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電視劇到第五集,戲裏的香原杏子才和五十嵐凜熟絡起來,而戲外的他也才稍稍和她增進了一點同事之情。

這樣想着,崇蓮川突然有點想學學橘本千江,吹兩聲無奈的口哨。

走到走廊中間時,細心的他突然察覺到她走路的姿勢有些怪異,不着痕跡地皺了皺眉,崇蓮川低聲問道,“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東嵐優身體僵硬了一瞬,她抿脣笑了笑,只輕聲道,“沒事。”

尾骨處還在隱隱作痛,這樣尷尬的地方不僅疼,說出來還不好意思。

迴避他的問題,東嵐優強裝鎮定,儘量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些,可那痛感還是讓她暗暗咬緊了牙關。

見她不想說,崇蓮川也沒有繼續追問,只輕聲道,“如果有哪裏不舒服就儘管跟我說,彆強撐着。”

她點了點頭,還是沒有說實話。

進入會場,跟隨着劇組人員走上大屏幕前的站臺上,東嵐優一秒鐘切換到官方模式,就像每一次面對着鏡頭那樣,甜甜地笑了起來。

包括東嵐優在內,四個女演員站成一排,還有以真由柳和崇蓮川爲首的男演員站在一旁,整個發佈會現場顏值度蹭蹭地往上飆。

活動流程是有安排的,到了後半部分的時候,纔是記者提問環節。

從幾個重要演員開始依次問過去,輪到東嵐優時,不出所料地碰到了有些不太好回答的問題。

“東嵐桑在戲裏扮演的角色苦苦追求着崇蓮川君扮演的角色,那麼在戲外,東嵐桑對崇蓮川先生又是什麼感覺?崇蓮川先生是你喜歡的類型嗎?兩人在戲外有沒有發展的可能?”舉手提問的記者拿着錄音筆和紙筆,一臉認真地準備把她的回答記下來。

這一連串的問題該怎麼回答還真是棘手,一個說不好就容易被人曲解,再引申出各種歧意。

青木鳳池的粉絲戰鬥力強,崇蓮川的粉絲戰鬥力也不弱啊!

她可不想被男偶像的粉絲盯上,那下場絕對是可以預見得到的慘。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其他家媒體的記者也都在按着快門,崇蓮川和她之間隔着好幾個人,臉上笑意不變,側頭看向了她的方向。

“我很崇拜崇蓮川前輩。”這樣的問題只能回答地越公式越好,東嵐優露出一個對她自己而言有些虛僞的笑容,柔聲道,“前輩是我要學習的人,不管是工作還是爲人,前輩都很值得我們這些後輩去學習。”

她嘴角的弧度又擴大,“在演戲這件事上,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這段時間我也從前輩們身上學到了很多。一個好的演員,在拍戲時要摒棄戲外的一切,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當中去。如諸位所知,在戲裏我扮演的角色和崇蓮川前輩扮演的角色有感情上的糾葛,作爲演員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去詮釋這一點,但是我們不會把戲裏的感覺帶到戲外。”

“我喜歡劇組所有的前輩們,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多值得我去學習的東西。”東嵐優環視着面前的一排閃光,淺笑着道,“很感謝媒體對劇組、對我的關注,目前我的重心都在工作上,拍戲的時候崇蓮川前輩是搭檔,但是在戲外,我還沒有要談戀愛的計劃,也不會因爲自己的崇拜和佩服去打擾前輩。”

繞圈子說了這麼一堆廢話,東嵐優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樣回答進可攻退可守,姿態擺地夠低,不會讓崇蓮川的粉絲討厭,記者們也無法亂寫。

雖說這樣中規中矩的回答既官方又死板,但在這種場合出這種彩可不是什麼好事。

倒不如平平淡淡地按照一般模式來。

見她話裏並沒有什麼值得捕捉的訊息,記者也就作罷,沒有追問她和崇蓮川有關的問題。

導演等人見她回答的如此得體,心下十分滿意。

唯獨被提及的崇蓮川,面上表情不變,心裏卻無奈地苦笑了起來。

她瞎掰的功力還真是強啊……

什麼崇拜什麼尊敬,要不是他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向她證明了自己真的不是什麼壞人,恐怕她還會繼續用那副假笑臉對着他吧?

