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雷歐聞言說道:“不錯,那就是鬼面狐王,看來今晚的攻擊只是它來打一次招呼。以後的戰鬥會越來越激烈,你們兩個要是不想死的話,最好在以後的這段時間裏警醒一些,我不可能時時照顧你們。”

韓宇扭頭看了看雷歐,突然咧嘴笑道:“雷歐大叔,多謝你的關心,我和寧平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不用多擔心。”

看到韓宇的笑容,雷歐的心裏突然感到有些心虛,轉而對向陽說道:“向陽,今晚的事情你失誤了。”

“我知道,不過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向陽沉聲答道。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如今我們都是一條船上的人,想要不翻船的話,最好可以暫時合作一下。你意下如何?”

向陽聞言沉默片刻,點頭答道:“好,就照你說的辦。”

經過嘯月猿猴這麼一鬧,衆人的睡意全無,可是光坐着等天亮也不是個事,爲了防備嘯月猿猴或者其他動物再來搗亂,雷歐等人商議輪流休息,當然愛麗斯和嚮明月例外。剩下的五人輪流守夜,負責周圍的警戒工作。韓宇和寧平是第一組負責守夜的人。

“寧平,你看出什麼來了嗎?”韓宇坐在屋頂,一面盯着四周的動靜,一面低聲問寧平道。

和韓宇背靠背而坐的寧平聞言答道:“你看出什麼了嗎?”

“嗯,我看出來了。那個嘯月神猿之所以可以撕開我的火焰,我估計是藉助月光的緣故。”

寧平:“……”

“喂,寧平,你怎麼不說話?難道我猜測的不對?”

“關於我們的那幾個同伴,難道你就沒有發現什麼?”寧平無奈的問道。

“啊?他們啊,管他們呢,反正我自始至終都沒有相信他們,他們就算各自心懷鬼胎,和我們又有多大的關係?只要我們實力足夠,他們耍的小伎倆我們又何必去計較。”

“呵呵……照你這麼一說,倒是我自己多慮了。”

“嘿嘿……寧平,你說那個鬼面狐王到底能有多聰明?還有它的實力一定很強吧?竟然可以指揮那個嘯月神猿放棄進攻我們而撤退。”韓宇有些興奮的問寧平道。

寧平哭笑不得地看着越說越興奮的韓宇,忍不住問道:“韓宇,你那麼高興做什麼?要知道,鬼面狐王越難對付,我們完成任務的可能就越小,搞不好這回我們連命都會搭進去哦。”

“嘿嘿……寧平,這可不像是以打敗劍聖柳浩然的你所說出的話啊。和劍聖柳浩然比起來,鬼面狐王又算得上什麼?如果我們連鬼面狐王都收拾不了,那我們又何必去想那些不切實際的夢想?”

寧平聞言身軀一震,再次看向韓宇的時候,突然發現韓宇和之前所看的韓宇略微有些不同。寧平嘴角上翹,微笑着說道:“你說的沒錯,如果連一隻鬼面狐王都對付不了,那挑戰柳浩然這句話就跟放屁一樣,半點實現的可能也沒有。”

韓宇聞言一笑,沒有再說話。

※※※

清晨,韓宇一行人整裝待發,昨晚鬼面狐王的下馬威他們已經領教過了,接下來就該他們對鬼面狐王還以顏色的時候了。

經過一晚上地時間,韓宇發現雷歐、向陽等人的精神狀態和之前大不一樣,心中雖然感到奇怪,不過一想到這和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韓宇也就選擇了冷眼旁觀。而寧平經過昨晚和韓宇的談話,此時也想開了,只要雷歐等人不要干擾自己和韓宇的計劃,那他們愛幹什麼,跟他寧平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

在這種略帶詭異的氣氛中,韓宇一行人離開莫託洛山外圍,開始了討伐鬼面狐王之旅。迎接他們的第一個考驗就是守衛莫託洛山第一道防線的嘯月猿猴。

昨晚的戰鬥沒有盡興,再加上嘯月猿猴中的嘯月神猿受傷,此時見面,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沒有廢話,雙方直接開始了戰鬥。和昨晚不同,由於受到環境的限制,雷歐和李察德的實力並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而在此時,約定暫時合作的雷歐、向陽等人發揮出了自己的真實實力。

