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青伶雙目變得通紅,胸口劇烈起伏,大殿內的氣氛立刻緊張起來。遠在大門外候著的王玲此時也是身軀一顫,自覺地向著遠離大門的方向挪了挪步子,裡面的談話,她聽得清楚。

韓冰靜靜地站立,青伶釋放出的威壓,他完全可以抗住。大殿內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青伶先說話了。

「說說吧,星圖和星際羅盤的事情怎麼樣了?」

韓冰輕舒口氣,只要不打起來,事情就還有得談,他端起桌上的茶杯,見茶水已冷,又放下了,他坐了下來。

「星圖的繪製很順利,目前,已經繪製出周邊近十個星界,最遠的,已經到了四級星界,以雲霧宗制繪堂的能力,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繪製出足夠我們使用的星圖。」 霸道王爺極品妃 韓冰說道。

聽到韓冰的話,青伶的眼皮輕顫,目中透出一絲光亮之色。

「那麼,星際羅盤呢?」青伶問道。

「這個要稍微難一些,現在雲霧宗還差一些材料,上次已經分發給南北盟,也給了暴風城一份清單,如果沒有這些材料,星際羅盤沒有辦法完成。」韓冰說道。

韓冰沒有告訴青伶,煉器堂現在正在維修的那艘星際羅盤原本就是她所有。以雲霧宗的能力,現在還不足以從零開始設計建造星際羅盤。

所以,按照韓冰的打算,星際羅盤只有一艘。

「你需要的那些材料,暴風城可以提供。」青伶說道,她已經看過那份材料清單。

韓冰點點頭,說道:「這樣最好,我們的星際羅盤,最多可以乘坐20人,而且長距離航行的話,人數還是越少越好,畢竟,維持星際航行,需要消耗大量的靈石,我可以給你5個名額。」

「你的意思是,只有一艘羅盤?」青伶驚訝道。

「是的,只有一艘,如果想要建成第二艘,沒有幾百年的時間,是不可能完成的。」韓冰無奈地說道。

聽了韓冰的話,青伶陷入猶豫之中,如果同意,那就意味著自己將要在未來一段極為漫長的時間裡,與韓冰共同待在一起,而且,她肯定是要帶上兩個女兒的,如此一來,不管怎麼算,韓冰都是佔了大便宜。

「把你的星際羅盤賣給我,我可以拿整個暴風城跟你換。」青伶說道。

韓冰微笑搖頭,道:「不行,我們沒有第二艘羅盤,我需要通過它回到月神界,如果你答應我的條件,就跟我走,如果不答應,我自己走。」韓冰態度堅決。

青伶臉色明顯變得難看起來,「沒有暴風城提供材料,你也完不成羅盤。」

「那可不一定,無論是南盟還是北盟,我都已經放出了同樣的消息,我想,諾大的落日星,不可能找不出這些材料吧?」韓冰看到青伶吃癟,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暢快,說話的語氣也輕鬆傲慢了許多。

他已經看出青伶對自己的不屑,這種不屑,猶如毒藥一般,立刻使得韓冰清醒過來,他再一次明白,在青伶的內心裡,根本從來就沒有他韓冰的一席之地,哪怕是一絲。

「暴風城在我眼裡,跟南盟和北盟,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誰為我提供了幫助,我就會為誰提供回報,否則,一切免談。」韓冰幾乎是吼著說著來,他已經快要憋不住了,青伶對他的態度讓他幾乎瘋狂,誰也不比誰低一等,他自認為對得起對方。

