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說楊風答應一定把浙江一切打理好交給自己,不過陳天生覺得還是自己證實一下比較好。

“老大?”


“藍毛,浙江那邊怎麼樣了?”

陳天生直接進入主題,藍毛也沒有廢話。

“官場上可以說所有二線官員都被拿下了。王哥的官場勢力正式告破。”

“哦,怎麼可能這麼快。”

陳天生有些驚訝,中國都官場規矩他也是知道的,要處理一個官員,應該不可能一下子拿下,而是慢慢地邊緣化,再神不知鬼不覺地換人取代。

這浙江怎麼可能這麼快完成官場方面的戰爭。

“哈哈,老大,這個你就不知道了。確實,按照一般程序是要發配邊疆再拿下的。可是這一次我們可是動用了幾個省的國安力量,加上中央的同意,現在一線還沒有徹底退下,幾個方面聯合起來的力量,拿下一批二線的傢伙還是不難的。”藍毛笑着解釋道。

陳天生恍然大悟。

“然後就是商場上的,我們聯合了上官修的杭商盟,一起把王地虎底下的一切產業壓制,股價一天就跌破底線,全部被帝魂和杭商盟收購,現在杭商盟已經足以和溫商會比了,而我們的帝魂盈利也翻了幾倍了。”

每一個消息都意味帝魂的高速發展,哪怕現在陳天生已經進京,但還是覺得很高興。

“不錯,不錯。黑道方面呢。”陳天生問道。

無論是官場還是商場,這都不是王地虎的根本。他的根本是虎幫,這是一個黑幫。

“明天楊隊長會安排武警去清掃,這個好消息就需要明天才能告訴你了。”藍毛也有時間開起了玩笑來。

陳天生笑了笑,也沒有多在意,腦海裏突然浮現了一個美女的身影。

“對了,你安排一些人去西湖別墅保護我的女人沒?”

陳天生這個傢伙很無恥的把幾個美女當成了他的老婆。

“這個楊隊長就是住在那裏啊。不過既然老大發話,那我也安排一些人去吧。”

“嗯,謝謝了。”

“不客氣,保護大嫂是應該的。”

陳天生滿意地掛了電話,隨意洗了個熱水澡,然後睡覺。

西湖別墅裏,李靜美正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湖水。

西湖別墅可是杭州最頂級的別墅區,正宗的有錢都不一定買到的地方。

這裏面的美化非常的厲害,舉眼望去都是翠綠的樹木,而在別墅的正方向,更有一面湖。人工湖。

“靜美,又在發呆啊。”

王曉鳳大大咧咧地走了進來,坐在了李靜美的牀上。

“什麼叫發呆嘛,我在欣賞風景好不好。”李靜美有些嗔怒地看着王曉鳳說道。

“切,你這個藉口也太假了一點點吧。這裏的景色你看得還少?欣賞什麼是騙人的,我看你是在想男人!”王曉鳳得意的說道。

降落遠古 你…胡說。”

“我看你是在想天生。”

“你…”

“別說不是,捂住良心說話。”


“我…”

李靜美糾結,自己真的是在想陳天生嗎,可能是吧,不然怎麼他的身影一直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呢。

這就是所謂的思念吧。

“其實這個也沒什麼害羞的,天生這個人呢,高大威猛,一夜七次肯定沒有問題,足夠滿足你了。而且這個人要權有權,要錢有錢,你喜歡他也沒有錯的。”

王曉鳳說話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含蓄,直接已經說到了以後兩人生孩子要取個什麼名字。

而李靜美自然是臉色通紅,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和王曉鳳說話好,直到王曉鳳說道了以後退休的時候,李靜美終於忍不住打斷了。

“曉鳳,說這些太長遠了,何況你也會說,天生是這麼的完美,怎麼可能和我…”

李靜美還沒有說完,就被王曉鳳給打斷了。

“你還真是喜歡天生啊。”

李靜美有些無語。感情你剛剛說了這麼多都是在套我的話啊。


李靜美連死的心都有了,這個閨蜜太厲害了。

“不行,不行,我得打電話告訴天生才行。”

說完王曉鳳竟然推門離去,只留下一臉發呆的李靜美。

第二天早上,陳天生帶着濃重的黑眼圈起了牀。

昨晚半夜兩點多,突然接到王曉鳳的電話,這美女房東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靜美說想和你生孩子啦,快快回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句話,直接導致陳天生一個晚上都睡不着覺。

李靜美好麼?

