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長的可愛,但是氣質意外的有些冷。

「等一下,還能請你幫個忙嗎?」林清茶喊住男生。

男生回過頭,滿臉冷漠……

林清茶毫不在意,笑吟吟繼續道:「我明天生日,想給自己錄段鋼琴視頻,但一個人不是很方便,你能幫我拿下手機錄一下嗎?」

「……」

「可以嗎?」

喻安因為自己總彈不下《鬼火》而有些煩,但想著自己現在好像沒什麼事,聽一聽別人彈可能也不錯吧。

他再次點頭。

「可以。」

林清茶迅速拿出手機解鎖,交到他手裡。

「我先練下手,待會兒準備彈《少女的祈禱》的時候再開始錄。」

「嗯。」

又得取下剛戴上的耳罩圍巾還有手套……

不過口罩反正帶著也不礙事,林清茶便沒再摘。

坐到鋼琴面前,手指輕輕搭上琴鍵,儘管多年未曾彈了,有些手生,但熟悉感還是涌了上來。

《少女的祈禱》是她第一場個人鋼琴演奏會表演的第一首曲目。

十五歲的年紀,很是適合彈這首曲子。

但現在的自己,將滿二十歲的身體,與三十歲的靈魂,還真是有些奇怪的搭配。

「可以開始了。」林清茶向喻安道。

喻安比了個「OK」的手勢。

悅耳的鋼琴聲響起。

林清茶閉上眼,回想著自己十五歲時第一次一個人站在那個舞台上,其實那時候是有些害怕的,因為以往總有父親在旁邊,就算出了一絲小差錯,父親還能將她圓回來,但從此她就要一個人面對所有觀眾,但想到這是父親對自己的認可,心中的期待與激動開始壓下了那一絲害怕。

彈奏時,她也如現在般閉上眼,心中滿是對未來的期許。

少女的心思完美的與曲子契合,一旁的喻安感覺自己彷彿都讀懂了鋼琴曲中所蘊含的情感,花季少女的懵懂的期待下的一絲矛盾與害怕,敏感而真誠。

他沉浸在這鋼琴聲中了。 當鋼琴聲停止,喻安還沒從琴聲中出來。

林清茶見他似有感觸的模樣,沒有打擾,安靜坐在鋼琴前垂眸看著琴鍵。

良久,喻安終於反應過來,忙結束視頻錄製,將手機遞給林清茶。

「抱歉。」

「抱歉什麼,不是我該謝謝同學嗎?」林清茶接過手機。

喻安搖了搖頭:「不,我該謝謝你。」

「嗯?」林清茶假裝自己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

喻安那一直保持這冷漠的臉終於染上了一絲釋然的笑意:「是你琴聲中的感情,才讓我從誤區中走出來。」

他的天賦不算特別好,但他卻義無反顧選擇了音樂這條路。

他一直想證明自己,所以他才想練《鬼火》,想在半個月後的鋼琴比賽中讓所有人認可他的能力,但現在他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太過拘泥於技巧了。

技巧固然重要,但還有一點更為重要,那就是情感。

林清茶眼眸彎彎:「是這樣啊,還真是無心插柳呢,那就當你幫我錄視頻的報酬吧。」

她站了起來,戴好自己的防凍裝備,準備離開。

忽然,喻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請問,你會參加半個月後的華夏國際鋼琴藝術節嗎?」

這是把她誤認為音樂系的了嗎?

「不會。」她笑了笑,離開音樂室。

林清茶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喻安眼前,他有些失望,過了一會兒又突然反應過來……

話說,這個女生是誰?

我是不是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好像長啥樣都沒看到……

過了一會兒,他思維突然偏了,開始自我懷疑,為什麼我一個漢子聽《少女的祈禱》會有什麼大的感觸?

