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雲白蘇跪在了陳天的面前,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場內觀眾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再次目瞪口呆。

誰也沒有雲白蘇此時竟然願意以他們雲家世代為奴這件事來哀求陳天放過雲破天。

要知道,雲家在西寧省那可是武道第一世家啊,如果整個雲家都歸陳天所有的話,那也就說是整個西寧省都在陳天的掌控之下。

現在陳天已經掌握住了整個雲南省,如果在掌握住西寧省的話。

華夏四大省其中有一半都在陳天一人的控制之下,那陳天將會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啊?

龔正薛冰凝等人看著陳天的位置,心中除了震撼之外那就還是震撼,陳天現在所擁有的高度,也許是他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追趕的高度,也是整個江南省都絕無僅有的存在!

哪怕是當年的陳家,現在的李家,也只不過是在江南省有所成就而已。

可是陳天此時竟然要直接成為兩省第一人,這樣的實力估計也真的只有何冥的師傅,華夏武道第一人李太白能與之抗衡了吧!

柳成仁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開始變的激動了起來,如果陳天今天真的能夠收復雲家,那對於他們柳家來說也是有很大的好處的。

「白蘇,你這是幹什麼?你快點給我起來!我雲破天今天就算是死在這裡,我也絕對不會侍奉他當主人的,我雲家世代不能為奴!」

雲破天躺在地上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其實雲破天此時之所以一心求死,並不是他真的有骨氣,而是因為他清楚自己的雙腿已經全部都被陳天打斷了,而且還是從根基處斷裂的,這樣的情況就算雲破天是煉虛境的強者,依舊不可能恢復如初。

所以雲破天今天就算是活了下來,那也只不過就是一個廢人而已。

與其當一個廢人苟活,雲破天覺得自己還不如一死百了。

「爺爺,你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咱們雲家就散了!」

雲白蘇非常的清楚,雲家在西寧省之所以這麼多年都霸佔著第一武道世家的名號,那完全就是因為雲破天的存在,如果此時雲破天真的死了的話,雲家也就成為西寧省其他武道世家的討伐目標。

到了那個時候,雲家的結局可以要比成為陳天的奴役還要慘。

「……」

雲破天呆愣楞的看著雲白蘇猶豫了兩秒鐘,低聲說道:「我現在就算是活著又能怎麼樣?我已經成為一個廢人了!」

「爺爺,您放心,只要您還能活下來,我們便有希望,難道您真的想要看見老祖宗給咱們留下的這些基業就這樣被他人搶走嗎?」

雲白蘇表情激動的喊道。

雲破天躺在地上長長的出了口氣,這一次他並沒有反駁。

「主人,我求求您了,放過我爺爺吧,我雲白蘇發誓這一世都絕對不會背叛主人您的!」

雲白蘇看見雲破天不說話以後連忙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清楚自己跟雲家之間本身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當初在雲白蘇的身體裡面中下太上噬魂咒也只不過就是為了防止雲白蘇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而已。

雲破天跟何冥這個人不同,陳天殺死何冥那是因為他跟李太白之間的矛盾早就到了一個不死不休的地步,所以他對於李家人根本不會心慈手軟,而雲破天現在只不過就是在為自己的孫女報仇而已,陳天沒有理由真的殺死雲破天。

「主人,我求求您了,您就讓給白蘇一個面子好不好?我爺爺他真的就是一時糊塗了!」雲白蘇看見陳天沒有說話以後繼續喊道。

「讓他認輸,我給他留一條活路!」

陳天淡淡說道。

雲白蘇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連忙扭頭沖著雲破天說道:「爺爺,我求您了,認輸吧,就當是為了咱們雲家其他還活著的人好不好?」

雲破天看著雲白蘇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高聲喊道:「今日我雲某人技不如人,主動認輸,希望陳公子能給老夫留一條活路,日後老夫攜雲家後人定侍奉陳公子為主,忠心不二!」

陳天目光平靜的看了雲破天一眼,沒有說話。

而整個會場都陷入到了一片寂靜當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陳天還有雲破天兩人的位置。

誰也沒有想到,雲破天最後竟然真的認輸了,不僅是認輸了,而且還答應以後整個雲家都會侍奉陳天為主。

「陳公子竟然真的成為了江南省西寧省的第一人?」

柳成仁此時激動的渾身發抖。

他現在才知道,自己當初選擇跟在陳天的身邊到底是一個多麼正確的決定!

