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電話那頭的方少雨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了周慧有些不耐煩的道:“沒興趣……沒有其他事了吧?好了,我現在很忙,掛了……”

周慧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方少雨那頭,聽着電話裏傳來嘟嘟嘟的聲音,他知道周慧掛了他的電話,不過他卻一點沒有生氣,反而嘴角露出了一抹斜斜的笑意,“哼哼……早晚要將你搞到手,楚冰雪那丫頭是帶刺的玫瑰,不好下手,你這朵盛開的牡丹……我方少雨採定了……”

“小慧,以後說話可不要那麼直白,你要學會用心計,媽這輩子算是看透了,這人過於實在,或者說話不夠委婉的話,是肯定要吃虧的……”

周母宋雅詩見周慧說話直來直去,就在一旁教導道。

“好,我知道了媽……”

周慧一邊看手機裏的時間,一邊看外邊的天色,現在正是下午三點多鐘,外面的太陽還老高老高的,溫度呢……只是稍微的有一點熱。

“對了媽,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在家多多休息吧!”

周慧說完就將手機放到了兜裏,轉身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不到片刻時間,周慧換了一身長裙,滿臉高興的在房間裏走了出來。

“媽,你看這身衣服好看嗎?”

周慧來到母親的近前轉了一圈後,問到母親宋雅詩。

“嗯……我女兒不管是穿什麼衣服都很漂亮。”

周母宋雅詩聞言朝着周慧誇讚道。

“呵呵……那我走了媽……拜拜……”

周慧聞聽母親的誇讚,呵呵一笑的擺手再見。

周慧開了一輛紅色的奧迪轎跑離開了周家別墅,朝着千里橋鎮飛馳而去。說起這輛車,並不是周家給她買的,雖然周家很是有錢,對於一輛幾十萬的車根本就不在乎,但是周慧在他們周家的份量實在是太少了,所以連一輛也混不上的。

至於這輛車的來歷,說起來她還是沾了大虎的光,這輛就是大虎的那個老徒弟錢滿堂送給李玲的,都說人老成精,這話可一點都不假,以錢滿堂的眼力,那裏還看不出大虎與周慧的關係,要是大虎是錢滿堂的師傅的話,那周慧豈不就是他爲了的師母了,買輛車送給這位未來的師母做禮物,那不正好提前打下了關係嗎,

別人恐怕不知道,但是這錢滿堂心裏清楚的很,這李大虎可不是什麼池中之物,總有一天這傢伙肯定會一飛沖天的。因此提前打下關係纔是上上策。

……

超人診所,在大虎幫助李玲夫婦解決了那次的事情後,這家診所的名氣就漸漸的傳了起來,過來看病的人也隨之多了起來,不過衆多的病人大都是……衝着那個有着神醫之名的李大虎而來,在沒有見到李大虎後,有的就直接離去,也有的就讓李玲的丈夫郭藍超來給醫治。

郭藍超在得到了大虎的那個銀針百變以後,對於一些疑難雜症也算是手到擒來,所以他診所的名氣,在大虎的威望之下,與自己的鍼灸之術的影響下慢慢的大了起來。

今天是週末,上午來看病的人很多,所以李玲就來到了丈夫的診所幫忙。但是到了下午人就漸漸的少了起來,李玲見診所不忙了以後,她就給丈夫郭藍超說了一聲,自己就會她們的住處了。

大首長,小甜妻 李玲的代步工具是一輛銀白色的電動車,她騎着電動車回到了溫馨家園,在來到八號樓下時,李玲看到了一輛紅色的奧迪跑車,眼裏的火辣很是明顯。

雖然李玲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女人,但是她也是很喜歡車的,尤其是紅色的車,這是她的人生目標,她一直相信自己以後肯定會有這麼一輛車的,當然了她也知道自己現在經濟狀況,所以呢就將這個小小的願望悄悄的埋在了心底。