看着大殺四方的雷歐和李察德,韓宇一邊和攻擊自己的嘯月猿猴戰鬥一邊在心裏估計如果自己和雷歐等人動手,會有幾成勝算。

“唰!”一聲劍響,寧平幹掉一個準備偷襲韓宇的嘯月猿猴後對韓宇說道:“戰鬥的時候不要分神,那樣很容易中招。”

被寧平救了的韓宇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答道:“知道啦。”

“嗷嗚~”或許是自己的子民在被殺害激怒了嘯月神猿,就聽嘯月神猿怒吼一聲,猛地從觀戰的山崗撲了下來,直奔向陽殺了過去。它清楚的記得,就是那個人類在昨晚用奇怪的工具打傷了自己。

此時的向陽完全換了一身裝備,進山的時候所帶着的狙擊槍已經被不知道扔哪去了。就見向陽雙手持刀,凝神望着直奔自己衝過來的嘯月神猿。

“找死!”向陽從牙縫中迸出兩個字,對於嘯月神猿別人不找就找自己的行爲,向陽感到十分的不滿。

也不見向陽有什麼動作,就見他在嘯月神猿距離自己不足百米的時候開始行動,身體出現殘影的對着飛奔而來的嘯月神猿迎面而去。遠處的寧平一見向陽的動作,手上的動作頓時一頓,雙眼有些驚訝的看着行動的向陽。

“噗!”

“嗷~嗚~”原本威風凜凜的嘯月神猿慘嚎着倒在了地上,兩隻粗大的前肢掉在離它不遠的地上。渾身上下不帶一絲血珠的向陽面無表情的看着嘯月神猿說道:“膽敢挑釁我的代價就是死!” 地獄名媛 說完,向陽右手一揮,血光迸現,嘯月神猿的雙腿被鋒利的刀刃劃斷。嘯月神猿立刻發出比剛纔還要淒厲十倍的慘叫聲。

戰鬥已經停止,無論是雷歐等人還是那些嘯月猿猴,全部都被此時的向陽吸引,看着向陽一刀一刀將失去抵抗力的嘯月神猿削成了一根肉棍。

嘯月神猿死了!死的悽慘無比,死無全屍!向陽擡頭掃視了一眼四周,突然咧嘴對雷歐笑道:“怎麼?只是這樣就被嚇到了嗎?”

雷歐被向陽突然的發笑給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但是理智卻提醒自己此時絕不能後退,一旦退了,以後在和向陽動手的時候就會對其產生心理陰影,這對一個武者來說,是最最要不得的。

“留點力氣,我想在遇到鬼面狐王之前,路上還會有其他的異獸出現。”雷歐叮囑了向陽一句,轉身背起巨斧,繼續前行。

“是嗎?”向陽嘴角一撇,收起雙刀,和雷歐保持了百米的距離,向着同一個方向前行。 ※※※

“怎麼辦?”面對擺在面前的兩條山路,雷歐問身邊的向陽道。

自向陽幹掉嘯月神猿之後,一行七人中除了嚮明月還沒有顯露出真的本事,其他人都已經拿出了原本的實力。

雷歐是名狂戰士,通過祕法可以讓自身的戰力在瞬間提升數倍。不過這種祕法是以使用者的生命爲代價的,獲取的力量越大,也就意味着需要付出的生命就越多。所以這種祕法並沒有讓韓宇感到羨慕。

李察德是名刺客,身法詭異,擅長暗殺。韓宇曾經親眼看到李察德獨自一人幹掉了一羣攔路異獸的首領之後又全身而退。

愛麗斯是名異能者,不過不是普通的水系能力者,而是一名水系能力的上位能力,冰系能力者。雖說現在還處在成長階段,但是相信等到她可以靈活運用冰系能力之後,也將是一名讓人頭疼不已的對手。

向陽則是和李察德相似,是名暗殺者,只不過比起李察德,向陽更加的強力。唯有嚮明月,韓宇始終不清楚她的能力是什麼。

相比較下來,韓宇和寧平反而成了整個隊伍中最不頂用的人了。不過讓韓宇和寧平感到奇怪的是,無論是雷歐還是向陽,彷彿並不感覺韓宇和寧平是累贅,反而時不時的關注着韓宇和寧平,生怕韓宇和寧平出現什麼危險一樣。

