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雲煙也沒有察覺到這些人的存在,只是認真的再和趙鳴盛說話,談談之後的事情。

「對了,一會兒我還要去代替一下御廚的職責,他們的御廚有事情,暫時沒辦法過來了。」

這件事情之前皇上也說過,雲煙也只是補充說明了一下。

但是趙鳴盛還是覺得不太高興。

他想要雲煙做得東西只能他自己吃,現在要是當上了御廚,豈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吃到了。

到時候就會有一大堆的人想要過來騷擾雲煙,到時候他又要費心費力的將人給趕走了。

看著趙鳴盛突然有些不高興的樣子,雲煙撫平了趙鳴盛的眉頭。

「好了,我就是做一頓菜,很快就會結束的。大概也不會讓其他人知道是我做的,你就將就一下?」

雲煙眨了眨眼睛,近乎於撒嬌的說法,讓趙鳴盛的內心被撫平了一些。

他抓著雲煙的手,詢問說,「你確定不會被其他人知道?」

雲煙其實不是那麼確定的,但是現在趙鳴盛都這麼問了,他肯定是要點頭說是的。

趙鳴盛看著雲煙恍惚的眼睛,就知道對方其實也不是那麼的確定。

不過也沒有辦法,要是這個時候不過去的話,皇上那邊的面子也是個問題。

「好吧,那我就勉強答應你,讓你去當這個御廚了。不過之後他們要是請你繼續當御廚的話,你可不能答應啊。」

聽到趙鳴盛的話,雲煙點了點頭,「好,聽你的,都聽你的。」

趙鳴盛這才算是勉強的同意了,拍了拍雲煙的肩膀。

「不過既然要做,咱們就要做到最好的那一個,一會兒才能看到他們那些人的嘴臉,不是嗎?」

想到那個國君吃到雲煙的東西,覺得特別的好吃,但是最後也只能吃到這麼一道,以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美美的吃上一頓。

趙鳴盛就覺得心裡特別的開心,恨不得現在就看到那個場景呢。

雲煙看到了趙鳴盛臉上的笑容,很是無奈的說,「你可不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啊,我就只是做一頓飯而已。」

趙鳴盛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我當然知道了,你當我是什麼人,還會故意做什麼事情嗎?」

雲煙狐疑的盯著趙鳴盛看了一陣子,但是也沒看出來什麼奇怪的地方。

趙鳴盛眨了眨眼睛,看上去也是非常的無辜,還有些可憐的說,「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啊。」

雲煙趕緊搖了搖頭,「不是,那,那好吧,我就不說什麼了。你老實的待在這裡,不要到處亂走,一會兒我做完了就過來找你,聽到了嗎?」

趙鳴盛乖巧的點了點頭,在雲煙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之後,他才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哎呀,雖然被雲煙關心的感覺還是挺好的,但是想想雲煙去他不知道的地方,做一些不知道的事情,這心裡還是有些難過啊。

「雲姑娘呢。」

這個時候,國君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

趙鳴盛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說,「和你有什麼關係?我不需要向你彙報我的女人的動向吧。」

聽到趙鳴盛強調我的女人這幾個字,國君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目前來講,這的確是事實,國君也沒有辦法反駁什麼,反駁之後受傷的也只是自己而已。

不過,他還是淡淡的看了趙鳴盛一眼,就像是在看什麼跳樑小丑一樣。

趙鳴盛很是不喜歡他的這個眼神,總覺得他是在算計著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先說,你可不要打什麼歪腦筋。」趙鳴盛警告他說,「你要是敢對雲煙做什麼,我一定是第一個不會放過你的。」

國君淡淡的笑了笑,「誰知道呢。」

他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這些也都和趙鳴盛沒有什麼關係,趙鳴盛並沒有資格管他不是嗎。

就像是趙鳴盛剛剛自己說的話一樣,國君沒有資格管雲煙的事情,那趙鳴盛自然也是沒有資格管國君的事情。

趙鳴盛聽懂了國君的言外之意,心中對對方的厭惡更加的深了。

要不是知道現在還是在宴會當中,他簡直是忍不住想要直接給國君一拳,然後兩個人直接開始決鬥,他一定會把國君打趴在地上,狠狠地教訓一頓的。

讓他再去窺視一些不屬於他的東西,讓他再對雲煙有什麼興趣。

不過趙鳴盛也就只能想想,要是真的做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和平可能就要直接崩塌了,到時候皇上會怪罪不說,雲煙也會受到牽連,國君反而是最有利的那一個,由一個被動的國家變成了主動。

