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雖然我並不認爲狂戰士會如此輕易的被殺掉,但是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

那個少年每一秒鐘都在受傷,無論是子彈還是炮火,他能夠躲避的都只是一少部分罷了,現在的他僅僅是在求死罷了!

以死亡爲輕語爭取絲毫的時間,儘管我不知道這時間對我們來說究竟有着什麼意義,但是我現在僅僅只能老實的聽話了

現在我還能夠說什麼纔好呢?我僅僅只能夠期待那傢伙能夠支撐久一點,對他來說或是對我來說都充滿了意義,這就是所謂的願望嗎? 轉角遇見真愛 用死亡爲代價做出的唯一的願望,明明沒有意義,但是卻只能堅持。

“輕語!”

當我打開地下室大門的時候,輕語正在那裏認真的望着電腦的屏幕。計算機的屏幕相當的奇怪。

許許多多的字符在上方不斷的跳動着。

“你在做什麼?”我忍不住問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

“是啊,現在我已經能夠理解了!”

我仔細的看了看女孩輸出的代碼,不是單純的編程,也不是單純的破壞,更不像是在修復,也不是普通的嵌入式編程。

明明是那麼複雜的東西,但是目的卻非常的簡單,僅僅是爲了刪除。

刪除所有的一切。完全的破壞!破壞一切!

“你要破壞掉那傢伙嗎?”

“是啊!”

“明明過去都不願意做這件事情,但是現在卻毫不留情的做這種事情嗎?不怕將來會後悔嗎?”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不會後悔的,從我決定殺他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沙卡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就這樣也沒有關係嗎?就算你把程序停了之後大概還是會被殺吧。”

“正是因爲我相信他不會死,所以我纔要救他!”

“他不只是你的騎士吧!其實你也一直對自己的部下抱有愧疚的念頭吧。”

“不會的,我從來沒有愧疚的心情,對我來說人類的本身就是數據罷了。”

“是嗎?他大概會哭吧。”

“不會的!就算他這麼死掉了也無所謂吧!他就是那樣的人,若是我對他有絲毫的同情的話,作爲狂戰士的他反而會感到恥辱吧。”

“是啊,作爲狂戰士的他原本是應該沒有破綻的,就算獨自一人成爲王者也是可以的。但是他卻僅僅想要成爲你的奴隸。”

“大概這樣的生活他也累了吧。”

“不會啊,他是不會後悔的,我是這麼想的。”

“好吧,阿放現在還不跟我表白嗎?”女孩突然戲謔的問我。

“表白?你的腦袋沒有壞掉吧!現在可是十萬火急的時刻啊!”

“正是這種時候纔要表白吧,這樣才能夠顯得出浪漫主義。”

“浪漫這種東西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也是啊,這種時候表白的是絕對會死吧。”

“是啊!所以……我喜歡你……輕語!”

“……咦……”

“我不會說第二遍的。”

“過分!”

“呵呵,一直以來我都想死吧!這種時候不知道爲什麼,現在我的心情反而變得相當的愉快!”

“愉快?都要死了,還能夠愉快嗎?阿放真是怪人啊!”

“一點也不奇怪吧,說起來你的程序快要完成了吧。”

“不阻止我嗎?現在的你應該知道吧,這個程序可是爲了將小死的程序完全的破壞而生的,隨着它的滅亡,許多的人都會死!”

“是這樣麼?犧牲大多數的人來挽救少數的人?究竟能不能算是正常呢?”

“所以,就算這樣被他們殺掉我也無所謂啦。”

“那麼將你的罪全部交給我吧,再怎麼說我都是男人嘛!”

“不用了。我早已經背上了無數的生命,劍仙,狂戰士,魔法師,死靈法師,以及早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的……”

“你說什麼?”

程序完成了。

接下來僅僅是運行了。

少女的手停留在了enter上!只要敲擊了最後的字符就能夠完結一切惡劣。

所有的一切,甚至我們的人生都能夠重新來過吧,能夠以扭曲的方式達到所謂的幸福吧,然而這這是遊戲,或者說是玩笑也說不定。

“算了!”我笑了,然後輕輕的抓住了女孩的手。

“這種不完美的結局還是讓我來破壞它吧!”