雖然他是前輩,可他根本就沒有感受到她話裏的那種敬愛之情。

東嵐優在回答完問題以後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神情坦蕩自然,根本沒有一點不好意思。

崇蓮川脣邊微微帶笑,只好在心裏默默嘆了口氣。

發佈會在午時結束,幾位演員分別都有工作,一刻都沒耽誤,各自上了自己的保姆車。

東嵐優和飛鳥西江坐在pinkin的保姆車內,助理幫忙訂的餐還留有餘溫,餓了一上午的三人拿好各自那份午餐,低頭默默吃起飯來。

吃過飯後,飛鳥西江一邊遞給東嵐優一瓶水,一邊對她道,“這兩天公司在給你們安排經紀人的事情,我是你們五個人的組合經紀人,現在你們的日程也多起來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到時候你們各有各的經紀人,單獨活動什麼的也好安排。”

“經紀人?”東嵐優抿了一口水,“那以後飛鳥桑還會跟我們一起出來上通告嗎?”

“當然會啊。”飛鳥點了點頭,“只是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像今天,我在這邊陪你,埼玉那邊上節目我就沒辦法看着了。每個藝人都有自己的經紀人,組合有組合的經紀人,以後會有人負責你們的個人活動,我呢,哪裏比較重要就跟着去哪。”

聽她這樣說,東嵐優這才放鬆地笑了笑。

“埼玉今天上哪個節目?”笑完以後,東嵐優又關心起北埼玉來。

“也是一個老牌綜藝。”飛鳥西江一邊在包裏掏着紙巾一邊回答她,“這一次錄製的主題是冷熱藝人,埼玉她不是以冷麪著稱麼,所以也被邀請了。這個點她應該正準備要出門吧,估計得錄到傍晚才能回來。”

日本的藝能界裏沒有哪個綜藝節目一枝獨秀,這樣百花齊放的局面對藝人和電視臺來說都是好事。

收視率高的節目更是多的不得了,水真千秋參加過的那個節目和北埼玉這次參加的節目,都是同一級別的當紅綜藝。

超凡藥尊 作爲偶像,有自己的特色是很重要的事情。

公司的高層不看好北埼玉的冷麪路線,但東嵐優卻覺得,這條路如果走的好,未必比不上正統偶像。

這一切都要看北埼玉自己怎麼把握了。

東嵐優看着窗外,目光漸漸幽深了起來。

她對pinkin這個團體真的沒有多少感情,只是如今她們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凡事不能只看自己,還要看團體。

除了自己,另外的四個人當中只有北埼玉一個,是東嵐優衷心希望她能越來越好的人。 保姆車直接開到了尾田事務所大樓外,除了去錄節目的北埼玉,另外三個成員正在公司裏面等着東嵐優。

尷尬的地方痛感一直沒有停下,但東嵐優想着既然已經忍了這幾個小時了,不妨再堅持一會,到工作結束以後再去醫院看看,省得另外幾個成員覺得她在擺架子。

“優,怎麼了?”走在前頭的飛鳥西江停下腳步,“不舒服?”

“沒有,只是想事情有點走神。”東嵐優笑了笑,提步跟上她。

“嗯,那走快一點,大家都在樓上等着我們。”飛鳥西江見她臉色正常,也沒有想那麼多,轉身加快了腳步繼續往前走。

跟在她身後的東嵐優在她轉身以後微微皺了皺眉,臉上有疼痛之色一閃而過,但僅僅只是一秒,她又恢復了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邁開大步腳下生風地跟上了飛鳥西江。

pinkin專屬的會議室裏,除了另外三個成員,還有其他幾位工作人員在,東嵐優和飛鳥兩人推門進去的瞬間,所有人都朝她們看來,看到東嵐優的時候,水真千秋和成田舞衣的臉色在一瞬間就沉了下來。

東嵐優默默在心裏嘆了口氣,水真千秋姑且不論,成田舞衣卻是真的還在爲角色的事情耿耿於懷。

她雖和她們不親近,但是每天一起工作的人裏總有人把自己當成仇人,那感覺也實在讓人高興不起來。

飛鳥西江不知是沒有注意到還是注意到了但故意無視,她帶着東嵐優在空位坐下,什麼廢話都沒有多說,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今天到這裏來,是有幾件事要討論一下。”飛鳥西江從隨身揹着的包裏抽出文件,一邊翻閱一邊道,“公司決定給你們幾個人安排個人經紀人,這個過不了幾天就能辦好,到時候平時的一些單獨日程,就由你們各自的經紀人負責,我主要負責你們五個的集體工作,看情況誰那邊比較重要需要謹慎對待,我就跟着誰一起去出通告。”