估計這也是國君一直在他的面前走來走去的原因,就是想要某一刻點燃他的怒火,造成那樣的結果吧。

到時候,國君想要一個雲煙,那根本就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只要他開口,皇上估計就答應下來了。

趙鳴盛絕對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的,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國君的行為。

不過,就算不能動手,趙鳴盛嘴皮子上也是不甘示弱的。

「我雖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是也大概能夠猜到,猜到了反而覺得你怎麼這麼高看你自己呢。」

趙鳴盛撇了撇嘴,「覺得當上了國君,一切就能是你的了嗎?只要雲煙自己不同意,誰都沒有辦法強迫他的。」

「你可能不知道,我當初當皇帝的時候,雲煙可是特別的照顧我,你看看她現在關心你嗎?你也太過於自信了。這個就不叫自信,叫做自負了。」

趙鳴盛邊說邊搖頭,看上去也是特別的氣人。

不過國君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對趙鳴盛的話並沒有什麼興趣。

雲煙對他有沒有興趣,他也不在乎,只是他知道,他能夠帶給雲煙最好的生活,總比和趙鳴盛在一起要強的多。

既然如此,雲煙和他在一起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總有一天他能夠改變雲煙的心意,讓雲煙不再抗拒的和他在一起的。

想到這裡,國君鬆開了一直緊握著的手。

「多說無益,讓我們拭目以待。」

聽到國君的話,趙鳴盛撇了撇嘴,有些不屑一顧。

雲煙去了也有挺長一段時間了,這會兒應該也已經做完了。

遠遠的趙鳴盛就看到雲煙朝這邊走了過來,剛剛沉悶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些。

雲煙走過來的時候,看到趙鳴盛身邊還站著一個國君,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好,國君。」

她打了聲招呼,行了個禮,站在了趙鳴盛的身邊,有些疑惑的看著趙鳴盛。

趙鳴盛撇了撇嘴,「不知道為什麼過來,可能是閑著沒事幹,想要找到那個害他坐了監牢的罪魁禍首吧。」

那個人不是別人,不正是趙鳴盛嗎。

雲煙後來也有聽到孫鈺說這件事情,心裡頓時就咯噔了一聲。

她下意識的擋在了趙鳴盛的身前。

「那個,我們當時也是誤會,所以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希望國君不要在意。」

雲煙對國君道歉說,「真的很抱歉。」

國君抿了抿唇,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到雲煙保護趙鳴盛的這個動作,他又突然不想說什麼了。

他擺了擺手,眼睛一直盯著雲煙,像是在將她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中。

「沒有關係。」國君的聲音有些沙啞,「沒事,我一直都沒有在意過這件事情的。」 雲煙並沒有注意到國君的眼神,只是低著頭,來顯示自己的誠懇。

所以她並沒有注意到國君的眼神,只是聽到國君的話,心裡暗暗地鬆了口氣。

「鳴盛,你也跟國君說一聲吧。」

雲煙拉了拉趙鳴盛的衣袖,「這樣做不好的。」

趙鳴盛撇了撇嘴,「我可不想要和這種傢伙說什麼好話。」

雲煙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滿的看著趙鳴盛。

「我為什麼要道歉呢,再說了,當時那種情況,不管是誰,都會將軍營當中可疑的人抓起來的吧?我不覺得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趙鳴盛說著,看向了國君,「再者說了,現在你都是國君了,不可能連這點道理都不明白的吧。你要是真的想讓我道歉,那我也沒有什麼問題。」

國君盯著趙鳴盛看了一會兒,隨後才看向了雲煙,用非常溫柔的聲音說。

「沒事的,我能夠理解,要是當時做這件事情的是我,我也會做出相同的舉動的。」

雲煙眨了眨眼睛,覺得國君還挺好說話的,她還以為國君一定會記仇,記得趙鳴盛對他的不好,到時候找個理由挑毛病,讓皇上對趙鳴盛不喜歡了呢。

知道自己誤會了的雲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這樣啊,那是我想的太多了,對不起。」

雲煙說著,拉起趙鳴盛的手,「那我們兩個先到那邊去坐著了,一會兒會有膳食送上來,國君要是不嫌棄的話,和我們一起過去吃一點?」

國君自然是巴不得這樣呢,但是趙鳴盛就有些不樂意了。

「我們兩個的約會,就不要帶著這種人了吧。」

聽著趙鳴盛陰陽怪氣的話語,雲煙有些哭笑不得的說。

「什麼約會啊,我們就只是坐下吃點東西而已。再說了,這地方不是隨便坐的,就算國君真的要坐在那裡,我們也不能說什麼的。」

趙鳴盛還是撇了撇嘴,看樣子就是不想要和國君一起吃東西。

那可是雲煙做得料理啊,他怎麼可能!