如今有一輛這樣車的在自己的眼前,李玲再也安奈不住對車的衝動,放下了自己的那輛二輪電動車,輕輕的來到了這輛紅色的奧迪車前,用手輕輕的摸了一把。

誰知道這車的反應能力如此的敏感,就這麼一接觸,這車就嗷嗷的叫了起來。

李玲聽着奧迪的叫聲心裏開始慌了起來,李玲有些擔心,她擔心有人將自己誤解成盜車女賊就不好了。

“玲玲……”

正在李玲慌神之時,一道既熟悉又好聽的聲音響了起來。

李玲回眸一看,果真如她猜想那般,這聲音的主人就是她的閨蜜加同學周慧。

“慧慧……”

李玲帶着些許的激動喊出了她這一輩子最想見的人。(。 記住

“玲玲”

“慧慧”

兩人相互的喊着對方的名字,彷彿是多年未見的至朋好友一般,兩人激動的相擁在了一起,彷彿又回到了從前。

他們的相聚就好比那首歌一樣“如果再回到從前所有一切重演,我是否會明白生活重點,不怕措折打擊,沒有空虛埋怨讓我看得更遠。如果再回到從前是與你相戀,你是否會在乎永不永遠,還是熱戀以後,簡短說聲再見給我一點空間。我不再輕許諾言不再爲誰而把自己改變歷經生活試驗愛情措折難免,我依然期待明天”

雖然這首如果在回到從前並不太合適此刻的她們,但是有的時候友情可以勝的過愛情,因爲友情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而愛情這個東西是隨時會變得。

“玲玲你回來了爲什麼不給我打電話呢?”

極品透視醫聖 周慧眼眸中含着淡淡的霧氣,聲音有些哽咽的問道。

“慧慧我我想過給你打電話,但是我的老公他他說我們剛來就別去麻煩別人了,於是我我就沒有給你聯繫。”

李玲的聲音同樣的有些沙啞,其中的感情之意流露的無比真切。

“呵呵,你看我們倆這是怎麼了,久別重逢應該是件高興的事,我應該高興纔對嗎?”

周慧好似想到了什麼破涕爲笑的對李玲道。

“是啊!你看我們都這麼大人了,還跟小孩似得,真是有些好笑”

李玲也露出了燦然的笑容,附和着周慧說道。

“哼哼,是啊!我們都是二十多歲的人了,怎麼還跟小孩一樣呢!走吧我請你去吃飯”

周慧哼笑了兩聲,接着對李玲道。

“吃飯?這有些早吧?”

李玲一聽周慧說吃飯,於是看了一下天色,感覺到天黑還得需要一些時間,於是就有些納悶的問道。

“沒事啊!我們先找家酒店然後坐下好好的聊聊,我想我們這麼長時間沒見,肯定會有許多話要說的對嗎?”

周慧看出了李玲的不解,當下對她解惑道。

“嗯”

李玲撅着嫣紅的小嘴想了想道“好吧,我用我的電動車帶你,你說我們去那好?”

“電動車?”

周慧聞言有些疑惑,不過轉眼就看到了門口停放的那輛二輪電動車。

“嘿嘿玲玲,不是我打擊你,現在姐妹可不坐這玩意了,你看”

周慧言罷從衣兜裏拿出一把鑰匙,對着門口的那輛紅色的奧迪轎跑一按,那輛紅色的奧迪轎跑發出了兩聲滴滴的叫聲。

“慧慧?這車是你的啊?”

李玲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問道。一開始她還以爲這車是那個被人保養的小二,小三的呢!且不料竟然是自己的閨蜜好友的。

想到這裏李玲有些懷疑的問道“慧慧,你不是給什麼大老闆之類的或者公子哥什麼的給包養了吧?”

“說什麼呢?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

周慧聞言眉頭一皺有些不高興的道。被自己最好的閨蜜好友懷疑那可是件極其嚴重的事情。

“那你這車?”

