貴賓席方向停留的時間比較久一些。

當“湮級聲波戰技”這幾個字響起時,楊凡頭腦一陣發熱,這東西正合適他,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戰技,高等級的戰技,而他身體之中的雷屬性讓他比其它屬性的身體更容易練成這聲波戰技,但他卻沒有急着出價。

“九千萬幣”突然一名少女的聲音響起,聞聲望去正是坐在貴賓席中間的白夕,此時其看着臺上的銀色卷軸兩眼只冒光。

“一億幣”突然又一個冷冷地青年聲音響起,楊凡忍不住又往那邊望去。只見一名二十三四的冷峻青年正雙手環抱着,冷冷地盯着臺上的那捲銀色卷軸,有種勢在必得之勢。

“這夜府的夜狐大少就是帥,你看看這氣勢,完全把那白家大小姐給壓下去了”

“你不知道吧?聽說前不久夜府的大管事在白府被殺了,最後雖然說是夜府大管事酒醉發瘋才被白府大管事成空失手給打死的,但這夜府可能心中不會就此罷休的,你看這夜府的少主和白府的大小姐不是槓上了嗎?看來這東西別人想要也插不上手了。”

在楊凡剛想開口出價時,旁邊的一名花癡對其同伴說道,聽了這話後楊凡再次露出其那招牌式的詭異之笑來,心裏暗道:“靠,老子不管你們是什麼少爺小姐,老子想要的東西沒有任何人能搶走,你們愛爭是吧?老子讓你們爭過夠,到時候…..嘿嘿”

“十一億幣”打定主意後,楊凡隨口報出了一個天價,與此同時其眼睛的餘光向臺中間的兩人瞟去。

只見那白夕聽了楊凡的報價後,嘴巴都氣歪了,其用一種威脅的眼光看了楊凡一眼後咬了咬牙,道:“十二億幣。”

聞聲,楊凡得意地笑了笑,然後不做聲了。白夕一旁的夜狐也不再出價了,只見其眼中一絲邪光閃過,緊接着露出了一個陰笑,然後便坐在着等待下一件寶貝的拍賣開始。

見這兩人都是誠心和自己擡價,白夕立即氣得直跺腳,看到白夕這般與人爭搶,一旁的李玄和歐陽隱也是直搖頭。

“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東西是一種寰武大陸上極爲罕見的煉體材料血蟒草,這種血蟒草的用途是煉體師煉體時用來淬鍊和保護經脈的,極爲珍貴,這寶貝的底價爲八千萬幣,現在大家可以出價了。”雖然這東西很珍貴,但對絕大部分人來說拿到這東西也沒用,因爲寰武大陸上的煉體師那是鳳毛麟角,不是一般的人就能遇上的,因此其實際價值還是有限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所以百曉君也不會將這血蟒草的底價定得太高,同時其也不期望它能賣出很高的價格。

聽到“血蟒草”三個字時,楊凡心中立即心潮澎湃,這次他再也無法冷靜下來了,張口就報道:“十億幣。”

聞聲,臺下和臺上的人都用一種鄙視的眼光看着他,心中皆在想:這傢伙不是傻子就是瘋子,爲了一個沒用的東西報出十億幣的天價。

這次白夕也不再報價了,她以爲楊凡還是故意擡價讓她去報,所以她不去上這個當了,而是任由楊凡花十億的天價去買那個無用的血蟒草。想到自己這次變聰明瞭,她忍不住用一種幸災樂禍地眼光向楊凡望去,只是楊凡現在臉上的人皮面具沒有任何表情,所以其看不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只能失望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百曉君也想不到這血蟒草竟然能拍賣出這等高價,結果在衆人的震撼之中那血蟒草被楊凡一次性報價以十億的天價買了下來。雖然別人都將楊凡看成了傻子或瘋子,但楊凡心裏卻還沉浸在終於找到了替嫣兒煉體時需要的最後一種材料血蟒草的興奮之中。 在接下來的拍賣之中,又有幾種天材地寶的出現,但大多數都是煉製丹藥所需,這些東西雖然珍貴但是並不對楊凡幾人的胃口,所以他們幾人也不再開口出價了,而是靜靜地等待着拍賣會的結束。

終於,拍賣會在又一次高價的拍賣出一件護身軟甲後得以圓滿結束。會後楊凡付出十億幣後終於如願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看來只要將那白府內的金星異雷弄到手後就可以回去給嫣兒煉體了,得加快凡盟的擴張步伐才行,否則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有實力去那白府奪取金星異雷呢。”在拿到血蟒草後,楊凡心裏想道。

收好血蟒草,楊凡整了整衣服,這纔在那百曉君奇怪的眼神之中走出拍賣場的寶貝兌取室。在楊凡離開後不久,拍賣場內室之中突然走出了一名年紀雖然看起來已經六十多歲了,但還擁有着一頭漆黑長髮的布衣老者,那名老者走到百曉生面前對他道:“你說的就是剛纔走出去的那位青年?他竟然以十億幣的高價買下了那煉體用的血蟒草?”

“回主子,正是那位年青。”百曉君對那老者拱了拱手,恭敬地答道。

“這小子還真有點意思,明明只有冥思期武靈的實力,卻擁有着不下於武侯巔峯的靈魂力量,看來真是一塊天生的煉藥師的料,以後你們多注意下,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到想將他收爲我的第三個徒弟。”在窺探到楊凡強大的靈魂力量後,那名老者摸了摸自己的長鬚,然後道,在他心裏根本不將楊凡往煉天師身上去猜,因爲他做煉城的城主那麼多年來也只見過一次真正的煉體師,而那煉體師鶴髮童顏的仙風道骨是徹底將他羨慕得不行了,在那煉體師離去時傳授了他一招駐顏之術,所以他現在雖然年紀很大了卻仍然擁有着一頭傲人的青絲。

“老大,白夕他們並沒有出城,而是在煉城的一個客棧住下來了。那夜狐好像也沒有立即出城的意思,還在城中瞎逛呢。”楊凡剛出拍賣場的門,黃丐和令狐宇立即圍了上來,然後令狐宇將楊凡剛纔交待他去打探的情況對楊凡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李玄是一名狡猾之徒,在獲得雷吟暗波戰技後,他們肯定會怕遇到強者打劫,所以暫時找個客棧住下以掩人耳目,到了晚上他們肯定會趁夜出城的。當然,一般的人肯定是不敢去惹白府之人的,但是那夜狐卻不是一般人,兩家人本來就是水火不容,今天那白夕又在拍賣會上搶走了夜狐看中的東西,他不想辦法出手也就怪了,而夜狐除了自己巔峯武靈的實力外還有着兩名武侯冥思期的高手做爲幫手,所以白夕他們怕很難順利的回到白易城內了。”聞言,楊凡將目前的情況簡單的分析了一下,道。

“師父,你不會也想打那聲波戰技的注意吧?那可是同時得罪了兩個三角領域最強者呀,你要想好呀。”聽了楊凡一席話後,黃丐終於明白楊凡心中所想了,於是提醒道。

“放心吧,你師父我什麼時候幹過蠢事?就讓他們兩夥人去火拼吧,那螳螂和蟬就讓他們去當好了,我們做我們的黃雀就行了,嘿嘿”聞黃丐之言,楊凡不禁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