突然,趙鳴盛想到了這一點,靈機一動。

對啊,那是雲煙做得東西,他當初不就是想要國君吃到這個菜,然後發出感嘆嗎。

想到這裡,趙鳴盛收起了臉上不願意的表情。

他拍了拍雲煙的手,點頭說,「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是了。」

趙鳴盛嘆了口氣,「我們好不容易才能夠見到面,這個時候要是不做點什麼的話,以後可就很難再聚到一起了。」

想到這裡,趙鳴盛又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可惜啊,真的是太可惜了,這麼可惜的話,我們還是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聚一聚吧。」

雲煙眨了眨眼睛,雖然很奇怪為什麼趙鳴盛突然改變了主意,不過她也樂得自在,便對國君笑了笑。

看到趙鳴盛的這個反應,國君剛開始是想要拒絕的,但是一看到雲煙的笑容,他就有些飄飄然,最後不自覺的就答應了下來。

「好了,我知道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打擾你們了。」

雲煙擺了擺手,帶著兩個人找到了一個空地方,坐在那裡。

「東西都已經做好了,不過送上來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

雲煙想了想說,「我們把孫鈺也叫過來吧,我剛剛看到他一個人坐在那裡,看上去有點寂寞呢。」

趙鳴盛簡直是要拍手叫好了,與其讓他們兩個和雲煙待在這裡,加一個孫鈺簡直是太棒了。

孫鈺可是他這邊的人,不管怎麼說,也一定會幫著他的。

於是,趙鳴盛欣喜的答應了下來。

「行,那就這樣吧,孫鈺在哪兒呢,叫他過來。」

趙鳴盛和雲煙都這麼說了,國君自然也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雲煙其實也沒有想那麼多,就是覺得,叫孫鈺過來的話,偶爾趙鳴盛要是爆發了,還能阻止一下,不要真的和國君發生了什麼衝突了。

她也沒想到國君居然真的答應過來吃東西了,剛剛那個該怎麼說,就只是客套一下吧。

她本來是想要和趙鳴盛兩個人單獨吃的,結果現在吃不成了。

趙鳴盛要是知道雲煙現在想的是什麼的話,估計都要氣死了。

他怎麼就這麼欠呢,幹什麼答應下來,和雲煙兩個人一起吃難道不是更重要的事情嗎。

不過現在趙鳴盛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還在那裡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站到了不知道多大的便宜呢。

孫鈺很快就被叫過來了,看到現場的情況,腳步不由得一頓。

這還真的是,盛大的場面啊。

「叫我過來做什麼。」

孫鈺不滿的瞪了趙鳴盛一眼,這不是給他添堵嗎,也沒告訴他這個國君也在這裡啊。

要是知道了,孫鈺肯定救不過來了,太麻煩了,麻煩的他一點都不想要過來幫忙。

趙鳴盛拍了拍孫鈺的肩膀。

「當然是叫你過來聚一聚的,我們當初在軍營的時候,不也經常聚一聚嗎。」

孫鈺沒好氣的白了一眼,但是到底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和國君行了個禮。

「好久不見了,國君。」

國君點了點頭,「是有一段時間沒見過了,看到孫將軍還這麼健康,真是令人欣慰。」

孫鈺皮笑肉不笑的說,「彼此彼此,國君還能安全的待在這裡,也事很難得的一件事情啊。」

趙鳴盛看著這兩個人說話,覺得叫孫鈺過來簡直是一個不能再正確的選擇了。

這樣和國君明爭暗鬥的就不是他了,他可算是能夠和雲煙好好的吃個飯了。

「啊,該用膳了。」

雲煙一直在觀察這那邊的出口,看到有人端著菜出來之後,提醒了一下桌上的幾個人。

「好好地吃東西,知道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