手指在鍵盤上飛速的運轉了起來,像是怪物一般,迅猛而流暢。我奪取了女孩的控制權力。

“你要做什麼?”女孩驚慌的問道。

“看了就知道!我想要做的,僅僅是破壞之後的新生吧!如果那傢伙現在是作爲神出現在他們的精神之中的話,那麼我就成爲惡魔就好了。”

輕語的鍵盤跟過往的鍵盤完全不同,僅僅是控制振幅的奇怪東西。

我和電腦裏面的某個人開始了對話。

——怎麼樣,天氣不錯吧。

——你在說什麼?天氣?

——也是啊,已經變成了程序的你根本不明白天氣究竟是什麼東西吧。

——你是在諷刺我嗎?

——不過其實我們都差不多啦,就算我們還保留着人類的身體,但是我們又能夠正大光明的說自己是人類嗎?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可是已經兵臨城下了啊!

——你不是天才嗎?現在你爲什麼無法理解了呢?

——我不是天才!

——是嗎?你並不是天才,正是因爲不是天才,你才能夠以天才的姿態活下去。

——你想要做什麼?就算你侵入了我的程序,難道你真的敢把我刪除嗎?把我刪除掉的話,不只是小死,包括被控制的所有人都會死去。

——但是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吧。畢竟輕語現在已經下定決心了,就算把一切都破壞也要殺掉你。

——那個女人,真是殘酷啊!

——那麼,你能夠聽我一勸嗎?放過別的人吧。

——放過?我是來報仇的,你不會不知道吧,花輕語殺了我,所以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這是謊言吧,其實你是喜歡着她的,不是嗎?就算到了現在仍然喜歡着她,否則也不會以這樣的姿態還要停留在她的身邊吧!

——你究竟知道多少?

——跟你知道我的程度差不多吧。

——你……打算刪除我嗎?

——你說呢?如果繼續戰鬥下去,我們都會死的,所以把你這個敵人打倒是理所當然的,就算會因此死掉更多的人,其實也無所謂,我並不是什麼大善人,不像輕語那傢伙那樣,如此的喜歡自我滿足。

——是嗎?那麼我投降了,反正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贏過。

——是啊。我也從來沒有打算輸過。

——再見了……

——最後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嗯,我叫張秋林。很普通的名字吧。但是就算這麼普通的名字輕語也不願意再度提起。

——不是哦,輕語很喜歡這個名字的。

——……咦…………………………………………………………

——程序完成了……………………………………………………

人生真是麻煩啊,鍵盤也好麻煩啊,學習好麻煩啊,知識好麻煩啊。戀愛好麻煩啊,殺人好麻煩啊,痛苦好麻煩啊,快樂也好麻煩啊,死了好麻煩,懶惰好麻煩,睡覺好麻煩,親吻好麻煩,走路好麻煩,啼哭好麻煩,嫁人好麻煩,娶老婆更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麻煩!

但是就算是這麼麻煩的東西,卻遊刃有餘的運動了起來。

“什麼東西是天才呢?”我問女孩。

“這種東西誰知道呢?”女孩如此回答我,“天才就像是神靈一樣,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見解,不同的意見,宛如空虛的幻境一般。”

“那麼你這種天生的天才肯定比我這個人造的天才強多了吧!”

“阿放可不是天才,僅僅是一個爆發戶而已,因爲狗屎運成爲了大富豪,但是卻不知道錢財究竟有什麼意義。”

“是啊!畢竟這些才能不是我的東西,知識也不是我的東西,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偷來的,甚至可以說是掠奪來的。我生來就是一個掠奪者吧。”

“所以……身爲掠奪者的你,現在反而想要給與別人嗎?”

“是啊!一切都可以結束了!”

手指的敲擊下,一條條的生命輕易的就失去了。

彷彿遊戲一般的,生命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沒有任何的價值,僅僅是爲了破壞而破壞。

我想要做的,僅僅是將被控制的人再次控制,只不過這次的主導權力在我的手上。操控別人,這種事情我從來都不敢想象的。

但是最後我只能選擇這一個結局了。

“ok了!”