「你——」青伶看到韓冰有些得意的樣子,恨不得上前掐死他。

韓冰也不在乎,背著雙手起身在大殿里緩緩踱步,目光不時地瞟向青伶。

「你就不怕我再次把你抓起來關進深海囚牢?」青伶沉聲道。

韓冰停下腳步,微笑道:「不害怕,你應該知道,你的囚牢拿我沒有辦法,我什麼也不會說,也不會交給你任何東西,況且,你自信能夠抓得住我嗎?」

青伶的臉一陣紅一陣白,藏在袖袍中的拳頭緊攥。

韓冰倒也沒有誇大其詞,僅僅一具分身就能夠在深海囚牢的一號囚室堅持90天,何況是本尊,再者,韓冰如今的修為已經化聖,深海囚牢對他的壓制能力已經很有限。

韓冰望著青伶,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大不了魚死網破,他也不是沒有脾氣的人。沒有了青伶,他還可以去追求慕青鶯,甚至柳月,至少,不需要要這一顆樹上弔死。

「我要十個名額。」青伶咬牙道,強忍著心中的怒火。

「好吧,我盡量安排。」韓冰眉頭緊皺,不管他內心如何憤怒,但看到青伶的臉色,他也不好直接拒絕。因為他相信,一旦把關係真正鬧僵了,他還是會後悔。

「王玲!」青伶沖著門外喊了一聲。

「女王陛下?」王玲匆匆走進。

「儘快把他要的材料準備齊。」青伶吩咐道。

「是!」王玲低下頭,目光瞟了不遠處的韓冰一眼。

「王長老請稍等,」韓冰看到王玲要走,突然叫住了她。

王玲疑惑地扭頭望向韓冰。

韓冰微微一笑,從納戒中拿出一隻玉瓶,手指一彈,玉瓶化作流光飛向王玲,王玲疑惑間一把接住。

「這裡面,有三滴碧心髓,對恢復傷勢、提升修為大有益處,算作韓某向你賠罪了。」

王玲一愣,隨即目光露出精芒,「多謝。」她看了韓冰一眼,抱拳道。

「你倒是很捨得。」待王玲走後,青伶瞪了韓冰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癡情總裁請接招 「我與她並無仇怨,這次無端使她身受重傷,做出一些補償也是應該的。」韓冰輕嘆一聲。說完,再次拿出一隻玉瓶,放在桌上。

「這裡面還有十滴,是給雅婷和雅然的,就由你來轉交給她們吧。」

青伶心頭一震,十滴碧心髓!剛才的三滴就已經讓她覺得肉痛不已,這次居然一下子又拿出十滴來。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這些天材地寶!

青伶望著桌上的玉瓶,臉色緩和了許多,碧心髓對於修士有著巨大的好處,對她這樣的劍靈之體更是大補之物。

「那就留下吧。」雖然青伶不願意接愛韓冰的施捨,但她終究無法拒絕碧心髓的誘惑。

「我這裡還有一些,你以後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要。」韓冰說道,好不容易才與青伶的關係有所緩和,他還是想抓住機會,十滴碧心髓,雅婷和雅然兩姐妹根本就用不完,這裡面,已經是包括了給青伶的。

「一會兒,有人會帶你去客房休息,等到你要的材料準備齊了,你就可以帶走了。」青伶說道,沒有去回應韓冰剛才的話。

青伶說完,走出大殿。不一會兒,從門外進來一名長老,韓冰居然認識,是王茜。

「韓宗主,女王讓我來帶您去客房歇息。」王茜施禮道。

「有勞了。」韓冰點頭道。

封神宗的客房,設置在封神山的半山腰,王茜領著韓冰沿著台階向著山下方向走去。

「王茜,你的煉丹術現在如何了?我記得,三百年前,你剛剛到封神宗的時候,是三品煉丹師吧?」韓冰問道。

郎君傻乎乎:娶個甜妻來種田 王茜婉爾一笑,說道:「韓宗主記性真好,說起來,時間過得還真是快,一轉眼,已經三百餘年了,直到今天,王茜依然不敢忘當年韓宗主的不殺之恩。」王茜停下腳步,眼中露出追憶。

「是啊,三百年,物是人非,經歷了這諸多波折,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韓冰輕嘆道。

