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雲虛子簡單介紹了聯絡器的功能,又將光暗教的來歷大概說了下,就掛掉了電話。

他那邊很忙,任務很麻煩,不久前終於找到一些線索,還和對方鬥了一場,並且雲露還受了重傷。

雲虛子口中的光暗教,就是一個小教派,只不過教衆比較油滑,很難被發現。

而光暗教的背景確實是西方世界,而且還不是普通勢力,是真正的‘西方世界’,另一個世界——光暗界

‘另一個世界’!秦文和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他所生活的世界是主世界,遠在古老的年代,主世界其實很大,經歷過幾次超級大戰後,主世界被破碎。

而最大的碎片還是主世界,;另一些較小碎片,就被各個種族霸佔,成爲了另一類世界——附屬世界!

光暗界就是其中一個附屬世界,被西方世界佔領後,才更名爲光暗界的。

這原本也沒有什麼,各自種族生活在各自的世界,倒也相安無事,但是光暗界和修仙界天生對頭,從古至今一見面就開打。

所以‘修士殿堂’中會有這麼一個長期的獵殺任務。

這個任務獎勵雖然不多,但擊殺地方修士的戰利品也是另一種獎勵啊!

秦文和收起手機,捏着下巴看向神祕人,他從對方的記憶中,不但得知對方的身份,還發現了一處光暗教的分壇。

神祕人就是這處分壇的人,分壇距離瀘縣不遠,不然他也不會路過黃仙山了。

根本神祕人的記憶,那只是一處小型分壇,只有一名三品修士坐鎮,還有二十多個二品以下的修士。

這些修士都被光暗界收買的,是修行界的叛徒,他們的任務就是收集修行界的情報,然後獲取光暗界的獎勵。

怎麼處理這個分壇,秦文和還沒有打算,等回去和凱麗商量一下吧。

秦文和打開房門,喜感大漢見到他,立刻恭敬鞠躬,搞得他好不自在。

“裏面的人你找個地方先關起來!”



兩個修士都重傷昏迷,又被他種下五行封印術,已經毫無反抗之力,現在只等聯絡器到手後,拿神祕人來換靈石,至於另一個倒黴修士,等他醒過來再說吧。

他去到大廳,王星的手下都抱頭蹲在一邊,宋忠剛剛放下手機,見到秦文和後,滿臉笑意跑了過來。

可是他剛跑到一般,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眼一黑,居然暈了過去!!

“………..”秦文和愣了。

宋忠的手下們大驚,跑過來抱着他,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掐人中的, 業餘占卜師 ,秦文和一下子凌亂了….

他撥開衆人,用真氣探查,結果和猜想的一樣,這是搜魂術的後遺症。

神祕人對宋忠施展搜魂術時,完全是粗暴式的施法,根本不在意是否傷及他的靈魂。

所以靈魂損傷的宋忠,將被‘永久性’精神萎靡!!

又是一件麻煩事………

秦文和好頭疼,宋忠是因爲他的關係,才被神祕人襲擊的。現在人家靈魂受損,落了個終身病根,他自然要想辦法彌補。

“頭疼啊……”

他揮手讓喜感大漢抱起宋忠,先跟着自己回家,雖然神祕人的危機解除了,但這樣的情況下,又怎麼能丟下宋忠呢!!

還是先回去吧,等見了凱麗後,兩個人一起想辦法。 第十七章.收徒

車隊駛向秦文和家的小區,他在小區門口便下車了,神祕人的威脅解除了,不用擔心有人會偷襲宋忠,就不需要帶對方回家了。

秦文和讓喜感大漢等人就近先找個賓館住下,宋忠的情況有些難辦,他需要回家和凱麗商量,在血族中是否有修復靈魂的手段。

當他回家後,秦媽媽正在準備晚飯,本以爲今天不會在家開伙了,可是發現了一些列事情,遊玩提前結束了。

秦文和走進廚房,笑嘻嘻的和秦媽媽打招呼,偷偷甩給凱麗一個眼神,兩人溜進了他的房間。

當他將剛纔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後,金髮少女也是一臉難色。

“我們血族對於靈魂不是很懂,在西方,靈魂是女巫們喜歡研究的力量體系!”

