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靈御門,北山禁地,那道靈光天幕前。

此刻靈御門的兩位最強者,親自守護在此,那胡金的眼中,時而有異光閃過,他此刻之舉,如似鎮守,但更像是在等待這什麼。

……

而此時,靈冢之地內。

盆地中心地區,那處凹谷之內,范豐之前布置的大陣,顯然已經撐到了極限。

「咔,咔擦。」陣陣脆響傳來,陣法屏障之上出現了裂痕。

陣內靈御門三人,均是面色微變,忍不住輕輕搖頭,他們怕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門中試煉之地,最終會成為他們的葬身之地。

「你們,繼續煉化半生之靈。」此刻,三人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這使得他們原本暗淡的目光,多了幾分光彩。

豪門奪愛:前妻太無恥 開口之人,顯然正是葉飛無疑,此刻的他,體內磅礴的靈力,隨之橫掃而出,掌中迅速掐訣,一道道古符文印記,隨之凝聚成型。

「這難道是……上古符文!」

「那複雜的紋路,其內傳來歲月的氣息,不會錯的。」半空之中,靈御門范豐此刻面色一怔,眼中頓時露出激動之色。

武道界,懂得陣法之道之人,上古符文對他們吸引力那無疑是致命的。

「師兄,什麼是上古符文?」遠處的宮素素,此刻被范豐的神情感染,忍不住開口問道。

而如此同時,隨著古符印訣的融入,此刻四周原本即將碎裂的大陣,幾乎是在眨眼之間恢復如常,頂端的那道缺口,更是變得完好如初。

靈御門三人,身上感受到的壓力,頓時煙消雲散。

「宮師妹,你有所不知。」

「如今武道界,哪怕是華夏隱門,精通陣法之道的武修,那都是屈指可數,正是因為陣法符文的缺失,才會如此的。」

范豐臉上的激動之色,此刻沒有半點消停特別是四周大陣恢復之後,他望向葉飛的目光,更是露出少有的崇敬之色。

普通的陣法符文,流傳下來的都極少,更別說上古符文印訣了。

在范豐的認知中,上古符文,那是數千前,那個武道昌盛的時代,流傳的完整符文陣法,可以撐得上陣法之源,而如今早已經失傳。

古符文印訣,更是在華夏武道界,消失了數千年之久。

華夏隱門,就算崑崙雪域掌教,老祖級別的強者,所掌握的古符文印訣,也都是極為殘缺不全。 「宮師妹,如今有古符文固陣,我們儘快煉化半生之靈,或許真的可以逃過一劫。」范豐此刻,眼中的暗淡,早已消失無蹤。

凹谷盆地,半空之中的大陣屏障,爆發出強盛的光芒。

靈御門弟子三人,隨即沒有任何猶豫,各自融入陣內,體內的功法開始運轉。

宮素素此時的臉上,不禁露出複雜之色,盤膝凝神之後,她忍不住睜開了雙眸,抬頭望向了半空之中。

「他……想要做什麼?」宮素素輕聲低語。

而此刻,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勢不斷上升。

大陣上方,原本那處缺口,儘管已經被古符文陣法修復,但此陣已然被葉飛掌控,他只需心念一動,身形便能夠踏出陣外。

天空之中,葉飛手持冰劍,一人身處陣外,面多獸海來襲,不見絲毫懼意。

下方陣內,除去宮素素意外,此刻的范豐以及另外一位門中弟子,同時注意了上的情況,臉上均是忍不住露出震驚之色。

「獸海,豈是人力所能匹敵,此人……」

「那氣勢,很難想象,這葉飛生於武道世家!」

「……」

范豐面色微變,抬頭望向上方,此刻目光有些不願移開。

就連那位,一直沉默的靈御門弟子,此時抬頭望向半空,眼中都是不覺地露出崇敬之色。

上方陣外,天空之中,葉飛眼中有紅芒閃過,許久不曾調動的氣血之力,已然被他灌滿全身。

「將璇兒還來。」

「否則,殺光你們!」

冷漠的神情,透著刺骨寒意的聲音,此刻回蕩在了半空之中。

那所謂的靈冢之主,他不清楚為何物,但既是此地之主,這些獸靈內屠殺,定會引起那東西的注意,而這無視是葉飛想要看到的。

「吼吼!」前方半空,黑雲遮天。

那一聲聲嘶吼,使得四周的空氣,都為之震顫,彷彿在回應著葉飛的話語。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寒,體內的靈力隨之暴漲。