趙士圖蘇成凱等人臉上的表情也同樣非常激動,雖然他們之前跟陳天有所矛盾,但是現在這些矛盾都已經化解了,而且也在這段時間主動討好陳天,他們的身份自然也會因為陳天而變的水漲船高。

陳天安靜的站在會場中間的位置,接受著所有人崇拜的目光,那些武者此時看陳天的眼神就好像是再看一個神明一樣。

陳天擊敗了雲破天,那說明如今的華夏武道,也許真的只有李太白能跟陳天一戰。

眾人此時見證了一個神話的開始。

陳天,也許將來會成為整個華夏最年輕的煉虛境強者,也許他現在的實力已經超越了李太白也說不定。

曾幾何時,在場的這些武者,甚至都不知道煉虛境是否真的存在。

但是經過了陳天跟雲破天的這一場大戰之後,他們才明白過來,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煉虛境強者。

而且煉虛境強者的實力也根本就不是化神境武者能夠相比的。

陳天的出現,將會開啟華夏的武道的新篇章。

陳天,這個名字也會從現在開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嗎,威震四方!

龔正薛冰凝沐傾言等人看著陳天的位置,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此時站在會場中間的那個少年,到底還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陳天。

他們覺得自己跟陳天也許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陳天所經歷的事情是他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想象的事情。

馬一航齊子軒等人現在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跟陳天之間的差距。

他們終於知道了,自己當初跟陳天作對,那是多麼可笑愚蠢的行為。

「還有一個李太白!」

陳天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邁著步子奔著龔正等人的位置走去。

雲白蘇看見陳天準備離開以後,連忙伸手將雲破天扶了起來,然後轉身奔著會場外面跑去。

這場大戰,因為陳天跟雲破天的離開也徹底宣布結束了。

不知道是什麼人起的頭,整個會場裡面的武者都開始呼喊起了陳天的名字,聲勢動人。

很顯然,現在的陳天早就已經代替了李太白在眾人心中的地位,成為了江南省這些武者新的信仰。 輸了戰鬥贏了她。

於司徒墨來說,這並不是丟臉的事情,反而是讓他驕傲萬分的事情。

贏了她,再也沒有什麼能比擁有她更讓他開心幸福的了。

如今南羽懷孕已經四個月,她身形纖細,並未顯懷,穿上定製的婚紗更顯得身材凹凸有致。

在眾人的祝福聲中,兩人正式結為夫妻。

那日遊戲中戰鬥,司徒墨是必輸的局面,可是在最後關頭,在他還僅剩一點血皮的時候,風玫突然插了進來,立即情況翻轉地將劍南指北按著揍。

原本說的是單挑,但是——

封你為後面露糾結,神色間更多的是對正在被壓著打的國破朕亡矣的擔憂:「之前說了是單挑的。」

她知道國破朕亡矣素來要強,不知道他願不願讓他們插手幫他。

聽到她的顧慮,風玫當即嗤笑出聲:「是你家男人重要還是那些狗屁規則重要?更何況,最初單挑的話是我說的,可不是他們。」

因為風玫這一句話,南羽當時立即請求風玫與陸麓去幫司徒墨,至於她自己,她太菜了,知道自己上只會是送人頭。

後來風玫在神界那一群人還沒反應過來時走了人,而後在對方反應過來,也開始群攻時,他們立即下線。

下線到今日已經有好些時日了,一直都沒有再上線過,因為一直都在準備成親事宜。

人群中陸麓看著台上一對新人,而後看向身邊的人:「媳婦,我們什麼時候成親啊?」

風玫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我沒答應做你女朋友吧?成什麼親!」

陸麓面色不改,理直氣壯:「不做女朋友,就直接做媳婦,咱們一步到位。」

其實他倒是想和司徒墨一樣先生米煮成熟飯,再將人拐回家的,可是每次對上風玫笑眯眯的眸子,他就秒慫。

「太弱雞的男人,我不要。」風玫嫌棄臉。乾坤聽書網

之前遊戲中南羽讓幫忙時,風玫讓他上,他的原話是——

「心有餘而力不足……我打不過他。要不,還是媳婦你上吧。」

這樣的男人,要來何用?!

這人還恬不知恥:「媳婦強大,我弱雞,這才是絕配!」

風玫:「……」有毒。

此時婚禮的儀式已經進入了尾聲,到了新娘扔捧花的環節。

「媳婦,你去搶捧花吧。」

「不去。」

「媳婦。」

「叫魂呢?」

「叫媳婦。」

「……」

風玫有些無奈,不知不覺中,她竟然已經習慣了他這般喚她,也習慣了他總是對自己動手動腳。

就如現在,原本站著好好的,他的手不知何時已經環在了她的腰上。

風玫說不去就不去,她不討厭這個人,或者說已經有些喜歡這個人的,可是成親,她心中還沒過去他不記得自己這個坎……

或許系統說的沒錯,她真的挺渣的。

在風玫晃神間,前面傳來一陣喧囂,風玫抬眸看去,卻發現原本站在自己身邊的人已經跑到了最前方,在一堆女人的哄搶中,極不要臉地搶到了新娘手中的捧花。

然後那個穿著伴郎禮服,胸前別著一朵小紅花,帥氣的一塌糊塗的男人手裡握著捧花一步步向她走來。 陳天走到了薛冰凝龔正沐傾言等人的身邊,此時陳天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跟他們解釋他們所看見的一切。