說到這裏她稍稍停頓,環視一圈衆人的表情,又繼續道,“另外,今天主要討論的是新單曲的事情。”

“新單曲不是說要等人氣投票以後再決定的嗎?”水真千秋懶洋洋地擡眸。

第一張單曲和第一張專輯,所有的歌基本都是以水真爲主的。

出道單曲時公司定位的ace是水真,她理所當然地就成了中心,發專輯的時候,她是人氣投票第一名,ace的位置也就水到渠成地被她坐實了。

到現在爲止她的路都走地順暢無比,提到人氣投票,水真千秋自然沒什麼好怕的。

沒有說話,東嵐優不着痕跡地挑了挑眉,輕輕掃了她一眼,別開了視線。

“公司的安排確實是等人氣投票以後再發布新單曲,但是造型和服裝都要提前先定下來,今天下午造型師們會給你們試妝,先把這個弄好,其他的等人氣投票之後再決定。”飛鳥西江又翻了翻文件,“過幾天錄競選宣言,你們幾個這幾天準備一下,人氣投票過去以後,再分配歌詞、舞蹈動作以及決定站位這些事情。”

她這樣說完,氣氛一下就緊張了起來。成田舞衣和水真千秋兩個人相互擰着,誰也不看誰,就連一向低調的木下青煙,臉上也隱隱有了不安之色。

所謂的隊友情,在切實的利益面前,只不過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更別提她們之間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存在。

空氣中淡淡的緊張感飛鳥西江也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從衆人面上掃過,卻並未說什麼,只合上了文件,朗聲道,“好了,你們和造型師她們一起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過幾個小時我再來帶你們回去。”

聞言,幾個人齊齊站起了身,跟着一直沒有說話的造型師等人朝外走去。

一個下午,試了各種妝容和服裝,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待回到宿舍的時候,東嵐優已經對尾骨處的痛感麻木了。

在軟綿綿的牀上坐下,東嵐優終於在這沒有別人的空間裏露出了疼痛之色。

她一手撐着牀,即使坐在軟綿綿的牀墊上,也不敢把全身的重量集中於臀部。

沒辦法,這情況必須得去醫院看一看,要是留下什麼毛病影響跳舞,那可真是得不償失。

她這樣想着,手扶着牆就站了起來。

走到門口剛打開門,東嵐優的腳還沒伸出去,就見門外站着一臉錯愕的北埼玉。

她手擡在半空,似是正要敲門的樣子。

“埼玉? 女總裁的神醫兵王 你回來了……”東嵐優愣了愣,下意識地揚了揚嘴角。

“你這是怎麼了?”北埼玉放下正要敲門的手,看着扶腰的東嵐優面露疑惑,“你要去哪?腰弄傷了麼?”

“你回來了……剛好,陪我去一下醫院吧。”東嵐優扶住她伸來的手,苦笑道,“說來話長,上午的時候弄傷了,有工作所以就一直忍着,正準備去醫院,剛好你就回來了。”

“那趕緊走吧。”北埼玉背後還揹着個包,看樣子是剛從電視臺回來,自己房間還沒進,就直接來敲了東嵐優的門。

東嵐優也沒有跟她客套推辭,她一個人去醫院的話,可能會有些不方便,其他三個人她根本不想讓她們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更別提讓她們陪自己去醫院了。

如今北埼玉回來了,該說的話不該說的話她都對北埼玉說過,這樣的事情也沒什麼好瞞着的。

兩個人頗費了一點時間纔到樓下,上午想着要忍住,感覺還沒有那麼痛,現在回來決定要去醫院,那弄傷的地方反而越發痛了起來。

到醫院上了藥,折騰一番沒多久天便黑了,北埼玉和東嵐優兩人找了個地方吃飯,等菜上桌期間,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來。

“拍完照片以後我和飛鳥桑趕着去發佈會現場,結果在拐角處撞到了元氣少女的榮川百花。”東嵐優用紙巾擦着桌子,語氣淡淡地道,“她問她的經紀人新人爲什麼會在那裏,她經紀人說是橫步琳在拍戲走不開,就把那邊的採訪推了。我和飛鳥桑很尷尬,沒有說話,她就讓我們先走了。”

“哎……?”聽她說完原委,北埼玉皺了皺眉,“榮川桑,問了那樣的問題嗎?”