「雷界,鎮神。」

「冰界,封靈。」

「藍火,焚天。」

抬手之下,三道界脈之力齊出。

他身上的雷龍紋身,隨之爆出金光,一道虛影從其背後,衝天而起應勢而上,可謂直衝九霄,融入上方天空的雷幕之中。

「仙兵,現,輾碎它們。」

葉飛翻手之下,紅仙竹笛出現在了掌中。

璇兒被抓走,已然將他心中的怒火徹底點燃,正如葉飛之前所說,他不介意毀了此地,同樣也不介意,將此地靈獸殘靈轟散殆盡。

這一刻,大陣上方,半空之中,那位手持冰劍的青年,身上的氣勢已然近乎爆發到了極致。

「燃血,給葉某凝。」葉飛低喝一聲,周身泛起了血脈。

他身體的力量,在燃血之術的加持之下,瞬間得到了一個極大的加強,此術可以讓葉飛的身子,一直保持在如今的狀態。

冰劍發出劍鳴,彷彿同樣感受到了主人的憤怒,劍身上的寒冰之息,隨之瘋狂爆發。

此刻,半空之中,葉飛狂笑一聲,身形帶起一道流光,沒有任何猶豫,向著前方那幾乎遮天蔽日的黑雲,直接閃身而去。

「呼吼……」獸靈的怒吼聲,同樣響徹天地。

霎時間,數百隻靈獸殘識,在黑雲之下,化作其本體的形態,儘管看上去有些虛幻,但每一隻靈獸殘識身上的氣勢,均是極為驚人。

黑雲下,靈冢獸海,此刻才算是真正成型。

萬獸來襲,氣勢如同風捲殘雲一般,怒吼著,咆哮著,向著前方的那個人類,瘋狂地猛衝而來。

「獸海,真正的獸海!」

「那位葉家主,若是無法抗住,我等性命難保。」

下方陣內,范豐此刻身形微顫,他知道此地獸海極為恐怖,但卻是沒有想到,獸靈殘識聚集在一起,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氣勢。

「他……應該能贏。」

大陣一旁,宮素素此刻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變化不定,眸光隱約有些微顫。

以一人之力,面對靈冢獸海,不見絲毫懼意,持劍戰天,這等氣魄,換做任何一個女人看到,都會心中震顫不已。

宮素素身為靈御門中,年輕一代的天驕之輩,儘管平時在門中一向清高自傲,但這一刻,上方那個青年,讓她不得不得為之動容。

大陣頂端,此時的葉飛,已然沖入了獸海之中。

他的身形,帶出數道殘影,每一劍落下,視線可見一片天地,被寒冰之力直接冰封。

「轟,轟隆!」雷幕之中,不滅天雷,隨著轟然落下。

靈獸殘識,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正在不斷地消亡,崩潰,最終消散與天地之間。

藍色火焰,在葉飛的周身橫掃翻滾,他手中的冰劍,沒有半刻停歇,眼中的紅芒,更越發的強盛,身上的氣勢在不斷攀升。

一隻只靈獸殘識,消亡與劍下。

在三道界脈之力,以及仙兵的配合之下,此刻的葉飛,宛如化身屠者,周身實質化的殺氣,幾乎可以將殘靈震散。

黑雲臨近,獸海襲卷。

而半空之中,那個青年的身影,卻是依舊閃亮,穿梭與殺戮之中。

「太強了!」

「武道界傳聞,看來絕非虛言,相比起傳說,此人只強不弱。」

「我等之前,還想與此人一戰……」

下方大陣之內,范豐此刻臉上露出震撼之色的同時,心中一陣后怕不已。

此刻半空之中,那位葉家之主,幾乎是以一人之力,鎮壓了靈冢獸海,場面過於震撼,讓下方三人,此刻心情久久無法平靜。

大陣頂端,葉飛大笑一聲,全身靈力融入右臂。

「斬!」只聞一聲低喝。

話音落下,一道巨大的冰刃劍影,隨之劃破天空,直指前方的黑雲而去。

在界脈之力的壓制之下,這一戰之力,沒有任何一隻靈獸殘識,能夠此刻上前抵擋。

「呼嘯……」

寒風襲卷天地,帶著不化的極寒冰凌,將前方那片黑雲,硬生生撒開了一道裂口,其內的凝聚之息,隨之慢慢崩潰。

四周漫天的獸靈,傳出哀嚎之聲。

隨著黑雲的崩潰,獸海慢慢的消散,天空之中尚有威壓橫掃,但明顯不足畏懼。

「還不出來么。」

「等葉某親自來尋你……」半空之中,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他的眼中露出果斷之色。