沒事笑眯眯,非奸即盜!雖然還不清楚雷歐和向陽爲什麼這麼對自己和寧平,不過小心一些都是沒壞處的。一個七人小隊,原本還戴着虛僞的面具相處,現在卻已經涇渭分明的分成了三個隊伍。如果不是因爲還有鬼面狐王這個共同的目標存在,三個隊伍可能已經自己先打起來了。

聽到雷歐的問話,向陽皺了皺眉,看了看隊伍最後面的韓宇和寧平,低聲說道:“一人走一邊,至於祭品就留在原地等候如何?”

“他們要是跑了呢?”雷歐皺眉問道。

“放心,跑不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留下一個人看着他們。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個幻陣,等我們進去破了幻陣,自然還會回來。”

“……你怎麼知道這是幻陣?”雷歐懷疑的看着向陽問道。

“你愛信不信。”向陽無所謂的答道。

雷歐眯着眼睛瞪着向陽,而向陽則是無所畏懼的與之對視。一旁的李察德和愛麗斯見狀立刻做好了戰鬥準備,而韓宇和寧平則是躲到了遠處,以免被波及到。

內鬥並沒有發生,雷歐和向陽對視良久之後,雷歐收回目光說道:“好吧,那我就信你一次。愛麗斯,你留下來。”

“啊?老大,我……”愛麗斯聞言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好啦,不要忘了我們來時可是說好的,服從命令。”

“……是。”愛麗斯撇撇嘴,不情願地說道。

“明月,你也留下。”向陽對身後的嚮明月說道。

“啊?我也留下?”嚮明月有些意外的問道。

“嗯。”向陽點點頭。

“……哥,我不想留下。”

“那個愛麗斯我不相信,我不能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一個我不相信的人。”

“可是哥哥,沒有我的幫助,你打算怎麼破解眼前的幻陣啊?”嚮明月聞言急道。

“放心,我沒有問題的。”

……

“幻陣之中所看到的現象真真假假,在遇到突發情況的時候,千萬記住穩住自己的心神,否則陷入幻像裏就再也難以出來了。”一條山路前,向陽叮囑準備走另一條山路的雷歐和李察德道。

“多謝提醒。”雷歐衝向陽抱抱拳,轉身帶着李察德上了路。

當雷歐和李察德進入山路不久,一股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白霧就將兩人給籠罩其中,緊跟着沒多久,白霧散去,雷歐和李察德已經不見了蹤影。

“看來他們已經進入幻陣了。”路口站着的愛麗斯對一旁的嚮明月說道。

剩下的幾人此時相對無言,遂開始各自做事。自進山到現在,難得有點空閒的時間,韓宇和寧平準備先吃點東西,然後抓緊時間休息一下,畢竟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會是什麼。

看到韓宇和寧平張羅着各自的事情,愛麗斯和嚮明月的眼中同時閃過一絲不忍,不過那一絲不忍也在瞬間消失不見。因爲她們的職業,不允許她們擁有感情。

幻陣中

雷歐不知什麼時候猛然發現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李察德突然消失不見了。

“李察德,你在哪?出聲告訴我你的方位。”雷歐停下腳步,大聲對空曠的四周喊道。除了自己的回聲,李察德半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該死。”雷歐暗罵一聲,猛然間響起了臨出發前向陽提醒自己的話,自己現在所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連忙咬破自己的舌尖,穩了穩心神。果不其然,就在距離雷歐不足十米的地方,雷歐看到李察德正在原地打轉。

雷歐沒有貿然上前,既然現在身處幻陣,也就是說,此時的李察德很有可能和剛纔的自己一樣,也處在了幻象當中,萬一自己貿然上前,很有可能反而受到李察德的攻擊。想到這裏,雷歐大聲對李察德吼道:“李察德!”