血族類似魔戰士,只會使用血系魔法和黑暗魔法,對於高深的靈魂學說,凱麗表示無能爲力。

“靈魂之力很玄奧,能修復靈魂的寶物,沒有一件不是珍貴無比的!”

就算秦文和還是個修行菜鳥,他也知道,一旦牽扯到靈魂之力,便都是極爲罕見的寶物。

別說他現在沒有,就算他有可以修復靈魂的寶物,也不可能給一個普通人使用,不但太浪費,而且普通人的身體素質,還無法承受那種靈魂上的衝擊。

“那麼…放棄嗎?”

凱麗是無所謂的,一個陌生的普通人的而已,而且又不是被害死了,只是以後精神萎靡罷了。

在金髮少女的心中,凡人都是螻蟻,一個血族的侯爵,怎麼會爲了螻蟻而操心呢!!

只是秦文和不同,雖然現在他也是個修士,但他和凱麗不同,血族是異族,從出生便具備一定實力,兩者之間,眼界和思維都是不一樣的!

畢竟他自己也是從凡人開始修煉的,修行還不足兩個月,思想上一時間之還無法轉變過來。

秦文和遙遙頭,在他的心中,宋忠是因爲自己才被害成這樣的,神祕人是爲了獲得自己的情報,纔會施展搜魂術。

“沒辦法了,只能讓他修煉!”

雲虛子師叔說過,搜魂術的後遺症並不是很大,靈魂的損傷可以通過修煉來恢復。

既然現在連凱麗也沒有辦法,那就讓宋忠也成爲修士吧!

“什麼!”

凱麗滿臉不可思議,讓宋忠修煉,這個決定太扯了吧!誰來教導他修煉??

自己是血族,自然不可能教導修行。

秦文和自己嗎??開玩笑了!他才一品後天境,還是修行界的菜鳥,他自己都不瞭解修行界的許多事情,怎麼來教人!!

還有功法的問題,魔虎七式是雲露的功法,按照修行界的規矩,秦文和時不能私自傳授的!

“唉…我也沒有辦法啊!”

秦文和聳聳肩,他是真的沒辦法了,又不願意放任宋忠不管,只能讓宋忠自己靠修煉慢慢修復靈魂。

這個決定他在回來的路上就考慮過,教導宋忠修煉只能靠自己,且不說宋忠的資質問題,就是年齡問題吧,就沒有人會願意收徒的。

至於功法,他手中除了魔虎七式外,還有搜刮神祕人的戰利品,其中就有一本築基功法——造化卷。

造化卷是他的戰利品,又是一部普通的築基功法,可以用來給宋忠築基。

秦文和翻看過這部功法,很簡單,相比魔虎七式來說,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魔虎七式是一部古修功法,結合了築基和拳法,甚至還能經過特殊的修煉方士,吸納虎類妖獸身上的虎煞之氣。

而這一部造化卷功法,僅僅只有築基功法而已,沒有特殊的功用。

“就這樣決定了,明天我去找宋忠商量,看他願不願意修煉!”

秦文和深吸一口氣,想起雲虛子的話,作爲一個修士,就要有隨時身死的覺悟,不知道那個宋忠,敢不敢做一個修士。

快穿︰男主大人,你有毒 ,凱麗繼續回去廚房,幫秦媽媽準備晚餐,秦文和留在房內,取出神祕人的戰利品查看。

神祕人是二品先天境,身上的寶物不多,就連須彌袋都沒有,他的所有家當都藏在懷裏的大口袋中。

戰利品中除了造化卷外,還有一部‘幽冥刀決’,以及神祕人的武器——一柄黑色長刀。


其餘還有丹藥一瓶,以及一些零散的現金。

這些都是神祕人的藏貨,至於那個倒黴的一品修士,秦文和沒有搜刮他,對方一個修行而已,被騙充當神祕人的幫手,現在又被重傷,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啊。