好,非常的好,咪.咪大,屁股翹,陳天生自問要是李靜美跟了別人,他會發瘋的。

再然後就是王曉鳳這話,因爲糾結她的真假,陳天生想了一個晚上,最後失眠了,然後現在黑眼圈。

“哎呦我的媽啊,這是哪裏跑出來的國寶啊。”

秦風一大早就來找陳天生了,現在突然見到陳天生那誇張的黑眼圈,直接嚇了一跳。

“去你的。”

陳天生已經無力吐槽了,把秦風迎進來,然後就去洗手間洗臉。

洗了一分鐘,終於看起來正常多了,這才走出來。

秦風早已把早餐叫好,陳天生出來後已經在那裏吃着了。

“快來,這些可都是意大利頂級早點,這房間的一切消費都計在秒射那裏的,不要客氣。”

陳天生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也走了過來。

“那人的幕後人已經拷問出了,你猜猜是誰。”秦風邊吃邊說道。

“在京城看我不順眼的大概也只有那一個人了。盧俊傑是吧。” “不錯,不錯,果然是聰明人啊。”秦風的變相話語已經表明,那人確實是盧俊傑派來的。

“那傢伙的名字叫蘇華,是盧俊傑手底的十大金剛之一,戰鬥倒不錯,要是在軍區混倒也算的上是一個好士兵,可惜做了盧俊傑的走狗。”

看秦風有些可惜似的,大概還真是一個人才吧,從昨晚揮舞着雙軍刀,陳天生也猜到這個人肯定是一個好兵。

而作爲護龍特種部隊的隊長,秦風怎麼說也是一個將軍來着,惋惜這樣的人才也並沒有什麼出奇。

“歷史以來,走狗一直很多。哪怕他本領厲害,但從他做走狗那一刻起,再厲害,他也只不過是一條狗。”陳天生淡定地說着。

“確實。”秦風點了點頭。“既然你現在已經知道是那個傢伙搞的鬼,那麼你打算怎麼辦?”

“這個不是問題,反正待會也要去取代他了,以後多的是機會。我現在倒是對你剛纔說的十大金剛有些好奇。”陳天生慢條斯理地吃了一口意大利式蛋糕。

“十大金剛嘛,自然是形容盧俊傑手底下的十個得力戰將加心副。他們爲盧俊傑出生入死,他們是盧俊傑的翅膀。把他們打下,那盧俊傑的勢力起碼分化三分之二。”

“這麼說這也是一個好方法洛。”

“當然。”

陳天生沉默了一下。隨後說道,“現在還是先看看這個人怎麼樣再說吧,連面都沒有見過的對手,應付起來可是很吃力的。”

“嗯,那現在我們就去北方國安局總部,我吃飽了。”秦風放下了刀叉,然後站起來。

“廢話,你當然是吃飽了,可我還沒有呢。”說完陳天生拿起一塊麪包狠狠地咬了下去。

“……”

今天張淼社並沒有來找陳天生。在昨晚離開的時候,陳天生已經跟他說明,今天的事情不是簡單的事,以他的身份不適應跟着自己。

шшш ✿Tтkд n ✿C〇

張淼社想想,也確實是這個意思,畢竟自己怎麼說也是北京軍區的大少,而北京軍區一直站在中立方,要是現在跟着陳天生去了,被盧俊傑懷疑些什麼,這就是逼迫着北京軍區站位了。

所以張淼社今天並沒有出現。

而秦風對此也並沒有說什麼,很聰明地自己開了一輛大衆來。

兩人一路上並沒有說話,一直開到了東城區。

這裏的經濟並不繁華,高樓大廈基本上沒有,都是一些四合院建築。

在衆多的四合院中,位於最中間的,正是北方國安局總部。

“好了,接下來我們都得走一些小巷,車子可開不進去。”

秦風麻利地把車子停好,然後和陳天生下了車。

“這裏好像沒有發展似的,這些建築擺在外面都算是古董了。”陳天生感嘆的說道。

“這個看起來很古老,不過都是翻新,復古,說到價值方面倒沒有你說的這麼誇張。”秦風笑着說道。

“嗯。”

兩人朝着巷子的深處走去,一路上雖然沒有遇到一個人,但是陳天生可是有SS級的實力,隨便地感應一下就知道了暗中多多少少起碼有幾百人在防守。

秦風也看出了陳天生那不屑的笑意,知道這個傢伙肯定知道了些什麼,無奈的說道。

“這些人都是一些保安人士。這裏的四合院住的,都是一些已經退下的省級幹部或者司令,這些安保雖然不厲害,不過怎麼說也是一種保障。”

“哦,原來如此。那如果來一個厲害的高手刺殺,那怎麼辦?”陳天生有些好奇的問道。

剛剛他感應到的這些人,大多數是A..級的實力,還有幾個是S級的。SS級的根本沒有。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只要來一個SS級的高手,足以破掉一切防禦。

“你以爲高手是大白菜啊。”秦風翻了一個白眼。


“要突破這裏的防禦,起碼要SS級以上的高手。這樣的高手全世界都不超過三位數,誰有時間來搞刺殺啊。”秦風無語地說道。

“不怕一萬,最怕萬一。要是真有人來了,那要怎麼辦?”陳天生問道。

“這樣就得拜託國安局那個SSS級高手了。”秦風有些嚮往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