不足十米遠的距離,只要不是聾子,都應該會聽到雷歐的喊聲,但是李察德卻充耳不聞,依然一臉緊張的四下張望,彷彿正陷入苦戰一下。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雷歐見到李察德的模樣,立刻明白李察德一定是想先前向陽所說的那樣,陷進幻象無法清醒過來了。想要讓李察德清醒過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幹掉施展幻陣的異獸,否則,李察德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想明白地雷歐沒有敢出聲打擾李察德,放輕手腳的繼續向前走去。雖然不知道之前向陽所說的破解幻陣的要訣到底有沒有用,但是現在雷歐已經別無選擇,除了相信,別無他法。除非眼睜睜的看着李察德陷進幻象之中,不可自拔。

另一邊,進入幻陣的向陽十分的小心,慢慢的向前前進中,雙刀已經拔出,緊緊的握在手中。前行了大約有三百米左右,白色的霧氣中,一個身材魁梧的身影邁動着沉重的步伐向着向陽走來。向陽見狀不敢大意,立刻全神戒備的盯着漸漸露出真面目的大傢伙。

“牛頭人!?”向陽抑制不住激動的脫口叫道。像這種只在書中有記載的異獸,能夠在這裏遇到,實在是讓向陽無法不驚訝。但是隨即向陽就想到此時自己所處的環境。這裏是幻陣,施展幻陣的異獸往往擁有窺探人心的能力,這樣異獸才能根本進入幻陣的人心中所想來佈置幻象。

“眼前這個牛頭人不會只是個幻象吧?”向陽狐疑的看着看到自己以後站住不動的牛頭人,心裏犯疑的嘀咕道。

“哞~”就在向陽懷疑的時候,對面的牛頭人突然發出一聲喊,取下背在背上的大斧,猛地直奔向陽衝了過來。向陽看到牛頭人手中的戰斧,眼珠頓時一凝,那是雷歐所用的戰斧。也就是說,眼前的牛頭人其實是和自己分頭進陣的雷歐!

弄清楚眼前牛頭人真實身份的向陽並沒有感到太高興,因爲雷歐已經衝到了自己的面前,並且照着向陽的腦袋輪斧劈了下來。

“該死的!雷歐,我是向陽啊,你這傢伙清醒一點!”向陽一邊用雙刀架住劈下來的戰斧,一邊大聲對雷歐吼道。可惜此時的雷歐壓根就聽不進去,或許在雷歐的眼中,眼前這個怪物就是佈置幻陣的罪魁禍首,只要打倒了對方,幻陣就會解除,陷入幻陣的李察德就會清醒過來。

一來二去,向陽也被打出了真火,雖說現在大家還是合作關係,但是等到最後,雙方還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既然你雷歐清醒不過來,那我向陽又何必擔心你。乾脆就藉着這個機會提前決定勝負好了。想通了的向陽也不再留手,轉而開始了和雷歐的火拼。

就在雷歐和向陽在幻陣中打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幻陣外的韓宇等人正在吃東西。“唔?寧平,你在看什麼?”韓宇奇怪的看着寧平問道。自從進入這條山谷不久,韓宇就發現寧平有些神神叨叨的,經常一個人坐在一旁發呆。

“啊,我只是感覺有些奇怪。”寧平隨口答道,說話的時候依然死死的盯着天空。

“奇怪?哪裏奇怪了?”韓宇不解的問道,同時也順着寧平所看的方向向天空望去。

擡頭望天的寧平突然問韓宇道:“韓宇,你說我們進這個山谷已經多久了?”

“大概有四個小時了吧?” 熱力學主宰 韓宇不確定的答道。

“嗯,四個小時,那你說,四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但是天上的那個太陽卻半點位置都沒有動,你說這是不是有點怪?”

“哦,是嗎?”韓宇聞言手搭涼棚的往太陽看了看,口中說道:“還別說,你要不說,我還真沒在意,那個太陽還真和我們進山谷的時候一樣,沒有挪過窩哎。”

韓宇和寧平的對話讓坐在一旁的嚮明月臉色急變,愛麗斯見狀感到不對勁,連忙問道:“明月,你發現了什麼?”

“愛麗斯姐姐,我想,我們在進入山谷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幻陣了。”嚮明月苦笑一聲答道。

“那雷歐他們……”愛麗斯聞言緊張的問道。

“他們現在可能正在幻陣中相互廝殺。等到他們被解決了,可能就要論到我們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想辦法找出佈置幻陣的異獸,破除眼前的幻陣。”

“你有辦法嗎?”

