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青竹接話道:“暗殺!暗殺!你懂嗎?我們的任務是暗殺,根本不是懲惡揚善,你懂嗎?”

黑影一聽突然愣住了,他半天說不出話來。

青竹道:“我的確是劊子手,可是你卻錯誤的認爲劊子手的真正目的,所以說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管這件事!”

黑影卻突然說道:“不!我一定會管,因爲我答應了一個人!”

青竹道:“什麼人?他叫什麼?”

黑影道:“他叫什麼我不知道!”

青竹笑道:“就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你卻要答應別人冒着生死危險去做這件事,你說好笑不好笑?”

黑影卻沒有笑,那麼就是說明一點也不好笑,他道:“我的確不知道他是誰!我一開始也不知道究竟要做什麼事,可是一個高傲無比、不畏懼生死、正直義氣的人卻向你下跪,希望你幫他做一件事,你會答應嗎?”

青竹一聽猛地跪下,他微微顫顫的聲音說道:“不錯,你會答應,我也會答應!你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而我也是!可是我們卻選了不同的路,你的是正確的,可是我這條路卻是錯的!”

黑影勸道:“可是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青竹一聽立馬又站起來,他吼道:“來不及了,來不及了,你應該知道的,十七個小世界現在已經蠢蠢欲動,馬上就是世界大亂,我阻止不了,你也阻止不了!”

黑影道:“那你殺了這麼多人究竟有什麼意義?”


青竹卻道:“儘管毫無意義,可是卻一定要做,至少我們努力過!”

黑影道:“你與青松要做三件事,殺一個黑髮的人,殺賴銀兒,在槍俠爭霸之前殺掉一百人,可是這三件事你們究竟做到了那幾件?”

從忍者開始的綜漫變身 :“一件也沒有!”

黑影又質問:“那你不想知道,爲何對方不親自動手?爲何偏偏挑選你們來殺人?難道他們真的殺不了人?這裏面的陰謀你想過沒有?”

青竹突然怔住了! 青竹實在沒有想到這層關係,因爲他一直以來都不敢想。


夜色漸漸消失,而天際終於睜開了朦朧的一隻眼,這二人早已不在黑暗之中,早晨的光已經偏冷,冷風襲來,青竹打了一個哆嗦。

他道:“難道你知道了這個陰謀?”

黑影再也不是黑影,只是夜晚的影子已經變成了一個身穿黑衣,同樣裹得很緊的一個人,依然看不見他的臉,可是卻知道他一直在笑,也不知道他爲何而笑,也許他只是喜歡笑罷了。

黑衣道:“你知道火焰山的胡照志嗎?”

青竹道:“我自然是知道的,不過這件事卻很少人知道!”

黑衣道:“那你應該知道那件兵器!”

青竹怔怔說道:“一把槍,黑色的槍!”

黑衣點頭:“不錯,而這次也是爲了這把槍!”

青竹道:“莫非那這次丟失的新銀與這把槍有關?”

黑衣又點頭:“這把槍由於胡照志過人的毅力而將其剝離身體,所以這把槍消失了三十年!”

青竹道:“可是現在又重現了!”


黑衣道:“不錯!這次就是因爲這把槍!而這把槍據說可以滅神誅佛!”

青竹接話道:“可是與新銀丟失有什麼關係?”

黑影道:“因爲裝新銀的時間囊內還有另外一件東西,那是那件兵器的碎片!”

青竹卻詫異的問道:“這樣堅硬無比的兵器爲何會脫落碎片?”

黑影道:“似乎那件兵器只要附在一個主人身上便會加深罪孽,而脫離主人時就會掉下一片碎片,這個碎片可以發出暗號,找到那件兵器!”

青竹卻問道:“這是這件碎片如此珍貴,人又怎會輕易得到?”

黑影道:“不錯,這個碎片一直呆在火焰山裏的內修堂,可是這次卻被人偷了出來,卻輾轉幾次又落到了另外一個人的手裏!”

青竹接話:“這個人就是找你幫忙的那個人!”

黑影道:“你猜的很對!就是他!”

青竹卻突然說道:“可是這樣說,這次幕後的人豈不是火焰山?而那個碎片現在豈不是在你手裏?”

黑影搖搖頭道:“我以爲是,可是現在卻不是!”

青竹問答:“那究竟在哪裏?又是怎麼一回事?”

黑影道:“那人從火焰山偷來的碎片是假的!”

青竹忙說道:“這麼說碎片依然還在火焰山的手裏!可是火焰山按理應該不會再添加一些麻煩的!”

黑影卻搖頭道:“可是火焰山沒有另外一樣東西!”

青竹又問:“是什麼?”

黑影道:“地圖!”

青竹詫異的喊道:“地圖?”

黑影繼續說道:“因爲槍俠世界發動了無數次戰爭,而每一次都是慘絕人寰,所以這一次他們將天下間所有的地圖毀滅,又重新開始部署自己的防禦措施,這樣就維持很久的和平,因爲誰也不敢貿然進攻另外一個世界,如果這樣做無疑是將自己的人送進死亡的虎口,可是現在又出現了另外一張地圖,這張地圖上清楚的標示了各大世界的詳細部署,更不用說天下間各個地方的詳細地名,而要找到那件兵器就一定需要這份地圖!”