此時這些人全部都用這種恐怖的眼神看著陳天,陳天似乎也早就猜到了他們現在面對自己會是一個這樣的反應。

這也是陳天這麼長時間,一直都不願意告訴他們自己真實身份的原因。

因為陳天知道一旦這些人清楚了自己的真正實力,他們就會跟自己形成距離感,他們再也沒有辦法用跟普通人相處的方式跟自己相處了,他們會逐漸的跟陳天拉開距離。

陳天重生之後,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彌補前世的遺憾。

而他最大的遺憾可能就是薛冰凝還有龔正等人,陳天並不想失去這些人。

「陳天哥哥,你……」

薛冰凝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張嘴想要說話,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你們幾個為什麼都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啊?不認識我了嗎?」

陳天笑呵呵的說道。

沐傾言等人呆愣楞的坐在原地,此時她們甚至都已經沒有了跟陳天說話的勇氣,尤其是沐傾言只要一想到自己之前威脅陳天的那些話,她便感覺那個時候的自己是那麼的可笑,那麼無知。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為什麼突然就變成了一個武道高手?你不是說你僅僅就是個老闆嗎?你的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我們不知道的啊?」

龔正猶豫了一下,低聲沖著陳天問道。

「我就是你認識的那個陳天!」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不,你不是……」

龔正連忙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我認識的那個陳天沒有你這麼厲害,我認識的那個陳天也絕對不會去殺人,你肯定不是陳天,你甚至都可能都不是人,我覺得我今天看見的一切都是在做夢,對,我肯定是在做夢……」

很明顯,一直都跟陳天關係最好的龔正此時也接受不了陳天如此大的變化。

「……」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幾個朋友,深吸了一口氣,他清楚龔正沐傾言等人現在應該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今天所看見的事情。

「等有時間我在跟你們解釋這些事情吧,你們現在需要一些事情去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

陳天看著龔正薛冰凝等人淡淡說道。

「陳公子……」

就在這個時候,柳成仁表情激動的跑到了陳天的身邊。

「有什麼事情嗎?」

陳天扭頭看了柳成仁一眼,輕聲問道。

「陳公子,剛才有好幾個南陽市的大老闆都要歸順與您,你要不要跟這些人都見個面啊?這些人原本都是站在李家那邊的,現在如果站在咱們這邊,那李家可能就徹底完了!」柳成仁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去跟這些人聊聊吧,我現在沒有時間。」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他此時根本沒有心情研究這些事情。

柳成仁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輕輕的點頭說道:「好好……」

「陳公子,我有幾個武道朋友想要跟您見一面,他們……」

柳成仁這邊剛走,趙士圖便跑到了陳天的身邊,表情激動的喊道。

「告訴他們我現在沒有時間!」

趙士圖的話還沒有說完,陳天便直接打斷了趙士圖。

「好的……」

趙士圖無奈點了點頭。

「對了,保護好我的這些朋友!」

陳天看著趙士圖繼續說道。

「放心吧陳公子,我一定會保護好薛小姐他們幾個的!」趙士圖連忙答應了一聲。

陳天清楚龔正薛冰凝等人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消化今天的事情,自己如果繼續留在他們的身邊反而會影響到他們的情緒,所以準備消失幾天時間,讓龔正薛冰凝等人好好的冷靜一下。

陳天伸手在自己的面前輕輕一揮,布下了一道幻術。

剎那間,陳天直接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的模樣,邁著步子奔著會場外面走去。

片刻之後,陳天走出了武道聚會的現場。

而會場裡面的那些武者此時還在尋找陳天本身。

離開會場以後,陳天長長的出了口氣,此時他似乎也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如何面對薛冰凝龔正他們。

「陳公子!」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甜美的聲音在陳天的耳邊響起。

陳天聽到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旁。

楚令尹踩著高跟鞋裊裊婷婷的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楚令尹這個女人好像無論陳天用什麼樣子的幻術都沒有辦法迷惑到她的眼睛,她總是可以在第一時間發現陳天。

楚令尹今天的打扮非常的漂亮,身穿一件黑色的短款緊身針織衫,胸前高聳給人一種呼之欲出之感,腰肢纖細,下身則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裙,修長白皙的美腿直接暴露在空氣當中,腳上則踩著一雙高跟涼席,魔鬼身材搭配上天使一般的面容,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迷人。

「你怎麼在這裡啊?你不是已經回江州市了嗎?」

陳天看著楚令尹愣了一下,輕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