東嵐優點了點頭。

“那還真是有夠尷尬的……”北埼玉眉頭輕蹙着。

“沒關係,被人說幾句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這次的採訪本來也是別人不要,才輪到我的。”東嵐優的表情和她的語氣一樣無所謂,她一邊說着一邊給自己和北埼玉分好了筷子。

“你不生氣嗎?”北埼玉的神情卻輕鬆不下來,彷彿在那樣的場景下尷尬的人是她而不是東嵐優。

“生氣啊,我當然生氣。”東嵐優勾起一邊脣角笑了笑,“可是我生氣又能怎麼樣,她是女團top1,我是剛剛纔有一點存在感的新人,就像她根本不在意我會不會因爲她的問題感到尷尬一樣,我高不高興,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北埼玉抿緊了脣,好半晌才道,“怎麼這樣……身爲前輩……”

“好啦,習慣就好了。”東嵐優好笑地看了她一眼,“紅不紅纔是這個圈子裏最看重的東西,不甘心的話往上爬就好了,紅起來了,也就不用擔心會被那些無良前輩欺負了。”

“嗯……”北埼玉沉吟一會,又道,“前輩裏也有很好的人……”

“哎?”這一次疑惑的換成了東嵐優,她好奇地問,“比如?”

“其實……”北埼玉舔了舔嘴脣,“今天我去錄節目的時候,節目錄制到一半,有一個環節主持人讓我從座位上起來,到前面去配合,但是……那個時候我的高跟鞋鞋帶突然斷了……”

東嵐優眨了眨眼睛沒有說話,聽的十分認真。

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 “我當時急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結果……坐在我旁邊的橘本前輩,突然站起來搶着要替我配合主持人。”北埼玉抿脣,臉上有淡淡感激的神色,“本來主持人不同意,因爲我是分在冷麪藝人那一組,橘本前輩是分在熱情藝人那一組,那個環節他來代替我,其實是行不通的。但是因爲他突然的舉動,主持人可能猜到了什麼,最後還是讓橘本前輩去前面配合了。”

“如果不是前輩幫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北埼玉似是心有餘悸,“那樣的情況下走一步鞋子就會掉,當時已經錄到最後一部分了,大家都很累了,要是因爲我的緣故暫停或者重拍,估計在場的前輩們都會不高興的吧……”

“你說的橘本是mik的橘本千江?”東嵐優一手託着下巴一邊問。

北埼玉點了點頭,“嗯,就是mik橘本前輩。”

“這樣啊……”東嵐優眯了眯眼,“看來他是個好人嗯?”

這樣說着,東嵐優在心裏把橘本千江從怪人集中營成員的分類移到了算是個好人的名單當中。

北埼玉不知道東嵐優早些把mik五個人都定義成了怪人,還在認真地說着,“總之,今天真的要多謝橘本前輩。”

“我本來想和他道謝的,可是他好忙,節目一錄製完,就被他的經紀人拉着趕通告去了。”北埼玉看向東嵐優道,“優你不是要去參加mik的團綜嗎?到時候……可以幫我和橘本前輩說謝謝嗎?”

“可以啊。”東嵐優笑着點了點頭。

這是北埼玉第一次單獨上綜藝節目,出現這種鞋帶斷掉的情況,心裏肯定會很緊張,在那樣的情況下橘本幫了她,按照她這個性子,絕對會把橘本當做恩人來看。

就像之前送她去醫院的黃瀨涼太,雖然她嘴上不說,但是東嵐優知道,她心裏其實是很感激黃瀨的。

外表冷淡但實際上內心柔軟,時常記着別人的好,溫柔又堅韌的北埼玉……

東嵐優細細看着她,直到北埼玉被她看的紅了臉,她才嘻嘻笑着道,“我們埼玉,真是可愛啊~”