青竹道:“這麼說現在全世界爭得就是這份地圖?因爲誰先得到誰就先拿到必勝的籌碼!”

黑影長嘆一口氣道:“恐怕就是這樣!”

青竹詫異的說道:“那槍俠爭霸當天不是一定會天下大亂?”

黑影道:“那你已經決定你要怎樣做了?”


青竹點點頭道:“對!我現在唯一做的只有這件事,我要走了!”

黑影道:“你要到哪裏?”

青竹道:“到我該去的地方!”

黑影道:“這個地方已經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所以你要小心!”

Wωω⊕тт kΛn⊕¢○

青竹點頭道:“我一定會回來,然後交代清楚我的事情,向天下人!”

青竹說完便縱雲而去。

黑影終於又露出一絲笑容,他輕輕踮起腳跟,身子一輕,便隨風而去。

晨曦就像是嬰兒白嫩的皮膚,微光淡淡,披在身上舒服極了。

只是衛莊他們卻一點也不舒服,他們幾個躲在暗處早已等了很久,衛莊一直望着前面,希望可以看見半個人影!可是久久都沒有出現他盼望的場面。

就在他們快要絕望的時候,卻有一個影子晃了進來,這次極其隱蔽,而能夠找到這裏的人一定是鶴天賜與將病夫其中一個。

而他們見到的人正是將病夫,將病夫晃了進來便一屁股坐了下來。

這時銀賴兒與宮娥他們猛地衝上來,然後望着將病夫卻又不說話。

將病夫猛地一驚然後問道:“你們這是做什麼?”

十三媚娘也走上來說道:“你究竟打探到了什麼消息?”

將病夫一看衆人,衆人同時點着頭。

將病夫長嘆一口氣然後說道:“其實這一次我差點不能回來見你們!”

宮娥忙問道:“難道你們又遇到了殺手?”

將病夫點頭道:“不錯,不過這一次要殺我們的不是殺手!”

將病夫接下來就將與鶴天賜的經歷說了一遍。

講完以後銀賴兒突然問道:“不過我只是想知道究竟幫你們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將病夫聽了突然偷笑道:“這個人你們一定想不到是誰! 大周皇族 !”

宮娥卻猛地站起來掐住將病夫的脖子,然後道:“你不說當然可以,因爲那是你的自由,不過掐死你也是我的自由,但是我決定了,只要你說了我就不掐死你!”

將病夫笑道:“你威脅我?”

宮娥卻也笑道:“不,你可以說是要挾你!”

將病夫道:“難道不是一個意思?”

宮娥笑道:“是一個意思,可是我喜歡這個詞!”

將病夫揚起眉頭道:“我一定要說?”

宮娥點頭:“因爲由不得你!”

將病夫吞了一口涎水,然後說道:“那你們聽了不要激動,宮娥,你的手不要太用力!”

宮娥點頭,大家也一起點頭。

將病夫道:“那個人就是紹劍!哈哈!紹劍沒有死!他回來了!”

宮娥一聽卻沒有笑出來,而不知不覺手心已經漸漸緊了,接着搖着將病夫的脖子說道:“你說的是真?一定是真的對嗎?”

將病夫點點頭,而陽猛地跳下來,所有人都望着將病夫,然後問道:“是真的?”

將病夫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伸手指着宮娥的手,宮娥的手正緊緊的掐着將病夫脖子。

宮娥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放開,將病夫乾咳了幾聲,然後說道:“ 試愛90天:豪娶天價寶貝 ,那個影子只有紹劍纔有,一定是他!”

十三媚娘卻望着天,然後唸叨:“一定是!一定是!絕對是!錯不了!”

宮娥眼裏又是淚水又是笑意,這樣複雜的表情恐怕也只有此刻纔可以看到。

衛莊眼中閃出一道光,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開心還是激動,但是他的臉明顯比剛纔好看多了。

衆人聽了將病夫的話激動的都躺倒了地上,銀賴兒卻始終沒有笑臉,他靜靜的坐在那裏,剛剛開心了一下,現在卻怎麼也不能再露出笑臉。

將病夫望着他問道:“你這是怎麼了?紹劍既然沒死!你應該高興啊!可是看你這個樣子,似乎一點也不開心,難道你真的希望紹劍去死?”

銀賴兒說道:“我當然高興,可是我卻覺得這裏面有大事要發生了!”

衆人也平復了心情同時望向銀賴兒,然後問道:“你這是何意?”

銀賴兒道:“既然紹劍沒有死,爲何沒有告訴我們?他爲何不找我們?”

將病夫道:“因爲幕後的人始終沒有找到,他恐怕是想留在暗處找到幕後的人!”

銀賴兒卻道:“這樣說來,幕後的人根本沒有抓到,那麼紹劍現在依然很危險!而且像將病夫說的,十日後便是槍俠決鬥,可是現在你們看,駭帝之谷如此的平靜,難道你們不覺得太過異常了?”

衆人一聽卻也笑起來了,因爲的確是這樣,這裏太靜了,靜的讓人無法呼吸,靜的讓人害怕。

將病夫點頭道:“的確太靜了,這個時刻應該早已熱鬧起來,而各方人馬也應該到達纔對,可是這裏···”將病夫說不下去了,因爲他也能感覺的一股怪異的風一個勁的在上空吹來吹去。

這裏沉默了很久後,衛莊突然說話了:“來既擋,死便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