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霍司星看到有點想吐血,看了一眼自己正被使喚的員工,一向也沒什麼好脾氣的她,忍不住了。

「等一下,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把這裡弄成一個蝴蝶樣子嗎?那哪需要這樣啊?直接用插的不行嗎?還用這麼麻煩。」

「插?」

這話一落下后,立刻有人尖銳的反問了一句:「你以為這個可以隨便插出來嗎?這種藝術花,那只有高端的花藝師才能插出來的。」 不管多不多,只要是活的宋宸是肯定一點都不放過,這要是帶回去了,再加上部落里的,互相再生幾窩,數量這不就上來么,在宋宸看來,這些活着的牲口就是此行除了俘虜之外最大的收穫了。

後面有兩個山洞,裏面養的都是些兔子,甚至還有刺蝟之類的小動物,數量也不多,看來只是養著玩的,並沒有大規模養起來,不過這些小動物在騰蛇部落也不稀奇,部落里的數量還是非常多的,這裏有沒有都無所謂,而且這些小一點的,宋宸也沒有想着帶回去,在路上充當食物倒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最讓宋宸驚喜的就是最後一個山洞裏竟然養了六匹馬,來的時候就知道北邊這一片草原上是有馬存在的,宋宸還看到了不少馬群,也想着找個機會抓一些回去,畢竟馬這種動物對於一個部落來說,不管是用來平時作畜力還是用作戰爭上面,效果都非常不錯。

但看到黑暗部落這裏已經被馴化了的宋宸依舊是非常的欣喜,至少說明馬馴化起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黑暗部落的人都能抓到,騰蛇這邊肯定不會輸給他們,而且看這幾匹馬的樣子,應該不是最近這一段時間才抓回來的。

它們看到了宋宸這些陌生的人,只是初見時短暫的驚嚇了一下,後面竟然還迎接了上來,打着響鼻估計是索要草料呢,好在這一次健也跟了過來,所以很快就從黑暗部落的倉庫裏面搬來了一些草料,嘗試着挑選了幾種,最後選擇了一個這些馬看起來最喜歡的餵給了他們。

回到部落之前,這些馬肯定就吃這一種草了,至於回到部落之後,看看他們能不能接受苜蓿,如果可以的話到省的重新種植其他草料了。

不過即使不喜歡宋宸也能理解,畢竟在他看來馬還是更重要一些,花點功夫種點他們喜歡吃東西是非常值得的,見到這六匹馬,宋宸的心情都好了起來,一掃之前的陰沉。

雖然數量不是很多,只有六匹,但也算是給部落里開了一個好頭,這可不是大家花了多少工夫抓獲來的,有了這個珠玉在前以後大家在這一片抓馬肯定也更有動力一些。

由於雙方並沒有爆發激烈的和戰鬥,整個受降過程也沒有耽擱太長時間,忙活到現在,基本上所有的山洞都看完了,也沒有到中午,清點了一下物資,幾個山洞,一共搜刮出來將近兩萬斤的食物,其中大部分都是肉乾,還有少量的不知道什麼物種的根莖。

看着數量似乎非常多,但俘虜加上騰蛇聯軍就差不多有七八百人了,這麼多人每天的吃食也得一千多斤,所以這些東西到了部落里能剩多少還兩說呢,畢竟從這裏到騰蛇部落也有十來天的距離。

除此之外就是三十四隻羊,六匹馬,十八隻小兔子,五隻刺蝟,還有兩隻小狐狸,除了羊和馬,其他的是不準備帶回去了,加上宋宸現在心情大好大,手一揮讓做飯的人直接拿了十隻兔子過去,今天中午吃頓好的。

在外面吃飯基本上都是以肉乾為主,能有一頓新鮮的肉,已經算是非常好的事情了,至於剩下的還是帶回駐地,那邊還有二十來人呢,既然開心,那肯定都得分享一下。

吃完飯宋宸就決定帶着大家往駐地趕,畢竟之前大部隊過來了,但是並沒有給那邊留太多的食物這隻有一頭猛獁象的肉是留在那邊的,要是真吃起來的話也挺快的,這已經是出來的第五天了,加上往回趕的時間,相信也剩不了多少。