“哎……?”北埼玉的臉因她這句話漲紅,而東嵐優卻託着下巴哈哈大笑了起來。

吃飽喝足以後,北埼玉攙着東嵐優慢慢地走在街道上,兩個人一邊討論着人氣投票競選宣言的事情,一邊往車站走去。

因爲上了藥,疼痛輕了許多,心情大好的東嵐優拉着北埼玉在宿舍前兩站下了車,非鬧着剩下的距離要步行回去。

北埼玉拗不過她,只好慢悠悠地陪她在安靜的街道邊走着。

這一片都是住宅區,沒有商業區那麼熱鬧,走在路邊的兩個人心情不自覺就平靜了下來。

然而,她們兩個人才笑鬧了幾分鐘,臉上的笑容就在看到路邊的兩個人時僵在了臉上。

樹下那兩個正在說話的人裏,一個是她們的隊友水真千秋,而另一個人,卻是下川智。

水真千秋和下川智兩人靠的極近,他偶爾低頭和她低語,而她笑顏如花,看上去亦十分歡喜。

兩世愛,一家人 看起來是和好了啊……上次還在ktv門口吵架,如今這情景看起來倒像是正在熱戀中的一對。

真是好甜蜜!

東嵐優在心裏冷笑一聲。

“那是……”北埼玉愣愣的,嘴巴微張看向了身旁的東嵐優。

“下川智。”東嵐優的目光盯着稍遠處的那兩人,表情冷了下來,“當紅男演員,榮川百花的緋聞男友,水真千秋的理想型。”

“她……”北埼玉的臉也僵住了,她明顯感覺到了東嵐優的不悅,卻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要是被人看到怎麼辦?她……她和下川智是什麼關係……”

“真是不怕死。”東嵐優怒極反笑,“不被抓到就不知悔改,她這ace當的真是稱職!”

北埼玉看看那兩人,又看看東嵐優,正不知該說什麼,就見臉色冰冷的東嵐優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機,對着那邊靠的極近正在說話的水真千秋和下川智兩人,拍了幾張照片。

即使是說到被榮川百花暗諷的時候,東嵐優也是面無表情鎮定自若的,但現在,她卻沒了那雲淡風輕的模樣。

北埼玉從她幽深的黑色眼睛中,看到了燃燒的怒火。 “優,我們……怎麼辦?”北埼玉看着東嵐優輕聲問道,目光中是清楚可見的擔憂。

水真千秋和下川智之間的關係,絕對不簡單。如果只是一般朋友,他兩人的動作和氣氛怎麼會那麼的曖昧?

東嵐優默不作聲地將手機收好,又恢復了平時的表情,她深深地朝那兩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沉聲對北埼玉道,“繞路走,別讓他們看見。”

北埼玉點了點頭,沒有多言,兩人從旁邊的巷子進去,很快便離開了事發現徹。

回到宿舍,北埼玉坐在東嵐優的牀邊,面帶憂色地想着什麼,而後者卻好似什麼都沒發生,淡定地用熱水衝着茶。

嫋嫋熱氣從茶杯裏飄出來,東嵐優將它放在了小桌上,側頭看向北埼玉問道,“還在想那件事情?”

北埼玉的神情恍惚又不安,明顯還未從剛剛的場景中回過神來。

不是當事人的北埼玉只是看到那場景,就已經如此忐忑,可身爲當事人的水真千秋,卻根本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想到這一點,東嵐優的眸色又沉了些,她們這些人拼了命的想要做的更好,爲了偶像這一職業和夢想,最大程度地在努力着,可水真呢?

她這樣兒戲的態度,不僅會害死她自己,更會拖累她們這些隊友。

“你打算怎麼辦?”北埼玉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水真她難道在和下川君談戀愛?要是這個消息被記者知道,那……”

後面的話她說不出口。

還能怎麼辦?無非就是整個pinkin都會被下川智的粉絲拖出來當靶子,而她們自己的男粉絲也會對她們失望,羣衆印象也會變差。

“能怎麼辦,告訴飛鳥桑唄。”相比之下東嵐優淡定不少,她已經從最初的憤怒中回過神來,表情比起撞見那一幕的時候,平靜了許多,“這樣的事情不解決,肯定還會有下一次。”

“告…告訴飛鳥桑?”北埼玉有些不忍,“這樣,後果會很嚴重吧?”

“實際上……”東嵐優輕笑了一聲,面上有不易察覺的不屑,“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和下川智在一起了。”

“哎?不是第一次的意思是……”北埼玉有些驚訝地看着她。

“我們發專輯的那天,慶功宴結束以後,我倒回卡拉ok去找東西,結果剛好看見水真和下川在旁邊的巷子里拉拉扯扯,那時候我就知道他們兩個關係不簡單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