李玲腦子像是有些短路似得,很是弄不明白的問道。

“呵呵呵你是說這車的來路吧!好,我告訴你,不過這說來話長,我看我們還是去找一家酒店要個包廂,坐下之後好好的在說這個問題吧。”

周慧看到李玲那非常糾結的表情,當即呵呵一笑的說道。

“嗯,好吧,就聽你的。”

李玲相信周慧不是那樣的女孩子,所以同意了她的建議。

“走上車”

周慧拉起李玲的手,走向了那輛奧迪轎跑。

兒女上了那輛紅色的奧迪轎跑,奧迪車在原地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然後嗡的一聲消失在了溫馨家園的小區內。

雨林烤鴨店是一家三星級酒店,也算是在這千里鎮上小有名氣的一家酒店了。現在正是下午四點多鐘,來吃飯的客人當然是有些少了。

在門口的兩個高個子保安,閒來無事所以他們的眼睛不住的往馬路上瞅,因爲馬路上不時的有穿的時髦性感的妹妹走過,有的甚至直接穿的是齊臀裙,將那兩腿白白的大露在了陽光下,看的那兩個保安的心砰砰直跳。

“唉唉別看了,來車了”

門口右側的一名高個保安,看到了一輛紅色的轎車,正慢慢的向他們這裏駛來,所以就小聲的提醒到另一名保安道。

另一個高個子保安聞言,立馬就轉過頭來昂首挺胸,端正了姿態。

紅色的轎車慢慢的行駛到了雨林烤鴨店的門口,剛纔說話的那一名保安見了,立馬跑上前去開始指揮停車。

車子停好了,從裏面出來了兩位美女,一位若若大方,氣質優雅,如同仙女一般。而另一名,雖然沒有那一位氣質上的優雅,但是也算是小家碧玉的那種,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活潑可愛,很是惹人疼惜。

這兩人不是別人,她們就是從溫馨家園趕來的李玲與周慧。

保安見了兩個美女,立刻向着他們打了敬禮,這個敬禮比以往的都要標準幾分,只是這保安的眼珠隨着李玲與周慧的移動而轉動,直到李玲與周慧進了雨林烤鴨店,他們的身影消失後,這名保安才堪堪的回過神來,放下了那個打着敬禮的手臂。

這名保安回到了門口的崗位上後,衝着另一名保安搖頭苦笑了一下,就頭正身直的再次站起崗來。

周慧與李玲來到大廳後,有一位貌似大堂經理的女人走上前來接待,“您好,請問您是開放啊?還是吃飯?”

這位大堂經歷現在有些疑惑,這個時候來說是吃飯吧有些早,說是開房吧你說你兩個女人開放難道是,想到這些後所以纔會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奧,我們定個包間,晚上在這吃飯,不過我們現在就要到包間裏去,還麻煩你去給安排一下。”

周慧看着那個大堂經理疑惑的表情後,當即就解釋道。。 “奧,我們定個包間,晚上在這吃飯,不過我們現在就要到包間裏去,還麻煩你去給安排一下。”

周慧看着那個大堂經理疑惑的表情後,當即就解釋道。

萬古主宰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大堂經理恭敬帶着周慧與李玲兩人上了三樓,在三樓的一處凝香閣包間門口停了下來。

“兩位,請看一下這個包間是否還滿意呢?”

大堂經理打開了凝香閣的門微笑的問道。

“嗯……啊……真香啊!慧慧,我們就這間吧?”

李玲在那位大堂經理打開門的那一剎那,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一時間李玲差點被這香氣給陶醉了,於是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問道周慧。

因爲周慧既然帶李玲過來這家酒店,顯然的是她準備做東,所以李玲纔會徵求她的意見。

“嗯,我也很喜歡這間,那就選這間吧!”

周慧也對這包間裏的香氣非常的滿意,所以就沒有在去其他房間看看的意思,因此才選擇了這間包間。

“那兩位就先裏面請吧,我一會安排人上茶過來。”

大堂經理見到兩女非常滿意的樣子,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

“好的,那你去忙吧,有需要的話我會在找你的。”

周慧說罷就與李玲手拉手的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那個大堂經理見狀微微一笑就離開了包間,並且順帶的將包廂的門輕輕的關上。

“慧慧,你的那車好漂亮啊!是誰給你買的?”