所以吃飯之前的這段時間就用來收拾一下各種物資,這麼多肉乾,部分還是得放在車上,但是只有六輛牛車,再加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每輛車最多也就裝個千八百斤不得了了,剩下的還是得讓大家給背回去。

雖然之前非常嫌棄黑暗部落收集的那些獸皮,但是現在也不得不用了,最近大家也算是輕裝過來的,不少東西都沒有帶過來,而且即使帶了也不會又足夠裝一萬多斤的獸皮。

將近五千斤肉乾放在車上,剩下的全部都用獸皮包了起來,一個包裝四五十斤的樣子,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並不算太沉,即使稍微大一點的孩子也能背得動,最後一共裝了三百多包,交給俘虜們就差不多了,騰蛇聯軍這邊到不用備幾個。

還有就是健還收拾出來不少草料,這都是給羊還有馬準備的,草料的話只能堆放在車上了,因為雖然不是很重,但是體積比較大,人拿着和背着都不是很方便,之外馬還被宋宸拉了個壯丁,每一匹身上都背了一些東西,有的是武器,還有的是平時用的東西,像鍋之類的炊具。

收拾得差不多來,宋宸才發現自己這些人竟然比來的時候還要輕鬆一些,除了必要的武器裝備之外,其他的東西,要麼放在車上,要麼就讓俘虜給拿着的。

中午吃飯的時候也沒有虧待他們,肉乾雖然不說管飽,但一個人也能分到一小斤的樣子,至於那些孩子吃的都是和騰蛇聯軍差不多的東西,要不是鍋太小了,實在裝不下那麼多吃的,待遇還能更好一些。

走之前宋宸讓的人將稍微大一點的山洞都用石頭,還有木頭給封了起來,這樣大的山洞在這一片也是不常見的,如果以後在這一片有需要的話,倒是可以當成一個臨時的住所,。

宋宸還特意帶着兩個祭司,去了一趟黑暗部落的祭壇,看着他們虔誠的祭拜了一番,然後將權杖放在了祭壇的兩邊,對他們來說這應該是非常痛苦的事情,畢竟從此以後,黑暗部落的信仰就沒有了,進了騰蛇聯軍的部落里,肯定是不能在祭拜他們的天神。

沒有在乎這一點時間,前後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宋宸才和他倆從山洞裏面走了出來。

「出發」,走到隊伍最前面,宋宸大聲喊了一句,畢竟現在的隊伍已經有好幾十米了,聲音小一點,後面的人還真不一定能夠聽得見。

整個隊形的排列和來的時候區別還是非常大的,前面是宋宸還有商和貿,幾人帶着路,後面跟着的就是黑暗部落的俘虜了,但是在俘虜的兩邊都有騰蛇聯軍的人,拿着武器看着他們,也算是防止有什麼意外出現,不過和這麼多俘虜相比,騰蛇聯軍的人手就顯得非常少了,所以隔上四五個人才能分到一個人看着。

但是俘虜手上又拿着東西,腳上的繩子雖然為了趕路鬆了一點,但想要大步流星地快跑,肯定也跑不起來,所以只要時不時盯着他們就行,俘虜的青壯年也被分散在隊伍當中,反正有牛車,而且還拉着貨,速度肯定是快不了的,正好和小孩子們趕路的速度差不多。

所以即使隊伍稍微亂一點,也沒有什麼大礙,至於健他們就趕着羊還有馬跟在隊伍的最後面了,其實宋宸是非常想體驗一下在駿馬身上平治的快感,但畢竟還只是初次相見,雖然這些馬隊於騰蛇聯軍也沒有太大的抵觸,但想來都是沒有被騎過的,宋宸可不想直接從上面摔下來。