「原來,韓宗主也是一個多愁善感之人。」王茜笑著說道。

「你不懂。」韓冰搖了搖頭,他心裡的苦,並不是尋常人可以了解。

王茜低下頭,沉吟片刻,。

「韓宗主,請不要見怪,屬下認為,在你的心裡,還是有女王的。」王茜感嘆道,她與韓冰認識的時間已經不短,再次相見,聊一些深入的話題也很正常。只不過,之前一直沒有機會。

「連你也這麼認為?」韓冰突然感覺渾身一軟,一種無力的感覺襲遍全身,他自問,這麼多年以來,真正走進他心裡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慕青鶯,另一個便是青伶,如今他與慕青鶯已經結束,而青伶,也許,從來都沒有開始過。

「只可惜,她從來都只把我當成一個笑話,哪怕我跟她已經有一對女兒。」韓冰苦笑道。

「韓宗主,你不要太過傷心。」王茜看到韓冰幾乎崩潰的表情,輕聲安慰道。

「哈哈哈,」韓冰突然大笑出聲,他笑自己可憐,也笑自己傻。

「韓宗主,我們走吧。」王茜感覺今天聊的話題有些遠了,及時收手。

韓冰雖然氣憤,但是意識還是清醒,他看到王茜向山上走去,便也不再說話,順著她的步伐向著山下的方向走去。

接下來的時間,王茜一直沒有說話,韓冰同樣如此。 二人一直快走到客房閣樓門口的時候,王茜才開口道:

「韓宗主,屬下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王茜在韓冰面前,還是感覺自稱屬下更為自然一些。

「你說吧。」韓冰道。

王茜略一猶豫,說道:「這些年,追求我們女王陛下的人,不計其數,而且,我所見到的都是一些實力已經達到一定程度,敢於向女王表白的人,其它的不算,而女王一直都沒有答應,我想,她的心裡,一定早已心有所屬了吧?」

「也許吧,但是,那個人,一定不會是我。」韓冰輕笑,搖頭道。

客房並不遙遠,沒多久,二人便來到山腰的一座獨立閣樓,這裡風景雅緻,四周都被打理得非常乾淨整潔。

「韓宗主請進吧,這是我們的貴賓閣樓。」王茜向門口的侍女交待完,回頭向韓冰說道。

韓冰走進閣樓,這間閣樓是最近才新建的,光滑圓潤的木器之上,散發出陣陣幽香。

「女王已經交待,韓宗主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吩咐下人,但請不要在暴風城隨意走動,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王茜微笑道。

韓冰點點頭。

「兩位公主,居住在何處?」韓冰問道。

王茜一愣,略一猶豫,輕聲道:「兩位公主,長居公主府,從不外出。」說完,她偷偷地虛瞄了韓冰一眼,這些日子,關於韓冰與公主的一些傳聞,她也有所耳聞,所以不敢胡言亂語。