“……有。”回答完愛麗斯的問話,嚮明月衝不遠處的韓宇和寧平喊道:“韓宇、寧平,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按照嚮明月所說的,韓宇和寧平在山谷一塊平坦的地面上畫出一個巨大的陣法圖。

“嚮明月,畫這個有用嗎?”韓宇問走過來的嚮明月道。

“有用。”嚮明月點點頭對韓宇解釋道:“我是一名心語師,能力就是可以讀取他人內心的想法。”

“什麼!”韓宇聞言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雙手護住胸口,就像怕被嚮明月看破心事一樣。嚮明月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放心,我對你的心事不敢興趣。而且一旦我使用這種能力,被我窺探的人一定會有感應,在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動用這種能力的。”

“那這個陣法圖有什麼用?”寧平出聲問道。

“使用讀心法需要耗費大量的體力,藉助這個陣法可以讓我的讀心時間延長,不過到時候幹掉那個施展幻術的異獸就要交給你和韓宇了。”

“我明白了。不過你怎麼保證那個施展幻術的異獸會出現在我們附近。”

“讀心法和幻術都是屬於精神系能力的一種,施展幻術的異獸如果想要增強自身的幻術,最好的辦法就是吞噬和自己的能力屬於相同類型的心語師,而同樣,心語師如果想要提高自己的能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吸收異獸大腦中的晶石。這是每一個能力者都應該知道的常識,你身爲火系能力者,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嚮明月有些奇怪的看着韓宇問道。

“啊?厄,那個,我的出生地並沒有指導能力者的導師,所以關於能力者的事情,我基本上都是不知道的。”韓宇聞言笑了笑說道。

嚮明月有些驚訝的看着韓宇問道:“那你使用火系能力的手法是跟誰學的?”

“哦,我小時候在山裏進行修煉的時候跟山中的異獸戰鬥,用着用着就學會了。”

“……原來是實踐出來的。……可惜了”嚮明月上下打量了韓宇一番,最後扔下一句可惜了以後就不再言語,開始專心佈置最後的準備工作。

韓宇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嚮明月,不明白嚮明月最後那句可惜了是什麼意思?有心想要問問,不過看向明月忙碌的樣子,估計是不會搭理自己的。

“韓宇,等這件事完了以後,我們去夢想之星去一趟。”寧平出聲對韓宇建議道。

“夢想之星?那是什麼地方?”韓宇聞言好奇的問道。

“夢想之星,原名斯古爾星,聯盟最高學府的所在。在那裏,你可以學到任何你想要學習到的知識。既然你並沒有系統的學過關於超能力的知識,那去那裏補補課,將是最好的辦法。而且我們去那裏也有別的事情。”

“什麼事情?”

“星船領航員啊。我估計我們在達尼爾星是很難找到了,不如去夢想之星上去碰碰運氣,說不定可以遇上一個和我們合得來的。”

“哦,這樣啊。唔……說得也是。好,等我們完成這次任務以後就去夢想之星一趟。”韓宇聞言考慮了一下,點頭說道。

聽着韓宇和寧平的話,愛麗斯心中暗暗搖頭,不過也沒說什麼。嚮明月完成最後的準備工作以後,對韓宇和寧平叫道:“你們兩個別說了,做好準備,我們要開始了。記住,一般施展幻術的異獸自身的實力都不會太強大,你們到時不要被眼前所看到的幻象給欺騙了。”

“知道啦。”

得到了韓宇的答覆,嚮明月盤腿坐在了地上,凝神閉目,不一會的工夫,原本只在山路中出沒的白霧向着韓宇等人涌了過來,瞬間將韓宇等人給淹沒了。

韓宇和寧平牢記之前嚮明月的叮囑,穩住心神,平靜的四下打量着周圍可疑的動向。

“呀~”一個女子的驚叫聲從韓宇的身後傳來。韓宇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手中拿着一柄長劍正盯着自己。那柄長劍韓宇一眼就看出是寧平的。心裏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寧平,唯恐被寧平誤會的韓宇連忙做出了先前和寧平約定好的動作,原地蹦三蹦。

和韓宇猜測的一樣,在寧平的眼中,面前站着的也是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不過看到眼前的怪物突然原地蹦了三蹦,寧平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恢復了正常,也連忙作出了約定的動作,拔出劍在半空中畫了三個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