他拿起幽冥刀決,看名字就知道是部魔功刀決,不由心中暗喜,自己到現在還只會魔虎拳法,戰鬥手段太單一了。

神祕人施展的刀法就是幽冥刀決,那刀光橫空的場面,秦文和現在還記得清楚。

幽冥刀決中共有三招,第一招幽魂一刀,就是神祕人用來偷襲一刀,第二招幽冥斬,能斬出刀芒遠程殺敵,第三招幽冥無情,便是神祕人施展出的必殺技,也是一招羣攻刀法,此刀法一旦施展,方圓十米之內,盡皆被籠罩在攻擊範圍之內。

有了這部幽冥刀決,秦文和總算脫離了‘拳頭黨’的身體, 我的冰山美女總裁

研究刀法,陪父母吃晚飯,就這樣一天又過去了。

次日早晨,秦文和帶着凱麗去了宋忠所在的賓館,賓館被他們包了,所以黑衣大漢都住在裏面。

秦文和來時,大漢還都在睡覺,只留了三五個人守在前臺,他們見到秦文和後,一個個恭敬的如同見到自家的會長。

宋忠已經清醒了,精神萎靡的跑出來迎接。他的狀態很不好,臉色蒼白,眼圈腫脹,雙目充斥血絲,搜魂術的後遺症,對於普通人來說,還是比較嚴重的。

客房內,秦文和將情況說了一遍,是否願意修行,還得宋忠自己決定。

“真的嗎??我也能修煉!”

宋忠的表現如同一個多月之前的秦文和,面對能夠修煉的誘‘惑’,激動的不能自己。

他昨天可是親眼見識過迷陣中的戰鬥,那神奇的一幕幕,如同電影中的刀光閃爍,可是任何男人的兒時的夢想啊!

“別急着決定,在你同意修煉之前,我有句話要說在前面!”

秦文和咳嗽了兩聲,板起臉,使自己儘可能看起來嚴肅一點。

“想要做一個修士,就必須要有隨時身死的覺悟,你能做到嗎?”

他學着雲虛子師叔的樣子,覺得當時對方說出這番話時,那氣場簡直帥呆了!

“隨時身死??這麼可怕!!”

宋忠一驚,心中的美好瞬間消散了一半,他想起了迷陣中的一幕,三個修士之間驚險的戰鬥場景,每一招的比拼,都危險無比,那就是一場生死之間的對抗。

隨時身死啊….一個不小心就會丟了小命,那兩個修士就是榜樣,已經脫離了凡胎,成爲了傳說中的修士,不也被別人斬殺了麼。

“原來,做修士也這麼危險啊!”

宋忠想起了自己打給父親的電話,當父親得知自己遇見‘神仙’後,並沒有想象中的激動,而是無言的沉默,最後也沒有給出意見,而是讓他自己選擇!

現在想來,這個‘選擇’並不是選擇是否接觸秦文和,而是選擇他將來的人生!!

平凡的一生OR神奇的修士……..

宋忠眼中的茫然逐漸消失,目光變得堅定,他已經做出了決定,默默站到秦文和身前,突然跪倒在地就是‘砰砰砰’三個響頭…..

“………”秦文和。

秦文和都懵‘逼’了,這是幹啥!咱修士不興這套的,收徒不需要磕頭哦………… 第十八章.驚喜的彪子

宋忠成了秦文和的弟子,額……記名弟子!

因爲他自己也是頂着記名弟子的頭銜,也就隨手給了宋忠一個‘記名弟子’。

他將宋忠扶起來,又簡單介紹了一遍修行界的情況,在對方驚喜的目光中,取出了造化卷。

“這是一部築基功法!你要好好修煉啊!”

秦文和拍拍宋忠的肩旁,擺出一副爲人師表的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