「你去忙吧。」韓冰看到王茜欲言又止的模樣,不好再問。

「韓宗主早點歇息。」王茜施禮道。

等到下人們都退下后,韓冰獨自一人坐在內室床榻之上。

窗外傳來陣陣鳥鳴之聲,他有心想要去外面走走,但一想到青伶的交待,想想還是罷了,犯不著為了這點小事再去與她發生爭執。

暴風城靈力充沛,即便是客房所在,也是如此,韓冰不難理解,為何暴風城這些年實力發展如此之快了。

三天後,王玲來到韓冰的閣樓,將一隻儲物袋交給韓冰。

「這些,便是韓宗主需要的材料,有幾種材料數量頗多,但也有一兩種不是太多,不知韓宗主是否覺得夠用?」

韓冰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探之下,內心震驚。

「暴風城居然能夠獨立搜集齊這麼多的礦石材料?」

「回韓宗主,暴風城屬於海島,礦石藏量本來就多,再加上死亡之海的海底也有不少資源,所以,韓宗主不必驚訝。」王玲微微一笑,說道。

韓冰點點頭,收起儲物袋,這裡面的材料,已經足夠修復星際羅盤,這一次暴風城之行,不虧。

「她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可以讓我見到公主?」韓冰問道。

「沒有說。」王玲如實說道。

韓冰輕嘆一聲,青伶遲遲不安排自己與女兒見面,他也不好催促。

「女王是否說了什麼時候見我?」韓冰不甘心,問道。

王玲尷尬一笑,搖了搖頭。

「也罷,那韓某就先回去了。」韓冰說道。

「王玲這就帶韓宗主前往傳送門。」王玲恭敬道。

幾個時辰后,韓冰已經回到東聖國城外,在他的命令下,南盟和雲霧宗的軍隊撤離。東聖國的對峙局勢就此終結。

到了如今,韓冰也不需要急著去逼迫青伶,等到星際羅盤修理完成,青伶自然會帶她們來,到時候,有的是機會見,青伶要離開落日星,不可能不帶上兩位公主。

這一場戰鬥,持續的時間雖然只有數月之久,卻是給整個落日星修真界巨大的震動,同時也讓南盟和北盟,都意識到了雲霧宗的強大。

雲霧宗再次廣收弟子,一來彌補戰爭的損耗,二來更加鞏固了水月國的實力,以國為宗,以宗為國,雲霧宗強勢突起。

韓冰回到雲霧宗,一頭扎進密室,研究煉丹之術。

煉器宗得到了材料補給,修復星際羅盤進展順利,歷時十年,終於完成。

從密室中走出的韓冰望著眼前的星際羅盤,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在他的身後,夏婉琪等人則是一臉憂慮之色。星羅盤修好了,意味著韓冰就要離去。

來自南盟和北盟的使者,已經在客廳等候,而暴風城的使者,也已經在路上。

有了這一次成功修復星際羅盤的經驗,煉器堂往後便可以自主研製全新的星際羅盤賣給南盟和北盟了。

星圖盤的搭乘人數有限,韓冰並沒有打算帶上過多的外人。

韓冰將星圖盤和星圖收入納戒。

「準備什麼時候走?」夏婉琪問道。

「就這幾天吧,我走之後,你就是雲霧宗的宗主,現在雲霧宗的地位已經穩固,況且還與南北盟、暴風城方面都有良好的外交,應該不會有問題。」韓冰說道。

韓冰說完,看了眾人一眼,離開了煉器堂。

在會客室,韓冰見到了已經等候多時的慕青鶯。

「恭喜你,終於成功了。」慕青鶯說道。

「往後,如果慕姑娘想通了,想要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也一樣可以。」韓冰微笑道。

「會的。」慕青鶯點點頭,望著韓冰,眼中露出一絲不舍和嚮往。她從納戒中取出一隻儲物袋,遞給韓冰。

「這裡,是一些靈石,供你路途之用,算是南盟的一點心意。」

「多謝。」韓冰接過儲物袋,星途遙遠,而且可能還存在著未知的危險,多儲備一些靈石自然是有好處的。

「有緣再見吧。」慕青鶯帶著隨從離開了。

另一處會客室,是夏婉琪接待的,北盟的使者同樣送來了很多靈石,表達了對雲霧宗的交好之意。

三天後,青伶帶著一小隊人馬來到雲霧宗。一行共十人,其中有兩名女子,頭戴面紗,從看面看不出面貌,僅僅從身材來看,算得上是亭亭玉立。

韓冰猜測,這兩位頭戴面紗的女子,應該就是他一直想見的兩位公主。

這是青伶這些年以來第一次來到雲霧宗。韓冰和夏婉琪親自引她們到了主峰的會客室。

「女王陛下是貴客,請上坐吧。」夏婉琪親自奉上茶水,禮貌地說道。

青伶坐下后,那兩名頭紗女子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來。

「什麼時候出發?」青伶直接問道。

「就今天下午。」韓冰目光在幾人身上掃過,在掃向兩位頭紗女子的時候,明顯眼神中帶著一絲期待。

王玲和王茜也在其中,另外的五人,三男兩女,韓冰並不認識。

「這些,都是封神宗的長老,他們與我隨行。」青伶看出韓冰的疑惑,淡淡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