一定是剛剛那個女生太厲害了,嗯,就是這樣。

算了,還是來重新挑選比賽曲目吧。

……

此時的林清茶走在學校的林蔭道,卻是低頭自言自語了起來。

「之前還沒想起來,現在這麼一試,《少女的祈禱》很適合我的短片呀~」

「放在哪兒呢?啊,二人相遇之後年少的安米開始改變的那裡?」

「嗯,可以試試,回去小本本記上!」

迎面走來一個男生,看見碎碎念的林清茶,腳步停了下來。

然而林清茶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徑直從他身邊走過。

男生身體僵了僵,在林清茶還沒有走遠之時轉身喊住了她。

「林清茶。」

林清茶腳步頓了一下,後知後覺的感覺到有人喊自己。

轉過身看到喊她的人時,她有些意外,不過情緒到沒什麼變化,淡淡問道:「有事嗎?」

江木手指往手心收了收。

「我簽了公司,開始接戲了。」

江木比半年前看起來要穩重了許多,但特意告訴她這件事的意義何在林清茶還真不知道。

林清茶露出職業假笑:「恭喜。」

說完轉頭就走。

「我之前說過的話都是認真的,我說我會掙錢。」江木的聲音並不大,但足夠林清茶聽到。

林清茶聳了聳肩:「難道沒有我你就不掙錢了?你想證明什麼呢?好好向前走吧江木,拘泥過去沒有意義。」

她的腳步絲毫沒有停留,一如半年前,毫不拖泥帶水。

江木沉默良久,終於放下,轉身往自己的目標走去。

他不得不承認,林清茶比他看得透,總是一句話戳破表象直扎他的心,他還不夠強大。

……

回到宿舍。

「茶茶,《歸》下個月6號上映欸,到時候一起去看吧!」金依趴在床上玩著手機道。

林清茶有些好奇:「怎麼突然想去看《歸》了,之前不是都說想看科幻片嗎?」

「最近也沒啥好看的科幻片啊,剛剛看新聞,我喜歡的國內外兩個大導提前看了影片,都對這部片的評價很高來著。」

她翻了個身看向林清茶,笑嘻嘻道:「而且章雨堂的影片歷來也還不錯,適時去接受接受文藝片的藝術熏陶也是不錯的嘛~」

林清茶打趣著:「想著之後接受藝術熏陶,不如先想想你期末要交的話劇表演作業。」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合作夥伴找到了?戲排了?」

「啊!」金依捂住胸口,滿臉痛心,「茶茶你真會扎我的心。」

「不過……」

話突然來了個轉折,金依又嘻嘻笑了起來,「戲雖然還沒排,搭檔還是定了的,思卉也要交作業的,一起合夥咯~」

「那你很胖胖。」

金依與肖思卉看起來交流不多,但從態度看,肖思卉與金依相處比其他人都是要自然許多的。

就像本來就是一個圈子的那種交流自然,不像跟其他人隔了好幾層。

林清茶愈發確認金依的親人與娛樂圈有關係,或許名氣還比較大。而肖思卉本來也是個星二代,應該是知道金依的身份,或者說,很早就認識她。

不過,林清茶也就是猜猜,也從沒想過要去問金依這些事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

她登上微博,查看了一下《歸》的近況,看了金依說的那兩個國際大導的評價。

一條消息說其中一位大導誇讚此片是當下最有深度的作品,並有傳言說他在片場痛哭了一個小時。

林清茶忍不住樂了,痛哭一個小時有點誇張了吧~

雖然沒有參與後期,但大概怎樣她還是知道的,如果是一個普通的淚點低的觀眾有這表現她信,一個拿獎無數同樣也閱片無數的大導有這表現,她不信。

繼續往下看,果然,很快就有章雨堂出來解釋,那位大導只是出來之時雙眼通紅,手裡攥著紙巾,抱著他說很感動。

嗯,這樣就可信多了。

還有一位大導的評價就平實許多——

沒有奪目的畫面,很平靜,非常切實,非常內斂,這種戲到結尾味道慢慢才出來。

然後還有消息,柏林官方會為《歸》舉行首映會。

難怪《歸》的上映時間定在2月6號,想來借著柏林展映還會有一大波宣傳。

縱然《歸》入的是非競賽單元,但現在的名頭,已經很足夠了。

林清茶以觀察的角度一直注意著這部戲,她很想知道章雨堂和奇點影視用了這麼多手段,《歸》最後到底會怎樣。

她等待著一個答案。 打開音樂室那個男生給自己錄的視頻。

他是在前側方角度攝的,剛好能拍到她的身形,但因為她戴了口罩,看不到她的臉。

整個過程也沒什麼雜音,很完美的錄下了鋼琴的聲音。

只是最後一部分結束了還停滯了一段時間,減掉就好了。

雖然當時是隨便找的借口,但拍都拍了,乾脆就真當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好了~

現在她的短片畫面後期處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等聲音後期后再弄,所以今天她也沒什麼事,花點時間將視頻處理了一下。

晚上十一點五十。

蘇葉已經睡著,但金依的床簾縫隙中依稀漏了些手機屏幕的光,想來還沒睡。

林清茶依舊坐在電腦前,剛看完一部恐怖電影。

大晚上,黑燈瞎火的,一個人看還是有點刺激的,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看了一眼時間,林清茶不由嘆口氣:「還想著鍛煉自己的小身板呢,沒想到最近天天熬夜,還沒開始鍛煉,待會兒先把這好不容易年輕的身體又給弄垮了……」

過了今天,作息時間要好好調整一下了。

耳機放了些舒緩的音樂,很快時間就到了零點。

林清茶將視頻放上微博,輕聲對自己念了句:「生日快樂。」

手機很快也振動了起來。

金依:茶茶寶貝,生日快樂!

林清茶回頭看了一眼,正看到掀開窗帘探頭出來的金依。

說真的,晚上這樣露一個頭,乍一看還是有點小恐怖的。

金依招了招手,示意林清茶過來,然後遞出一個小盒子。

林清茶眼眸彎了起來,接過盒子。

金依怕吵到蘇葉,小聲道:「我親手做的小手鏈,好好收著,一對兒噠!生日快樂!」

「謝謝~」林清茶也輕聲回著,順手捏了捏金依的臉。

金依瞪了她一眼,頭縮了回去,關上帘子。

就算自己不太在乎生日,但若有人記得這件事,就算只是簡單一句生日快樂,也是開心的。

……

第二天,林清茶直接帶著電腦去找李東。

敲了敲門。

「進來吧。」

「李老師。」林清茶喊了人才發現,室內還有一名陌生的男子,看起來三十多歲,穿著很規整,有些一絲不苟的感覺,看起來與李東交談甚歡。

為了禮貌,她朝男子也點了點頭,叫了聲「老師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