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青雉面色上也多了一絲笑容:「那是自然的。」

兩人從相識,到如今已經過了數十年,互相之間的感情,自然非旁人可比。

元帥之爭,儘管會十分激烈,但卻不會影響他們的感情。

忽然,會議室的門再次打開,一股森寒卻帶著炙熱的氣息沖入其中,兩人猛地抬頭,便看到了一臉冷峻的赤犬正跨步進入。

一進入會議室,薩卡斯基便掃視三人一圈,發出一聲淡淡的冷哼:「都到齊了嗎?」

青雉瞥了一眼,收回自己的眼神,反倒是唐恩多看了薩卡斯基幾眼,他察覺到,這傢伙身上的氣勢,與之前不同了。

「有趣!」

暗暗道了一聲,唐恩靜靜等待著。

薩卡斯基幹脆利落的坐在兩人的對面,他的腰桿很直,身上的軍人氣息十分純正。

哪怕是此刻的唐恩相比,也差一些。自從進了推進城之後,唐恩這方面便丟的差不多了。

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當然,最起碼的姿態,他還是有的,只是更加輕鬆了。

片刻后,會議室的門再次打開,戰國抱著一堆文件走了進來,他的面色很平靜,看不出來任何情緒。

來到會議室后,戰國也沒有廢話,直接進入正題。

「既然都到了,那麼,我也就直說了。」

「接下來,我們將進行關於元帥的競選工作。」

「程序,包括兩步。」

「一為內部選舉,二為實力競爭。」

戰國的話語很沉,也很嚴肅。

「關於我的接班人這件事,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已經有所了解了,我就不用再過多廢話講述。」

「很快,我們將開始內部選舉。」

唐恩目光微閃,元帥選舉分為兩步,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為一場戰鬥就能結束呢。

但是很快,戰國的話語,又讓他一愣。

「第一步,內部選舉已經結束,人選總共有三個。」

「已經選完了?」

唐恩怔了。

「是的,在你回來之前,海軍本部的高層經過不記名投票,已經選取了三人。」

「當然,這其實也沒什麼好選舉的,元帥人選,只能從你們四位大將中選取,不可能超出。」

唐恩愕然,然後笑著搖搖頭,事實也的確如此,他倒是想多了。

「那麼,我們將進行第二步,實力競選。」

「三位,需要互相戰鬥,最終勝利者,將成為下一任元帥的繼任者。」

戰國淡淡說道。

公事公辦,他的話語中,此刻沒有一絲的感情。

「那麼,我們將在哪裡對決?」

唐恩出口問道。

大將級的破壞力是可怕的,這臨時本部肯定是不行。

「新世界中,我們會隨機選取一座島嶼,作為你們的戰鬥場所。」

戰國出聲道。

「當然,這件事情,內部是全部保密的,最終的勝利者,將成為新的繼任者。」

「以實力決定,相信在座的各位應當也沒有意見吧?」

三人都點了點頭,黃猿的呼吸聲依然均勻。

戰國倒也沒有在意黃猿,他很清楚這傢伙的性格根本不適合做統帥,實力強大,但是太懶散了。

「那麼,儘快開始吧,戰國元帥!」

薩卡斯基沉聲說道,他的目光很亮,身上的滾燙氣息濃厚,顯然已經興奮了。

「好!」

戰國點頭,隨意的掃了唐恩一眼。

後者注意到了,摸了摸鼻尖,他知道對方的意思。

「這是要讓我對薩卡斯基下狠手嗎?」

「即將退休的老傢伙,也不好惹啊!」

唐恩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將一生都奉獻給海軍,這位元帥大的方面肯定不會犯錯,但是小的問題上,鑽牛角尖,或是給人小鞋穿,卻是極其正常的。

畢竟,誰都不是聖人!