輕易的按下了enter之後,我對女孩笑了笑。

“現在很多人的生命都成爲了機械。”

“我並不想做這種無聊的事情,現在我僅僅是想要破壞一切罷了。”

“但是,現在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如果真的就這麼結束就好了。

我回過頭,注視着少女。

“說起來,爲什麼輕語你這麼執着於這間醫院呢? 愛上美女市長 雖然你出去之後大概會發生很多的亂七八糟的問題,但是也不至於把自己完全封閉吧。”

她只是笑着,溫柔的笑容讓我覺得有幾分虛妄,但是即便如此……

“不告訴你,因爲阿放的性格太討厭了!”

女孩的臉頰緩緩的向我靠近,時間彷彿凍結了。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僅僅在一剎那,我就明白了,那是因爲嘴上傳來的溫暖的感覺讓人陶醉。

輕語的臉第一次離我那麼的近,兩人心的距離也彷彿一下子就縮短了。

我閉上了眼睛,但是女孩呼出的氣息仍然殘留在我的臉上。

就在這個時候,大門卻突然打開了。

“你們沒事吧?”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狂戰士非常慌張的從門外衝了進來。那個時候我們卻僅僅沉溺在兩人的世界之中。

沙卡的身上沾滿了鮮血,準確的說不是沾滿了,而是他的身體彷彿就是被血液充滿的,所有的構造僅僅是由血液而出現。

我知道的,他身上的鮮血不只是他人的,更多的應該是自己的。

少年的身體搖搖欲墜,但是卻依然堅持着來見輕語的最後一面,但是此刻的場面對他來說稍微有些過分吧。

“啊啊啊!”

我慌張的將女孩的臉推開了,輕語不解的望着我,而我則看到了狂戰士那副想要殺人的表情。

“……”

這種時候應該要解釋纔對吧,但是我卻沒有解釋什麼東西,僅僅是微笑着看着沙卡。

“你還活着真是太好了,要是你死了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輕語轉過頭,對狂戰士甜甜的一笑。

狂戰士看到那笑容之後,剛纔那種殺氣便完全消散了,彷彿被治癒了一般,不過那份治癒的情感,老實說我還真是一點都不懂。

“真是危險的傢伙!”

結果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也什麼都沒有解釋,僅僅是互相笑笑。妄圖以這種方式解釋所有的東西?

幾天後……

輕語依然在那裏編者什麼我不知道的程序,而我獨自一人在庭院之中閒逛。

之前發生災難的時候,輕語已經叫人把病人們放回家了,所以這間醫院的平靜程度到了可怕的地步。

空曠的庭院之中,樹木凋落,偶爾可以問到硝煙的味道。

醫院的牆壁顏色變得非常的奇怪,像是染上了許許多多奇怪的花紋一樣,不過這些事情老實說我並沒有太多的關心。

屍體雖然已經處理過了,但是那許許多多的亡靈彷彿還存在於醫院之中,到處都在徘徊,其實我們跟亡靈並沒有太多的區別也說不定吧。

地上也好,牆上也好,一種遮掩住的顏色一直在我的眼前。

紅色,絕對的紅色。

狂戰士沙卡,他當時究竟殺了多少人呢?單憑一個人,就算是受了那麼重的傷,但是所造成的這種破壞力也太過頭了吧。

最開始的狀態,我也明白了。

程序的最後,那個過去的少年給我留下了一條讓人厭惡的線索,對我來說明明沒有價值,但是卻又有着殘留的樂趣。

無論是他的名字也好,或是他們的過去也好。

原本沒有打算去探求,但是還是忍不住將那段密文記了下來,反正我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就是啦,雖然這力量也不是真正屬於我的,僅僅是從某個未知的人那裏偷來的,然而就算如此,我也還是幸災樂禍的不斷的使用。 於是……輕易地以最快的速度用火焰把集中起來的敵人們全部焚燒了。

她根本不期待最強的隊伍能夠滅掉弱小的隊伍,也沒有期待弱小的隊伍合力能夠幹掉最強的隊伍。

她想要的僅僅是一丁點的時間罷了,哪一點時間她就擁有足夠的準備毀滅一切了。

輕語看了看身邊的恐怖分子們,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這樣殺人或許很不錯吧。

或許很有趣吧,或許能夠找尋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吧。整個世界對她來說,過於渺小了,所以她渴望着異常,渴望着異變,渴望着災厄。

而這些恐怖分子正是女孩的力量,他們已經從綁架犯與人質的關係,完全逆轉了。

九轉神龍訣 輕語想要利用他們,得到一切,或者說是,摧毀一切……

火焰!無邊的火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