就在大堂經理走後,李玲毫無忌憚的開口問道。

“呵呵……這個啊……”

周慧聽到這個問題開始猶豫起來,因爲這送給她車的人……與她的關係有些不大好說,要按輩分的話……她應該要叫爺爺,如果按他和大虎的關係來說的話,沒準兒,她還是那個錢滿堂的未來師孃,所以這個問題不太好解釋。

“這個是一個親戚送的。”

想了半天周慧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說法。

“親戚?”

李玲有些疑惑,因爲她知道周慧是個被家族拋棄的女孩,她還那裏有什麼有錢的親戚啊?

“奧,忘了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回家了,而且我的父親也同意了,現在我和我的母親在一起住呢

!”

周慧見到李玲疑惑的神色,當即解釋道。

“啊?你……你回家了?”

李玲聽到周慧所說驚訝的問道,不過感覺自己的話有些不妥時又接着道:“那恭喜你了,恭喜你重返家族。”

“呵呵……嗯,謝謝你玲玲,對了,聽說你回老家結婚去了,不知是那個有福人娶到了你?”

周慧岔開了自己的話題,然後問起了李玲。說實在的,她知道李玲回老家結婚去了,但是因爲種種的原因她沒有去參加李玲的婚禮,對此,這件事在她的心裏留下了一個小小的陰影,所以呢?她打算見過李玲的丈夫後,準備送給她們一件新婚禮物。

“奧,我丈夫是一位醫生,他是我在老家相親認識的,人還算是老實,比較實在的那種,現在在這裏開了家小診所……”

李玲將她與郭藍超的相識相愛到最後的結婚,大體的給周慧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我靠,閃婚啊?”

周慧聽完了李玲與她丈夫的故事後,很是難得的說了一口稍稍的粗話。

“嗯,算是吧,我們老家那……都是這個樣子的,很少有自己戀愛結婚的,我吧……可能是受到我母親的影響,有些小小的封建思想,所以就這樣了。你不會笑我吧?”

李玲聽完了周慧的話後,眼珠子轉個不停,想了想對她解釋道。

“呵呵……怎麼會呢!羨慕你還來不急呢!唉!不知我的白馬王子在何方呢?”

周慧呵呵一笑的說道,轉而想起了自己於是嘆了口氣自問道。

“你的白馬王子?這個我不知道,不過嗎……你的黑馬王子……我卻是知道的,你想不想知道呢?”

李玲看着周慧臉上浮現的一絲憂愁,當即說道。

“黑馬王子?”

周慧聞言隨即一愣。

軍統黑少,我娶了! “嗯,黑馬王子。”

李玲點頭確認道。

“嗯……那好吧,你說說看,我的黑馬王子在那?”

周慧聞聽李玲的話,歪着腦袋看着李玲想了想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李玲故弄玄虛的說道。

“不會說你吧?我可沒有這嗜好,你還是得了吧?”

周慧聞言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連忙擺手說道。

周慧知道李玲的性格就像是一個男孩,要說她自己是王子周慧還真有點相信,不過說道這黑馬王子……周慧認爲李玲長得長得挺白淨的一姑娘,不,現在說是少婦纔對,李玲結婚了嗎



至於要說她自己是黑馬王子的話,那麼周慧就想到了一處地方,只有那個地方……纔是李玲最黑的地方,簡直不黑人都要黑。

“切……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滑頭啦,我有說過是我自己嗎?我說的是李大虎……”

李玲很是不肖的對着周慧道。

“李大虎……”

周慧聽了這個名字後開始沉默起來。

李玲看到自己說出李大虎的名字後,發現周慧的神色立馬沉了下來,心裏不由得開始胡亂猜疑起來,難道大虎與周慧發生了什麼不高興的事情?還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慧慧,你和大虎沒事吧?”

李玲小心的試探着。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啊……額,沒事,沒事。對了,最近你見過大虎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