軍艦很快就出發了,旁觀者沒有,也就只有黃猿這個衣服懶散樣子的傢伙。

很快,約莫三日後,他們在新世界一座規模中等的荒島上停靠。

島嶼位置,在海軍所掌控航線的中間,不用擔憂會有其他海賊不長眼忽然衝進來打擾他們。

「那麼,你們可以開始了!」

戰國站在船頭上,出聲說道。

「赤犬!」

青雉忽然開口了,他的雙眼凝實向薩卡斯基。

這突然的開始,讓唐恩一怔,赤犬更是瞳孔一縮,猛地盯住了青雉,就宛如一隻兇殘野獸。

「我要與你一戰!」

青雉沉聲道。

赤犬咧嘴了,雙眼兇狠:「有趣,你選擇了我嗎?」

「也就是,你支持唐恩這傢伙上位!」

青雉面無表情,一句話不說。

兩人先戰鬥,無疑一身實力會削弱,身上也必定留下傷勢,對之後的決戰自然會有影響。

突然地宣戰,青雉此舉嫌疑的確很大。

戰國沒有開口,三人競爭,這對於最終獲勝者的人緣,同樣考驗很大。

就在這時,唐恩忽然笑了。

「青雉。」

「還是我們先開始吧。」 唐恩的話語,讓在場的幾人都是一怔。

無論是戰國,還是薩卡斯基的表情都出現了一縷疑惑,但很快,薩卡斯基便是冷笑一聲,雙手懷抱旁觀起來。

「我不會留手的!」

青雉淡淡說道。

他轉身從軍艦上躍下,很快便到了島嶼之上。唐恩緊隨其後,兩人很快面對面站立。

這座島嶼顯得有些荒蕪,但面積卻並不小,算的上是一座中等規模的島嶼。

作為大將等級交手的場所來說,還是可以勝任的。

「我們似乎沒有交手過幾次。」

唐恩輕聲笑道。

「我很期待這一戰,唐恩。」

青雉沉聲說道。

從兩人相識那一刻起,唐恩的傳奇也便開始了。在青雉的視角中,這個一生中的親密好友,幾乎是一路前進,沒有一點停止的趨勢。

其可怕的潛力,以及實力,讓他的內心不斷震撼以及緊迫著。也因此,他更加努力的修鍊,心中壓抑的鬥志也愈來愈旺盛。

「是嗎?庫贊。」

「那麼,就全力攻過來吧!」

唐恩臉上的笑容猛然收斂,面色一瞬間變得猙獰起來。

這一戰,他同樣期待!

「刺拉!」

周身的雷電,猛然閃耀而起,強大的電磁場在此刻以他為中心,迅速的向著四周輻射而去。

「噼里啪啦!」

空氣中的電流聲,眨眼就連成一片,扭曲的雷電波,讓空間在這一刻都是扭曲了起來。

「啵!」

緊跟著,虛空中道道金光浮現,凝聚成一顆顆金屬粒子,在空中顫抖著漂浮懸空。

青雉的瞳孔倏然收縮,他看到前方,金色的光芒眨眼出現,然後瞬息間,便已經向著自己所在的方向攢射過來。

密密麻麻,無法計數的金屬粒子爆發出了燦爛的光芒。虛空中,咻咻咻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這些金屬粒子攜裹著詭異的力場,來到了他的面前,在空中和拋射出扭曲的光線。

青雉眼神更凝重,光線在這一刻扭曲了,金屬粒子從四面八方將他包圍在其中,然後飛射。

「轟轟轟轟轟!」

某一刻,這些金屬粒子轟然爆開,火焰與衝擊霎時席捲而出,青雉的身影也被淹沒在其中。

海岸邊軍艦上,戰國臉色微微沉凝,靜靜的看著這一幕,薩卡斯基的眸子銳利了些。

戰鬥剛開始,唐恩的攻擊顯然只是試探,但僅僅只是試探而已,卻已經呈現出了如此光景,令人顫慄。

大片的地面在爆炸,金屬粒子的破壞力無比驚人,每一粒都等同於一發炮彈,而這樣的粒子,卻不計其數,鋪天蓋地。

「冰河時代!」

無盡的爆炸中,低沉的聲音忽然傳出。

緊跟著,刺骨的冰寒輻射,空氣在這一刻都凝固了,火焰消失,四散飛射的石塊,土地,在這一刻靜止。

氣溫驟然降低,眨眼便已經到了零下,寒風席捲著四方。可怕的寒氣,能夠凍結一切,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周圍散發。

「咔擦擦!」

波動的浪花,在這一刻都被凍結。

「哈!」

踏步走出的青雉,吐出一口白氣,看著對面同樣站立,已經被凍結雙腿的唐恩。

「我的熱血在沸騰啊,唐恩!」

外界的一切,都寒冷到了極點,但青雉的體內,血液卻在沸騰,爆發出了平日里不可見的溫度。

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席捲他的全身,讓他感到自己在顫抖,體內的各種腺素,在這一刻都是加劇了分泌。

「那就來吧!」

唐恩咧嘴一笑,雙腿上覆蓋的寒冰,咔擦一聲碎裂。

於此同時,其雙腿轟的一聲踩在地面,被凍結為寒冰的大地,直接碎裂,出現直徑達到十米的深坑。

其身形在這一刻恍若一發炮彈般,轟向了青雉,速度快到極致。

青雉瞳孔一縮,幾乎是肉眼剛看到對方動的一瞬,臉頰上便已經感覺到了如刀鋒般的凌厲。

這是即將到來的風壓,能夠割裂皮膚。

雙眸之中仿若有一道紅光閃爍,見聞色霸氣,在這一刻盡數爆發,青雉身形迅速的向著一側邁步。

右手狠狠的向著之前所在的方向揮下,冰藍色的軍刀須臾間浮現而出,陽光下閃耀著迷濛的色彩。

「當!」

金鐵之鳴在下一刻傳出,唐恩的身形浮現而出,其右手掌中包裹著雷電,一把握住了冰藍色的軍刀。

青雉眸子微眯,右手再次使力,狠狠向下揮去。

「雷槍!」

握著冰軍刀的右手間,雷電驀然大盛,銳利的長槍眨眼細長,向著近在咫尺的青雉刺去。

後者不閃不避,冰軍刀依然揮下。

「嗤嗤嗤!」

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響起,唐恩的右掌,右臂直接被劈開,爆發出燦爛的電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