這樣的事情還是等以後在部落里養熟了,而且被人馴化之後再嘗試吧,現在只能多忍忍了,反正都有了,養到能騎着想來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由於人數非常多,所以整個隊伍也拉的比較長,前後差不多一里地的樣子,還好這些俘虜都非常的老實,一路上也沒有發生什麼糾紛。

但人一多了速度也提不起來了,光是吃飯的時間就比來的時候用的長一倍都不止,每次做飯都是幾十個人同時上陣,這種事情宋宸又不想交給我們來干,畢竟誰知道他們做出來的飯能不能吃呢。

好在是按照原路返回之前,已經將路給收拾的非常好,走了一些擋路的草,也被砍得光光的,可以說是暢通無阻。

這樣宋宸感到頭疼的就是晚上休息了,尤其是還看着這麼多的俘虜周圍,肯定是找不到山洞的,只能讓每個人拿獸皮先湊合著,好在天氣也不算太冷,蓋上一兩張獸皮也就差不多了。

騰蛇聯軍就在他們的外圍休息,但為了防止這些人有什麼其他的想法,所以每天晚上都要留下十來個人守夜,兩班輪換著來就是三十多人了,所以這幾天大家都沒能休息的好,白天還得趕路,晚上又睡不好覺。

我在觀察下來,服務們都比較老實,所以後面兩天看着他們的人也漸漸的少了起來,每一天差不多十來個人的樣子,分成兩班,一批就是六七個人。

當天中午開始出發的第五天晚上就走到了駐地裏面,時間上來說並不算太慢,畢竟還帶着這麼多人呢,這也說明不管是騰蛇聯軍的人還是俘虜們都沒有偷懶,基本上可以說是全速前進著。 兄妹倆從豪華公寓出來時已經過了晚上8點,江源新一也終於把所有科目的押題試卷都給了千歲。

先讓她自己做一遍,再用一天時間給她講解鞏固,如果這樣還無法及格,那他真的無話可說了。

「裕美,今天你自己先回去,我去網咖那裏轉轉,我答應過吾野前輩,每個星期至少要至少過去看她兩次,順便幫忙。」

「那……歐尼醬小心,早點回來。」

推開網咖的玻璃大門,江源新一一眼就看到了正沉迷電視劇的美女老闆。

「老闆,包夜多少錢?」

「3000。」香織小姐頭也不抬,似乎還沒發現有什麼不對。

「這麼貴啊?可憐我還是一個貧窮的高中生,唉,能不能便宜點?不行的話,幫你打工幹活兒也行。」

聽到有些耳熟的聲音,吾野香織終於從眼前的電視劇回過神來,抬頭就看到江源新一那張笑吟吟陽光乾淨的甩臉。

她眼裏露出驚喜的神情,可又很快板着臉。

「哼哼,沒良心的傢伙,可算還知道來看我?還以為騙了姐姐的錢,就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呢。」

江源新一覺得有些頭疼,這滿滿一股子幽怨的味道是怎麼回事?