這片靈冢之地,除去骸骨盆地之外,前方千里之外,還有著一座原始叢林。

若是葉飛沒有猜錯,那靈冢之主,應該藏身與其內。

凹谷盆地,隨著黑雲的消散,很快恢復了平靜,葉飛身上的氣息平息,身形落入大陣之內。

而此時,靈御門的剩餘三位弟子,身上的氣勢,都是同時一凝,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背後升起了一道虛幻的獸影。

只待片刻,獸影消失,三人均是面露喜悅之色。

「多謝葉家主,此事在下感激不盡。」范豐此刻上前一步,隨即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宮素素,以及另外那位二代弟子,此刻也是連忙抬手抱拳。

很顯然,他們全都成功凝聚了伴生之靈,儘管本身的境界,沒有任何的變化,但配合伴生靈,其戰力都會暴漲。

「交易而已。」

「你們回去后,告訴胡金老兒,璇兒若是有事,葉某定毀了這片空間。」葉飛面色冷漠,掃了前方三人一眼沉聲道。

此言一出,前方三人均是身形一顫,臉上同時露出思索之色,但此刻卻是不敢多言。

前方的葉飛,在說完之後,便是收回了目光,不在理會這三人,而是轉身向著前方走去。

凹谷盆地,前方不遠,那個孤獨的身影,已然漸行漸遠,逐漸消失在了,靈御門三位二代弟子的眼中

半空之中,靈光忽閃,那座大陣隨著葉飛的離去,瞬間消散崩潰。

范豐等人,在愣了半響之後,才慢慢慢回過神來。

「范師兄,璇兒是誰?」宮素素雙眸微閃,下意識地輕聲道。

范豐聞言,也是不禁緊鎖。

他隱約能夠猜到,葉家主所言,應該與之前,他們巧遇靈冢之主有關,但具體的情況,他們三人都不是很清楚。

「伴生之靈,我等已經獲得。」

「趕緊回山門,將此地之事稟報老祖,其他的事情,與我等無關。」范豐沉默片刻之後,隨即低聲開口說道。

很顯然,靈冢之地,一定是發生什麼。

但從方才的情況來看,以他們的戰力,再留下此地毫無意義,這是事情也不是他們能夠干預的。

「嗯,也好。」宮素素雖然有些不願,就這般輕易離去,但此刻他們別無選擇。

盆地深處,那裡傳聞是靈御門歷代老祖坐化之地,不是他們這些弟子,有資格踏入其內的。

說罷,三人對視一眼,隨即不在多言,轉身沿著來此的線路,開始原路返回,只要到達盆地的邊緣,他們就能夠與門內取得聯繫。

……

而葉飛,在與靈御門分別之後,身形在昏暗的天空下,帶起一陣流光,直指遠處的原始叢林而去。

千里距離,不過半刻時間足矣越過,遠處的地平線上,那片奇異的叢林,很快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四周空氣中的凶煞之氣,同時明顯更濃了幾分。 叢林內,壓制靈識,無法探究太遠的距離。

再其邊緣處,葉飛身形頓住,緩緩抬起頭來,望向前方之時,他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黑色的樹木。」

「灰色的花灌,叢林……」

這裡無疑是一片黑暗森林,其內氣息嘈雜,散發著令人心顫之感。

不見獸蟲鼠蟻,看不到半隻飛禽,整片森林透著一股,讓人感到恐怖的寂靜。

森林邊緣,葉飛沉吟少許,隨即移步踏入其內,他的身影,彷彿是被黑暗吞噬,很快消失無蹤,不見了蹤影。

黑暗中,四周仍舊是一片安靜,不知前行了多久,葉飛忽然停下了身形。

「咔咔。」一顆黑色古樹上,他的腳下,踩斷了一顆枯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