「香織姐,最近學校組織考試,這不剛考完就過來看你來了嗎?你看,答應你的事情,我可是點兒都沒忘記。」他無奈道。

「哼,算你還有些良心。」

今天的香織小姐穿着黑色的開衫裝,灰色的內襯挺起大大的球形。

她像往日一樣趴在吧枱上,擠壓得變形的衣服,悄無聲息的吸引了江源新一的目光。

她微微勾起嘴角,笑容嫵媚而自然。

這傢伙,平時什麼都不吃,就好這一口。

「快來讓姐姐抱抱,好像這幾天長結識不少?嗯,看起來沒以前那麼瘦了。」

吾野香織像是根本沒注意到他的目光,身體前傾,故意露出開闊的低領,想要隔着吧枱抱住他。

江源新一讓步躲閃開,艱難的撤回視線:「香織姐,你身上太香了。」

「嗯?香一點……難道不好嗎?我可沒有噴任何香水哦,都是自然而然的味道呢~要不新一弟弟用你聰明的頭腦鑒別一下是什麼味兒?」

吾野香織魅惑的舔舔嘴唇,嬌弱的語氣突然多了幾分撒嬌的嗲味。

江源新一狠狠搖頭:「算了吧,我對這方面根本不了解,而且香織姐的水太深了,我怕把握不住。」

「深不深淺不淺的,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你說是不是?」

香織小姐輕輕一口氣呼到他臉上,溫潤的香甜氣息還帶着水汽:「說不定,未來就在你眼前呢,只要伸出手就能夠夠到喔~」

江源新一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這位前美女老闆,每次看到他都會忍不住調戲,真不知道自己是遭了什麼樣的孽。

他無奈苦笑道:「香織姐,我還是一名朝氣蓬勃的高中生啊,你這樣會讓我失去奮鬥的激情的。」

吾野香織深伸出一根蔥段似的手指,羞答答在他眉心上點了一下。

「香織姐我啊,最喜歡像你這樣朝氣蓬勃有幹勁的高中生了。」

「咳,香織姐,我還小。」

她眨了眨眼睛,看向他下面:「不小了喲~」

江源新一深吸一口氣,使勁揉了揉自己的臉,這女人難道就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

「香織姐,你再這樣我就只好回家了,過個十天半個月再來看你一次。」

「好吧,不逗你了,我說你呀,軟飯擺在你面前都不願意吃呢?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吃還吃不着呢。」

香織小姐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不過,姐姐的家門兒隨時給你敞開着,什麼時候肚子餓了,記得聞着飯香找過來,姐姐家裏別的沒有,就是錢多。」

江源新一頓時羞愧無言。

他現在已經吃了兩碗軟飯了,再吃一碗的話,怕吃不消直接撐死。

這個話題目前看來只能中午接着聊了,因為早晚都要出事。

「今天店裏的人多不多?」他問道。

「多啊,你來之前都忙得沒空看電視劇,就這會兒有點兒時間。」

「香織姐就沒想着招一個店輔導員?」

「我也想啊,可是怎麼都找不到像新一弟弟這樣帥氣的熱血少年,要不你再回來給姐姐打工?工資嘛5000円一小時也行,就當提前吃姐姐家米飯了。」她哧哧笑起來。

江源新一揉了揉眉心,怎麼話題又扯到他身上來了。

難道他是吸引富婆體質?

「香織姐,偶爾來給你幫忙可以,打工的話就算了吧。」

他嘆了一口氣,現在不差錢了,膝蓋就是比以前硬氣:「我去看看裏面有沒有哪裏需要打掃的。」

江源新一熟練的在休息室里找到一次性手套,拿着清潔工具在各個無人的隔斷包間里轉了一圈,清理出了一些裝着不明液體的小氣球,煙頭,紙巾,零食包裝袋等。

「辛苦你了,去上上網休息一下?」吾野香織笑道。

「成。」

隨便找了個包間刷上管理員的卡,江源新一熟練的打開奇迹登錄自己的賬號。

剛剛上線,接收到了密聊消息。

貓貓最可愛了:「師父父,你來啦?今天帶我去哪裏升級?」

江一:「???」

貓貓最可愛了:「師父父,你這是什麼意思?」

江源新一愣了一瞬,點開這個人的角色信息,28級的女劍士,又點開師徒面板,在親傳徒弟一欄,的確寫着【貓貓最可愛了】的名字。

江源新一想起來,這應該就是田宮說的,收的那個女徒弟了吧。

他在鍵盤上迅速打字。

江一:「不是本人。」

……

屏幕前的羽沢千鶴看着這句話瞳孔微微睜大,呼吸一滯,心情莫名有些緊張起來。

江一君的賬號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他本人,一個是他朋友。

如果現在上號的不是他朋友,豈不是說……

羽沢千鶴的眼神漸漸發光,她有些不敢確信,繼續用小號小心翼翼的跟他溝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